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我就是李秀成

第六百一十六章 我就是李秀成

  “那也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自打参加太平军以来,李秀成还是第一次对洪秀全的说话声音如此之高,几乎是怒吼一样的大喊道:“现在冲出去,不管能不能逃回苏州,我们都还有一线希望!放弃了,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希望,没有任何的希望。”洪秀全呻吟一样的说道:“别人或许还有希望,你也或许还有希望,但朕是没有任何希望了,超越小妖不会放过朕,他的妖兵无论如何都会追上朕,杀了朕。”

  “臣下誓死保护你去苏州!”李秀成大吼道:“还有其他的天国将士,也会誓死保护你去苏州!那怕和妖兵拼到最后一兵一卒,我们也要保护天王你的安全!你是我们太平天国的天王万岁,我们天国将士臣子都愿意为你而死!”

  听到李秀成这话,洪秀全的眼中稍微燃起了一些光芒,可惜光芒只是稍纵即逝,洪秀全很快就重新摇了摇头,更加有气无力的说道:“没用,先不说你们打不过妖兵,就是朕身边的许多人,现在就已经靠不住了,朕现在出去,随时就有可能被他们抓了献给妖兵,换他们的荣华富贵。”

  言罢,洪秀全又叹着气说道:“知道不?就在刚才不久之前,莫爱卿就发现,慰天福朱兆英联络天京军队里的一些人,鼓动他们乘乱把朕抓了献给超越小妖。朱兆英你也认识,他可是金田起事时的天国老人,连他都靠不住了,朕还能信得过谁?”

  “那里都有害群之马。”李秀成沉声说道:“臣下不敢保证别人,但臣下敢保证我自己一直对天王万岁你忠心耿耿,愿意为天王万岁你牺牲一切,愿意誓死保护你突围逃命,到苏州杭州去东山再起。”

  “东山再起,那有那么容易?”洪秀全苦笑,说道:“超越小妖会给朕这个机会吗?再说了,朕在天京城里住习惯了,真的是那里都不想去了。”

  “那你就眼睁睁看着将士为你白白牺牲?”李秀成再度大吼,愤怒说道:“昨天晚上,为了给你争取突围的机会,我们天国牺牲了多少将士?现在眼看就要成功了,你又不想走了,你拿我们天国将士的命不当命?你在天京城里住习惯了不想走,可是这宫城里这么多的天国将士,你不走他们就没办法走,你要他们全部给你陪葬?!”

  “朕不想管那么多了,总之朕是怎么都不想走了。”洪秀全唉声叹气,说道:“你愿意留下陪朕就留,不愿意,就带着你的军队走吧。朕不想去当丧家之犬,朕宁可死在天京,也不想去过象条狗一样被妖兵四处追杀的生活。”

  摊上这么一个喜怒无常一会一个主意的主子,李秀成是真正的彻底无语了,盘算了半晌后,李秀成下定决心,吼道:“好,你愿留下你留下,但是让我带走幼天王,我保着他去苏杭江浙东山再起!”

  还好,洪大教主对别人刻薄无情,对自己的儿子却还算不错,盘算了许久之后,洪秀全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吩咐卫士领来自己的长子洪天贵福,把他交给了李秀成,并当面要求洪天贵福务必要以晚辈之礼敬重李秀成,多听李秀成的话,然后才挥了挥手,向李秀成和大哭不止的洪天贵福吩咐道:“快去吧,妖兵就快来了。”

  念在多年的君臣情分上,在临走之前,李秀成还是向洪秀全磕了三个头,然后带着痛哭流涕的洪天贵福离开。而李秀成走之后,洪秀全先是让人传来了自己的八十几个王娘,又叫卫士搬来了许多珠宝装点朱允文留下的金銮殿,还有搬来许多柴草堆积在大殿四周,最后才把自己的另外三个儿子叫来,把他们一起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蒙时雍,吩咐道:“蒙爱卿,朕现在恢复你的幼赞王王爵,妖兵如果攻破了宫城,你不要管朕,带着朕的三个儿子走,想去那里都行,尽量替朕保住他们的性命。”

  蒙时雍放声大哭,向洪秀全磕头不止,说什么都舍不得离开洪秀全,并极力劝说洪秀全赶紧随着自己出城逃命,赌咒发誓一定保护洪秀全的安全。洪秀全却是继续有气无力的摇头,说道:“朕说过,朕不想走了,不要让朕再说一遍。再说了,带着朕,你更走不了,只有朕留在这里,你和朕的儿子才有希望逃命,你们蒙家父子对朕忠心耿耿,朕欠你们太多,实在不忍心再连累你了。”

  蒙时雍更加痛哭的时候,天色已然微明,李秀成也匆匆组织了南京内城里最后的江浙太平军,保护着洪天贵福向城墙缺口处发起了冲锋。而与此同时,秦日纲所率领的南京太平军已然冲出了城外,在护城河对面与吴军展开了近身大战,有力的牵制住了吴军的阻击军队,所以李秀成所部虽然无比狼狈,却还是踏着堆满护城河的尸体冲到了护城河的对岸,乱糟糟的冲向了孝陵卫的方向。

  实在是已经无计可施,腾出不手来阻拦的冯三保只能是匆匆派人传令李鹤章,让李鹤章组织留守营地的伤兵和民夫出营拦截李秀成,同时之前赶来助阵的那个吴军骑兵营也匆匆上马,向数量仍然有数千之众的李秀成所部发起追击。而已经杀进内城的吴军曹炎忠因为已经探得洪秀全仍然还在宫城之中,只能是全力封锁包围宫城,同时腾不出手追击李秀成,所以能不能拦住李秀成,就只能看李鹤章和唯一那个吴军骑兵营能否创造奇迹了。

  年轻气盛又有些自命不凡的李鹤章不止一次的幻想过自己如何创建奇功,建立伟业,然而机会真正来到之时,李鹤章却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手里仅有几百名伤员和一千多民夫可用,然而即便如此,李鹤章仍然还是不肯错过这个机会,在匆匆集结了这点可怜的作战力量之后,李鹤章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发表了一通激励士气的演讲。

  “将士们,弟兄们,我知道这么做是赶鸭子上架,你们不是伤兵,就是赶大车搬麻袋的民夫,叫你们上阵杀敌,是很让你们为难。但是没办法,现在就你们还能上战场了,长毛正在向我们这边冲过来,长毛军队里有没有洪秀全我不知道,但肯定有重要的大长毛,不管是抓到还是干掉都是大功一件,升官发财的机会就在你们面前,能不能抓住,就看你们的了!想当官的,跟我上!想不再受穷的,跟我上!想让你们子孙后代永远感谢你们的,跟我上!为了你们的儿女,为了你们的家人,跟我上!杀——!”

  “杀————!”

  李鹤章匆匆发表的演讲并不是十分出色,然而却还是受到让李鹤章的效果,在李鹤章的蛊惑煽动下,两千多吴军伤兵和民夫还是纷纷呐喊出声,士气高昂的跟在李鹤章马后,向已经遥遥在望的李秀成败兵大队发起了冲锋。而与此同时,吴军在东面仅有那个骑兵营也已经咬住了李秀成所部的尾巴,正在奋力砍杀射杀掉队落后的太平军败兵。

  一场至关重要的却又无比奇怪的战斗由此展开,两千多身上还包着纱布的吴军伤兵和拿着杂乱武器的吴军民夫由东向西,正面迎住了数量不下六七千人的太平军士兵,枪打矛捅斧子砍,拼命击杀迎面冲来的敌人,而装备远比吴军杂牌军为佳的太平军上下却是毫无战心,刀斧砍到面前也是只躲不战,一个劲的只是夺路逃命,乱糟糟的迅速淹没吴军杂牌军,又更加乱糟糟的夺路东逃,混战中你推我搡,互相践踏,死者无数。已经换上了普通士兵衣服的李秀成也只顾保护洪天贵福东逃,根本无心指挥作战。

  太平军毕竟人数居多,不管吴军杂牌如何砍杀阻拦,都拦不住太平军的大队乱糟糟的冲过他们的阻击阵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出现,战场西北面龙脖子那个方向突然马蹄如雷,一个营的吴军骑兵就象神兵天降一样,出人预料的迅速追击到了阻击战场的近处。而在吴军骑兵的身后,还有不下四个营的吴军步兵正在大步追来。见此情景,李秀成也顿时脸上变色,惊叫道:“这么快?超越小妖远在神策门外,怎么能这么快派出追兵?”

  书中说明,吴军之所以能这么快越过龙脖子出兵追击,全是因为吴超越在战前就已经料定太平军很有可能会向东面突围,虽不敢完全肯定,吴超越却还是早早就把北城外的一个营骑兵派到了龙脖子一带侯命,又命令之前佯攻龙脖子的吴军做好准备,一旦发现太平军冲出城外就马上发起追击,所以才有了上面这一幕。——当然,吴超越在期间也犯错不小,过于贪图全歼太平军的机会,没敢冒险把大批的机动军队派到东城侯命,孤注一掷只赌太平军从东门突围,更没想到李秀成会从内部炸塌城墙,所以吴军冯三保兵团才打得艰难,不然的话,李秀成就是想出城都难。

  言归正传,既是骑兵又是生力军,从西北杀来的吴军骑兵当然不会傻到直接冲进太平军人群打混战,果断选择了迂回向前,冲到太平军大队的前方正面拦截,李秀成咬着牙齿命令军队集群冲锋时,这个营的吴军骑兵也没急着展开近战,采取了类似弓骑兵的曼古歹战术,一边小跑向前与太平军保持距离,一边不断回头开枪射杀敌人,死活不给太平军近身作战的机会,另一个营的吴军骑兵则是挥舞着马刀在背后猛砍乱劈,与友军联手一点一点的削弱太平军兵力,拖住敌人逃命的脚步,为步兵追击争取时间。

  从龙脖子那边追来的四个营吴军是生力军,李鹤章所组织的两千多杂牌军严格来说也是生力军,拦截失败掉头追击后,李鹤章麾下的杂牌军始终还是重新追上了太平军败兵大队,重新和李秀成的败兵纠缠在了一起,而当四个营的吴军生力军也匆匆追上了李秀成所部时,李秀成也就彻底丧失了成编制逃命的机会,只能是含着眼泪吩咐道:“四散逃命吧,能逃走一个算一个。”

  命令发出,士气早就低落到了极点的太平军大队顿时一轰而散,逃得四面八方都是,李秀成也眼泪滚滚的领着几个骑马而行的亲兵,保护着同样骑着战马的洪天贵福逃向北面山区。可是李秀成却又很快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误——不该骑马而行,铁了心要逮大鱼的吴军骑兵专门盯着太平军的骑士追,所以李秀成等人虽然都骑着战马逃得比较快,却变成了黑夜里的萤火虫,成了吴军骑兵的重点追击对象。

  “不该骑马啊!”

  醒悟过来后,李秀成一度想要弃马步行,可是吴军骑兵已经盯住了李秀成一行数人,身边又没了大群的步兵掩护,李秀成这时候弃马步行等于就是找死,所以没办法,李秀成也只能是尽可能的催马急行,想先逃进紫金山的山区然后再弃马逃生。

  历史上李秀成之所以被湘军生擒活捉,是因为他在突围时把自己的好马让给了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自己骑了一匹劣马掉了队,被地方的清军团练发现生擒。在这个历史层面,仍然还是洪天贵福连累了李秀成——疾驰中,扶着洪天贵福的李秀成亲兵因为颠簸失手,此前从生下来就没出过天王府的洪天贵福被马匹一颠,顿时就摔下了战马,还当场就摔断了一条腿!

  “幼天王!”

  “忠王,妖兵追来了,快走!”

  “放开我!我不能扔下幼天王不管!”

  不顾亲兵的好心反对,李秀成坚持勒住了战马,跳下了马去查看洪天贵福的情况,结果稍微耽搁间,吴军骑兵就已经追了上来,一边开枪射杀李秀成的亲兵,一边马上包围李秀成和洪天贵福,举着枪纷纷吼道:“放下武器,投降不杀!”

  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已经痛得放声大哭的洪天贵福,李秀成先是心情复杂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才抬起头来,向包围自己的吴军骑兵说道:“我就是李秀成,太平天国的忠王千岁,我投降,但我有个条件,马上给我怀里的孩子治伤。”

  http://www.zwydw.com/book/0/7/74653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