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二十一章 长毛争夺战

第六百二十一章 长毛争夺战

  就在成功招降了大部分九洑洲太平军的同一天晚上,留守湖广后方的赵烈文和阎敬铭通过电报与快船,给吴超越送来了一个关于西北的重要消息——吴超越最担心的那件事终于还是发生了,陕甘糜烂,一直都在与吴军秘密谈判归降事宜的陕甘总督长庚迫于无奈,只能是放弃纠缠多时的讨价还价,答应接受吴军开出的一切招降条件,换取吴军进兵关中,接替实力不足的陕甘清军平定叛乱。

  还好,吴超越对此巨变是早有准备,都兴阿和多隆阿等吴军旗人将领早就在汉中等候多时,名誉上是准备进兵关中,实际上就是为了防着这事。同时聂士成率领的中原吴军,还有刘坤一率领的山西吴军,以及杨文定麾下的四川吴军,随时都可以西进北上,投入平叛战场。

  所以收到消息后吴超越也不慌张,只是在第一时间回书给赵烈文等人,让负责出面与长庚接洽的杨文定立即答应陕甘清军的投降,派遣都兴阿和多隆阿率领汉中吴军立即北上增援陕甘清军,然后才从容不迫的坐下来,研究下一步的战略计划。

  不研究还好,仔细研究了一番之后,至今都还没有来得及踏进南京城一步的吴超越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再在前线呆下去了,也没办法去上海给吴老买办磕头和见见自己的宝贝儿子了,因为自己必须得返回后方去主持大局,总理军政事务去了。

  促使吴超越必须尽快返回后方的原因是现在的复杂形势,中原吴军目前正被擅长流窜的捻军五旗牵制,一旦过于抽兵西进,很可能就会给捻军大肆猖獗的机会;山西吴军的以曾国荃为首的华北吴军的大后方,而曾国荃军现在虽然已经拿下了京城,却因为先进武器的弹药消耗巨大和兵力不足,难以迅速控制整个华北平原,甚至就连目前躲在天津的鬼子六都暂时无力铲除,更别说是消灭老狐狸骆秉章统率的山东清军,所以山西吴军也必须留下充足力量预防万一,把人力物力优先用在华北战场上。

  鉴于这些情况,出兵平定西北的主力就只能是指望四川吴军,可是受了吴超越精兵政策的连累,四川吴军目前的兵力并不是十分充足,武器装备也比较差,战斗力无法保证,再加上杨文定年事已高,军事才能又严重不足,所以吴超越只能是把统率四川吴军北上平叛的希望寄托在左宗棠身上。而牵一发动全身,左宗棠率军北上后四川空虚,稍有不慎又可能出现意外,到时候吴超越身在前线与后方联系不便,反应稍迟就可能造成严重后果,进而影响到又穷又远的云贵两省。

  除此之外,江西这边的情况也十分复杂,内有尚未平定的太平军残部,外有至今不肯臣服的广西清军,还有福建境内的太平军和清军威胁。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吴超越也只能是选择尽快返回通衢九省的湖北省城,扼天下之中而号令四方,再不能向东越走越远,靠舟船快马展转来回,遥控指挥全局,错失战机又浪费效率,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唉,回去就回去吧,得学刘邦拿得起放得下,不能学楚霸王顾头不顾尾,只想衣锦还乡。反正爷爷也来信说了,想见我儿子照镜子就行,那小子和我长得一模一样,早见晚见一个样。东南这边交给曹炎忠和王孚就行了,李秀成的主力已经被我歼灭,洪秀全也升了天,曹炎忠和王孚如果连剩下的长毛都干不掉,他们也别想在我这里混饭吃了。”

  吴超越也还算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发现自己必须得尽快返回湖北省城主持大局后,吴超越也马上拿定主意,决定由冯三保率军留守南京,负责肃清周边残敌;让曹炎忠和王孚统率水陆主力继续东进,打通与上海的直接联系,对付李秀成留守苏杭的江浙太平军;自己则与钱威统帅一部分前线精锐回师湖北总理全局,筹备增兵陕甘的大事,

  拿定了这个主意后,第二天的军事会议上,吴超越就当众宣布了这个决定,吴军众文武虽然大感遗憾,可是也明白吴超越不能长期远离后方的苦衷,所以也都没有劝谏反对,只是嘱咐吴超越千万小心,还有就是拍着胸口保证一定替吴超越肃清东南,光复失地。末了,曹炎忠又好心好意的对吴超越说道:“镇南王,你这次来还没进江宁城里去过一次,是不是应该进去看一看?江宁城可是你当年带着我们大展雄风的地方,不带着我们进去故地重游一把,实在是太遗憾了啊?”

  “不了,一是没时间,二是江宁城里现在到处都是一片废墟,也没什么诳的心情,还是等重建好了再说吧。”吴超越摇头,又说道:“不过神策门上我一定得再去一趟,明天你和我,带上胡怀昭和大赛他们几个,去神策门上祭奠一下当年和并肩作战的老兄弟,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回来了,也始终没有忘了他们。”

  曹炎忠赶紧点头答应,吴超越则又说道:“炎忠,还有件事必须得叮嘱你一下,我准备从投降的长毛里筛选三十个营出来,交给马玉堂、吴建瀛、杨友清和傅正纲这些人率领,另外再筛选十个营交给李秀成率领,把他们分别交给你和冯三保率领,帮着你们肃清残敌,收复东南,其中李秀成肯定要跟你走,帮着你去对付他的江浙旧部。”

  说到这,吴超越顿了顿,然后才说道:“对于这些人,尤其是对于李秀成,你得防,但只需要防着他们对你不利,不必防着他们降而复叛,又逃到长毛那边,现在的战场已经和以前的打仗不一样了,没有稳定的后方和粮草弹药补给,兵再多上了战场也是白白送死。所以他们要跑的话,只管让他们跑就是,大不了就是再费点手脚干掉他们。败军之将无以言勇,李秀成这次在九洑洲出卖了这么多长毛老兵,就算他重新回到了长毛那边,也不可能再翻起什么大的风浪,所以你大可不必过于担心他会降而复叛,东山再起。”

  “必须防着他们对你不利的同时,你还得信任和重用李秀成和其他的长毛降将,李秀成毕竟是江浙长毛的主帅,江浙福建的土地差不多都是他打下来的,余威还剩多少不知道,可他只要卖力替你招降,你就肯定可以少打无数的仗,少付出无数的损失,多得到无数的收获。所以李秀成他们不管是在招降劝降方面什么样的建议,只要不危及你的主力安全,你就可以大胆接受,让他们放胆去做。”

  听了吴超越的叮嘱,性格一向稳重的曹炎忠连连点头,一个劲表示一定铭记于心。吴超越则还是不够放心,又说道:“对了,还有在招降长毛的事上,要舍得许诺官职,钱财方面该让步就让步,我准备让你暂时署理两江总督,三品以下的文官,二品以下的武官,你不必请示,可以直接封赐。不用担心将来我会为难,我们的官职有虚实之分,实在是不能用的,我们也可以让他带着虚衔回家养老。”

  曹炎忠再次点头,又突然问道:“镇南王,如果乱党那边和我们抢着招降长毛怎么办?浙江沿海和福建那边还有许多土地城池被乱党军队掌握,他们收到我们攻破江宁和生擒李秀成的消息后,不可能不会乘机投降江浙福建的长毛,摘我们养熟的桃子啊?”

  “这点不必担心。”吴超越摇手,自信的说道:“乱党那边摘桃子虽然是肯定的,但是两广福建的乱党军队实力不足,江浙福建的长毛只要足够聪明,就一定不会选择向必然会失败的敌人投降,就算被他们拿走一些……。”

  说到这里,吴超越突然打住,瘦脸上还露出了担忧神色,说道:“糟了,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差点把这件大事给忘了,乱党那边是没有实力招降太多的江浙福建长毛,可是对于杨元清、杨辅清和吉文元这几股长毛来说,如果我们不赶紧动手的话,就很可能会被乱党那边招降过去,壮大乱党的实力,还能让乱党的地盘直接扩大到扬州,威胁到我们的长江航道。”

  “有这个可能。”戴文节也猛然警醒,赶紧说道:“杨元清和吉文元的控制地都和乱党的控制地接壤,现在替乱党掌控山东的骆秉章也是一条不折不扣的老狐狸,收到我们攻破江宁的消息后,不可能不会打招降杨元清和吉文元的主意。还有杨辅清,那个二五仔在关键时刻连他的同门兄长杨秀清都能卖,乱党只要舍得出价钱,不是没有可能用金钱美女把他收买过去。”

  “得尽快动手。”吴超越得出结论,说道:“吉文元和我们仇深似海,又对洪秀全忠心不二,想把他招降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杨辅清和杨元清,我们无论如何都得把他们争取过来,用他们替我们挡住山东的乱党军队和吉文元,也乘机把我们的控制地扩大进山东地盘,把乱党堵在山东境内。”

  “镇南王,那具体该怎么办?”曹炎忠赶紧问道。

  吴超越盘算了一下,答道:“你的东进计划得变一变,到了镇江后你得兵分两路,分一路偏师北上扬州,向杨辅清施加压力,恩威并用逼杨辅清向我们投降,然后再用同样的手段逼杨元清向我们投降。主力继续东进,拿下镇江和江阴,打通我们和上海的直接联系,然后再进取苏杭。”

  身上压力一下子又大了许多,曹炎忠反而抖擞起了精神,抱拳唱诺保证完成任务。吴超越点了点头,却还是不够放心,又盘算了一下后,吴超越转向了旁边的特务头子张德坚,问道:“石朋,关于杨辅清和杨元清,你对他们的了解有多少?”

  “镇南王恕罪,因为距离遥远,又从没有和他们正面对阵,所以卑职对他们了解不多。”张德坚拱手谢罪,然后说道:“只是听杨友清交代,杨辅清这个人比较自私,遇事只喜欢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贪财好色,为人却还算谨慎,不是很喜欢冒险。杨元清的话卑职了解够少,只是听说他很敬尊他的兄长杨秀清,对杨秀清的话言听计从,其他的卑职就不知道了。”

  “比较自私,为人却还算谨慎,不喜欢冒险?敬尊杨秀清,对杨秀清的话言听计从?”

  念叨着用手指头敲打着桌面盘算了一点时间,吴超越心里逐渐有了主意,向张德坚问道:“石朋,你之前有没有收藏骆秉章的书信笔迹,还有他山东巡抚的印章?”

  “有。”张德坚给出肯定答案,说道:“卑职的营帐里就有,镇南王如果需要,卑职马上就可以拿来。”

  “好,马上拿来。”吴超越欢喜吩咐,又转向旁边的戴文节问道:“文节先生,你的手下有没有模仿笔迹的好手?马上给我……。”

  话还没有说完,吴超越和戴文节就一起都笑了,吴超越还笑着自责道:“你瞧我这记性,怎么还向文节先生你问这样的话?文节先生书画双绝,模仿笔迹替骆秉章写一道奏章,简直比我们提刀子砍人更容易啊。”

  次日,吴超越先是领着曹炎忠、吴大赛等吴军老人登上神策门,祭奠了当年随同自己参与南京大战的旧日同伴,又在同日匆匆完成了择优收编两万太平军降卒的工作。第三天率众祭奠了这次南京大战阵亡的吴军将士后,吴超越当天就交割完了前线事务,重新登上雒魏林号,与钱威率领部分军队先行返回湖北主持大局,将肃清太平军残余和肃清东南的重任委托给了曹炎忠和冯三保两员重将。

  就象曹炎忠在军事会议上提出的担心一样,就在吴超越返回湖北的期间,吴军攻破南京干掉洪秀全和生擒李秀成的消息,就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播到了清军残部那边,而因为距离方面的缘故,满清老狐狸骆秉章还是最早收到这个消息。结果在震惊吴军迅速消灭太平军主力的强大实力之余,也在大骂了吴超越之前养寇自重之后,骆秉章也马上盯上了身边的杨元清、吉文元和杨辅清三支太平军残部,还没来得及向满清朝廷奏请此事,就已经着手实施招降计划。

  “不管想什么办法,都一定要把杨元清、吉文元和杨辅清这三股长毛残余招降过来,只要得手,我们大清的控制地马上就可以推进到长江边上,直接威胁到吴贼的长江航道,拖住他的东进脚步,为我们大清朝廷东山再起争取时间!”

  也正因为骆秉章的这个决定,一场轰轰烈烈的长毛残部争夺战,也就由此拉开了序幕。

  http://www.zwydw.com/book/0/7/7871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