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九十一章 交换条件

第四百九十一章 交换条件

  花老狐狸送给吴超越的幕僚戴文节是个办实事的人,即便明知道替吴超越招揽石达开绝不容易,然而戴文节却还是尽了自己的努力操办此事,吴军将士还在打扫团山战场的时候,戴文节就专程去见了石达开,与即将被打入囚车押回九江的石达开展开了一番长谈。

  戴文节说话也很有技巧,见面后也没急着和石达开谈正事,而是先和石达开寒暄了一番,吩咐了看押石达开的吴军将士不得有任何的虐待侮辱,然后又告诉了石达开一个好消息,说是石达开的亲外甥黄贵生也没有战死,只是受了重伤被吴军将士俘虏,目前正在接受吴军军医的抢救。

  毕竟是手足亲情,得知外甥尚在人世的消息,石达开也多少露出了一些欣慰的笑容,说道:“贵生命大,这下子我对姐姐多少有个交代了。”

  “翼王,令姐目前是在天京城中?还是在庐州(合肥)?”戴文节明知故问道。

  “在庐州。”石达开回答得很坦白,说道:“除了几个带兵打仗的亲戚,我一家人都在庐州。”

  “想起来了。”戴文节恍然醒悟,说道:“记得当年天京之变时,翼王你为了避免贵军内讧临阵退兵,避免了一场腥风血雨,东王感你恩情,就把你的全家送回了你的身边,现在他们是应该住在庐州。”

  石达开点头,承认确有此事,戴文节则乘机主动说道:“翼王,这事我可以做主,你如果还有什么话要对家里人说,可以随时写成书信,让我们的士卒交给我,我安排人给你送去。”

  石达开瞟了戴文节一眼,隐约明白了戴文节的意思,但是并没有揭穿,也坦然说道:“多谢戴先生好意,但不必了,大丈夫马革裹尸,用不着那么多儿女情长。”

  “够爷们。”

  戴文节暗赞了一句,然后也不坚持,只是拍了拍已经停在石达开旁边的囚车,微笑说道:“翼王,一会就要坐这个去九江城了,有没有什么想法?”

  “没什么想法。”石达开直接摇头。

  “怕是不会吧?”

  戴文节笑笑,不紧不慢的说道:“想翼王你十三岁当家,年纪轻轻就被乡邻尊称为石相公,闻名一方;十九岁拜将,统帅千军;二十岁封王,南征北战,所向披靡,东伐西讨,威震天下,不但是天国数一数二的栋梁柱石,也是天下屈指可数的英雄豪杰!辉煌至此,最后却落得乘坐囚车当众受辱的下场,翼王你心里就能没有点想法?”

  石达开闭上眼睛,不愿去回忆自己以前那些辉煌往事,只是平静说道:“戴先生的话不错,最后落得这么一个下场,说我心里没什么想法那是骗人,但胜者王侯败者贼,事已至此,石某也只能认命。”

  “翼王何必如此悲观?”戴文节图穷匕见,微笑说道:“如果不想受这样的屈辱,翼王你就真的没有办法吗?我们镇南王对翼王你,可一向都是赞誉有加的。”

  石达开笑了,笑得十分的轻松坦然,说道:“戴先生,如果这是超越小妖的安排的话,那请你告诉他,他实在是太小看石某了。”

  “石某虽然读书不多,却也知道忠臣不事二主的道理,被打入囚车当众受辱固然羞耻,然而只要能够换得他吴超越兑现诺言,赦我部下不死,我甘之如饴。但如果为了个人性命和荣华富贵,要我石达开对他吴超越屈膝投降,那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奇耻大辱!”

  “翼王何必如此固执?忠臣固然不事二主,可良禽可以择木而栖……。”

  戴文节还想尽力劝说,然而石达开却打断了他,一边自行站起走上囚车,一边坦然说道:“戴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抱歉,大丈夫顶天立地,叫我向他吴超越屈膝求饶,绝无可能!”

  听了石达开这话,又看到石达开主动盘坐在囚车中的坦然神情,戴文节摇了摇头,终于彻底死了招降石达开的心思,叮嘱了一句看押士卒不得虐待污辱,便即离开,石达开则一直盘坐在囚车之中,神情始终古井无波。

  …………

  戴文节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吴超越身边时,不用开口询问,光是看戴文节的表情,吴超越就已经知道了结果,笑着问道:“文节先生,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镇南王真能识人。”戴文节谄媚了一句,苦笑说道:“果然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元世祖忽必烈有句话说得很对,谁家无忠臣?”吴超越笑笑,颇有些感叹的说道:“长毛能从广西的一个小山村里走出来,走到今天,队伍里没有几个忠义之士,能做得到这点?石达开不贪财不好色,事事处处以长毛的大局为重,说他会因为贪生怕死和荣华富贵向我屈膝投降,我第一个就不信。”

  叹罢,吴超越摇了摇头,说道:“算了,虽然杀了石达开只会白白便宜洪秀全,但是他这么固执我们也没办法,还是成全他吧。给他留一具全尸,然后再把他的棺材送到庐州交给他的家人安葬,也算是我们仁至义尽了。”

  戴文节默默点头,可是又满脸的欲言又止,还忍不住说道:“镇南王,其实还有……。”

  说到这,戴文节又自行打住,自己摇了摇头,正色说道:“算了,还是镇南王的办法更好。”

  吴超越有些奇怪戴文节的欲言又止,然而不等吴超越追问,旁边的另外一个重要幕僚周文贤却突然说道:“镇南王,如果不想让洪秀全那个发匪渔翁得利的话,其实我们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吴超越问道。

  “我们可以故意对外宣称,就说石达开已经投降了我们。”周文贤眉飞色舞的说道:“然后我们一边公开大肆封赏石达开,一边以石达开的名誉号召长毛投降我们,然后再让石达开在适当的时候断气,把罪名推到洪秀全派来的刺客头上……。”

  “行了,不必说了。”吴超越打断了周文贤,又转向戴文节问道:“文节先生,刚才你欲言又止,是不是也想说这个主意?”

  戴文节点头,说道:“大概差不多。”

  吴超越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叹了口气,说道:“不愧是文节先生,果然有名士之风。周文贤,你在这方面要向文节先生多学学,我们的情况和以前不同了,一些以前无所谓的事,现在必须得掂量一下后果了。”

  周文贤乖乖点头应诺,心里却纳闷万分,不明白为什么戴文节不献计反而被吴超越褒奖,自己说了戴文节没有说出的话,反倒挨了吴超越的训斥?

  不解更好奇,事后周文贤又专门找到了与自己关系还算不错的戴文节当面求教原因,被吴超越当做赵阎替补用的戴文节也不吝赐教,直接说道:“华竹,其实你的提议半点没错,如果是换成以前,镇南王肯定会比你做得更绝,让石达开背上的黑锅更大。”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以前镇南王能用一些的手段,现在却绝不能再用。你身为镇南王的帐下幕僚,如果不能做到与时俱进,不但方略不可能再被镇南王采纳,说不定还有可能危及你的仕途前程。”

  “为什么?”周文贤越听越是满头雾水,拱手道:“还请文节先生教我,为什么前后相差如此巨大?”

  “很简单。”戴文节笑笑,说道:“以前镇南王是为先皇做事,用什么手段都可以说是为了效忠先皇和报效朝廷。可现在镇南王事事处处都是为了他自己,有些事做得过了,砸的就是镇南王自己的招牌。”

  …………

  就这样,虽然吴超越和吴军目前的决策层都有些遗憾,但石达开仍然还是被装在囚车里当众押回了九江城,也马上在九江城内外引发了巨大的轰动,即便是在戒严期间,也仍然还是有大量的百姓涌上街头,争相一睹早已闻名天下的石达开模样。

  曾经叱咤风云,还曾经直接管辖过九江,陡然变成了笼中囚被万人目睹嘲弄,这样的羞辱当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而更糟糕的是,因为是太平军率先撕毁了盟约,再次给九江百姓带来了战火之灾,遭受战乱荼毒的九江百姓除了不断喊打喊杀之外,还纷纷向囚车投掷石块泥土,石达开所承受的羞辱自然也成倍增加。

  然而即便如此,石达开却依然端坐在囚车之中,不管道路两旁的军民百姓如何嘲笑咒骂,也不管石头、土块甚至粪块如何冰雹雨点一般的砸到身上,石达开始终都保持着坦然自若的表情,对这一切不理不问。

  石达开本人倒是安之若素,然而他被吴军生擒活捉的消息传到了湖口之后,湖口的太平军上下却是哗然大乱,或是痛哭失声,或是绝望呆滞,或是根本不敢相信,还有许多的太平军将士还红着眼睛大吼大叫,要再度杀过鄱阳湖来救石达开。

  石达开的两个心腹幕僚张遂谋和曾锦谦更是其中典型代表,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根本不信,继而放声大哭,然后又拼命哀求目前主持湖口军务的林启荣设法营救石达开。结果林启荣一听苦笑了,摊手说道:“张元宰,卫天候,你们让我怎么去救?且不说敌众我寡,敌强我弱,就算我可以带着湖口剩下的军队去和超越小妖拼命,你也要我的军队过得了鄱阳湖啊?”

  “但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翼王八千岁被超越小妖害了啊?”曾锦谦大哭,哀求道:“贞天候,湖口这一带的情况你最熟悉,你能不能想什么其他办法,把翼王八千岁他救回来?我们求你了!”

  “我能有什么办法?”林启荣更是无奈,说道:“我也想救翼王八千岁回来,可我要有办法啊!你们是想让我去劫牢劫法场?还是叫我拿金银珠宝去把翼王赎回来?超越小妖会答应么?”

  “那我们能不能想办法用其他东西把翼王赎回来?”曾锦谦也是急昏了头,说道:“要不我们去和超越小妖联系下,只要超越小妖肯放人,我们可以拿翼王八千岁直接管辖的城池去换,那怕用几座城池换回翼王八千岁一个人都行。”

  “卫天侯,如果你们愿意,可以自己去和超越小妖联系,我不反对。”林启荣说道:“但我提醒你们一点,用我们天国的土地城池去交换翼王,这么大的事,你们最好还是先征得天王万岁的同意。不然的话,就算超越小妖答应,天王万岁不点头,翼王也救不回来。”

  “我去求天王万岁!”曾锦谦想就不想就说道:“我这就回天京,去给天王万岁磕头,求他答应用土地城池把翼王八千岁换回来!”

  言罢,曾锦谦还真要往外就冲,好在张遂谋还算冷静,及时一把拉住了他,说道:“卫天候,不要冲动,用土地城池换回翼王八千岁这么大的事不是儿戏,先不说天王万岁会不会答应,超越小妖会不会答应也还没准。”

  “别忘了,超越小妖现在着急的是打通长江航道,翼王直接管辖的城池都在远离长江的安徽中北部,超越小妖现在还不急着要,不一定会答应换人。”

  听了张遂谋的警告,曾锦谦更是大哭,说道:“那我们总不能试都不试一下,就这么干看着翼王八千岁被超越小妖害了吧?”

  “试是当然要试一试的。”

  张遂谋皱眉盘算,突然说道:“要不这样,贞天侯,三天前妖兵突袭渡口浮桥的时候,你不是抓了一些妖兵俘虏吗?在下斗胆,想请你答应把这些俘虏交还给超越小妖,换取超越小妖在一段时间内不杀翼王八千岁,给我们争取营救翼王八千岁的时间。”

  说完了,张遂谋又补充道:“只要能够暂时稳住超越小妖,让他别急着处死翼王八千岁,我们就有希望把翼王救回来。因为我们天国的大军正在围攻上海,另外超越小妖目前也还没来得及打通长江航道,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就越有争取救回翼王八千岁的希望。”

  林启荣并不是很愿意答应这么做,然而招架不住张遂谋和曾锦谦的苦苦哀求,林启荣还是勉强点了点头,问道:“那你们具体打算怎么做?”

  “先漫天要价,再着地还钱。”张遂谋说道:“我们抓到的妖兵俘虏里,有一个妖兵水师副将王鹏年还算比较值钱,我们就先说愿意用王鹏年和其他的妖兵俘虏把翼王八千岁换回来。”

  “虽然超越小妖肯定不会答应,但我们就可以乘机和超越小妖讨价还价,以这些俘虏为筹码,换取超越小妖在一段时间内不杀翼王八千岁,给我们想办法用其他东西换回翼王八千岁争取时间。”

  “行,这事你们去办吧,我全力配合就是了。”林启荣根本不抱任何希望的答道。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