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太平挽歌

第六百一十七章 太平挽歌

  “抓到李秀成了!我们抓到李秀成了!!”

  李秀成的主动交代身份一度不敢让包围他的吴军骑兵将士相信,即便是其他被俘的太平军将士指认李秀成的身份,和吴超越一个德行的吴军将士都还在将信将疑,最后还是在第五波太平军俘虏痛哭流涕的指认下,吴军骑兵才相信自己走了大运,真的抓到了太平天国货真价实的二号人物李秀成!而再接着,成功抓获李秀成这一巨大喜讯也以飞一样的速度,迅速传遍了整个南京东城战场,继续又迅速传遍整个南京战场。

  必须得交代一句,听到这一喜讯后,吴超越的第一反应也是保持高度质疑,疑惑道:“抓到李秀成了?真的假的?我们的骑兵能有这么好的运气?马上把吴建瀛和杨友清这些长毛降将派过去看看,看看是真是假,是不是李秀成的金蝉脱壳诡计。”

  而到了最后,还是在吴建瀛和杨友清等太平军大叛徒一起证明了李秀成的身份后,吴超越才乐得从帅椅上一蹦而起,手舞足蹈得如同天父下凡附体的好兄弟杨秀清,还吓得旁边的戴文节和张德坚等亲信把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吴超越象了中了举范进一样,突然犯了什么疯病。

  与狂喜过望的吴超越截然相反,在擒拿李秀成一事中居功至围的吴军冯三保兵团上下却没有多少时间去欢呼雀跃,因为另一个太平军重要人物秦日纲还在带着军队和他们死磕,说什么都要冲破他们的阻击阵地突围逃命,同时还有许多的太平军头目混杂在乱军之中不见踪影,随便放走一个都有可能影响到将来的江浙战局,所以弹药都快要打光的冯三保兵团仍然还不敢有半点的松懈,仍然还在与太平军拼死而战,拼命抓捕击杀每一个太平军将士,艰苦到了极点,也疲惫到了文字都无法描绘的地步。

  还好,确认了太平军的主力大队都是在向东面突围,吴军能够动用的机动作战力量已然先后赶来的东城助战,帮着冯三保兵团阻击敌人大队,捕杀太平军的零星败兵,同时吴军此前强行征调民夫挖掘的那道连接孝陵卫和秦淮河的壕沟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帮着吴军拦住了无数太平军败兵的逃命脚步,逼着太平军败兵只能是走孝陵卫北面的陆上道路逃走,大为减轻了吴军的阻击压力,也间接帮着吴军抓到了包括李秀成女婿蔡元隆在内的许多太平军重要人物。

  从天空鸟俯看去,南京东城外到处都是戴着白色斗笠的吴军将士,也到处都是在吴军拦截追击下奔逃遁窜的太平军将士,喊杀惊叫的声音响彻天地,处处可见鲜血飞溅,处处都有枪声响起,投降不杀的招降口号声和快跑快走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成千上万的太平军士卒被俘被杀,其中既有普通的太平军官兵,也有许多的太平天国重臣名将。

  莫仕暌,太平天国负责刑法的最高官员,在混乱中被自军士兵撞下战马,继而又被乱兵踩断了腿,最后被两个赶车的吴军民夫拿着破烂火绳枪。被俘时因为身上穿着普通士兵的衣服,本人又比较清廉没有多少随身金银,还被吴军民夫当成了普通战俘没有及时抢救,差点在吴军战俘营中伤重而死。

  萧友和,太平天国的幼西王,萧朝贵长子又是洪秀全的外甥,官封太平军天京神策右弼军正掌率、朝纲又正掌率,受宠程度并不压于蒙时雍的太平军大红人,逃跑中被吴军将士追上,还没来得及开口表明身份,马上就被一名最普通的吴军士兵一枪打死,死后过了两天才被确认身份。

  林绍璋,太平天国的金田老人,太平军名将林凤翔之弟,东逃中被吴军骑兵追上,从背后一刀砍翻之后,直接纵马踩死。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数以千百计的声名显赫的太平军高官犹如一群被饿狼追逐的兔子,满身泥污鲜血,在混战中不是被俘就是被杀,真正能够逃脱吴军阻击追杀的寥寥无几,规模庞大的太平天国官僚阶层几乎为之一空,牺牲了无数将士百姓而辛苦创建的太平天国南京小朝廷也为之彻底土崩瓦解,永远也不复往日盛况。

  造成这一切的真正罪魁祸首当然是太平天国的天王万岁洪秀全本人,如果不是洪秀全的执意挑衅,无耻偷袭,吴超越也不会更改战略计划,被逼着先向反清盟友太平军下手。如果不是洪秀全的瞎指挥乱干涉,李秀成也绝对有希望带着太平军成编制的从容突围,太平军也不会面临今天的灭顶之灾。然而对太平天国而言,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为了将来的江浙大战,也为了尽快结束为祸十余年的太平天国邪教之乱,吴超越和吴军上下已经绝不可能再手下留情了,尽最大努力把太平军消灭在南京战场,已经是吴超越和吴军将士的惟一正确选择了。

  激战中,靠着一部分广西老兄弟的舍命冲杀,太平的另一名重将秦日纲还是侥幸冲过了冯三保的亲自率军阻击,满身血污的冲过了吴军阻击阵地。然而秦日纲却很快就发现噩梦还远远没有结束,正在源源不竭从其他战场赶来的吴军将士,已经在孝陵卫以北编织起了一张天罗地网,张弓设套等他去钻,秦日纲手里最后的几百人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冲得过孝陵卫,迫于无奈之下,秦日纲也只好是带着残兵败将逃向北面的紫金山山区,妄图利用山区的复杂地形掩护,摆脱吴军的追击阻杀。

  很可惜,吴军骑兵重点防范的就是太平军大股败兵,还没等秦日纲带着几百败兵冲到明孝陵附近,吴军骑兵就已经追上了他,混战中一颗流弹正好击中秦日纲的后颈,当场结果了他的性命,余下的太平军败兵虽然也有不少人成功逃进了山林之中,却再也没有一个人能有秦日纲的威望和号召力能够服众,导致败兵在山林中迅速星散,再也无法翻起任何的风浪。

  导致太平军突围计划彻底失败的另外几个罪魁祸首吉庆元和方海宗等人一直被困在南京城中,几次率军试图从其他的城门突围,都被守在城外的吴军击退,身边的军队也飞快的越来越少,最后方海宗被部下捆绑献给了吴军,袁得厚主动放下武器投降,陈得才和李容发倒是仍然还在带着军队和吴军打巷战,还有许多没能逃出城外的太平军顽固分子也加入了他们,但是已经没有了坚固的工事可守,弹药武器也没有了保证,太平军在巷战中的表现也就没了前几天那么神勇出色,被吴军彻底消灭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吉庆元,仔细分析了混战局势之后,吉庆元居然带着兵掉头向北,想从吴军之前炸出的神策门缺口处突围,结果守卫神策门的吴军胡怀昭所部还真被吉庆元杀了一个措手不及,又因为此前在神策门大战中实力消耗过度,被吉庆元杀得死伤消耗不***得吴超越只能是亲自率领中军营队上阵,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挡住吉庆元的疯狂反扑,把吉庆元军重新赶回了南京城中。

  在此期间,洪大教主如果能够做出决断,让蒙时雍率领的南京太平军保护自己发起突围的话,那么凭借蒙时雍军的体力优势和精良装备,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南京其实把握很大,摆脱吴军追杀逃离南京战场也不能说是毫无希望。但还是很可惜,已经习惯了奢华生活的洪秀全已经说什么都不想再去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了,呆在前明宫城里说什么都不肯挪窝,替洪秀全掌军的蒙时雍既没有胆量魄力强行挟持洪秀全突围,也没有经验和目光能够看得到这个天赐良机,只是傻乎乎的带着近万南京太平军坚守宫城,眼睁睁的看着吴军歼灭城外太平军,还有彻底包围洪秀全藏身的宫城。

  最后,还是在到了李秀成等人被俘的当天夜里,洪秀全才召来了蒙时雍和一些随驾文武,命令蒙时雍保护自己的另外三个儿子连夜突围,逃出南京另谋生计,然后洪秀全又颁布了自己生命中的最后一道圣旨,全文曰:

  “大众安心,朕即上天堂,向天父天兄领到天兵,复下凡来诛杀妖兵,先诛超越小妖,再灭清妖朝廷,重兴天国,一统江山万万年。钦此。”

  宣布了自己的最后旨意之后,洪秀全先是命令卫士强行赶走了号哭磕头不止的蒙时雍等人,然后亲手拿了一支火把坐到了自己的八十几个年轻貌美的王娘中,还有堆满前明金銮殿的奇珍异宝之中,笑着对哭哭啼啼的众王娘说道:“哭什么?朕带你们去天堂享福,有什么可哭的?得笑,都给朕笑起来。”

  言罢,洪秀全将手中火把奋力投向了堆满金銮殿四周的柴草上,淋过火油又洒过火药的柴草马上就燃烧起火,迅速蔓延,也很快就把金銮殿包围在了一片熊熊烈火之中,浓烟火海中,还又响起了洪秀全从容不迫的大喝声音,“不许哭,都给朕笑!朕要带着你们去见天父天兄了,不能让朕在天父皇上帝面前丢脸,在天兄耶稣面前失了颜面!”

  军事能力给杨秀清、李秀成和石达开等人提鞋都不配的洪大教主人死祸遗,彻底坑苦了蒙时雍所率领的近万南京太平军,还有他托付给蒙时雍的三个儿子——看到宫城里突然起火,率领吴军将士包围宫城的战场老麻雀曹炎忠用脚指头分析,也知道宫城里的太平军准备弃城突围了!所以曹炎忠除了马上做好迎战准备外,又在第一时间派人联系城外诸军,让各路友军也做好拦截准备,早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太平军来钻。

  与曹炎忠截然相反,从来就没有上过一次战场的蒙时雍却是浪费宝贵时间,先是在金銮殿外哭祭了许久的洪秀全,然后才下令军队准备突围,还选择了在注定要被吴军重点封锁的东安门突围,结果很自然的,宫城的东安门才刚打开,吴军的炮火子弹马上就象狂风暴雨一样的打向了东安门,冲在前面的太平军将士也马上死伤惨重,几次冲锋都没能冲过宫城的护城河一步,只留下满地的尸体伤员,不得不退回城内,另选南面的午门突围。

  从那里冲都一个样,狭窄的宫门严重制约了太平军的出城速度,太平军将士都是被吴军火枪火炮成排成片打翻的下场,同时宫城狭小的面积又注定了吴军有充裕兵力可以严密封锁每一处空间,所以蒙时雍那怕是效仿李秀成用火药炸倒了宫城的墙壁,太平军也早样冲不出去,早已把宫城包围得水泄不通的吴军将士枪弹如雨,把冲锋逃命的太平军将士打得非死即伤,寸步难进。蒙时雍所部就象是掉进了坛子里老鼠一样,不管是怎么的左冲右突,南窜北逃,都冲不出坛口已经被堵住的酒坛子,撞得头破血流白白死伤,却始终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最后,到了天色全明时,蒙时雍所率领的南京太平军仍然还是没能冲过吴军的火力封锁逃出宫城,彻底无计可施的蒙时雍也只能是抱着洪秀全的三个儿子,在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的金銮殿前嚎啕大哭,深责自己无能无用,无法完成洪秀全临终前交代给自己的嘱托。结果也就在蒙时雍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一个亲兵突然来报,说道:“禀幼赞王,妖兵派了一个使者打着白旗到东安门下招降,说是我们只要放下武器出城投降,他们就饶我们活命,保证一个不杀。”

  如果是换成了是在平时,对洪大教主忠心到了骨子里的蒙时雍肯定是毫不犹豫的下令开枪,让士兵马上打死来招降的吴军士兵,然而现在情况不同了,看着旁边哭得眼泪鼻涕满脸都是的三个洪秀全幼子,蒙时雍流着眼泪盘算了许久,还是吩咐道:“去告诉妖兵使者,要我们投降可以,但有两个条件,第一,不得杀害天王万岁留下的三位殿下,保证饶他们活命。第二,安葬天王万岁的尸身,不得侮辱伤害,让天王万岁入土为安。”

  吴军使者把蒙时雍的答复带回了曹炎忠的面前,曹炎忠也这才确认了洪秀全已经自焚而死的消息,然而曹炎忠却不敢擅自做主答应蒙时雍提出的两个条件,只能是一边继续严密封锁前明宫城,防范太平军乘机突围,一边派人联系吴超越,向吴超越报告情况,请吴超越亲自定夺。

  “答应长毛的两个条件,以本王的名誉保证,绝不杀洪秀全的儿子,也保证一定安葬洪秀全的尸体,让他入土为安!”

  这是吴超越斩钉截铁给出的答复,然后吴超越怕蒙时雍不信,还叫戴文节亲自动笔,写了一道盖有自己镇南王大印的承诺书,让使者带回去交给蒙时雍。末了,吴超越还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句,道:“也不能说洪秀全毫无贡献,没有他创办拜上帝教凝聚人心,也就没有金田起义,没有太平军的席卷华夏,打击动摇满清统治,没有太平军,也就没有我的今天,南方的八旗满人势力,也不会遭到这么沉重的打击。在反清事业上,洪秀全还是有功劳的,应该让他留一具全尸。”

  吴超越亲自签名用印的承诺书被送进了宫城后,蒙时雍再度放声大哭,犹豫了许久才下定决心,让亲兵用白布反捆了自己,然后亲自领了洪秀全的三个儿子,哭哭啼啼的走出了前明宫城,到吴军阵前跪地投降。余下的南京太平军将士也大都服从了蒙时雍的命令,放下武器到宫城外向吴军投降,只有少部分的顽固分子负隅顽抗,却很快就被吴军将士杀光杀绝,南京宫城遂告陷落,洪秀全的尸体,还有无数他搜刮来的奇珍异宝,也一起落入了吴军将士手中。

  蒙时雍守信率军投降的消息报告到吴超越的面前时,时间已是接近傍晚,太阳即将落山,南京城里虽然还有一些战斗,但枪声却越来少,越来越零星,代表着巷战太平军的即将覆灭。看着逐渐落山的夕阳,吴超越许久不语,半晌后,吴超越才突然开口,问道:“杨秀清呢?我们抓到的俘虏,不是说他一直被扣押在洪秀全身边么?他到那里去了?”

  “禀镇南王,蒙时雍交代,前天晚上,大长毛洪秀全已经让人勒死了杨秀清,尸体就埋在宫城的花坛里。”曹炎忠派来的信使如实禀报道。

  吴超越又不说话了,又过了片刻,吴超越还破天荒的当众一展歌喉,唱道:“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动情唱着,吴超越还流下了泪水,泪水并不是只为好兄弟杨秀清一人而流。

  http://www.zwydw.com/book/0/7/75204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