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趁火难劫

第六百二十六章 趁火难劫

        无论如何都得来看一看满清朝廷这边的反应了,和老狐狸骆秉章一样,收到吴军前后只用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就攻破南京干掉洪秀全的消息后,率领部分满清文武驻守天津的鬼子六顿时就象疯一样的咆哮起来,破口大骂吴越的厚颜无耻,养寇自重,明明早就有实力轻松干掉太平天国却始终装傻充楞,扮猪吃老虎,欺君罔上罪恶滔天罪该万死,唾沫横飞的从吴老买办的祖先十八代一直问候到吴越只有几岁大的儿子吴念越都不觉得解气,还又顺便问候了吴越正在香港养老的祖母吴徐氏。&1t;/p>

        再怎么问候也没用,木已成舟,大清头号白眼狼吴越已经被养肥养大,苟延残喘的满清朝廷被这条白眼狼连皮带骨头的吞下去也已经只是时间问题,更别说是制约对付这条白眼狼,所以鬼子六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指望骆秉章的招降计划进行顺利,把淮南的几支太平军残部拉拢过来当炮灰,为日薄西山的满清朝廷多争取一些喘息时间。&1t;/p>

        然而,鬼子六却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没过去多少时间,山东那边却先后传来噩耗,骆秉章的招降计划几乎全部失败,除了深恨吴军入骨的吉文元表示需要考虑外,杨元清和杨辅清两个太平军的军阀头子,都是毫不犹豫的倒向了吴军那边,吴军的势力范围直接扩大到山东境内。而更让鬼子六措手不及的是,满清朝廷的最后一条老狐狸骆秉章竟然还在这个期间突然病故,清军在关内的最后一支主力山东清军因此群龙无,顿时面临被吴军趁火打劫的危险。&1t;/p>

        “唉!天要亡我大清啊!吴逆贼军才刚打进山东,骆儒斋就突然病死,山东群龙无,吴贼乘机北上的机会又来了。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唉!”&1t;/p>

        点背到了这个地步,即便是生性乐观的鬼子六都忍不住连连叹气,拍着额头愁容满面,对眼下的局面揪心万分。旁边的知己好友宝鋆则开口劝道:“恭王爷,也用不着太担心了,骆儒斋虽然不幸过世,但是他辛苦创建的山东新军还在,张国梁和冯子材这些他一手掘重用的大清名将也还在,只要派一个得力的人去接任山东巡抚,很快就能稳定住山东局面。”&1t;/p>

        “问题是派谁?”鬼子六很是无奈的反问道:“谁去山东能稳定住局面?镇住骆儒斋留下来那帮骄兵悍将?如果吴贼乘势北上的话,这个人还得统帅山东兵马迎战吴贼,保住山东?这样的人选你叫我上那里去找?”&1t;/p>

        宝鋆也皱起眉头了,因为越来越人才凋零的满清朝廷之中,确实已经很难再找得出来这么一个文武双全的人,既能接替骆秉章稳定山东局面,又能镇住那些蛮横无礼的山东丘八,带着山东清军打退吴军可能起的北上行动,不给吴军以趁火打劫的机会。——这样的人,别说是现在的满清朝廷,就是在咸丰朝里也找不出几个。&1t;/p>

        不过宝鋆也还有矮子群里挑高个的办法,说道:“恒福怎么样?他当直隶总督的时候,曾经带着大清军队和洋人干过,有军务经验,民政上也还过得去,让他去接任山东巡抚如何?”&1t;/p>

        “不要提他,提起他就丢脸。”鬼子六没好气的说道:“身为直隶总督,洋人才刚到天津就马上开城投降,还帮着洋人办理军需粮草,帮洋人打京城,让这样的人去接任山东巡抚,等于是把山东送给吴逆贼军。”&1t;/p>

        “那……,盛京将军崇厚如何?”宝鋆又提出了一个新的人选,说道:“他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是当过兵部尚书,出任盛京将军后统兵迎接两宫圣驾迁都盛京,听说也表现得相当不错,所部兵马被两宫太后称为雄壮,而且他是走科举正途入仕,有资历也有威望,应该能镇得住山东兵马。”&1t;/p>

        “他或许能行,但是他远在盛京,就怕远水解不了近渴。”鬼子六还是迟疑着摇头,说道:“而且先不说两宫太后未必会答应让他来,就算他来了,他从来没有上过战场,恐怕很难斗不过吴贼那帮身经百战的沙场宿将。”&1t;/p>

        宝鋆又推举了几个在职官员给鬼子六选择,文武都有,也汉人旗人都有,可鬼子六全都是摇头否定,不是担心这样人威望不够,就是担心这些人缺乏军事能力,挡不住吴军的虎狼之师。宝鋆无奈,只能说道:“那……,干脆……,唉,算了,他威望差得太远太远,资历更差,担不起这样的重任。”&1t;/p>

        “谁?说来听听。”鬼子六被宝鋆钓起了胃口。&1t;/p>

        “当初替我们去找杨秀清大长毛借路的荣禄。”宝鋆也没客气,说道:“这小子才干和能力都有,在天津教练旗人新兵,表现也相当出色,而且还很有魄力和胆色,是个可造之材,只可惜年龄太轻,资历和威望都远远不足,担当不了这样的大任。”&1t;/p>

        “那小子的确是个难得的人才,后一辈的满人中,也就这小子本王最看得上眼。”同样已经注意荣禄很久的鬼子六点头,承认荣禄的才干能力和胆色魄力都十分难得,又叹息说道:“只可惜这小子实在是太年轻了,还不到三十岁,又资历太浅服不了众。不然的话,我还真想效仿先皇,大胆启用……。”&1t;/p>

        说到这里,鬼子六灵机一动,忙说道:“老宝,要不这样,你带着荣禄去山东上任如何?你接替骆儒斋出任山东巡抚,让荣禄给你打下手,帮着你稳定局面,接管军队,统率山东军队迎战吴贼?”&1t;/p>

        “我?”宝鋆一楞,惊讶说道:“恭王爷,你太看得起奴才了吧?我可从来没上过战场,你就不怕我误事?”&1t;/p>

        “骆儒斋和官秀峰也从来没有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可他们同样做得很好。”鬼子六沉声说道:“他们把军队带得好,带着军队打得漂亮,关键原因是他们能用人,擅长听取手下的正确意见。老宝,我相信你在这方面不会比他们做得差。”&1t;/p>

        “这……。”一想到自己要扛起这样的重任,从来没有任何军事经验的宝鋆心里就有些憷,犹豫着说道:“让我考虑一下,王爷,不是我推托,是我真的没这个把握。”&1t;/p>

        “没时间考虑了。”鬼子六赶紧说道:“不出意外的话,骆儒斋过世的消息,吴贼那边现在已经知道了,以吴逆贼军现在的猖獗势头,九成九会打乘机北上的主意,你如果不赶快去接替骆儒斋稳定局面,熟悉军队,等吴贼北上和我们山东军队打起来的时候,你再去就晚了。”&1t;/p>

        咬着下嘴唇盘算了半晌,宝鋆攥了攥拳头,说道:“也罢,既然王爷你这么看得起奴才,奴才就替你去山东和吴逆贼军拼一把,争取替大清朝廷度过这个难关。”&1t;/p>

        “那就拜托了。”鬼子六也很有魄力,说道:“我这就给两宫太后上折子,请她们正式任命你为山东巡抚,在这之前,你先拿着我的军机处蓝批公文到山东接任,越快越好,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1t;/p>

        宝鋆点点头,说道:“我现在就回去准备,恭王爷,麻烦你现在就给荣禄去令,叫他直接到我的住处找我,我想先和他谈一谈。”&1t;/p>

        就这样,在实在已经无人可用的情况下,鬼子六只能是冒险起用忠心足够却军事能力存疑的老朋友宝鋆接替骆秉章,也在根本来不及请示慈安慈禧的情况下,直接以自己席军机大臣的名誉任命宝鋆为署理山东巡抚。而在同一天下午,被鬼子六和宝鋆一致看好的满人新星荣禄也奉命到宝鋆住所求见,与宝鋆就即将到山东上任一事展开了一番交谈。&1t;/p>

        被老资格的旗人大员宝鋆点名带到山东上任,目前还只是一个四品官的荣禄当然是受宠若惊,向宝鋆连连磕头道谢。然而当宝鋆问起对山东局势的看法时,荣禄却是毫不客气,稍一酝酿就条分缕析的说道:“宝抚台,下官认为你到山东上任之后,要之急并不是如何迎战吴贼,而是应当稳定人心,尤其是要稳定军心。期间吴贼即便乘势北上,我们也可以凭借城池险要逐次抵抗,不必急着与吴贼一时之长短,更不能计较一城一地之得失,先得把军心安抚好,军队控制好,然后才能考虑如何迎敌。”&1t;/p>

        “至于如何挡住吴贼,保住山东,下官认为只需要坚持一条方略就足够——坚守城池,伺机反击,断贼军粮道,逼贼军退兵。”&1t;/p>

        介绍了自己的战略之后,荣禄才详细解释道:“和吴贼在山东交战,我们的优势是占据城池,粮草可以靠府库供给,不靠运粮补给也可以长时间坚守。而这一点恰好是吴贼最大的劣势,现在因为黄河改道,运河已经废了无法运粮,吴贼的粮草只能是靠就地征收或者通过6路运输补给,6路运粮消耗巨大且度缓慢,吴贼目前的重点又是在东南江浙,肯定很难保证北线的粮草供应,就地征粮又会激怒百姓,不利于吴贼收买人心。所以我们只要守住城池,拖住时间,再适当的在吴贼的6路粮道上做点文章,就一定能够坚持吴贼粮草告罄,保住山东!”&1t;/p>

        “好!”宝鋆鼓掌叫好,兴奋说道:“仲华果然没让老夫失望,是应该这么做这么打,也只有这么做这么打,我们才有希望保住山东!仲华,快回去准备吧,我们明天就一起去山东,统率山东兵马,迎战吴逆贼军!”&1t;/p>

        “遮!”荣禄赶紧打千领命,心里也砰砰乱跳,暗道:“终于轮到我大显身手了,吴逆贼军,等着瞧吧,看我荣仲华怎么给你们一个惊喜!”&1t;/p>

        …………&1t;/p>

        满清朝廷的署理山东巡抚宝鋆领着荣禄匆匆南下的时候,骆秉章突然过世的消息,也被东征吴军的偏师主将胡怀昭用舟船快马和电报送到了吴越的面前,而一同送到吴越面前的,还有胡怀昭准备趁火打劫的报告——未经吴越同意,胡怀昭就已经自行决定起了军事行动,打算稍做安排就北上攻打泰安,准备先拿下距离济南只有一百六十里的泰安重镇,然后北取长清,直捣济南,不给山东清军任何喘息的机会!&1t;/p>

        收到胡怀昭的报告,吴越也忍不住有些感慨,同样是万万没想到晚清名臣骆秉章会突然故去,在官文的总督衙门中匆匆一见,竟成永别。而对于胡怀昭的先斩后奏,吴越更是心情复杂,忍不住苦笑道:“这个胡怀昭啊,虽然是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这句话,可他怎么也不想想,我现在那还抽得出援军给他帮忙?又怎么保证他在前线粮草弹药不缺?”&1t;/p>

        “慰亭,得叫胡怀昭赶紧退兵。”旁边的赵烈文也说道:“他手里的精锐军队本来就不多,粮草弹药无法保证,旁边的吉文元又是巨大隐患,冒险北上是孤军轻进,稍有不慎就可能重蹈长毛北伐的覆辙,挫伤我们的锐气,甚至还有可能影响到我们消化新占领的淮南土地。”&1t;/p>

        “退兵是当然得退兵,不过也用不着太急。”吴越盘算着说道:“毕竟,这也的确是一个难得的战机,乘着山东乱党群龙无的机会,那怕是先拿下泰安也行,拿下泰安等于就是和乱党共占泰山的山道天险,用不多兵力就可以牢牢牵制住山东乱党的众多主力,对我们光复其他的山东城池十分有利。”&1t;/p>

        “怕就怕胡怀昭连泰安都拿不下来。”赵烈文提醒道:“守泰安的山东按察使刘瀛阶和乱党提督百胜,曾经以一城之力挡住石达开的主力好几个月时间,他们又长期和长毛正面对峙,肯定已经把泰安城修筑得城高壕深,工事完善,即便乱党不能及时给他们派出援军,胡怀昭也未必有把握能迅拿得下泰安城。”&1t;/p>

        “让他试一试,说不定就能创造奇迹,毕竟我们现在气势正盛,乱党那边的军心士气也肯定会受到骆秉章过世的影响,的确是个难得的趁火打劫机会。”&1t;/p>

        又盘算了一下后,吴越拿定主意,说道:“这样吧,给胡怀昭一个月时间,从他出兵北上那天开始算,一个月之内,他如果拿不下泰安城劫获乱党的粮草补给,就给我马上退兵。”&1t;/p>

        掐指头盘算了一下传递命令路途所需要的时间,又刨除了胡怀昭大概需要的北上准备时间,赵烈文点了点头,这才提笔替吴越草拟命令,结果吴越却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还有,提醒一下胡怀昭,假如现乱党有出兵南下增援泰安的迹象,乱党那边肯定会打张夏镇那条山道的主意,叫他多动脑筋,乱党能利用那条狭窄山路,他也可以利用。还有,打泰安的时候不能一味的蛮干,也要多动脑筋想办法,他的粮草后援无法保证,北上攻坚最好的办法就是出奇制胜,打消耗战他没有任何把握。”&1t;/p>

        吴越在湖北大后方翘着二郎腿说话当然轻松,但吴越却说什么都没有想到的是,早在南京保卫战之前就跟着自己的老资格帮凶胡怀昭会托大到意想不到的地步——胡怀昭军携带着北上泰安作战的粮食,竟然连一个月的支用都不够……&1t;/p>

  http://www.zwydw.com/book/0/7/82052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