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零六章 最长之夜(5)

第六百零六章 最长之夜(5)

        其实那怕到了吴军侥幸炸开神策门东段的城墙时,太平军都仍然还有希望守住南京城,因为就在这不久之前,李秀成的干儿子李容刚派人给城上送去了一批火油和火药,倘若城上守军反应快脑袋灵活,赶紧把火药和火油砸进缺口里点燃,挡住吴军进攻绝对不是没有机会,乘机堵住缺口也绝不是痴人说梦。

        城墙上的太平军中的确有头脑灵活者,才刚从城墙倒塌后的慌乱震惊中回过神来,马上就大吼大叫着要求同伴赶紧砸火药桶泼火油,然而很可惜,场面太混乱了,几个清醒者的疯狂叫喊并没有被多少同伴听到,从柳巷送火药火油上城的李容军士卒又被混乱的人群挡住了道路,没能在第一时间把火药和火油送到缺口处,结果就错过了这个宝贵机会。

        太平军错失机会,吴军老将胡怀昭亲自率领的直属精锐营却牢牢抓住了战机,乘着城墙突然倒塌造成太平军严重混乱的机会,胡怀昭的直属营从缺口直接冲锋入城,太平军士卒虽有反击阻拦也没能挡住吴军将士的脚步,而冲进城中之后,准备充足的胡怀昭直属营连眼皮都不眨之下,稍微看清楚敌人所在的方向就是接连投掷苦味酸手雷,把企图上来拦截的太平军人群炸得是鬼哭狼嚎,死伤连连,同时迅向城内推进,不计死伤的与太平军争夺城内阵地,就象一根铁钉一样,牢牢的扎进了南京城内部!

        与此同时,此前被烈火拦住脚步的胡怀昭军周安宇部也飞快退出了瓮城,东进到了距离不远的城墙缺口处冲锋入城,而太平军虽然已经逐渐了恢复一定秩序,开始向着城墙缺口处投掷火药火油,给吴军造成了不少的伤亡,可周安宇所部营队仍然还是冒烟突火,前仆后继,接连冲入城内,补强吴军的城内兵力,也帮着胡怀昭成功的拿下了一片不算小的城内阵地空间。

        “上!上!冲上去,把妖兵赶出城!把妖兵全部赶出城!”

        急红了眼睛的李容等太平军将领疯狂吼叫,逼着太平军士卒反冲锋上前,同样知道情况危急的太平军将士也个个奋勇,人人争先,潮水一般的涌向吴军阵地。可是没办法,吴军精锐营的武器装备优势实在太大了,面对着太平军将士的疯狂反扑,吴军胡怀昭和周安宇两个精锐营的将士沉着迎战,先是以击针枪快射击对面之敌,尽最大可能在远程战中杀死杀伤敌人,接着又用苦味酸手雷攻击逼近之敌,同时一些动作灵活的吴军将士还直接打出掷弹筒,枪声炮声接连炸响间,太平军士卒就象割麦子一样的接连倒地,几乎没有任何机会集群逼近吴军阵地,偶有几个漏网之鱼侥幸靠近,也被吴军基层将领用左轮枪打翻,让太平军就是连想靠近吴军打白刃战都是难如登天。所以太平军的反扑攻势虽然猛烈,却始终收效不大,相反还被吴军的击针枪打得死伤不断,又被手雷掷弹筒炸得尸横满地,再怎么勇猛冲锋都是基本徒劳,相反还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伤亡代价。

        在此期间,早就已经亲自率军来到了神策门外的吴越始终按兵不动,一直没有急着再向城内投入兵力,因为吴越不知道胡怀昭已经拿下了多少阵地空间,担心过早投入兵力会造成人群拥挤,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同时吴越也信得过自军精锐营的战斗力,相信胡怀昭一定能守得住缺口道路。所以吴越一直都表现得十分耐心,还是在此前登城成功的吴军营队求援后,吴越才不紧不慢的派出了一个普通营,携带飞梯上前,增援同样重要的城头阵地。

        老将胡怀昭没让吴越失望,在他的沉着指挥下,八百多名先杀入城内的吴军将士就象中流砥柱一样,牢牢的钉在了城墙缺口处,打退了太平军一波接一波的冲锋,守住阵地大量歼敌的同时,还偶尔能腾出手来增援西面的城上战场,帮着此前奇迹般登城成功的常亮营队对付城上残敌,也让常亮营队可以稍微腾出手来,接应援军用飞梯登城,打得沉着勇敢,有条不紊,尽显强军风范。

        终于,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苦战后,第二个营的吴军终于蚁附上城,与此前上城的常亮所部联手驱逐了神策门城上的太平军残敌,拿下了已经被烧成一片灰烬的城楼阵地,将张牙舞爪的吴军大旗插上了吴越曾经亲手保卫过的神策门城头!结果在望远镜中看到了这一情况后,李容和方海宗等太平军将领也纷纷陷入了绝望,都在心中惨叫道:“完了!神策门不可能守得住了!”

        神策门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了,拿下城楼阵地后,吴军不仅有了居高临下的优势,还彻底粉碎了太平军重新堵上缺口的希望——缺口另一端的城墙顶端已经被吴军控制,太平军当然不可能再用土石沙包堵住缺口。所以吴军再次派军上城,彻底拿下神策门的控制权,实际上也就只剩下了时间问题。再所以李容等太平军将领也没有了多余选择,除了绝望的逼迫军队继续上前争取创造奇迹外,就只能是赶紧派人和李秀成联系,请求李秀成指示下一步的作战计划,是继续打巷战,负隅顽抗到底?还是赶紧弃城突围,争取逃命希望?

        凌晨一点零八分,李容的战情报告和请示要求最先送到李秀成的面前,李秀成铁青着脸盘算了大约半分钟,然后才声音嘶哑的吼道:“告诉李容,死战到底,没有命令,不许后退一步!袁得厚、方海宗和陈得才那边,也是一样!”

        言罢,李秀成又转向了旁边的李书香,语气严肃的说道:“书香,接下来的全城指挥暂时交给你,记住,不管妖兵玩什么花样,对我们每一支军队的要求都是就地死守!绝不许后退半步!”

        “忠王,你要去见天王万岁?”

        李书香猜到了李秀成暂时离开指挥部的原因,李秀成坦然点头,沉声说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妖兵即便拿下了神策门,也绝不会急着向城内推进。所以现在突围突围,我们还有希望,我去尽我的努力劝说天王万岁弃城,事情到了这步,我就不信天王万岁还会执迷不悟下去。”

        李书香不再多问,只是点头嘱咐了一句让李秀成小心,一直等在旁边的李秀成大舅子宋永琪则乘机跳了出来,说道:“忠王千岁,我留在这里没什么用,我和你一起去吧,在路上给你打点下手什么的。”

        没心思搭理大舅子,李秀成只是随意点了点头,宋永琪大喜,赶紧跟着李秀成一起出了忠王府大殿。结果到了准备上马出门的时候,早就没安什么好心的宋永琪也就有了机会,低声对李秀成说道:“忠王千岁,城破在即,你难道还不想为大婶和我那可怜的外甥考虑一下将来?”

        “都什么时候了,我没那个心思。”李秀成不耐烦的答道:“而且现在我也没办法为她们考虑将来了!”

        “忠王,你有办法。”宋永琪也没客气,低声说道:“现在城里的军队,大部分都听你的指挥,你如果振臂一呼,带着军队把天王万岁拿下,把他献到镇南王的面前……。”

        “啪!”

        一记沉重的耳光打断了宋永琪的怂恿蛊惑,不肯解气,李秀成又提起了自己的马鞭,劈头盖脸的对着宋永琪抽了一顿,然后才怒吼道:“宋永琪,你把老子当什么人了?你如果不是老子的大舅子,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以文,你别生气。”宋永琪没什么惧怕神色,还叫了一声李秀成的小名,摸着被李秀成抽肿的脸说道:“正因为我是你的大舅子,所以我才得为考虑。一边是光辉前程,荣华富贵,一边是万丈深渊,死无葬身之地,以文你该早下决断了。”

        宋永琪说这段话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李秀成脑海中居然突然闪过了吴越写给自己的那封招降信。但是很可惜,吴越的难看笔迹仅仅只是在李秀成脑海中一闪而过,并没有带起任何的浪花,李秀成只是顿了一顿,然后一脚就把宋永琪踹翻在了地上,吼道:“滚回去!等老子回来落你!”

        踹翻了宋永琪后,李秀成骑上亲兵送来的战马扬长而去了,再没有搭理宋永琪一句,宋永琪则慢慢的自己爬了起来坐在地上,看着李秀成离去的方向,脸上还尽是奸笑,喃喃道:“以文,你没杀我,就证明你还是有这个念头。快下决心吧,我的荣华富贵,娇妻美妾,就全看你了。”

        不说宋永琪的白日梦,单说李秀成领着一队亲兵在依稀可闻的枪炮声中打马急行,来到了以前的两江总督府现在的天王府所在的西华门大街后,马上就毫不意外的现,天王府这边早就已经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街道上挤满了装备精良的太平军将士,也全都是洪秀全两大亲信宠臣蒙时雍和秦日纲的队伍。而进街之后,这些军队不但要求李秀成的亲兵全部解除武装,还要李秀成本人也交出武器。

        没什么心思去计较这些小事,李秀成很痛快的就把佩剑和手枪交给了秦日纲部下,然后才到天王府门前请求觐见。结果也还好,很快就有女官出来请李秀成入内,然而让李秀成诧异万分的是,当他来到金龙殿前时,金龙殿外居然按跪着三个太平天国的文武官员,再仔细一看他们的相貌时,李秀成顿时就惊叫出声,“洪仁玕?曾立昌?你们犯什么事了?为什么被拿下?”

        被按跪在金龙殿外的三个太平军文武中,确实有两个人是洪秀全的亲戚洪仁玕和曾经为太平军立下汗马功劳的老将曾立昌,听到李秀成的声音,洪仁玕和曾立昌马上一起大喊大叫的恳求李秀成救命,李秀成更是糊涂,忙又问道:“你们到底犯什么事了?”

        “忠王千岁,我也不知道啊。”洪仁玕哭丧着脸说道:“我在家里什么都没做,稀里糊涂的就被抓到这里来了。”

        “忠王千岁,我更糊涂啊。”曾立昌同样哭丧着脸说,“天王万岁传旨,要我把军队暂时交给部下,来天王府觐见,我遵旨了。可是刚到这里,马上就被被拿下了。”

        “忠王千岁,忠王千岁,救命啊。”另一个被按跪着的中年汉子哭喊得更是委屈,带着哭腔说道:“我女儿是给越小妖生了儿子不假,可我和越小妖不但从来没有往来,还和他有仇啊!求你对天王万岁说一说,求他明查,我不敢和越小妖勾结,不敢对天国有异心,我对天王万岁忠心耿耿啊!”

        “你就是周立春?”李秀成猜到这人身份,周立春赶紧连连点头承认后,李秀成叹了口气,说道:“我尽力试一试吧,你倒霉,女儿不小心嫁错了人,必须得连累到你。不过还有比你倒霉的,洪仁玕和曾立昌都是,东王九千岁也是。”

        说到这里,李秀成又忽然想起此前被抓的杨秀清,赶紧又问杨秀清的下落时,这才得知杨秀清此刻就在金龙殿上,同时女官也催促李秀成赶紧上殿,李秀成无奈,只能是在洪仁玕和周立春等人求救的哭喊声中走上台阶,进到了烛火通明的金龙殿中。然后李秀成又马上看到,五花大绑又满脸是血的杨秀清,竟然正在疯狂咒骂高坐殿上的洪秀全!

        “……姓洪的,我杨秀清有那里对不起你?天国的江山是我替你打下的,你的龙椅是我替你挣来的,你听信谗言要害我,要让你的两个哥哥杀我,我又是怎么对你的?这些你都忘了?忘了?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老子勾结清妖,是做得不对,可我勾结清妖是为了对付越小妖,同样是为了天国!走漏风声,全天国的人反我,我也认了,为了天国不再内战,白白便宜清妖和越小妖,我把天国的军政大权还给了你,你当初是怎么答应对待我的?现在你又这么来对我,我是勾结越小妖,还是准备把天京城献给越小妖?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姓洪的,你这个狗娘养的王八蛋,忘恩负义的狗杂碎!我丢你老母!丢你祖宗十八代!无耻无能,天国那么大的地盘,才多少时间,就被你丢得干干净净,你这个无耻无能的蠢货!”

        忍受不了杨秀清的恶毒辱骂,洪秀全干脆喝令卫士掌嘴,押解杨秀清的卫士抡开胳膊左右开弓,直把杨秀清抽得是满嘴喷血,皮开肉绽,好不容易才让杨秀清闭上嘴巴。然后洪秀全才指住杨秀清怒吼,道:“杨亚达!你给朕闭嘴!朕好心好意派人去请你来见,是准备把你请到天王府里好生保护,你为什么要违抗朕的圣旨,关起门来放火?”

        “你少……。”

        杨秀清声音含糊的准备反驳,然而看了李秀成一眼后,杨秀清却眼珠子转了一转,突然闭上了嘴巴,任由洪秀全呵斥怒骂自己。结果也还别说,咆哮了一阵,洪秀全怒气稍歇之后,竟然真的暂时放过了杨秀清,转向李秀成问道:“忠王,你不在忠王府里主持军务,来这里做什么?”

        “禀天王万岁,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妖兵炸塌了神策门的城墙。”李秀成也没客气,一边跪地行礼,一边直接报告了现在的恶劣情况,说道:“臣下刚才确认,缺口太大,妖兵又直接杀进了城,不可能再堵得住了。”

        “妖兵炸塌了神策门的城墙?什么时候的事?!”

        洪秀全的反应让李秀成再度诧异,脸色大变就好象刚知道这事一样,还赶紧转向旁边的蒙时雍和秦日纲大喝问道:“妖兵炸塌了神策门的城墙?这么大的事,你们为什么没有向朕奏报?”

        蒙时雍和秦日纲很是无奈的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才由蒙时雍出面,小心翼翼的说道:“天王万岁恕罪,夜太深,天京城里每一条街都戒严了,我们和神策门那边不方便,只是听说之前不久时,神策门的城墙好象被妖兵炸塌了,但不肯定,所以就没敢向你奏报。”

        “丢你老母,原来是这两个杂碎瞒了消息,不敢触天王万岁的霉头。”

        李秀成恍然大悟,顿时明白蒙时雍和秦日纲是害怕洪秀全迁怒于己,没敢立即奏报城墙倒塌的噩耗。同时李秀成又十分细心的现,杨秀清满是血污的脸上还闪过喜色,明显是在幸灾乐祸。

        原本想等洪秀全心情稍微好转后再拐弯抹角的报告,但因为李秀成的亲自来报,蒙时雍和秦日纲两个倒霉蛋还是没能逃过洪秀全的滔天怒火,震怒到了洪秀全不但当场把蒙时雍和秦日纲骂得灵魂出窍,还要卫士当殿廷杖二人每人一百棍!两个倒霉蛋赶紧哭鼻子抹眼泪的磕头求饶,李秀成也没耐心和洪秀全在这上面浪费时间,站出来说道:“天王万岁,或许你真是误会蒙掌率和燕王了,神策门那边乱成了一团麻,又有许多叛徒散播谣言动摇军心,他们收到没办法确认真假的消息,是不敢随便奏报,混淆圣听。”

        蒙时雍和秦日纲听了大喜,赶紧顺着李秀成的解释替自己辩白,一口咬定自己的瞒报噩耗是为了怕误报消息,结果洪秀全看在了李秀成的面子上,也暂时放过了这两个倒霉蛋,咆哮道:“起来,滚一边去,以后再找你们算帐!”

        蒙时雍和秦日纲赶紧拼命磕头谢恩,洪秀全却不再理会他们,只是转向李秀成问道:“忠王,城墙被炸塌,妖兵又杀进了城,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回禀天王万岁,只有一个办法,让城别走!弃城突围!”李秀成回答得十分干脆,磕了一个头就说道:“乘着我们现在还有实力突围,赶紧带上军队弃城转移,臣下情愿亲自统兵殿后,誓死保护天王万岁杀出妖兵包围,移驾江浙苏杭!”

        “让城别走?弃城突围?”

        听到李秀成这话,旁边的杨秀清沾满鲜血的脸上肌肉顿时抽搐了一下,眼皮也跳了几跳,还下意识的抿紧了嘴唇。洪秀全的圆脸上却神情先是一愕,然后猛的一沉,很没好气的说道:“怎么又要朕弃城远走?天京城就真的守不住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64598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