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零七章 清还债务

第六百零七章 清还债务

  “回禀天王万岁,天京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守得住了。”

  形势危急,李秀成也不和洪秀全唠叨,直接摇头否认了还能守住城池的一切希望,然后才拱手解释道:“臣下不敢欺瞒天王万岁,天京城里虽然还有数万军队,还有一战之力,但是妖兵的武器装备比之我军强出不止数倍,士卒精锐更远在我军之上。这一场仗我们没有任何的取胜希望,顶多就是让妖兵在巷战中付出惨重代价,但我们无论如何都逃不过城破身死的下场,注定了没有任何胜算。”

  “如果说我们能多有一些时间准备,提前在城内筑起月城,以坚固城墙连接清凉山和台城,挡住妖兵进军天京城南的道路,那么我们或许还有一些希望。可是没办法,天京城实在太大了,清凉山到台城的距离也实在太远了,就算我们天国军队不惜代价在天京城内西北部与妖兵巷战缠斗,动用所有力量抢筑墙垒,也最多只能筑起一道羊马墙,起不了任何作用,绝无可能挡得住妖兵的妖火快炮,还是逃不过全军覆没的厄运。”

  “所以,天王万岁。”说到这里,李秀成顿了一顿,先向洪秀全双膝跪下,然后才抱拳说道:“让城别走,弃城突围,是我们唯一的正确选择!乘着我们还有一战之力,还有把握冲得出妖兵的包围圈,请天王万岁速下决心,早定突围大计!”

  “住口!”

  李秀成的见解虽然一针见血,及时弃城突围也的确是太平军现在唯一的正确选择,但是很可惜,和历史上一样,洪秀全洪大教主还是断然拒绝了李秀成的请求,洪大教主先是怒喝打断李秀成,然后又指着李秀成的鼻子咆哮道:“胆小如鼠!谁说朕的天国大军打不过超越小妖的白帽子妖兵?谁说再和妖兵打下去天国大军就一定会全军覆没?分明是你胆小无能,忠而变奸,想要保存实力,想要回你的苏杭小天堂去享受荣华富贵,所以才不敢和妖兵死战到底,拼着命的劝朕弃城突围!”

  李秀成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问道:“天王万岁,你骂臣下胆小无能,臣下承认自己是没本事没办法打得过超越小妖,可你说臣下想要保存实力,臣下实在不敢当。臣下如果真想要保存实力,那为什么臣下的三十六万大军打到只剩下七八万人,还要带着剩下的军队进城守城?臣下如果想回苏杭小天堂享福,那为什么臣下之前不走,还要留下来继续保卫天国江山?臣下如果不敢和妖兵死战到底,那臣下为什么还要自请殿后,誓死保护你突围南下,杀出妖兵包围?”

  “住口!住口!住口!”洪大教主的圆脸直接涨成了猪肝色,指着李秀成咆哮道:“少在朕这里巧言狡辩!朕命令你马上回去,亲自带上你的兵马到神策门去,把进城妖兵全部给朕杀光宰绝,重新堵住城墙缺口,保住朕的天京国都!去!马上去!”

  实在无法理解洪大教主的大脑构造,李秀成只能是重重叩首,流泪说道:“天王万岁恕罪,臣下无能,自付没有任何把握把进城妖兵杀光宰绝,更没把握重新堵住城墙缺口,保住天京国都,请天王万岁另择贤能,微臣情愿现在就交出兵权,解甲归野!”

  “你以为朕除了你以外,就真的无人可用了?!”洪秀全直接从黄金龙椅上跳了起来,又一指李秀成大吼道:“朕的铁桶江山,你不扶,有人扶!朕有皇上帝保佑,睡觉也能得天下!好,既然你愿意交出兵权,朕成全你,现在就革除你的王爵职位!秦日纲,朕现在就封你为燕王三千岁,后军正掌率,由你接替李秀成掌管城内军队,即刻率军北上,替朕把神策门的妖兵全部杀光!杀光!!”

  如果说洪大教主是前几天宣布这个任命,那么不用说,早就盼着独领一军的秦日纲肯定是千恩万谢,屁颠屁颠的马上奉诏。可是现在不同了,形势危急到了这个地步,洪大教主就算是杀了秦日纲,秦日纲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挑起这个重担了。所以秦日纲马上双膝跪下,磕头如捣蒜一样的说道:“天王万岁恕罪,臣下才薄德浅,实在不敢当此重任,还请天王万岁另择贤能,另用贤才,微臣就是万死也不敢受此重托。”

  “你也敢抗旨?!”洪秀全脸上的肌肉开始抽搐了。

  “天王万岁,临阵换帅,自古就是兵家大忌啊!”害怕洪大教主接下来的盯上自己,蒙时雍只能是赶紧跪下磕头,替秦日纲求情道:“天王万岁,忠王的军队都是江浙军队,朝中将帅对他们不知根不知底,不管是谁去接管这些军队都得晕头转向一段时间。如果是平时还好说,可现在妖兵都已经打进天京城里了,再贸然临阵换帅的话,只会误了天国的大事啊!”

  还没有糊涂到极点,听了蒙时雍的劝说后,洪秀全多少有些动摇,还下意识的又看了李秀成一眼,李秀成察觉到洪秀全的小动作,立即跪直了身体,拱手说道:“天王万岁,要想让臣下继续掌兵可以,但是臣下得先请天王万岁答应让城别走,弃城突围,否则臣下宁死不敢奉旨!”

  “你敢要挟朕?!”洪大教主又变脸色了。

  “臣下不敢!”李秀成朗声说道:“如果天王万岁答应让城别走,弃城突围,那么臣下就是粉身碎骨,也誓死保护天王万岁撤往江浙苏杭,臣下在那边还有十几万兵马可以调动,足以抵御妖兵进犯,为天国争取到转机出现!但天王万岁要臣下带着军队继续与妖兵死战到底,固保天京国都,臣下就是万死也不敢奉诏!”

  “你以为朕真不敢杀你?!”洪大教主的熊脾气爆发,大吼道:“来人!把李秀成给朕推出殿外……!”

  “天王万岁!请你三思啊!”

  蒙时雍突然大喊了一声,打断洪秀全的旨意,然后蒙时雍也流下了眼泪,向洪秀全磕头说道:“天王万岁,忠王千岁他是我们天国最后的长城啊!你杀了他,谁还能保卫天国,保卫我们,保卫天王万岁你啊?”

  洪大教主愤怒的目光又转移到了蒙时雍的身上,旁边洪秀全的另一个亲信宠臣秦日纲抿了抿嘴,干脆也向洪秀全磕头说道:“天王万岁,杀了忠王千岁,天国就完了!臣下也斗胆恳求天王万岁开恩,饶忠王千岁不死!”

  万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两个宠臣竟然都会站到了李秀成一边,洪秀全一时有些被惊呆,先看了看秦日纲,又看了看蒙时雍,然后才满脸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们也来反朕?你们也反朕?”

  “天王万岁,不是我们反你,是我们对你忠心不二,所以才求你饶了忠王千岁啊。”蒙时雍嚎啕出声,磕着头大哭说道:“忠王千岁他对你,也是忠心耿耿啊!你杀了他,不但是自毁了长城,还会彻底寒了天国人心啊,到时候人心向背,上那里还找到忠王千岁这样的天国忠臣啊?!”

  “他算那门子的天国忠臣?”洪大教主怒吼道:“朕叫他带军队去杀妖兵,他却叫朕让城别走,弃城突围,这算那门子的忠臣?”

  咬了咬牙,太平军老将秦日纲也横下了心,抬头朗声说道:“天王万岁,其实以现在的情况,我们是只有赶紧弃城突围这最后一个选择了!如果不然的话,我们天国就输定了,再也没有东山再起的希望了!”

  洪大教主怒视秦日纲,秦日纲毫无惧色,沉声说道:“天王万岁,不知道你可还记得永安的事?当时我们被清妖包围在永安城中半年有余,外无援军,内无粮草,当时我们如果不是果断突围,让城别走,又那会有后来的横扫东南,定都天京?现在天京的情况和我们在永安时没什么区别,就是守下去是等死,只有冲出去才有活命的希望,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被秦日纲提醒想起了当年被清妖包围在永安时的情况,洪秀全顿时有些犹豫,旁边的蒙时雍见秦日纲的办法奏效,忙也磕头说道:“天王万岁,还有在道州、郴州和永兴,臣下那时候虽然还小,可也记得当时清妖大军紧追不舍,我们每到一城只要稍微驻足,清妖马上就重兵围城,妄图困死我们,全是天王万岁你圣明神武,每每率领天国军队果然突围而走,这才有了后来的事!天王万岁,当时你能做出让城别走的决定,为什么现在就不能听纳忠王千岁的谏言,果断的弃城突围呢?”

  又想起了当年在湘桂交界处时的几次果断弃城突围,洪秀全终于开始动摇,还慢慢的坐回了金龙椅上,面露沉思之色。李秀成见了大喜,心说了一句难道有戏?然后李秀成也不迟疑,马上就磕头说道:“天王万岁,臣下都谋划好了,弃城突围之后,请蒙掌率和燕王千岁统兵护卫你和朝中百官,还有臣下的家眷老小先行,一路直奔杭州,重建天朝国都,臣下率军殿后,撤到苏州集结兵马,在苏州一带修筑防线,抵御妖兵进攻!”

  洪秀全更加动摇,心里盘算道:“是不是听李秀成一次?让蒙时雍和秦日纲带兵保护我,我的安全不用担心,把李秀成的家眷老小扣在手里,也不用担心他会有什么异心,而且李秀成只是撤到苏州,朕是直接去杭州,也用不着担心他会想抢朕的江山……。”

  盘算到了这里时,洪秀全不但已经彻底动摇,还已经逐渐倾向于接受李秀成的建议,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金龙殿上突然有人大声说道:“天王万岁,忠王兄弟说得很对,眼下的情况,我们只有两个选择,最好的选择就是让城别走!弃城突围!”

  洪秀全惊讶抬头,李秀成、蒙时雍和秦日纲也一起惊奇扭头,然后又一起更加惊讶的发现,说这番话的人,竟然是至今还被五花大绑着的太平天国东王九千岁——杨秀清!

  曾经的太平天国真正掌权者杨秀清当然不会因为被众人注视而局促紧张,只是继续侃侃说道:“天王万岁,忠王兄弟的办法很正确,臣下也很赞同尽快弃城突围,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为我们天国留下东山再起的机会。但是有一点,臣下觉得有些不对。”

  “那一点你觉得不对?”洪大教主脱口问道。

  “突围撤退的顺序。”杨秀清神情很是疑惑的说道:“忠王兄弟他怎么会要求天王万岁你带兵先走?超越小妖是傻子吗?他难道不知道天王万岁你和忠王兄弟谁更重要?妖兵野战那么厉害,发现天王万岁你走在前面,超越小妖能不只让少许兵力牵制忠王兄弟的军队,让主力全力追击天王万岁你?到时候是忠王兄弟危险,还是天王万岁你本人危险?”

  洪秀全和李秀成的脸色一起大变了,发现不对的蒙时雍还直接跳了起来,指着杨秀清怒吼道:“东王九千岁,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救我自己。”杨秀清神情平静的说道:“天王万岁又没说要杀了我,就肯定是要带着我一起走,我又和清妖勾结联手对付超越小妖,超越小妖对我恨之入骨,我如果落到了他的手里,还不得死无葬身之地?为了我自己,也为了天国,我当然得给天王万岁提一个醒。”

  言罢,杨秀清又转向了李秀成,语气奇怪的问道:“还有,忠王兄弟,还有一点很奇怪,你怎么会让天王万岁直接去杭州?你难道不知道超越小妖有多少船,有多少火轮船?如果超越小妖收到消息,知道天王万岁是要去杭州,先派水师运载一军出海,走海路先到了杭州,天王万岁在杭州,岂不是比在天京更危险了?”

  洪大教主的脸色更变了,而李秀成在目瞪口呆之余,也猛的回过神来,指着杨秀清怒吼道:“东王,你是在故意捣乱对不对?你故意夸大我们弃城突围的危险,想让我们天王万岁不敢突围,留在天京城里等死!借超越小妖的手,为你自己报仇!”

  “住口!李以文,本王带兵打仗的时候,你还在永安烧炭!你的小花招,你以为你瞒得过本王的眼睛!”

  杨秀清的吼声比李秀成的更大,又嘲笑道:“天京城真的不能守了吗?你李以文也算是沙场老将了,难道连超越小妖最怕打巷战都不知道?李开芳吉文元,还有现在就押在金龙殿外的曾立昌,这些兄弟谁没有奏报过超越小妖的用兵习惯,谁没说过超越小妖的妖兵最怕打的就是城内巷战!”

  “李开芳和吉文元当初丢天津,是因为吉文元兄弟把精兵主力都带出城去打僧妖了,一时回不了城,这才丢了天津城,但是在巷战里,李开芳兄弟带着一帮挑扁担推大车,打死了多少超越小妖的妖兵?还有曾立昌在上海,是因为小刀会那帮废物叛变,偷偷在我们天国军队的脊背后捅了一刀,不然的话,超越小妖也能打得进上海?还有,在上海县城里,我们的处境那么不利,打巷战又杀了多少妖兵?是城外的十倍都不止!”

  “李以文!”杨秀清又突然提高了一些声音,大吼道:“你的鬼花招,也就瞒一瞒蒙时雍和秦日纲,瞒不过老子!天京城还有救!超越小妖才有多少兵力,分出了那么多军队去封堵天京十三门,又得留下军队看守营地粮草和战船,还得防着我们有援军突然来救天京,能抽出多少军队打巷战?一边在清凉山到台城之间抢筑城墙,一边和妖兵在城北打巷战,我们至少有八成把握守住天京城!靠着巷战把进城妖兵耗光,让妖兵知难而退,我们也不是没有希望!”

  “那你去打!”李秀成彻底气急败坏,脱口吼道:“我把兵权交给你,你去打!”

  “你以为本王不敢?!”杨秀清大吼答应,又转向了高座金龙殿正中的洪秀全,大声说道:“天王万岁,蒙时雍和秦日纲不敢打这一仗,我敢打!让我接替李秀成统帅城里的军队,我看谁敢不服?把军队交给了我,如果守不住天京城,打不退妖兵,你把我点天灯!全家烫糯米(太平天国独有的酷刑)!”

  洪秀全当然只有真的疯了才会把兵权又交还给杨秀清,当即开口呵斥道:“住口!你抗旨和在家里放火的事,朕还没找你算帐!你还想再带兵?!”

  杨秀清的神情呆了一呆,然后放缓了声气,说道:“行,不让我带兵,我也不坚持。但是天王万岁,念在我当初主动把军政大权交还给你的情份上,求你一件事,千万别带着我们单独走,要弃城突围可以,但你一定要带着我们和李以文走在一起。不然的话,你和我肯定就得死无葬身之地,有的人说不定还会在背后偷着乐。”

  “你说谁在背后偷着乐?”李秀成气得全身有些发抖了。

  “忠王兄弟,我又没说你,你自己承认干什么?”

  ”杨秀清,我丢你老母!你想害死天王万岁?你想害死我们天国的无数将士?!“

  杨秀清轻描淡写的反问让李秀成当场发飚,当着洪秀全就指着杨秀清的鼻子破口大骂,好在洪大教主也没计较,还吩咐道:“来人,把杨秀清暂时押到偏殿去,好生看管,一会朕再找他算帐。”

  左右卫士唱诺,上来押起杨秀清就走,杨秀清也不反抗,只是在心里默默说道:“超越小兄弟,欠你的,刚才我都还清了。只可惜始终没机会和你见上一面,如果下辈子还有缘分,咱们哥俩一定坐下来好好喝一杯。”

  杨秀清被押走了,金龙殿上的气氛却变得无比古怪了,不管李秀成、蒙时雍和秦日纲三人如何苦口婆心的劝说,明白指出杨秀清之前的咆哮言语明显是在不安好心,故意误导使坏,然而之前已经无比动摇的洪秀全却说什么都不肯吭声。被李秀成和蒙时雍催得急了,洪大教主还盘算着这么说道:“忠王兄弟,朕也觉得天京城还有希望,这样吧,你先按东王九千岁的办法去打,朕在这里准备一下,也再考虑一下,然后再决定是否弃城突围。”

  “天王万岁,没时间了。”李秀成急得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说道:“不早些下定决心的话,我们的精锐就会在巷战里被妖兵耗光了,妖兵那边也做好防范我们突围的准备了,我们突围就难上加难了。”

  “但城里还有这么多家眷,圣库里还有那么多东西,总不能全都扔下不要吧?”洪大教主理直气壮的反问,又挥手说道:“快去指挥军队和妖兵打巷战吧,朕这里一边让天国将士官员准备弃城突围,一边再考虑一下,顺便等你的好消息,都不耽误工夫。”

  李秀成叹了口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暗道:“杨秀清,你够狠,死到临头了都还要拉着天王万岁陪葬。天王万岁是欠你不假,可你把我也拉下水干什么?”

  http://www.zwydw.com/book/0/7/6576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