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四百九十五章 多亏了老子

第四百九十五章 多亏了老子

  “林丞相——!”

  “开枪!开枪!打死这些不要脸的狗妖兵!打!打!”

  悲愤的吼叫声中,城墙上的太平军士兵不顾远处的吴军炮兵已然准备完毕,纷纷冲到了箭垛旁边乒乒乓乓的对着城下开枪,射击那两个藏在死人堆里打冷枪的吴军狙击手。

  但是很可惜,经过严格训练的吴军狙击手偷袭得手之后,马上缩身藏到精心挑选的残破城下工事背后,躲到了城上太平军的射击死角中,城楼另一边的另外两个吴军狙击手更是连头都没露,太平军打出的子弹再多也伤不到吴军狙击手,仅仅只是把地面打得尘土飞扬,给地面上的死尸多添一些血孔,还有马上引起了吴军上下的注意。

  “长毛脑袋进水了?怎么会突然对着地上开枪?那里还有我们的兵?还有,刚才那两声枪响又是怎么回事?”

  无数疑问涌上吴军主帅曹炎忠的心头,但是战机突然出现,曹炎忠如果不赶紧抓住简直就是对吴军将士犯罪,所以曹炎忠也没犹豫,马上就下令开炮,以远程火力猛轰还些集中在箭垛旁边拼命开枪的太平军士兵。

  “轰隆!轰隆!轰隆!”

  原本承担的任务就是以远程火力压制城上守军,掩护自军爆破队挖掘城墙,吴军炮兵自然早早就是把炮口对准了安庆城头,收到开炮命令后连射角都用不着调整,马上就点火开炮,炮声震耳欲聋,吴军的夜间攻势也由此提前展开。

  呼啸的炮弹收到了曹炎忠更加预料之外的效果,听到炮声,经验丰富的太平军士兵虽然及时匍匐避弹,然而因为此前人群太过密集来不及散开,吴军的开花炮弹在轰上城头炸开后,顿时就把太平军炸了一个鸡飞狗跳,鬼哭狼嚎。那怕是硝烟弥漫影响视线,曹炎忠也在望远镜中清楚看到城墙上太平军人群慌乱,才刚熬过吴军的第一轮炮击,马上就慌慌张张的下城避炮。

  “出什么事了?长毛怎么乱成了这样?”

  曹炎忠心中益发纳闷,但还是根本来不及去多想,下意识的就是命令掷弹筒队上前补强火力,同时又向前方臼炮队打出旗号命令,让臼炮队也提前开火,抓住太平军慌乱的难得战机尽可能歼灭敌人。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曹炎忠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前方担任攻城主力的吴军黄远豹部竟然也象吃错了药一样,无缘无故的突然雀跃欢呼了起来,还纷纷大喊道:“打死林凤翔了!打死长毛头子林凤翔了!”

  “打死林凤翔了?这那跟那啊?”

  益发糊涂之下,曹炎忠当然是马上派人传来了黄远豹质问原因,结果黄远豹来到近处时,还没等曹炎忠开口询问,黄远豹远远就欢呼道:“二哥,我的狙击手打死林凤翔了!我安排的狙击手用冷枪打死林凤翔了!”

  “什么?!”

  知道黄远豹应该不会拿这么大的事乱开玩笑,曹炎忠惊喜之下赶紧打听原因,黄远豹也这才大概介绍了事情经过——自己猜到林凤翔一定会在天色将黑前再次登上西门城墙,就派了四个狙击手混进了攻城前队,乘乱埋伏在了邻近上城台阶的城下,然后又在林凤翔将要下城故意在自己军队里引爆早就准备好的火药,伪造失误假象,引诱林凤翔到箭垛旁边观察情况,乘机打冷枪无耻偷袭。

  “还有。”黄远豹又眉飞色舞的补充道:“为了骗林凤翔那个大长毛上当,我还早早就安排了几个弟兄躺在地上装死,又让我那个营故意乱跑装混乱……。”

  “别说这个!”曹炎忠粗暴的打断黄远豹,只是跳起来揪住了黄远豹的衣领,激动问道:“到底打死了林凤翔没有?能不能确认?!”

  “能!绝对打死了!”黄远豹一指前方的臼炮队,说道:“我特地在臼炮队那边安排了几个观察哨,他们刚才发来信号,得手的信号!”

  也是凑巧,曹炎忠欢喜去看远处的臼炮队方向时,正好看到几个吴军士兵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黄远豹介绍说是自己的亲兵和狙击手时,曹炎忠当然更是欢喜,马上就派人去把那几个吴军士兵直接问到自己面前,结果开枪偷袭那两个吴军狙击手和负责观察的黄远豹亲兵也全都给出了准确答案,证明他们亲眼看到了林凤翔中枪——其中一个拿着望远镜负责观察的黄远豹亲兵还说自己亲眼看到了林凤翔眼部中枪!

  “干得漂亮!赏!都给重赏!”

  大喜过望的曹炎忠当即颁赏,还特意给了那两个开枪的吴军狙击手双倍奖励,然而就在吴军立功将士喜笑颜开和旁边的吴军将士欢呼雀跃时,曹炎忠却又猛然想起了一件大事,忙问道:“等等!你们见过林凤翔吗?你们能不能证明那个被你们打死的大长毛就是林凤翔,不是其他长毛?”

  “这个……。”

  全都没有见过林凤翔的吴军狙击手和观察手面面相觑了,黄远豹也只能是老实交代,说自己只是发现那个中枪的敌人被太平军士兵重点保护,猜到他有可能是林凤翔但无法确认——所以也不能排除打中的是其他的太平军大将。

  曹炎忠脸上的欢喜表情消失,几个刚拿到丰厚赏赐的吴军立功将士也有些紧张,生怕到手的银子又要被还回去。不过还好,吴超越一手调教出来的曹炎忠不但不是斤斤计较的市侩小人,还早就同样被熏陶得满肚子坏水,只盘算了不到一分钟,曹炎忠马上就大喝道:“把消息告诉全军,就说我们的神枪手立功,冷枪打死了长毛大头子林凤翔!”

  “狮子山营地,马家岭营地,南门战场,还有我们的水师,全都把消息送到,务必要让我们的每一个将士都知道我们已经干掉了林凤翔!再有,把消息尽量扩散,让菱湖和集贤关的长毛也知道这件事!”

  旁边的亲兵队长答应,赶紧派出多名传令兵依令行事,旁边黄远豹却提心吊胆的问道:“二哥,没办法确认,你怎么还把消息传出去?”

  “士气可鼓不可泄!”曹炎忠没好气的呵斥道:“你这个蠢货,没办法确认都叫你的直系军队瞎喊,那么多人听到消息肯定已经传开了,这时候又说没法子确认是不是打中了林凤翔,我们的士气还要不要了?”

  不知道自己是白挨训的黄远豹老实点头,曹炎忠则一指安庆西门,喝道:“回你的本部去,派蚁附队上!我们的火炮一停,马上给我打蚁附战!”

  “二哥,不炸城墙了?”黄远豹惊讶问道。

  “不炸了!直接打蚁附战!”曹炎忠看着远方被炮火笼罩的安庆西门城头,咬牙说道:“不管你的狙击手有没有打中林凤翔,长毛大乱不是假的,说明你的狙击手就算没打死林凤翔,也肯定打中了长毛的其他重要人物!长毛士气已竭,不能给他们时间喘气调整,给我抓紧时间打!”

  黄远豹醒悟,连礼都没行就直接飞奔回了本队,派遣蚁附队立即出击上前,曹炎忠则一边命令炮兵全力炮击,尽可能使用开花弹打击城上敌人守军,一边暗暗祈祷道:“最好是真的打死了林凤翔!就算不是林凤翔,也起码得是长毛在西门这边的主将!”

  曹炎忠这些年跟着吴超越混倒也不是白跟,此前黄远豹军顾头不顾尾的直接瞎喊已经打死了林凤翔,确实已经被其他队伍的很多吴军将士听到,并且已经迅速传开,这会曹炎忠又更加顾头不尾的公然宣称已经打死了林凤翔后,吴军的士气果然得到了巨大的鼓舞,南到长江水面上的吴军水师,北到负责监视集贤关和菱湖太平军的吴军马家岭营地,全都是欢呼声此起彼伏。

  与之完全相反的是,听到吴军营地和军队里突然传出的欢呼声,又通过斥候细作得知吴军宣称用冷枪打死林凤翔的消息后,太平军在其他地方的驻军营地却是一片大哗,各营各门的将领纷纷派人进城了解情况自然不说,就连集贤关这边的赖文鸿和古隆贤等太平军大将也连夜派人南下打听消息不提。

  吴军士气大涨和太平军军心动摇的时候,黄远豹所部的吴军蚁附突击队也已经进入了阵地,乘着天色尚未彻底黑定,勉强还能看清道路情况,曹炎忠当机立断,立即命令炮兵停止炮击,吴军蚁附队的一个营也马上扛着飞梯出击,直接踩着过河石桥冲锋过河,向平均高达四丈的安庆城墙发起蚁附进攻。同时还有两百余名吴军辅兵分头携带绳索浮具跳落护城河,紧急搭建过河浮桥,方便更快向护城河对岸投入兵力。

  与此同时的安庆西门城上,硝烟尚未散尽,苦味酸炸药引发的火焰也仍然还在熊熊燃烧,守军更依然还是一片大乱——因为林凤翔中枪而死的画面被太多的太平军士兵看到,也早已在西门战场上传开,军心沮丧之下,太平军的士气大受影响,自然也就没办法象平常那样迅速的重回岗位,精神抖擞的迎接吴军进攻了。

  负责守卫西门的太平军大将刘官芳试图站出来力挽狂澜,大声喝令各军各回岗位迎战,然而刘官芳的威信声望毕竟远不及林凤翔,又在白天才刚刚干出故意让城下守军白白送死的好事,人心不服之下,太平军上下自然也更加不愿接受刘官芳的指挥,所以刘官芳的大声威喝恐吓并没有收到多少作用,太平军仍然无法从混乱状态中迅速恢复过来。

  在此情况下,从吴军大冶精锐中挑选抽调出来的吴军蚁附队如果还不能把飞梯顺利搭上城墙,那简直就是太对不起吴超越亲儿子军队的称号了——冲过护城河后还不到十分钟时间,就有超过十架吴军飞梯搭上了城墙,右手拿着手雷的吴军士兵踏梯而上,嗷嗷嚎叫着飞速冲向城墙顶端,刚到一定距离就用牙齿拉开手雷引火索,把苦味酸手雷抛上城头。

  接二连三砸来的手雷弹落到城墙顶端炸开后,本来就一片慌乱的守军士兵自然更加大乱,更加不愿冒险探身出墙,对着正在踏梯攀登的吴军士兵开枪,吴军蚁附勇士乘机纷纷冲向城墙顶端,第一个勇士也在不到两分钟后冲上了城墙,挥刀对着躲在箭垛后的太平军士兵乱砍。

  蚁附进攻的进展顺利得让曹炎忠和黄远豹等吴军将领根本不敢相信,天色甚至还没有昏黑到看不清城上情况,就有不下二十余名吴军士兵成功冲上了城墙,保护住了小块城头阵地。见此情景,吴军更是欢声如雷自然不说,黄远豹也马上大吼大叫着又往蚁附战场投入了一个营的兵力。

  吴军在西门这边的蚁附顺利还直接影响到了南门战场的战事发展,本来就已经听到了林凤翔中枪而亡的传言,又听到西门城上枪声如麻,爆炸不断,南门这边的太平军李远继部当然更是军心更慌。负责攻打南门的吴军则乘机痛打落水狗,立即在水师炮火的掩护下发起进攻,虽然没有立即发起蚁附战,却也乘机搭建起了浮桥。

  更多的飞梯搭上了安庆西门城头,更多的吴军蚁附勇士也成功冲上了安庆城头,而当成功冲上浮桥的吴军勇士超过百人之后,城墙上的吴军将士不但保护住了更大的上城空间,还可以腾出手来大量投掷手雷和开枪射击,有效抵挡太平军在慌乱中发起的反击。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除非是奇迹出现,否则太平军基本已经没有了再把城上吴军驱逐下城的希望,所以不要说是普通的太平军士兵,就是很多的太平军将领都已经在心惊肉跳的四处观望,提前给自己安排撤退逃命的道路。而吴军方面则是士气更盛,冲锋上城速度的更快,成功登城的士兵也更多。

  “得手了!大局定了!”

  当第一面吴军营级旗帜插上安庆西门城头后,曹炎忠也顿时发出了一声欢呼,知道自军今夜破城已成定局,拿下安庆城已经只是时间问题。同时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曹炎忠也基本可以肯定黄远豹麾下的狙击手确实是直接干掉林凤翔了——不然的话,太平军绝对不会慌乱得这么严重,崩溃得这么快!

  “不错!不愧是黄大的三弟,到底没给他大哥丢脸!也没给我这个二哥丢脸!”

  夸奖黄远豹的巧计狙杀之余,曹炎忠还没忘记夸奖自己一句,得意笑道:“不过也多亏了老子当机立断,马上发起蚁附战,不然的话,这么难得的战机就得白白错过了!”

  或许曹炎忠高兴得有点太早了,察觉到了安庆西门这边的情况不对后,菱湖这边的太平军驻军,还有集贤关的太平军,先后都出兵赶来安庆西门战场这边增援,妄图为自军西门守军分担压力,挽回败局。

  不过曹炎忠也有这个实力得意,菱湖和集贤关的太平军能够当机立断,立即出兵救援,无奈他们要想做到这点,首先得过吴军马家岭驻军这一关,马家岭吴军同样果断出兵阻击,击针枪加掷弹筒一通乱打,直接就把精锐主力反复稀释后战斗力大降的太平军抽得满地找牙,不得不狼狈退走。

  尤其是菱湖这边的太平军驻军,一半以上都是石达开从南京带来的杨秀清旧部,既是军心不够稳定,又是在南京享习惯了福,再不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冲锋陷阵,所以菱湖这边的太平军不但崩溃得更快,甚至还不肯与集贤关赶来的友军会师一处,联手向马家岭吴军发起再次进攻。

  类似的情况还有安庆城里的太平军预备队,虽然守卫西门的刘官芳早早就派人向他们求援,无奈这些太平军预备队只愿听令于林凤翔,不想被刘官芳呼来唤去,所以不但出兵不够果断,勉强出兵后打得更加不够果断,还有和刘官芳同级的太平军将领甚至已经开始这么盘算……

  “林丞相阵亡了,是不是该我当安庆主将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1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