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二十八章 卷土重来

第六百二十八章 卷土重来

  吴军败就败在太不了解敌情,压根就不知道泰安清军对南城门的重视程度,直接就把爆破队派过了泮河,又为了方便爆破得手后立即发起进攻,还没等爆破成功就立即着手搭建浮桥,却全然不知清军暗哨早就已经发现了自军举动,早早就拉动连接城上的绳索,象值守城上的清军发出警告。

  守城的清军营官也十分狡猾,收到警报后并没有马上大吼大叫惊动城下吴军,选择了一边让守城士兵起身备战,一边派人向城内告急,让城里的清军预备队做好增援准备,耐心等候吴军搭起浮桥,把突击队派过泮河,不动声色的等待吴军将士自入死地。

  再接着,吴军自然茶几了,用达纳炸药炸掉城门才发现城门甬道已经被土石沙包堵死,清军则乘机乱枪齐鸣,以猛烈火力迎头痛击吴军突击队,同时还更加狡猾的集中炮火猛轰吴军浮桥,切断吴军的南北联系。吴军突击队向前进不了城,撤退的道路又被清军火力封锁,顿时大败,不会水的冒险冲上浮桥拼死过河,会水的纷纷跳入泮河,在初冬季节泅水过河,狼狈不堪的逃回泮河南岸,清军方面则狂笑着拼命开枪放炮,尽情射杀毫无还手之力的吴军突击队成员,还有泮河南岸的吴军预备队,取得辉煌胜利。

  初步统计,吴军在这一战中阵亡五十二人,失踪九人,重伤两人,轻伤三十余人,伤亡数字虽然不是很大,可牺牲的大部分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老兵,随便拉一个出来都可以在普通营队中担任什长哨官的核心骨干,损失其实相当不小,同时军心和士气也受到不小影响。所以带着军队撤回安全地带后,吴军前锋大将成家燮也只好马上跑到了胡怀昭的面前请罪,老实表示愿意接受任何处罚。

  还好,胡怀昭已经用望远镜看清楚了情况,知道这场仗打输与成家燮的指挥无关,而是因为清军早有准备,同时吴军在地利方面太过吃亏,所以胡怀昭也没过于责怪成家燮,只是质问道:“是怎么被乱党军队发现的?是不是搭浮桥的时候动作太大,被城上乱党发现了?”

  “不知道。”成家燮灰溜溜的说道:“应该不是,搭浮桥的时候我一直在岸边看着,可以肯定没发出大的声响,但也不敢肯定。”

  “没用的东西,连怎么被敌人发现的都不知道。”埋怨了成家燮一句,胡怀昭也没有办法,只能是叹了口气,吩咐道:“退兵吧,乱党有准备,增援也肯定已经上城了,今天晚上彻底没希望了。”

  成家燮灰头土脸的答应,胡怀昭却比他更加的闷闷不乐,因为吴军迅速破城的唯一希望就是泰安南门战场,这次偷袭失败之后,清军方面肯定会更加重视南门防御,接下来的吴军再想靠偷袭拿下泰安的可能已经几乎等于是零,攻打泰安基本上也就只剩下了耗时耗力的正面强攻这唯一选择,然而吴军又偏偏在粮草问题上十分吃紧,所以究竟还能不能拿下泰安城,说实话胡怀昭心里已经没有任何的把握了。

  这时,一个前队士兵又跑到了还没来得及离开的成家燮面前,抱拳奏道:“成将军,找到了五个失踪的弟兄,他们淌水到了下游上岸,已经归队了。”

  “好。”成家燮点头,又随口吩咐道:“继续找,看能不能把剩下的几个弟兄找到。”

  言者无心,听者无意,听到前队士兵的报告,旁边正在忧虑的胡怀昭心中一动,忙说道:“刚才你说什么?淌水回来了五个弟兄?不是游过来的?”

  “禀胡将军,他们说是淌水回来的,具体不清楚。”来报告的前队士兵如实答道。

  “马上把他们带来,让我亲自问他们。”胡怀昭赶紧吩咐,心里也重新燃起了一线希望。

  按照胡怀昭的吩咐,五名一度失踪却顺利归队的吴军士兵很快就被领到了面前,胡怀昭仔细问起他们的过河经过时,五名吴军士兵如实回答,说他们因为水性太差,一度被河水冲到了泮河下游,但回过神来后及时想尽各种办法勉强站稳,结果发现河水不深,便手拉着手冒险淌水过河,侥幸淌到了南岸归队。胡怀昭听了大喜,忙追问道:“河水最深处淹到了你们那里?”

  “只比胸口高些,还没到脖子。”

  一个中等身材的吴军士兵最先回答,还比划了自己被河水淹到的位置,同样不算太高的胡怀昭赶紧亲自与他比较身高时,旁边的成家燮也顿时明白了其中蹊跷,狂喜说道:“河水才这么浅?胡大哥,我们直接淌水过去强攻南门啊?”

  “不急,等明天亮了再说。”胡怀昭兴奋的回答,又下意识看了一眼泮河的上游方向,心中暗道:“还得派几个懂水文去上游看看,如果有什么地方能暂时把河水挡住就太好了。”

  …………

  与士气受挫的吴军将士相反,成功在守城战中打败了传说中骁勇无敌的吴逆贼军之后,泰安的守军上下当然是狂喜万分,士气大涨,信心也立时大增,无一不说吴贼兵马也不过如此,对付起来并不比应对太平军困难多少。而更凑巧的是,恰好到了第二天上午时,新上任的山东巡抚宝鋆又派人送来急件,说是自己不日便将派遣清军名将张国梁率军南下增援泰安,让刘瀛阶和百胜放心守城,耐心等待援军赶到。

  刚打了一个胜仗又收到这样的好消息,大喜过望的刘瀛阶当然是在第一时间把这个喜讯公诸于众,换来了泰安守军的齐声欢呼,人人喜形于色,副手百胜也是笑开了花,向刘瀛阶拱手说道:“恭喜刘臬台,贺喜刘臬台,这次只要顶住了吴逆贼军,熬过了这一关,朝廷论功行赏,一个巡抚衔怎么都该归你了。”

  “不敢,不敢,实领山东按察使我都已经不堪重负了,那还敢窥视巡抚职位?”刘瀛阶假惺惺的谦虚,然后又笑道:“倒是百将军你才应该恭喜贺喜,这次打完了,一个子爵怎么都该有了吧?”

  百胜也假惺惺的谦虚,与刘瀛阶一起心照不宣。不过刘瀛阶也还算冷静,很快就把话转回了正题,问道:“百将军,依你之见,吴逆贼军接下来会怎么打?”

  “估计他们是不敢再打南门的主意了。”百胜得出自信结论,又道:“吴逆贼军走陆路而来,粮草转运困难,基本上只有速战速决的选择。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吴逆贼军很可能会猛攻我们在城外的出城,打开进兵道路,然后再尽快发起攻城。”

  “真要这么打的话,那我们守起来倒是比较容易,东西北三道城门,不管那道城门外的出城失守,马上象南门一样堵上就行。”刘瀛阶点头,又说道:“但我们还是得防着点吴逆贼军的其他花招,听骆抚台说,吴逆贼军最难对付的一点就是坑蒙拐骗,花招百出,我们一定得盯好他们,防着他们又耍什么新的花招。”

  “这个好办。”百胜更加自信的回答道:“我们长期驻守泰安,泰安一带的山山水水都熟悉,只要多派斥候细作严密监视,不管吴逆贼军玩什么花样,都绝对瞒不过我们的眼睛。”

  百胜这么自信当然不是胡乱吹嘘,主场作战对地形熟悉,本地百姓又比较拥戴相对太平军来说纪律好上许多的泰安清军,所以吴军的一举一动确实很难瞒得过泰安清军的眼睛。结果让刘瀛阶和百胜更加宽心的是,偷袭失败后的第一天一整天,吴军队伍都没有任何大的动作,仅仅只是派出大量人手上山砍伐木材,赶造各种攻城武器,同时派出许多斥候严密巡视周边动静,并没有急着发起强行攻坚。对此,刘瀛阶和百胜虽然也明白吴军是在磨刀不误砍柴工,却也大感宽心,都道:“既然你们不急,那我们更不急,看你们的粮草能支撑多久!”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到了吴军偷袭失败后的第二天时,已经在东门外立定了营地的吴军主力突然拔营而起,全军渡过泮河,直接移师到了泰安南门之外立营。另外吴军又单独分出四千左右的兵力,开拔到了泰安西郊的埠西岭附近离营。刘瀛阶和百胜闻报都是大感惊奇,都惊讶说道:“吴逆贼军怎么移营到了泰安南门外?要搭建浮桥直接过河强攻,他们就不怕我们用火炮直接打断浮桥?”

  “分出一支偏师去埠西岭那边立营干什么?想拦截我们的援军?可那里不是我们援军南下的必经之路啊?”勉强已经算是清军名将的百胜又惊奇说道:“还有,我们的斥候说贼军没有抢占埠西岭至高点,是在旁边的两里处立营,贼军是想干什么?这么做完全不合章法啊?”

  “多派人手,盯紧吴逆贼军。”刘瀛阶做出清军目前唯一能够选择的决定,又说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吴逆贼军的花招马上就要来了。”

  不幸被刘瀛阶言中,才刚到次日清晨,天色还没有全明,南门守将就匆匆派人来报,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南门外的泮河水位突然开始缓缓下降,似乎有断流的可能。刘瀛阶和百胜闻报一起大惊,只能是匆匆赶来南门,亲临现场查看情况。结果慌慌忙忙的登上了泰安南门之后,还没等举起望远镜细看,刘瀛阶和百胜就已经脸色苍白的看到——泰安南门的天然屏障泮河,水位已经下降到了平时的一半左右,水流也比平时缓慢得十分明显!

  “埠西岭!”

  刘瀛阶突然醒悟过来,大吼道:“是埠西岭那边出了问题!埠西岭的北面,是一片大洼地,吴逆贼军在那里堵住了河水,把河水引进了洼地,让泮河断流,让他们可以直接强攻泰安南门!”(PS:非虚构地形,那片洼地就是现在的泰安大河水库。)

  “好奸诈的吴逆贼军!”百联也顿时醒悟,惊声道:“连这么不要脸的办法都想得出来,难怪他们要移营到泰安南门外,原来他们是想绕开我们的城外工事,直接强攻我们唯一没有城外工事保护的南门!”

  被刘瀛阶和百胜猜中,没过多少时间,派出城外的斥候就匆匆来报,说是吴军偏师在埠西岭附近用土石沙包堵塞泮河,将河水逼进埠西岭北面的大洼地。同时南门外的细作也送来急信,说是吴军在早餐过后仍然炊烟不绝,很有可能是赶造馒头包子等干粮食物。结果光凭这一点,已经算是身经百战的刘瀛阶和百胜就得出结论,吴军很可能就要发起正面强攻了,还很可能是昼夜不停的长时间强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急得象热锅子上的蚂蚁一样的转了十几个圈子,刘瀛阶和百胜总算是商量出了一些应对策略——全力加强南门防御,抓紧时间把能动用的火把搬到南门城上补强火力,多备干粮火把以便长时间作战;组织敢死队准备出城突击吴军的临时水坝工事,不惜代价的破坏水坝让泮河水位恢复;让东西北三外的出城守军做好出击准备,以便在南门告急时发起突击,为南门战场分担压力!

  除此之外,刘瀛阶和百胜当然没忘了派出快马携带急信北上,向宝鋆报告泰安面临的危急情况,请求宝鋆尽快派出援军南下增援。

  还好,从泰安到济南的道路一直掌握在山东清军手中,同时长城驿和张夏驿还有驿马可以给泰安清军的告急信使换乘,所以才到了当天晚上,刘瀛阶和百胜的告急书信就送进了济南城,并在第一时间呈献到了新上任的满清山东巡抚宝鋆手中。结果得知了书信内容之后,宝鋆也顿时脸色大变,赶紧派人去给张国梁传令,让张国梁连夜做好南下增援泰安的准备,第二天清晨就出发南下去救泰安。

  “宝抚台,应该马上给刘臬台和百提台他们送去一份急件。”旁边的荣禄建议道:“告诉他们,泰安城能保住当然最好,如果实在保不住,被吴逆贼军杀进了城里,就马上放火,烧光城里的粮食和弹药,不给吴逆贼军夺粮补给的机会!”

  听到荣禄这话,宝鋆先是一呆,然后重重点了点头,恶狠狠说道:“对!就应该这么办!”

  http://www.zwydw.com/book/0/7/83422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