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困兽之斗

第六百一十四章 困兽之斗

  冲锋还在继续,在蔡元隆和黄金爱的逼迫下,苦逼的太平军士卒以两司马为单位,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向过河石桥,以生命和鲜血去争取突破护城河与吴军打近战的机会,然而吴军的火力却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密集,将一群群一个个妄图过河的太平军打翻打倒,几乎不给太平军任何平安过河的机会,偶有漏网之鱼侥幸冲过石桥,也很快就被负责补漏的吴军狙击手打倒,还没能冲到吴军阻击阵地的边缘就已经横尸当场。

  在地形复杂的城内战场上,吴军的主战步枪击针枪因为没有膛线,射击精度不及米尼枪,打巷战的确不如米尼枪好使。然而在一览无余的开阔地带,吴军的击针枪却可以尽情的称王称霸,让敌人近身都难。

  小股部队冲不过去,蔡元隆和黄金爱也曾经先后尝试过让大股军队集群冲锋,妄图用前面的士兵挡住子弹,掩护后面的士卒冲到吴军阵地近前。但是很可惜,吴军的准备实在是太充足了,才刚看到太平军人群密集,几十架掷弹筒马上就连续发射,火力覆盖过河桥梁,成片成片的屠杀太平军士兵,再加上两翼的吴军火炮一直都在对着城门出口处接连开炮,太平军派出的士兵再多也是白白送死,同样很难冲得过护城河桥梁,相反还让自己的伤亡数字直线上升。

  “将军,妖兵的火力太猛了,弟兄们冲不过去啊!”

  “不能再这么打了,再这么打是白白送死,弟兄们都不敢上了!”

  类似的呈报不断送到率军突围的蔡元隆和黄金爱面前,其中蔡元隆还好点,还可以放缓一下攻势另想办法,然而肩负重任的黄金爱却是没有任何选择,只能是吼叫着命令道:“冲!继续冲!不管死多少人,都一定得给我冲出去!”

  黄金爱这么急当然是因为洪秀全洪大教主准备从朝阳门出城,黄金爱必须得为洪大教主和蒙时雍、秦日纲等人率领的南京太平军打开出城道路,同时按照之前安排的突围计划,洪大教主也已经带着他的八十多个王娘离开了天王府,在南京太平军的严密保护下进入了南京内城,等候黄金爱给他们杀出一条血路,所以黄金爱别无选择,只能是逼着军队象飞蛾扑火一样,连续不断的冲出城外去冲击吴军阵地。

  既然明说了是飞蛾扑火,黄金爱的无奈之举当然也就注定了毫无作用,吴军的枪弹炮火就象一道无形的死亡之墙,把无数妄图冲过这道墙壁的太平军士兵放翻在地,过河桥梁上的太平军将士尸体重伤员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堆起半人多高,然而还是很少有太平军士兵能够冲过桥去,鲜血流进护城河,将又宽又深的护城河染成一片通红。

  还是在黄金爱的军队快要伤亡过半的时候,吴军冯三保部似乎早有准备的情况才报告到了李秀成的面前,结果李秀成的第一反应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惊讶道:“怎么可能?妖兵怎么能提前准备得这么充足,连我们的火牛阵都没有任何作用?难道妖兵知道我们今天晚上要突围?”

  “忠王千岁,只怕妖兵真的提前知道我们今天晚上要突围。”李书香战战兢兢的说道:“妖兵的妖火炸炮就是证据,妖兵之前没把妖火炸炮布置在城门近处,今天晚上妖兵的妖火炸炮不但在我们开始突围时马上出现,还专打城门出口,很明显就是妖兵早有准备,不但早把妖火炸炮搬到了前线,还早就安排好了炮位,专门用来堵门。”

  李秀成一呆,顿时明白吴军的确早有准备,然后李秀成又马上怒吼了起来,“肯定是有人泄密,有人把我们准备在今天晚上突围的事向妖兵告了密!这个狗娘养的叛徒,老子一定要把他揪出来,把他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忠王千岁,叛徒的事只能是等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办?”李书香擦着汗水说道:“妖兵准备得这么充足,今天晚上我们想从朝阳门和洪武门冲出去恐怕很难了,现在我们是放弃突围,继续守城?还是另外找一条出城路?你得早拿主意啊。”

  “不能放弃突围了。”李秀成果断摇头,说道:“弃城突围的命令已经下达全军,军心已经受到影响,再想守城已经不可能了。另外从其他城门突围……。”

  犹豫了一下后,李秀成下定决心,吼叫道:“朝阳门和洪武门那边继续冲,看看能不能冲出去!我的中军去聚宝门,从那里冲!联系天王万岁,叫他做好准备,那里能冲得出去就往那里走!”

  迅速做出了应变选择后,李秀成赶紧带着自己的中军往聚宝门这边来了,此前从龙脖子一带抽调回来的机动军队紧随其后,帮着李秀成往聚宝门这边打。然而很可惜,李秀成亲自率领的军队才刚打开聚宝门,城门外马上就是炮火轰鸣,各种各样的炮弹劈头盖脸的向着城门出口处打来,同时阻击阵地上的吴军将士也早就是严阵以待,以密集火力迎头痛击太平军的出城之军,李秀成的军队同样冲不过护城河去!

  与此同时,在不知道突围受阻的情况下,即便还没到李秀成所要求的晚上十点整,太平军在北城的五支军队就已经纷纷脱离了巷战阵地,集中到了街道宽阔处准备撤退,夜战准备充足的吴军曹炎忠和钱威两部发现这一情况之后,也马上发起了进攻追击,吉庆元和李容发等军无心恋战,慌慌张张的只是一个劲向南方退却,才刚到晚上十点,太平军就主动放弃了此前苦战失守的柳巷战场,还有整条仪凤门大街,吴军钱威所部乘势夺占定淮门,帮助城外友军拿下了城门控制权。

  更糟糕的还在后面,十点整时,当北城五军迫不及待的开始全速南逃后,北门桥以南的密集民房中又突然火光四起,杀声震天,到处都是活捉洪秀全向吴超越投降的口号声,被堵在南京内城里不能动弹的蒙时雍和秦日纲匆匆派人查问原因,好不容易才知道是一部分曾立昌的旧部,为了替蒙冤而死的曾立昌报仇,故意纵火制造混乱,接应吴军进城。

  护城河始终冲不过去,内部隐患又突然爆发,蒙时雍和秦日纲等人当然是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洪大教主更是暴跳如雷,不断大骂李秀成的两个女婿无能,连两道城门都冲不出去。接着太平军老将秦日纲也还算冷静,主动提出由自己率军去冲通济门,想从这里打开一条生路逃命。然而洪大教主虽然十分勉强的接受了秦日纲的请求,分出保护自己安全的军队去突围战打前锋,然而秦日纲率军打开城门之后,还没等太平军发起冲锋,通济门的过河桥梁就已经发出了轰然巨响,石桥坍塌沉河,直接断了太平军从通济门这里出城的念想。——通济门外河流复杂,陆师难以展开,在吴军三大兵团中实力最弱的冯三保兵团为了减轻阻击战压力,当然是毫不犹豫的用达纳炸药直接炸断桥梁,达到以少部分兵力就能封堵通济门的效果。

  朝阳门和洪武门死活冲不出去,通济门的过河桥梁又被吴军直接炸断,带着大批军队拥堵在内城里的洪大教主当然也就成了瓮中鳖网中鱼,再也想不出任何办法出城。迫于无奈,洪大教主只能是赶紧派人来聚宝门和李秀成联系,要求李秀成尽快想出办法,拿出主意,让自己可以出城逃命。

  “只有两个选择了,一是放弃突围,全面退守内城,先缓过这口气再另想办法出城。二是让军队分头行动,全力冲击天京的每一道城门,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两个办法都不是太有把握,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艰难的选择放到了李秀成的面前,有心想让军队全面退守内城,又担心粮食坚持不了几天,想让军队分头突围吧,李秀成又担心吴军封锁严密,太平军恐怕找不到任何机会打开一条道路,进退两难,犹豫难决,许久都不敢做出任何决定。最后,还是李书香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说道:“忠王千岁,我们能不能自己炸开城墙,打开一条出城道路?”

  “对啊,我们怎么不能自己炸开城墙,打开一个缺口?”李秀成一听大喜,欢喜道:“妖兵的主要力量是用在城门一带,在其他城段肯定守军不多,只要我们能炸开城墙,肯定能杀妖兵一个措手不及!”

  “等等,护城河怎么办?”欢呼过后,李秀成又突然想起了一个要命问题,忙说道:“城墙炸开后,我们的护城河怎么办?”

  “拿车去填!”李书香飞快答道:“天王万岁带了那么多车辆,可以推进河里去填塞护城河,只要动作快,我们有希望填出一条过河道路!”

  “只能是碰把运气了。”李秀成下定决心,大吼道:“给北城五军传令,叫他们停止撤退,就地和妖兵死战到底,给我们争取时间!关上聚宝门,没有失守的城门全部就地死守!我的中军和后军,掉头去内城!”

  还好,为了活命,洪大教主这次倒是没有和李秀成讨价还价,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李秀成的决定,又采纳李秀成的建议,把爆破地点选择在了朝阳门南面的三里多处,派遣土营连夜在城下挖凿洞穴。然而李秀成却又失算的是,他的命令送抵北城五军的总指挥官吉庆元面前后,吉庆元却马上打起了保存实力的小算盘,安排命令李容发、袁得厚、陈得才和方海宗四军就地死战,让自己的军队继续退却,退守已经具备一定雏形的新筑城墙。

  吉庆元的自私安排很快就酿成了灾难性的后果,本来就对他火线封王极不服气,这会又看到吉庆元这么自私自利,逼着自军顶在前方让他的军队撤退,别说是陈得才和方海宗等人了,就是李容发都是马上暴跳如雷,大吼大叫道:“凭什么还要老子顶在前面?撤!继续给我撤!撤到新城墙后面去守墙!”

  四支受命就地死战的太平军都做出了这个选择,全都把吉庆元的命令抛到了脑后,全都一个劲的带着军队只是往南跑,冲向那道已经勉强可以守卫的新筑城墙,领兵在后面追击的曹炎忠和钱威一看有这样的好事当然毫不客气,马上带着军队全力追击,尾随着太平军败兵的脚步直接冲到了新城墙处,并利用太平军根本来不及布置防御的机会,先后成功突破了太平军的新筑城墙,彻底粉碎了太平军利用这道城墙争取时间的希望。

  消息传回后方,吴超越更不客气,马上就命令王孚率领吴军的水师陆战队入城增援,搜杀残敌并向东面前进,去接应太平门外龙脖子一带的吴军后军入城,吴超越本人则继续留守神策门外,耐心等待接下来的条条喜讯。

  此时此刻的南京城内当然已经是一片大乱,城南城北火起无数,大街小巷中到处都是奔走喊叫的百姓军民,既有心存异志的太平军将领士卒乘机捣乱,散播谣言动摇军心,纵火作乱帮助吴军作战,又有无数的流氓地痞趁火打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间接的帮着吴军打击太平军的军心士气。突围受阻的太平军因此军心士气更加涣散,从北城撤下来的五支太平军更是在吴军的追击下彻底大乱,兵找不着将,将找不到兵,大呼小叫着就象没头苍蝇一样的四处乱窜,两路并进的吴军钱威、曹炎忠两部则是势如破竹,迅速夺占鼓楼、北门桥和鸡笼山等城内多处要害,曹炎忠所部的前锋士卒,甚至都已经能够看到洪大教主天王府的明黄色瓦顶。

  在内城的西华门城楼上看到城内处处火起的惨象,李秀成当然是心如刀绞,泪流难止,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后,李秀成却已经再没有任何办法扭转局势,只能是带着军队坚守西华门,保护内城里的洪秀全安全,再有就是给正在挖掘城墙的太平军土营将士争取时间。同时李秀成还不断喃喃,“如果天王万岁别干涉就好了,如果他别乱下圣旨就好了,如果只是让我一个人指挥,这些情况其实都可以避免啊……。”

  或许是有天父的保佑,最后的希望仍然还是留给了太平军,在太平军土营将士的奋力挖凿下,到了凌晨四点过后,在吴军已经成功触摸到了天王府的外墙时,一个又宽又深的爆洞终于成形,多达一千八百多斤的火药也迅速被填塞进了爆洞之中。而因为洪武门和朝阳门一直枪炮不绝的缘故,吴军将士也对太平军在城内凿洞填药的动作一无所知,始终没有察觉异常,自然也就没有提前做什么预防准备。

  在点火前,李秀成先是给朝阳门和洪武门两处战场各自补充了一支军队,又明确要求自己的两个女婿蔡元隆和黄金爱在城墙倒塌后,亲自率领他们已经伤亡惨重的军队冲锋,牵制城外吴军,然后又亲自安排好了城墙倒塌后的填河准备,最后才向准备实施爆破的墙段双膝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声音沙哑的说道:“能不能冲出去了,就看这最后一个机会。请天父保佑,点火。”

  http://www.zwydw.com/book/0/7/73055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