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二十五章 姑苏丹心

第六百二十五章 姑苏丹心

        与一路顺风顺水势如破竹的偏师相反,曹炎忠率领的吴军东征主力却是在镇江战场上遭到了顽强抵抗,被迫大打攻坚苦战。&1t;/p>

        主力受阻的原因当然出在镇江太平军守将吴定彩的身上,做为叶芸来军事上的副手,手中仅仅只有数千兵力可用,吴定彩不但断然了吴军的好意招降,还亲手开枪打死了携带李秀成书信到城下劝降的吴军使者,当众大吼道:“只有站着死的吴定彩,没有跪着生的吴定彩!”&1t;/p>

        连使者都能干掉,曹炎忠当然马上明白吴定彩绝不可能投降自己了,迫于无奈,曹炎忠只能是着手布置进攻,还故意安排吴建瀛等人率领的太平军降兵为先锋起攻城,一手导演了一幕太平军骨肉相残的人间悲剧。然而曹炎忠很快就现自己还是太过小看了吴定彩这个敌人,虽然很多太平军降卒为了讨好新主子冲杀得十分卖力,然而手中精兵不过两千来人的吴定彩却凭借城池地利奋勇抵抗,多次打退吴军进攻,给吴军造成了不小伤亡,也严重的撼动了太平军降卒的军心,影响到了吴军对新降士卒的控制力度——太平军降卒也不是傻子,当然明白曹炎忠让他们打前锋是让他们当炮灰。&1t;/p>

        还好,战场老麻雀曹炎忠很快就现了这一情况,为了安抚新降士卒,曹炎忠除了大力加强炮火掩护之外,又果断投入吴军老部队加入战场,与太平军降卒并肩作战,迅安抚住了降卒军心,然后又靠着拿手的城墙爆破战术,直接在城墙上挖出了一个洞穴埋入达纳炸药引爆,成功炸塌了一段城墙,打开了进城道路。&1t;/p>

        事还没完,因为吴定彩和镇江太平军的坚贞不屈,吴军将士在冲击缺口时又遭到了太平军火药桶的迎头痛击,士卒死伤惨重,还破天荒的被太平军重新堵住缺口,没能抓住战机一举破城。曹炎忠无奈,只能是一边大骂着吴定彩的冥顽不灵,一边再次起爆破攻城,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又炸出一个大缺口,在夜间杀入镇江城内。&1t;/p>

        接下来的战斗只能用惨烈悲壮来形容,在吴定彩的率领下,镇江太平军将士凭借着对城内地形的熟悉,依靠房屋院落和巷战工事层层抵抗,誓死不降,以生命和热血谱写了一曲忠诚战歌,让吴军几乎每前进一步都得死伤代价,也逼得吴军在城内足足苦战了一天一夜,这才终于击毙了吴定彩本人,然而还是有许多的太平军将士宁死不屈,在弹药彻底告罄后聚众自焚而死。&1t;/p>

        付出了惨重代价才勉强拿下镇江城后,心有余悸的曹炎忠向李秀成问道:“李将军,在江浙一带,还有多少象吴定彩这样的人?”&1t;/p>

        “曹军门恕罪,这我也不知道。”李秀成摇头,又说道:“别的人我不敢保证,但是江阴的蔡显德,还有我留在苏州的谭绍光,一定会象吴定彩这样死战到底,绝不会轻易投降。招降他们,我毫无把握。”&1t;/p>

        不幸被李秀成一语道中,留守江阴的吴如孝副手蔡显德果然也拒绝了吴军的招降,同样选择了坚决抵抗,不过还好,江阴的特殊地形十分有利于吴军挥炮火优势,通过激战拿下了江阴炮台之后,吴军迅把大量的先进火炮搬上江阴炮台,掉转炮口猛轰江阴城内,直把江阴城里轰得处处火起,守军无处容身,成功逼迫蔡显德弃城南逃,吴军乘势追杀,在相对好打的野战中胜利击溃江阴太平军,并且成功干掉了蔡显德本人,比较轻松的拿下了江阴城。&1t;/p>

        光复了江阴之后,曹炎忠也总算是和上海吴军取得了直接联系,已经缓过气来的上海吴军也乘势起反击,在东征吴军的帮助下接连夺回了太仓、崇明和嘉定等地,同时东征吴军还成功迫降了南通和海门等地,又通过激战拿回了常熟、无锡等城,另外苏南各地的地主团练武装也响应吴军号召,纷纷易帜加入吴军,向曾经被迫屈服的太平军起反攻,帮着吴军迅夺取了苏常一带的农村控制权,彻底孤立了控制常州府城的太平军黄子隆,逼得双手沾满上海吴军将士鲜血的黄子隆只能是弃城南逃,抢在吴军彻底合围常州之前逃往浙江,吴军将士轻松拿下常州府城,苏南一带,也就只剩下了谭绍光率军守卫苏州城还在打着太平军的旗帜。&1t;/p>

        已经领教过李秀成的准确预言,曹炎忠当然也不敢指望谭绍光会放下武器投降,主动交出苏州重镇,只能是亲自率领主力来打苏州。但仍然还好,谭绍光的品德为人虽然没有话说,可是在军事方面却稍有欠缺,面对着亲率主力杀来的曹炎忠,谭绍光并没有选择最让吴军头疼的全面退守战术,依然还是把主力军队布置在了城外,守卫各处险要营寨,象以外对付清军一样的应对拥有绝对火力优势的曹炎忠主力。&1t;/p>

        老于沙场的曹炎忠死死抓住了谭绍光的战术失误,故意没有依次强攻苏州太平军的城外据点,选择了派遣精锐军队大胆穿插,分割和包围太平军的各处城外据点,然后再从容起进攻,在相对好打的营地攻坚战中逐渐一口口吃掉城外太平军,削弱苏州太平军的作战力量。而等谭绍光现自己的策略失误之后,时间也已经晚了,城外的军队已经撤不回来了,即便放弃城外据点退回城中命令侥幸送到了几处城外营寨中,这些弃营撤退的太平军也在撤退途中遭到了吴军精锐的拦截阻击,死伤惨重也无法退回城里,期间浒墅关的太平军还被吴军乘机全歼,四千多军队逃出生天的还不到百人。&1t;/p>

        即便如此,谭绍光却依然不肯放弃,又在城中召开会议,与同守苏州的郜永宽、伍贵文和汪安钧等太平军将领商议接应城外军队撤退的军事行动。然而让谭绍光窝火万分的是,战术计划制订出来后,竟然没有一个同僚愿意率军出城作战,谭绍光一再要求几个同僚主动请缨后,郜永宽还阴阳怪气的说道:“慕天义,城外的军队是你派出去了,城里的几支军队里,也数你的兵力最多,战斗力最强,这出城去接应兄弟们回城,也应该是请你亲自带着军队去啊?”&1t;/p>

        “是啊,是啊。”伍贵文、汪安钧和周文佳等将纷纷附和,都说道:“慕天义,战术是你制订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可是出城去接应这样的事,应该是由你亲自率军去吧?”&1t;/p>

        谭绍光沉默,半晌才说道:“不敢欺瞒各位兄弟,我不敢去。但我不是怕去和妖兵拼命,我是怕我一离开苏州城之后,苏州城里会生变故。”&1t;/p>

        “慕天义,有我们守着苏州城,会有什么变故?”郜永宽率先问道。&1t;/p>

        又犹豫了一下,谭绍光才坦然说道:“因为就我所知,李秀成那个叛徒利用对苏州天国军队的熟悉,写了很多劝降书信送进城里来,鼓动城里的兄弟象他一样放下武器投降,把苏州城献给妖兵换取活命。在坐的几位兄弟里就有人收到了这样的书信,可他并没有把书信交出来证明他对天国的忠心,所以我担心我一旦出了城,城里就会出事。”&1t;/p>

        郜永宽和汪安钧等人全都脸上变色了,然后汪安钧赶紧问道:“谁?慕天义,你现谁和妖兵暗中联络,怀有异心?”&1t;/p>

        “你就是其中一个。”谭绍光心里嘀咕,却不肯直接点破,说道:“康天义恕罪,我不能说,我一旦说出来了,他就会无路可走,还有可能会狗急跳墙,直接带着他的军队和我们内讧,所以我不能说,我想给他一个回心转意的机会,请他悄悄把李秀成的劝降信烧了,继续与我们共同保卫苏州城,尽忠报国。”&1t;/p>

        目光闪烁的偷偷看了众人几眼,郜永宽这才强笑说道:“慕天义果然还是半点没变,心肠好脾气好,换成了是我,肯定是一刀把那个叛徒直接宰了。但慕天义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也给他这个机会,你们中间有谁私藏了妖兵书信没有上交的,回去赶紧把信悄悄烧了,我们就当没这事了。”&1t;/p>

        汪安钧和伍贵文等人赶紧点头附和,都说谭绍光的这个处理办法最好。谭绍光也这才又说道:“各位兄弟,话扯远了,我们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谁带兵出城去接应张大洲和汪有为这些兄弟的兵马回来?我们在城里的粮食很充足,一年半载都不愁断粮,只要能把他们接应回来,我们打守城战的时候就可以轻松许多。”&1t;/p>

        郜永宽和汪安钧等人又不吭声了,谭绍光再三询问都不见回答,最后也只能是气恼说道:“难道说,你们一定要逼我亲自率军出城?”&1t;/p>

        “慕天义,我们是真没这个把握,要不就你去吧。”郜永宽开口,又拍着胸口说道:“你放心,我你该信得过吧?我可以对天父誓,你出城之后,谁要是敢在城里乱来,我第一个不放过他!”&1t;/p>

        还别说,谭绍光还真没现郜永宽和吴军有什么秘密联系的情况,再加上郜永宽手里的军队在苏州城中仅次于谭绍光所掌握的兵马,的确有实力镇压内乱,所以谭绍光还真有些动心和动摇。然而考虑到自己身上肩负的重任,谭绍光没敢当场下定这个决心,犹豫着说道:“让我考虑一下吧,今天就先到这里。”&1t;/p>

        是夜,对太平天国忠心不二的谭绍光彻夜未眠,心情复杂之至,既后悔自己的战术失误,没有提前把军队收缩在城下守城,又不愿看到城外各处营垒中的太平军被吴军逐个歼灭,有心想要亲自率军出城去救城外友军,可是又担心自己出城之后,没有了自己的震慑,城里会有叛徒乘机难,愁肠百结。&1t;/p>

        可是,谭绍光却从没考虑过屈膝投降,仍然还对守住苏州重兴太平天国充满信心,坚信自己一定能等到浙江友军出兵来救,与自己携手度过难关。&1t;/p>

        也是凑巧,第二天晚上时,正当谭绍光仍然还在为是否亲自率军出城而犹豫不决的时候,驻守蠡口的太平军大将汪有为派遣的救援使者,侥幸穿过了吴军的层层封锁,把一道沾着鲜血的求援书信送到了谭绍光的面前,恳求谭绍光尽快出兵北上接应,帮助自己杀出重围撤回城内。同时汪有为还明确告诉谭绍光,说自己现吴军正在集结兵力准备强攻蠡口,如果没有援军的话,蠡口的太平军就很可能重蹈浒墅关的覆辙,被吴军彻底全歼!&1t;/p>

        形势危急至此,谭绍光也没了多余选择,只能是被迫下定决心出城,第二天一早就请来了在苏州战场上实力次强的郜永宽,请他暂待城守一职,在自己出城期间防范城内生变。郜永宽闻言大喜,赶紧拍着胸口保证一定替谭绍光守好苏州城,并当着谭绍光的面跪下天父誓,保证绝不会背叛太平天国。始终没有现郜永宽有任何通敌迹象的谭绍光大感欣慰,也这才着手安排出战准备。&1t;/p>

        士卒精锐的谭绍光军才到了中午就做好了出击准备,然而就在谭绍光来到军中准备率军出城时,太平军的英国籍战士呤唎却匆匆来到了他的面前,拉住他的战马说道:“谭,你不能出城,苏州城里气氛不对,你离开了苏州城以后,如果有人关闭了城门不让你回来,你就完了,苏州也要完蛋。”&1t;/p>

        感激的看了一眼这位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的洋人战士,谭绍光这才说道:“呤唎先生,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安排,我出城以后,纳天义郜永宽会替我守住城池,防备你所担心的事,所以我出城不会有危险的。”&1t;/p>

        “郜?他如果也叛变怎么办?”呤唎直接指出谭绍光出城后最大的危险,大声说道:“苏州城里,只有你最可靠,你必须留在城里!城外的军队,如果实在救不回来就不救了,打仗就是这样,有时候该放弃就得放弃!”&1t;/p>

        谭绍光有些犹豫,可是一想到汪有为那道染血的求援信,谭绍光却又说什么都狠不下这个心来置战友于不顾,摇头说道:“呤唎先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不能放弃我的兄弟,我的战友,我必须出城去救他们。所以,呤唎先生,请放手吧,你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回来。”&1t;/p>

        言罢,谭绍光不顾呤唎的再三阻拦,坚持还是带着军队从齐平二门出城,北上去营救被吴军包围的友军,留下呤唎在苏州城里捶胸顿足,大骂谭绍光糊涂犯傻,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还敢离开苏州城池。&1t;/p>

        谭绍光很快就对自己没听呤唎的放弃建议悔青了肠子,当他急匆匆的带着军队赶到蠡口战场附近时,不但没有现吴军有任何强攻太平军的蠡口营地,相反还看到了严整以待的吴军大队,以及迅包抄到了他背后的吴军骑兵。除此之外,更让谭绍光张口结舌的是,他的军队都已经和吴军交上了火了,汪有为的军队竟然还在蠡口营地里按兵不动,没有乘机起突围行动。&1t;/p>

        “糟了!中计了!汪有为那个狗娘养的,很可能已经投降了妖兵,故意帮妖兵骗我来救蠡口!”&1t;/p>

        得出了这个结论后,谭绍光赶紧下令撤退,他的军队急匆匆掉头南下,吴军骑兵正面拦截,吴军步兵从背后起冲锋,前后夹击之下,武器本来就不占优势的谭绍光军迅溃败,谭绍光也只能是放弃战马,混进败兵人群中南逃,吴军猛冲猛杀,直将谭绍光的所部主力杀得是尸横遍野,血流积洼。&1t;/p>

        还好,谭绍光和一部分败兵始终还是侥幸逃回了苏州城下,同时苏州城里看上去也没有任何异样,城头飘扬的也仍然还是太平军的旗帜,只是城门紧闭,谭绍光和败兵无法直接回城。谭绍光无奈,只能是带着败兵到齐门下叫门,结果自告奋勇替谭绍光留守城池的郜永宽也很快站了出来,冲着城下喊叫道:“慕天义回来没有?慕天义回来没有?他在那里?”&1t;/p>

        “我在这!”谭绍光赶紧从士兵人群中站了出来,抬头大喊道:“纳天义,我在这里,快开门,妖兵就快……。”&1t;/p>

        砰!砰!城墙上突然传来了两声枪响,谭绍光的胸口处也顿时冒出了两团血花,谭绍光的难以置信低头看看自己胸前的血洞,又抬头去看郜永宽时,除了看到了郜永宽脸上的狰狞笑容外,又看到更多的枪口出现,对着自己的麾下将士接连开枪射……&1t;/p>

        事还没完,当谭绍光的身体在亲兵怀抱中逐渐失去温度的时候,呤唎突然向疯一样的冲上了齐门城头,吼叫着拔出左轮枪就是对着郜永宽接连开枪,然而更多的子弹却同时打中了呤唎的身体,呤唎摔倒在血泊中,至死都一直在用英语大骂郜永宽是无耻叛徒,肮脏卑鄙的懦夫。仅仅只是受了轻伤的郜永宽则是满脸狞笑,道:“镇南王那边的洋人说了,你在上海抢走火轮船是海盗行为,直接干掉你这个海盗,洋人也不会怪我。”&1t;/p>

  http://www.zwydw.com/book/0/7/81079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