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一十八章 忠王不忠(上)

第六百一十八章 忠王不忠(上)

  蒙时雍的率众投降并不代表着吴军和太平军的南京大战画上句号,为了彻底消灭南京城里和城外的敌人,吴军又足足用了两天多的时间清剿城内残敌,抓捕隐藏在民间的太平军将士,追杀逃进北面紫金山区的太平军官兵——也顺便收缴太平军十余年来在江南各地搜刮来的金银珍宝,古董文物,没收太平天国各大头目聚敛贪污而来的民脂民膏,黑吃黑吃得不亦乐乎。

  一部分太平军将士的顽固表现让吴超越和吴军将士都十分意外,在洪秀全已死、李秀成被俘和蒙时雍已经主动投降的情况下,一部分的太平军将士不但依然拒绝放下武器投降,坚持依托街巷房屋与吴军血战到底,还有人直接喊出了‘不留半片破布给妖兵享用’的口号,宁可一把火烧烧掉他们所保护的财产物资,也不愿让吴军将士的贪欲得逞。期间江浙太平军的重将吉庆元战死,李秀成的干儿子李容发则是不知所踪,不知道是死在了随处可见的火海之中,还是藏身进了民间。

  许多的吴军将士因此倒在完全胜利前的最后一刻,许多的太平军将士在被重重包围后先是打光子弹,然后纵火自焚而死,而这其中既有被邪教洗脑最严重的南京太平军,也有加入太平天国时间不是很长的江浙太平军。而更加让人难以思议的是,在吴军已经一再承诺不少俘虏的情况下,短短的两天多时间里,吴军战俘营中竟然先后发生了三起千人规模的战俘暴动,小规模的骚动逃亡更是多达二十余次,逼得吴军将士只能是痛下杀手,残酷屠杀了近两千名已经放下武器投降的太平军士卒。

  考虑到将来光复东南的战事很可能要以怀柔为主,吴超越也十分重视这些情况,花了相当不少的力气调查太平军为什么这么顽固的原因,还有太平军战俘为什么会在放下武器后再次作乱的原因。结果调查出来的结果让吴超越感觉棘手,原因一是太平军的确被邪教洗脑十分严重,相信为太平天国战死后可以上到天堂;二是各种各样的国仇家恨,许多太平军将士想为战死遇害的亲人报仇,所以坚持要和吴军血战到底。

  第三则是流言作祟,太平军战俘中不断有人传言说吴军迟早会屠杀战俘,导致太平军战俘为了活命而暴乱逃亡,而这样传言的源头既有些来自被邪教洗脑严重的太平军战俘,也有很多是太平军战俘不肯相信吴军不杀俘虏的承诺,在恐惧中自行创造的谣言。

  “麻烦啊,这些没脑袋的蠢货长毛,放下了武器也不让人省心啊。这些蠢货怎么就不想一想,江浙福建还有那么多土地城池被其他的长毛掌握,老子是疯还是傻了会去干屠杀战俘的事?老子以后还想不想招降其他的长毛军队了?”

  揉着涨疼的太阳穴,吴超越满嘴脏话,全无咱们大清镇南王的风度风范,好在在场的几个吴军文武都已经熟悉了吴超越的为人德行,对此倒也见怪不怪。点头附和之余,戴文节还建议道:“镇南王,应该早点处理战俘的事了,一是我们现在需要稳定人心,二是好几万的战俘关在战俘营里,粮食消耗也是个大问题。”

  “镇南王,按老规矩办吧。”周文贤也建议道:“老弱的发点干粮和路费遣散,青壮的甄别收编一部分,剩下的打发到工地矿山干几年苦役,这样一来,长毛战俘的人心也就可以稳定了。”

  “当然得尽快这么干。”吴超越点头,又皱眉说道:“不过这次有点不同,我想多收编一些长毛的精锐战兵,把他们武装起来,用来打剩下的长毛,北方的乱党,还有我们答应过琉球国要给他们帮忙打扶桑,这些战俘也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这事好办,青壮的长毛战俘里,只要把两广老贼挑出来,剩下的想怎么收编都行。”戴文节想不想就说道:“至于那些出了名顽固的两广老贼,要不就发配去当苦役,要不就卖到海外去当劳工,既不违背我们的承诺,又可以彻底消弭隐患。”

  发配去做苦役和卖到海外做华工,一向都是吴军对待太平军两广老兵的不二法门,已经无比清楚太平军老兵顽固程度的吴超越当然再次点头,然而吴超越的神情依然还有些担忧,盘算了半晌后,吴超越还突然说道:“我想重用李秀成,让他重新带着这些新收编的战俘上阵作战,帮我们去打剩下的长毛,北方的乱党,还有海外的日本鬼子,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太冒险了吧?”戴文节、张德坚和周文贤等人一起惊呼,都说道:“镇南王,这是不是太弄险了?李秀成这个大长毛是被我们包围后被迫投降,又在长毛军队里威望那么高,让他去统率新收编的长毛降兵继续上阵作战,不是等于放虎归山,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只要稍有异心,我们之前在江宁战场上的努力,马上就要白白浪费啊?”

  “但如果李秀成能够死心塌地的为我所用,那我们不但马上可以增添一支精锐劲旅,接下来的东南大战,也可以轻松许多。”吴超越淡淡说道:“收复江浙福建的失地,我们起码可以少打上百场仗,节约至少一年的时间,少牺牲无数的将士。”

  “话虽不错,但我们如何能够确认李秀成死心塌地的为我们所用?”戴文节问道:“如果李秀成心存异志,大可以假装向我们投降,先骗到兵权恢复自由身,然后不但可以随时带着军队逃回江浙,说不定还会在背后突然捅我们一刀,给他效忠的洪秀全报仇。”

  吴超越不说话了,因为这也是吴超越现在最担心的一点,又盘算了许久后,吴超越才问道:“李秀成的家人现在怎么样了?”

  “都很好,按镇南王你的吩咐,抓到的李秀成家人都一律善待,暂时关在了我们的雨花台营地里。”周文贤答道:“李秀成的老娘在被抓前想要悬梁自尽,也被我们救了下来,专门安排了一个郎中看护。”

  “安排人手,把她们送去和李秀成团聚。”吴超越吩咐道:“明天中午的时候,带李秀成来和我一起吃顿午饭,我想见见他,摸清楚他的想法,然后再做决定。”

  周文贤唱诺,又小心提醒道:“镇南王,千万要防着李秀成表里不一,骗你信任。”

  “那是当然。”吴超越搓动着瘦长手指说道:“对于李秀成,我是很想重用,但我绝不会冒险,不会让我们将士的血白流。”

  …………

  能够横扫江浙最远时带着军队打进广东,李秀成当然不是什么善于之辈,事实上吴军将士刚把李秀成的家人送到李秀成的身边,让李秀成一家团聚时,李秀成惊讶于吴超越善待自己家人的举动之余,也很快就明白吴超越是在向自己示好,想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威望招降江浙苏杭的太平军,为此也多少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投降保命,还是继续为太平天国坚贞不屈,宁死不做叛徒?

  然后很自然的,这些年已经读了不少书的李秀成很快就动了效仿家门李自成先降后叛的念头,并且一度幻想如何逃出牢笼,到江浙后方去东山再起,为洪秀全和太平天国报仇雪恨。——这也是人之常情,还真怪不得李秀成。

  而再接着,第二天上午,当吴超越派人来邀请李秀成与自己共进午饭时,李秀成马上就明白吴超越要来真格的了,虽然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决定,但是看在吴超越善待自己年迈老母和妻子孩子的份上,李秀成也没有昂着头断然拒绝吴超越的好心邀请,稍做盘算就随着吴军将士来到了吴军的中军营地,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吴超越,也终于亲眼验证了一条传言的真假——和口头相传的一样,吴超越确实长得又干又瘦,容貌平平不怎么好看。

  让李秀成意外的是,同样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吴超越竟然正在会见一些特殊的客人——几个南京附近的普通百姓,有属于乡绅阶层的小地主,也有种田耕地的普通百姓,有普通商人,也有工匠手艺人,还有赶车卖苦力的城市贫民。而在与李秀成见面之后,吴超越也没有急着和李秀成说话,主要就是与这几个普通百姓交谈,向他们打听生活情况,还有战乱带给他们的影响。

  不知道吴军将士带来的李秀成就是太平天国的二号人物,几个受宠若惊的普通百姓都是有问必答,一个劲的只是向吴超越哭诉太平军强加给他们的种种苦难,苛捐杂税、过份劳役、强行征兵、残酷刑法、滥杀无辜和践踏风俗等等暴行不一而足,也坦言承认太平军的残暴统治与贪官横行的满清朝廷一般无二,甚至还有很多地方有过之而不及。吴超越听了不断叹息,又突然宣布对饱受战乱之苦的江宁府免税两年,换来了几个百姓的感激涕零,磕头道谢。

  还是在让亲兵领着几个百姓下去用饭之后,吴超越才转向了李秀成,先是和李秀成客套了一番,吩咐人上酒上菜,邀请李秀成入席,又突然对李秀成说道:“听说你治下的江浙情况要好一些,不过有些地方又听说比江宁这边更严重,在浙江的诸暨县,你的直属部下余天安李飞为了征税征兵,还直接逼反了诸暨的老百姓,逼得他们在诸暨的包村聚众起义,你的部将周文嘉为了平叛,包围包村切断水源,连渴死带屠杀,一口气杀了好几万的普通老百姓。”

  “镇南王的意思是,想杀了罪人,为包村的百姓报仇?”李秀成警惕的问道。

  “当然不是。”吴超越平静说道:“我是想给你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让你代表太平天国向无辜百姓还还债,早点结束江浙东南的战事,让他们少受点战乱之苦,早些重享太平。”

  “然后呢?换镇南王你去征收赋税,征兵征粮?”李秀成嘲讽的问道。

  “我的治下老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想必你应该非常清楚。”吴超越微笑说道:“忠王,假如你现在仍然还是一个普通人,仍然还是靠烧炭为生的平民百姓,你是愿意生活在太平天国的控制地里,还是愿意生活在我的治下?”

  李秀成不说话了,吴超越等了许久不见李秀成回答,便又微笑问道:“怎么不说话了?忠王千岁,请你摸着你的良心说一说,是你们太平天国治下的百姓过得好,还是我治下的百姓过得好?”

  李秀成又犹豫了片刻,然后才说道:“不错,就我所知,你治下的百姓,确实要比我们天国治下的百姓过得好,还不止好一点。”

  言罢,李秀成又不服气的说道:“但我可以保证,我直接治理的苏州一带,老百姓过的日子,不比你治下的百姓过得差,有些地方还绝对比你治下的百姓过得好。”

  “可是你只能让苏州一带的百姓过得好,我却是让湖广四川云贵江西和河南、山西大半个中国的百姓安居乐业。”吴超越微笑说道:“知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爱民如子,你为什么不如我?”

  “为什么?”李秀成反问道。

  “因为你们太平天国里,只有你一个忠王,其他的豺狼虎豹太多,而且你头上还有一层制约,什么事不能完全放手去干。”

  吴超越严肃回答,又说道:“我比你幸运,现在我的头上没有什么制约,又有相对你们太平天国来说更加完善的制度去管理豺狼虎豹,让他们不敢过于放肆的盘剥荼毒百姓,所以我的下属官员里虽然也有许多的豺狼虎豹,但我还是能比你做得好。你没有我的这两个优势,所以你的治下才豺狼当道,虎豹横行,老百姓也就饱受苦难了。”

  李秀成又不说话了,吴超越等了一会,然后才凝视着李秀成说道:“忠王,帮一帮我,也帮一帮江浙东南的无辜百姓,用你在太平天国里的影响力,帮我尽快结束战乱,让我替你去调教你治下的那些豺狼虎豹,也让你可以更加广大的地盘上放手去实施你在苏州的仁政,实现你们宣称的天下无人不饱暖的太平盛世。忠王,怎么样?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

  李秀成垂着头不说话,脸上肌肉微微抽动,吴超越也没急着催促,只是举杯笑道:“没事,忠王,不用急,你可以考虑好了再回答我。来,我们先干一杯。”

  再接下来,吴超越再没有提过一句关于劝降的话,席间只是和李秀成叙叙家常,问一些李秀成在加入太平军前的年轻往事,并坦然承认自己也是因为李秀成命好,出生在了豪富之家,否则说不定也有可能在满清朝廷的残暴统治下揭竿而起,和李秀成一样与清军血拼到底。李秀成则话语很少,问三句还不回答一句,但也确实在聆听吴超越的讲述。

  最后,还是在吃完了饭后,吴超越安排人手送李秀成回去与他的家人团聚时,李秀成才突然开口,向吴超越问道:“镇南王,你要罪人去帮你做什么?”

  李秀成问得太过突然,吴超越先是一愕,然后才微笑说道:“我想先请忠王去一趟九洑洲,劝说那里的天国军队投降,洪秀全已经死了,江宁城也已经被我拿下了,他们又被江水包围无路可走,应该有可能会选择投降。就我所知,九洑洲上还有三万多人,所以忠王你如果能够劝得他们放下武器投降,等于就是救了三万多条人命。”

  “好,我去。”李秀成点头,说道:“九洑洲有傅正纲和梁凤超两支军队,梁凤超我不敢保证,傅正纲是我的直属部将,我有把握能劝得他放下武器投降。”

  “那就辛苦忠王了。”吴超越微笑说道:“请忠王尽快准备一下,我也让人给你安排好船只,把你先送去和傅正纲的军队联系,这样你可以安全一些。”

  李秀成答应,又表示自己不必做任何准备,随时都可以出发,吴超越大喜,赶紧一边安排船只,一边让幕僚代笔写了一道劝降信,劝说傅正纲和梁凤超率领军队放下武器投降,然后又亲自把李秀成送出了中军大营,让水师派船把李秀成送去九洑洲执行劝降任务。而对于吴超越的这个决定,吴军文武也没有一个人反对——反正九洑洲四面环水,李秀成就是想跑都跑不掉。

  吴超越的一片好心喂了白眼狼,两个多小时后,当吴军小船把李秀成送上九洑洲,送进李秀成部将傅正纲的防区之后,李秀成虽然很快就见到了自己被包围在九洑洲上多日的直属部将傅正纲,却刚一见面就说道:“超越小妖想要招降我,我假装答应了,替他来劝你和梁凤超率军投降,准备借着这个机会帮你们逃出九洑洲,带着你们回苏州杭州去东山再起。”

  说到这,李秀成顿了一顿,又吩咐道:“马上派人去联系梁凤超,把他请过来,我们一起商量具体怎么办。”

  http://www.zwydw.com/book/0/7/76509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