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徒劳一场?

第六百一十一章 徒劳一场?

  怕了洪大脚注的狗熊脾气,乘着洪大教主还没变卦,在巷战明显大有可为的情况下,李秀成只能是抛开巷战的事,放下手中的一切,按照洪大教主的圣旨要求,连夜制订了一个在第二天晚上弃城突围的战术计划,并在当天晚上就呈报到了洪大教主的面前,奏请洪大教主御览批准。

  抛开枝末细节,李秀成的突围计划具体有两点主要内容,第一:选择从东城突围,同时从朝阳门和洪武门突围,期间配合以声西击东误导吴军判断,诱使吴军误判太平军的突围方向是在西面,减轻突围阻力,对洪秀全本人的突围道路绝对保密,不到最后时刻绝不公开!

  ——为了保密,李秀成建议洪秀全选择的突围道路还是单独写在一张纸上,装在一个火漆密封的信封中呈报到洪秀全面前,连替李秀成呈递突围计划的莫仕暌,都不知道李秀成是建议洪秀全从那道城门突围!

  第二点主要内容:李秀成决定的突围顺序是两支江浙太平军打前锋开路,蒙时雍和秦日纲率领南京太平军保护洪秀全居中,李秀成本人亲自率领江浙太平军主力为洪秀全殿后。而突围得手之后,太平军先去仍在自军手中的句容县,然后从白兔镇横穿茅山山脉直去丹阳,留下一军死守白兔镇,为太平军大队转移争取时间。

  除此之外,李秀成还十分细心的考虑到了吴军水师可能会从水路穿插到前方,决定在突围的同时多派信使去镇江,联络在那里留守的叶芸来副手吴定彩,让吴定彩火速堵塞京杭大运河,让吴军水师无法进入运河到丹阳拦截太平军!

  李秀成选择从东面突围,原因除了道路距离的问题外,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负责守卫南京城东面的吴军冯三保兵团实力最弱,太平军从东面突围最有把握,多少对吴军几大兵团有所了解的洪大教主当然不会拒绝。然而在突围顺序的问题上,洪秀全却马上提出了反对,把突围计划交还给莫仕暌,吩咐道:“马上回去见忠王,告诉他,别的都没问题,但是殿后的主将得另挑人选,他得和朕一起走,他忠心为国,朕实在不忍心让他留在后队冒险。”

  按照洪大教主的要求,莫仕暌只能是又连夜回来见李秀成了,结果李秀成一听马上叫苦,知道杨秀清之前的话还是起到了离间作用,让洪秀全对自己的防备之心大增。可是很不巧,李秀成在其他的事上都可以让步,惟独在这件事上不敢冒险,只能是向莫仕暌恳求道:“莫秋官,请回禀天王万岁,不是臣下不明白他的一片好心,是现在的情况决定了臣下不能和天王万岁一起走,我只能选择亲自率军殿后。”

  “莫秋官,忠王千岁不能和天王万岁一起走,主要是因为除了忠王千岁以外,没有人能节制得了殿后的几支军队。”李书香也帮着解释道:“不说其他的军队,光是肯定要走到最后的五支军队吉庆元、李容发、方海宗、袁得厚和陈得才,他们五个人就官职爵位大体相当,谁也没有足够的威望资历节制余下四支军队,到时候指挥只要稍微出现混乱,这几支军队肯定伤亡惨重不说,妖兵还有可能迅速杀散我们的殿后军队,追上天王万岁所在的中军。”

  “忠王千岁,你为难死下官了。”莫仕暌哭丧着脸说道:“天王万岁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决定了的事,除了忠王万岁你和蒙掌率、燕王千岁等区区几人之外,谁敢说过不字?你如果一定要反对,就只能是请你亲自去和天王万岁说了。”

  李秀成叹了口气,无奈下只好赶紧拿出怀表观看时间,还好,现在还只是凌晨三点刚过,李秀成还有点时间。所以李秀成也没迟疑,马上就对李书香说道:“书香,这里的事暂时交给你,我现在就去见天王万岁,无论如何都要争取一下。不管成不成,天亮前我都一定回来。”

  李书香应诺,赶紧恭送李秀成离开,然后因为时间宝贵的缘故,李秀成也没做其他的安排,随着莫仕暌出了忠王府就直奔天王府,然而到得天王府门前下马时,李秀成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忍不住脱口说道:“糟了,那件事忘记对书香交代了。”

  “忠王,什么事忘了对李尚书交代?要不要马上派个人回去,向李尚书交代?”旁边的莫仕暌赶紧问道。

  李秀成有些想点头,但点到一半却又自行打住,摇头说道:“算了,也不算太要紧,反正我马上就要回去,用不着再派人去了。”

  莫仕暌不疑有他,只是赶紧亲自搀了李秀成下马,随着李秀成直到天王府门前下马,然而莫仕暌却并没有发现的是,李秀成的眉头一直有些微皱,还在心里暗暗说道:“希望宋永琪别犯糊涂,跑去找李书香打听消息,我忘了秘密警告李书香小心防范永琪,如果书香不小心走漏了风声,永琪也糊涂到派人去找妖兵告密,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

  李秀成的担心已经晚了,因为他前脚才刚离开了忠王府,他的宝贝大舅子宋永琪后脚就跑到了李书香的面前打听消息,还是直接探听城中流传的洪秀全已经决定弃城突围的消息是否属实?结果李书香看在宋永琪是李秀成至亲的份上也没保密,很快就点头承认了这一消息属实,还嘱咐道:“快去准备,明天晚上我们就要走,把你紧要的东西都带上,但记住,轻车简从,带的东西越少越好。”

  宋永琪大喜,赶紧向李书香连连道谢,然后又壮着胆子问道:“李尚书,能不能再问一句,妖兵把天京城包围得象铁桶一样,我们准备走那道城门突围?”

  还好,在这点上李书香没敢犯糊涂,说道:“王宗恕罪,忠王千岁有过交代,走那道城门突围的事绝对要保密,恕下官不敢泄露。总之你放心,不会拉下你,到时候和我们一起走就是,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还是和你走在一起。”

  “李尚书太客气了,你能提前给我透个风声,让我早点做好准备,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那里还敢逼着你把那么重要的事也告诉我?”宋永琪赶紧打哈哈,又小心翼翼的说道:“李尚书,既然忠王要你保密,那我来向你打听消息的事就当不存在,我不对外人说,你也最好不要告诉忠王千岁,免得对你也有影响。”

  李书香点头答应,还谢了宋永琪的守口如瓶。接着李书香当然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宋永琪前脚出了大堂,后脚就找来了自己派去和吴建瀛联系失败的绝对亲信郭老四,低声对他耳语了一番,然后又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亲自把郭老四悄悄送出了李秀成的忠王府,目送郭老四消失在北面的黑暗远处……

  …………

  再回过头来看看李秀成这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求得女官把刚睡下不久的洪秀全叫醒之后,李秀成先是磕头作揖的恳求洪秀全收回了把那名可怜女官乱棍打死的旨意,然后又在金龙殿上和洪秀全发生了一通字字句句都口不对心的争执,费尽口舌的恳求洪秀全收回成命,允许自己亲自率军殿后。

  很可惜,争执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已经被杨秀清彻底洗脑的洪大教主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不管李秀成再是如何的苦口婆心解释都坚持不听,非要逼着李秀成率领一支军队和自己走在一起,不肯做丝毫的让步。最后被李秀成劝得急了,洪大教主还大手一挥,亲自替李秀成安排了殿后主将的人选,说道:“爱卿,既然你担心吉庆元和方海宗谁也节制不了谁,那这样吧,朕现在就封吉庆元为全王,后路军副掌帅,让他替你节制殿后诸军,指挥作战。吉庆元这个臣子朕很喜欢,他的兄长吉文元又对朕忠心不二,孤悬山东仍然毫不动摇,又是该奖励一下他们兄弟了。”

  李秀成还想坚持,可是殿外却已经响起了五更三刻的梆子,眼看就要天亮,李秀成也没了任何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磕头谢恩,又说道:“天王万岁,那干脆再调整一下,让吉庆元总率他的本部人马和李容发、方海宗、袁得厚、陈得才五路兵马殿后,臣下统率其他的江浙兵马和你走在一起,你看如何?”

  “行,就这么办。”洪大教主终于点头,打着呵欠说道:“忠王兄弟,天马上就要亮了,你快回去准备弃城撤退,朕得抓紧时间再休息一下了,明天晚上,估计朕是别想有睡觉的机会了。”

  李秀成垂头丧气的唱诺,也更加垂头丧气的离开,路上不断悄悄哀叹,道:“看样子,只能是做好牺牲北城五军的准备了,希望吉庆元能够镇得住场面,用这五支兵马为我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双眼充满血丝的回到自己的忠王府后,李秀成先是派可靠亲信急赴北城,把洪秀全的安排封赏告诉给吉庆元,让吉庆元做好统兵殿后的准备,并小心叮嘱吉庆元严格保密。然后李秀成还没忘了向李书香询问是否有人来打听消息,但是很可惜,不想担责任的李书香却匿报了自己向宋永琪泄露军情的事,仅仅只是报告了另外几个连夜来打听消息的名字,又一口咬定自己守口如瓶,没有泄露半点风声。李秀成听了大为放心,也终于抗拒不住睡魔的侵袭,趴在书案上就昏昏睡去。

  即便如此,忠于职守的李秀成却还是没忘了在睡下前吩咐了一句,道:“今天晚上准备撤退的事,一定要对前线的军队保密,绝不能走漏半点风声,免得我们有士卒被俘,泄露了机密。抢修城墙的事也绝对不能停,不能让妖兵看出半点破绽。”

  …………

  李书香的瞒报当然给了太平军大叛徒宋永琪的立功机会,天色微明时,当吴军刘堪部奉命向太平军柳巷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时,也当吴军曹炎忠部匆匆通过红庙街赶来增援柳巷的时候,在历史书上留下了一笔的太平军无名小卒郭老四,终于还是打着替宋永琪呈递公文的名头,回到了宋永琪此前负责钱粮的柳巷战场,继而又找到机会悄悄藏进民房,借着复杂的房屋院落掩护,鬼鬼祟祟的摸到了吴军阵地旁边。

  历史的走向几乎因为一名吴军士兵而改变,看到穿着太平军服色的郭老四突然从院墙后站出来,这名已经被冷枪打怕的吴军哨兵想都不想,马上就对着郭老四开了一枪,还正好打中了郭老四的腹部,差点当场要了郭老四的小命。

  还好,史书留名的郭老四和历史上一样运气好,没有当场送命后马上大喊投降,还放下武器主动爬到了吴军哨兵的面前表示投降诚意,而被吴军俘虏表明身份来意之后,虽然未必全信郭老四的话,然而吴军将士还是在第一时间用担架把郭老四送出了城,直接抬到了吴超越的临时指挥部门前交割。

  再接着,郭老四带来的重要情报当然是在第一时间送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可是和吴建瀛等人集体请降一样,吴超越却对这个重要情报的第一反应是不敢相信,惊奇说道:“长毛今天晚上就要突围?怎么可能?长毛昨天在巷战里打得那么漂亮,李秀成只要不犯傻的话,就一定会这么坚持打下去,逼得我抽调围城军队进城参战,然后再乘机突围啊?”

  “难道是诈降计?”戴文节也对这事表示严重怀疑,说道:“宋永琪的降意真假我们从没确认过,不能排除他是李秀成提前埋伏的一颗棋子,留在关键时刻骗我们一把。”

  吴超越十指交叉搓动,半晌才命令士兵把郭老四带到自己面前准备亲自审问,不过很遗憾,郭老四伤得实在不清,被抬到吴超越的面前后,声音微弱的只是说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然后马上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没能再向吴超越报告其他的重要情况。吴超越无奈,只能是挥手吩咐道:“抬下去抢救,一定要把人救回来,安排人守着,他一醒过来就尽量问他关于宋永琪的情况,他所说的话,都得一个字不漏的报告给我。”

  亲兵答应,赶紧把郭老四抬回了后方抢救,戴文节也马上安排了一个细致的书吏去守侯郭老四,等他醒转过来报告情况。然后戴文节又对吴超越说道:“镇南王勿急,如果长毛真打算在今天晚上就弃城突围的话,除非李秀成连前线的军队都瞒了,否则一定会有什么蛛丝马迹,我们只要仔细了解巷战情况,多抓俘虏审问,就不难知道宋永琪报告的消息是真是假。”

  吴超越点了点头,又皱眉说道:“怕就怕李秀成对前线军队也保密啊,如果我是他的话,这么重要的军事决定,我是无论如何都要瞒着前线军队的。”

  “那怎么办?”戴文节赶紧问道。

  “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吴超越的语气难得有些无奈,又说道:“不过长毛有可能会在今天晚上突围的消息,倒是可以提前知会给各道城门,叫我们的军队做好夜战准备,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至于我们的机动军队嘛……。”

  说到这里,吴超越彻底拿不定主意了,不知道自己是该按照原订计划,不惜代价的全力强攻夺占鸡笼山和台城两处城内要害咽喉,把主要力量用在巷战上?还是保存实力,把机动军队的主要战力留到晚上,用于追击有可能在今天晚上弃城突围的敌人?

  http://www.zwydw.com/book/0/7/7028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