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忠王不忠(下)

第六百一十九章 忠王不忠(下)

  “天王万岁!天王万岁!臣下无能,臣下不忠,臣下没能尽到忠心,保护你的安全,让你被妖兵所害!臣下罪该万死啊!”

  “不!我还是有些不相信!忠王千岁,你是不是亲眼看到天王万岁遇害?会不会是妖兵散播的谣言,用来搞乱我们军心的谣言?”

  “梁兄弟,我也不敢相信,可天王万岁千真万确是已经升天了。这件事是天王万岁的三位小殿下告诉我的,天王万岁点火的时候,他们就在殿外,亲眼看到了天王万岁升天。”

  “天王万岁——!”

  确认了这一噩耗,隶属于南京太平军兵团的太平军大将梁凤超再次放声大哭,直哭得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几乎晕厥在地,又连累得之前已经痛哭过一次的江浙太平军大将傅正纲再度失声,与梁凤超抱头痛哭成了一团,在场的其他太平军将士也是无不垂泪,哭出声音。李秀成则是眼圈泛红,哽咽说道:“敛天义,桂天义,还有各位兄弟,天王万岁遇害,我身为天国的勤王主帅,天京城守的总军师,我罪不可恕。但我们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得尽快想办法逃出九洑洲这个死地,然后再想办法向天王万岁报仇!”

  “忠王千岁,你说怎么办吧。”梁凤超大哭说道:“我麾下还有一万四千多天国将士,武器弹药也还算充足,你说我们怎么办,怎么冲出九洑洲,去找超越小妖报仇?”

  “忠王,臣下的两万军队也没受什么损失,还可以和妖兵打一场血战!”傅正纲也马上大声说道:“你说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能冲出九洑洲,为天王万岁报仇,末将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见梁凤超和傅正纲都是神色坚毅,情绪激动,又见其他的几个太平军将领也是纷纷开口表态,立誓要和吴军血战到底,李秀成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傅兄弟,梁兄弟,你们对天国的耿耿忠心,我替天王万岁的在天之灵谢了。但是九洑洲四面环水,我们连一条小船都没有,冲是无论如何都冲不出去了,我们只能智取,先想办法逃出九洑洲,然后再想办法为天王万岁报仇。”

  “如何智取?”梁凤超迫不及待的问道。

  “只有诈降这唯一一个办法。”李秀成沉声回答,又说道:“超越小妖之所以派船送我上岛,就是因为我假装答应了向他投降,答应替他来劝你们放下武器投降,你们得象我一样先背一些骂名,先假意向超越小妖投降,骗得他搭起浮桥让你们上岸,然后再想办法逃回苏杭后方去重整旗鼓,东山再起。”

  “这个的确是我们唯一的办法,但是忠王,我们具体该怎么做?”傅正纲问道。

  “想带着三万多军队撤回苏杭,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到了。”李秀成说道:“我们只能是把最可靠的两广老兄弟挑出来,还有平时表现最好也最靠得住的精锐战兵挑出来,单独组建成军,然后我们这么办。”

  “先诈降,骗妖兵搭建浮桥,然后我们分头行动,让不知情的大队先放下武器上岸,麻痹妖兵;期间傅正纲你带着你的可靠军队秘密携带短枪短刃,混杂在大队人群中上岸;梁兄弟你带着你的可靠军队留在九洑洲上,最后过桥。等我们的大队过得差不多的时候,傅正纲你就突然动手,一边突袭妖兵的阵地,一边喊话说妖兵要杀战俘,让我们的大队人群四散逃命,制造更多混乱,两万多人突然四散奔逃,妖兵就是派来再多的军队也难以防范,梁兄弟你就可以乘机带着你的可靠军队携带精良火器,冲过浮桥来和我们会合,一起杀出重围撤回苏杭后方。”

  听了李秀成安排的诈降计划,又在心里仔细推演了一下具体的步骤,梁凤超和傅正纲很快就一起叫好,接着傅正纲又突然想起一件大事,忙问道:“忠王千岁,那你怎么办?你怎么脱身?”

  “我好办。”李秀成想就不想就说道:“我回去见到超越小妖后,可以对他说你们要求让我来九洑洲,带着他们一起向他投降,超越小妖虽然奸诈,可九洑洲四面环水我根本逃不出去,想来他也不会拒绝。到时候我和傅兄弟你一起行动,先上岸去指挥军队发起暴乱,接应梁兄弟的军队过桥上岸。”

  傅正纲和梁凤超一起叫好,二将又当即领着自己的几个主要副手拟定详细计划,约定动手信号,还有就是挑选主要的作战力量——也就是绝对最靠得住的太平军将士。结果让李秀成颇有一些震惊的是,梁凤超麾下的南京太平军中,竟然有着一千二百多名最靠得住的太平军两广老兵,另外还有不下三千人的湖广老兵梁凤超也敢担保绝对信得过。而相比之下,总兵力居多的傅正纲麾下,两广老兵还不到五百人,其中最最靠得住的广西老兵更是只有一百多人,与梁凤超麾下的太平军精英数量比例形成了鲜明对比。

  “傅兄弟,你麾下的老兄弟是不是太少了?”梁凤超也看出了傅正纲军的隐患,主动说道:“要不要我借你一些?给你补充一些靠得住的湖广老兄弟?”

  “这……。”

  傅正纲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迟疑,李秀成则赶紧说道:“不能借,你们的军队被包围在九洑洲这么长时间,走投无路之下,你们的军队里难免会有些叛徒变节,给妖兵当了内奸,他们如果发现军队里多出了陌生人,悄悄告诉给了妖兵,那我们的突围计划说不定就会马上暴露。在天京城里,我已经吃过好几次这样的大亏。”

  “还是忠王考虑得周到,我刚才也是这么担心的。”傅正纲赶紧附和,又对梁凤超说道:“敛天义放心,我手里的两广老兄弟虽然不多,但我随着忠王千岁在江浙征战的时候,还是练出了一些绝对靠得住的军队,凑个三几千人绝对没问题。”

  梁凤超一听这才放心,当下众人立即分头行事,李秀成在九洑洲住了一夜,然后才乘坐由吴军将士驾驶的小船返回南岸,去替傅正纲和梁凤超向吴超越诈降。梁凤超和傅正纲则利用这段时间抓紧准备,抽调可靠的精锐军队听用,准备各种近身突击武器,同时为了预防万一,麾下水手众多的梁凤超还秘密准备了一些竹木筏子,以便在动手时加快登岸速度。

  …………

  忠王不忠,着急突围的傅正纲和梁凤超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所敬爱景仰的太平天国忠王千岁李秀成回到长江南岸后,才刚见到吴超越,马上就把自己劝说傅正纲和梁凤超诈降逃生的经过向吴超越和盘托出,还供出了自己为九洑洲太平军制订的突围计划,然后李秀成才向吴超越说明了自己这么做的真正原因。

  “镇南王恕罪,罪人是不得不这么做。”李秀成解释道:“梁凤超是天国的开朝王宗,对天国和已故天王都是忠心耿耿,麾下将士中两广老兄弟数量很多,是绝对不可能向镇南王你投降的,罪人如果直接开口劝他投降,他不但肯定不听,还一定会杀了罪人。”

  “到时候罪人一死,梁凤超麾下罪人旧部很有可能就会和他拔刀相向,导致九洑洲军队内乱,到时候虽然也有利于镇南王你乘机攻岛破敌,可梁凤超的兵马肯定会死战到底,给镇南王你的军队造成损失,也会导致更多的无辜天国将士丧命。所以罪人没办法,只能是先骗他向你诈降,等罪人把容易劝降的军队带上岸后,镇南王你就可以乘机切断浮桥,把梁凤超等冥顽之辈困死岛上。”

  仔细倾听着李秀成的介绍和解释,吴超越始终没有说一句话,还是在李秀成说完之后,吴超越才问道:“两个问题,第一,傅正纲和他麾下的冥顽不灵之辈怎么办?如果我让你和傅正纲在一起,傅正纲到时候又要坚持突围,你怎么脱身?”

  “罪人虽然也很想骗得傅正纲也带着他的亲信留在岛上,可是没办法,这么做傅正纲和梁凤超很可能会起疑心。”李秀成很是无奈的说道:“所以没办法,只能是请镇南王你的将士动一下手,好在傅正纲和他的亲信只能携带短兵器过桥上岸,不是很难对付。”

  “至于罪人自己么。”李秀成说道:“罪人过桥上岸之后,镇南王你只要随便找一个借口把我传过来和你见面,我就可以脱身了。傅正纲那边,我会用军队还没全部过桥的借口暂时安抚住他,不会让他起疑心。”

  吴超越点了点头,然后才又问道:“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不让梁凤超和傅正纲的军队乘船分批过河?要让我搭起浮桥让他们过河?”

  “好奸诈的超越小妖!”李秀成心中一惊,顿时明白吴超越还是对自己十分不够放心,好在李秀成对此也有所准备,说道:“镇南王恕罪,如果我请你派船运载九洑洲军队分批上岸投降,那我就想不出什么办法让梁凤超和傅正纲可以突围了,做不到这点,梁凤超和傅正纲也就不会自己替镇南王你甄别战俘,让镇南王你可以轻松歼灭不肯投降的天国老兵,保住大部分愿意投降活命的天国兄弟。所以罪人别无选择,只能是请你架桥造路。”

  吴超越不吭声了,还凝视着李秀成,细心观察李秀成的神情反应,李秀成明白吴超越的心思,便又主动说道:“镇南王,我们都是带兵的人,你的心思罪人明白,如果换成了我处在你的位置上,我也肯定会怀疑这是一个计中计,假意帮你破敌,实际上另藏祸心,想乘着这个机会突围逃命。所以你如果信不过罪人,不愿意采纳,罪人也绝不敢半句多言。”

  “但是镇南王,我真是为了少死些人才这么做的!”

  说到这,李秀成突然抬高了一些声音,眼角有些泛红的说道:“三十几万江浙将士随我来天京勤王,因为天王万岁的瞎指挥乱干涉,还有罪人我自己的才干不足,能力有限,毕镇南王你的惊世之才,三十几万江浙将士现在还能成编制的,就只剩下九洑洲上这两万来人了,罪人是实在不忍心再让他们为洪天王陪葬了,更不忍心让他们死在自己人的刀下,被梁凤超麾下那帮执迷不悟的两广老兄弟屠杀。傅正纲是罪人的旧部,他的军队是什么情况罪人清楚,真要是动起手来,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是梁凤超的对手的!”

  李秀成的激动神色没有半点作伪的痕迹,这点吴超越可以肯定,但是很可惜,吴超越本人就是一个演技好手,所以李秀成的慷慨激昂自然也就无法让吴超越放心相信,所以吴超越还是迟迟不肯开口决定。不过就在李秀成即将绝望的时候,吴超越却突然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忠王,我相信你,就这么办。但是,忠王千岁,我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李秀成放松的叹了口气,向吴超越一鞠到地,诚恳说道:“请镇南王放心,罪人定然不负重托。”

  “好,先回去见见你的家人吧,替我向令堂带个好。”吴超越吩咐道:“我这里也要准备一下,你明天再去九洑洲,后天按你的计划动手。”

  目送李秀成离开后,吴超越又自言自语的说道:“李秀成,这是我给你的机会,但你如果让我失望,这也许就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了。我可不是诸葛亮,有七擒七纵的耐心。”

  第二天的中午,按照吴超越的安排,李秀成再次登船北渡,虽然吴超越公务繁忙没再亲自接见李秀成,可是在登船之前,李秀成却还是对代表吴超越来给自己送行的周文贤说道:“虽然是一句废话,但还是烦请禀报镇南王一声,请务必做好防范傅正纲率军突围的准备。淮南一带尚未被镇南王掌握,若是让傅正纲乘机逃脱,还有可能变成大害。”

  http://www.zwydw.com/book/0/7/77319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