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泰安大战

第六百二十九章 泰安大战

        受黄河泛滥破坏天然水系的影响,初冬之时又降雨稀少,最后再加上阴损缺德的胡怀昭让手下人故意捣乱,抢筑临时水坝堵住了河道,泰安的母亲河泮河,终于还是在吴军移师后第二天的正午时分彻底断流了,裸露出了大片光滑的河滩与深厚的淤泥,还有铺满河床的鹅卵石,暂时失去了哺育两岸百姓的作用。&1t;/p>

        泰安一带的地下水还算丰富,城里的水井也数量颇多,即便无法再从河中取水,光靠井水也勉强能够应付日常之用,吃饭饮水不会受什么影响。然而对于目前的泰安军民来说,泮河的重要性远远不止如此,没有了泮河保护之后,惟一没有挖掘壕沟和修筑外围工事的泰安南门,马上就象娇嫩的小羊羔一样,彻底的暴露在了吴军胡怀昭部这条饿狼的獠牙之下,一度让吴军将士可望而不可及的泰安城墙,也彻底的暴露在了吴军将士的枪炮之下。&1t;/p>

        还好,泰安南门只是没有外围工事保护而已,最基本的城墙、城楼、护城壕和羊马墙等城防工事仍然十分完善,另外还筑有两座炮台,可以安置重炮射击,吴军想要靠强攻直接拿下也不是说说就能办到。所以即便被吴军断河这一缺德手段杀了一个措手不及,泰安军民也没有丧失信心和勇气,仍然还是在刘瀛阶和百胜的指挥之下全力加强南门防御,争分夺秒的把各种各样的守城物资送上城头让守军使用,原本重点防御东西北三门的清军将士也纷纷应调过来补强防御,与泰安百姓一起准备这场残酷恶战。&1t;/p>

        与此同时,吴军这边也开始了战前准备,军队除了抓紧时间准备各种攻城武器外,又赶造了大量的干粮与火把,准备昼夜不停的长时间作战。除此之外,胡怀昭又十分细心的派遣一支辅助军队出营,携带草束树枝先来泮河开辟道路,用草捆树枝铺垫光滑的河床与粘脚的淤泥,方便吴军将士直接冲到泰安城下攻城。&1t;/p>

        泰安大战的前哨战由此打响,为了打击吴军和鼓舞士气,给吴军攻城增添难度,泰安清军果断对着先来铺路的吴军辅兵开枪放炮,疯狂射杀基本上全部由太平军降卒组成的吴军炮灰,吴军辅兵光挨打难还手,只能是一边小心躲避着清军的枪弹炮火,一边尽可能的开枪还击,掩护同伴抢铺道路,泰安南门一带也因此一时之间枪炮连绵,子弹横飞,远程对射打得不亦乐乎。&1t;/p>

        清军毕竟地利优势巨大,一直都在前哨战中占据绝对上风,用密集的子弹和猛烈的炮火给吴军辅兵造成了严重的伤亡,吴军辅兵的尸体横七竖八铺满河道,中枪中炮的伤员哭喊震天,不断狼狈而逃,到了最后,因为伤亡实在太大的缘故,吴军辅兵还不得不暂时停止了铺河行动,乱糟糟的逃到守军炮火射程范围之内候命。城墙上的泰安军民也因此欢声震天,士气大振。&1t;/p>

        亲临第一线指挥作战的清军提督百胜也对麾下将士在前哨战中的表现十分满意,觉得虽然浪费了不少的弹药,可毕竟还是挫伤了吴军的锐气,十分有利于接下来的真正决战。所以赶紧让清军士卒注意节约弹药外,百胜又向清军将士喊道:“看到没有?吴逆贼军和长毛一样,也是血肉之躯,照样怕我们的枪子炮弹,我们只要继续这么打下去,就一定能守住南门,坚持到援军到来!大清必胜!泰安必胜!我们必胜!”&1t;/p>

        “大清必胜!泰安必胜!我们必胜!”清军将士纷纷放声呐喊,人人神情刚毅,意志坚定,也的确对守住泰安南门充满了信心。&1t;/p>

        泰安军民的必胜信心很快就开始动摇,下午两点正时,在吃饱了一顿尽可能丰盛的午饭之后,吴军胡怀昭部的主力开始出营集结,一口气动用了十四个营七千人的军队起攻城作战,还把包括三十门后装膛线炮在内的一百五十余门远程重炮拉到了阵前,在泰安南门前列队排开,黑黝黝的炮口对准泰安南门城头,让城上的清军望而生畏,未开一炮,就已经声势夺人。&1t;/p>

        迅安排好了阵列之后,三点正时,吴军的炮击突然展开,一百五十多门远程重炮一起开火,将各种各样的炮弹轰向泰安城头,此前仅仅只是领教过少量黑火药开花炮弹的泰安清军,也生平第一次尝到了苦味酸开花炮弹的苦头。&1t;/p>

        轰隆!轰隆!轰隆隆隆隆!&1t;/p>

        连绵炸响的炮声中,吴军的炮弹接连脱膛而出,或是飞向泰安城头,或是砸向泰安南门城墙,还有许多的炮弹直接越过城墙砸入城内,实心落地弹跳,所向披靡,当者立毙!黑火药炮弹不断炸开,弹片横飞,不幸被弹片射中的清军将士血肉四溅,非死即伤!而最出风头的依然还是苦味酸炮弹,爆炸后不但弹片更多更猛,迸射的火焰还能直接伤人伤物,当其冲的泰安南门城楼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冒出了火头,城里也是火头四起,城上城后的泰安军民因此奔走呼叫不绝,顿时乱成一团。&1t;/p>

        “起火了!快泼水!泼水!千万别让火烧起来!”&1t;/p>

        “水浇不熄!贼军的炮弹有妖法,冒出来的火水都浇不熄!”&1t;/p>

        “救命啊!救救我!我身上起火了!”&1t;/p>

        初次遭遇苦味酸炮弹的泰安军民惊叫惨呼的同时,吴军的铺路行动也乘机再次展开,辅兵再次携带草束树枝上前铺垫河床,城墙上的清军将士虽然也奋力开枪开炮压制,却再也打不出之前的威猛气势,匆忙打出的子弹大都偏得离谱,炮火也不再象之前那样连绵猛烈,同时暴露了炮位之后,吴军的炮火还开始了重点打击清军的火炮所在,不到十分钟时间就成功打中了一门装填火药的清军火炮,引殉爆,炸死炸伤了好几名清军炮手。&1t;/p>

        “不是说吴贼这路兵马只是偏师么?怎么火力比石达开那个大长毛的火力还猛?!”&1t;/p>

        被苦味酸炮弹的巨大威力震慑,清军指挥官百胜甚至都觉得吴军偏师的火力比当初的太平军北伐主力还要恐怖。而身为指挥官的百胜都有这样的感觉,余下的泰安军民自然更是个个心中大骇,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必胜信心大为动摇,再不敢认定自军一定能坚持到援军到来,军心士气都受到严重影响。&1t;/p>

        吴军足足用远程炮火准备了一个小时才停止射击,然后乘着天色还足够明亮,已经成功铺起进攻道路的吴军辅兵再度上前,冲到泰安南门外的护城壕旁抢修临时工事,已经在炮击中死伤惨重的清军慌忙开枪压制,然而却再也无法有力压制吴军的工事准备,逼得百胜只能是提前调动预备队上城补强火力。可是城墙上的太平军火力才刚密集起来,吴军令旗一挥,抢修工事的吴军辅兵立即伏地避炮,吴军的庞大炮队则乘势开火,再次猛轰人员重新开始密集的泰安南门城头,清军措手不及,顿时又死伤惨重。&1t;/p>

        见此情景,躲在箭垛背后的清军指挥官百胜不由生出了一种近乎绝望的感觉,不知道是应该选择不惜代价的压制吴军抢修工事,还是选择优先保存实力,任由吴军抢修前沿工事。最后,考虑到自己手里的可用之兵本来就不多,百胜也只能是咬了咬牙,把预备队重新撤下城墙,放弃火力压制,吴军辅兵则乘机抢挖抢筑避弹工事,让战兵冲到城下时有处可依。&1t;/p>

        秋冬昼短,还没到六点时天色就已经开始黑,已经成功抢修起了一些避弹工事的吴军这才出动了一些战兵上前,抢到城下准备火力掩护,知道吴军准备在晚上力的百胜也匆匆调派军队,补强城上防御,并向值守南城的部下吩咐道:“一定要注意城下!吴逆贼军喜欢在城墙上直接挖洞炸城,城门已经堵死了,贼军今天晚上九成九会用这种,盯紧了下面,现有吴逆贼兵挖城墙,马上扔火药火把,炸死烧死那帮狗娘养的!”&1t;/p>

        言罢,百胜这才匆匆下城离开南门——离开的原因倒也真不是百胜怕死,而是城里离不开百胜居中指挥,同时在必要的时候,百胜或许还要亲自率军出城突击,为南门战场分担压力。&1t;/p>

        百胜料中了吴军的攻城战术,然而百胜却又料错了吴军的攻城决心,天色全黑之后,在前沿阵地上的吴军将士火力掩护下,吴军的工兵大举上前,或是用壕桥车在护城壕上抢搭桥梁,或是冲到城墙下方借着夜色掩护抢挖爆穴,结果因为枪炮声掩盖了挖掘声的缘故,清军方面很难靠着声响判断吴军的挖掘处所在,只能是不断扔下火把草束下城照明,守城物资消耗迅而又巨大。&1t;/p>

        事还没完,吴军的花样还在后面,当吴军辅兵在护城壕上搭起了十几道过壕桥车后,又有一个营的吴军将士扛着飞梯上前,直接起最为残酷的蚁附大战,全力争取直接蚁附破城,也用血肉掩护工兵抢挖爆洞。&1t;/p>

        吴军的蚁附战收到了让胡怀昭喜出望外的效果,此前泰安清军是打过许多守城战不假,可是之前太平军几次起的攻城全都是地穴攻城,从没打过那一次蚁附进攻,所以碰上了敢直接冲击城头的吴军将士后,泰安清军顿时就有一种手忙脚乱的感觉,反击压制的效率相当小,吴军才只是第一次蚁附攻城,竟然就有人直接冲上了城头!——当然,马上又被素质不算太差的泰安清军打下了城去。&1t;/p>

        先上城的勇士没能成功立足,虽然十分遗憾,但是对于胡怀昭等吴军指挥官来说就已经足够了,知道今天晚上不但直接炸塌泰安城墙大有希望,就是靠蚁附攻城得手也有一定可能了。而与胡怀昭相反,职守南门的清军将领却是手忙脚乱,不得不匆匆派人进城向百胜报告,说是吴军攻势太猛很难招架,根本无法阻止吴军工兵地老鼠在城下挖城。&1t;/p>

        “只能是出兵冲一冲了。不然的话,让贼军挖开了洞炸倒城墙,我们就更挡不住了!”&1t;/p>

        迫于无奈,百胜只能是痛下决心,派人出城给出城守传令,让东西两门的出城守军起突袭,增援南门和吴军打野战,为南门主战场分担压力。同时百胜又咬着牙齿给北门外的出城守军去令,让他们借着夜色掩护去突袭吴军在埠西岭的临时水坝,妄想捣毁水坝,让泮河大水挡住吴军攻城脚步。&1t;/p>

        很可惜,百胜这两手全都在同为战场老麻雀的胡怀昭预料之中,同时到了野战之中,此前和太平军交战时都只敢采取守势的泰安清军更加吴军的对手,从东西两门杀来南门的清军还没能转过城墙拐角,就已经被驻守两翼的吴军将士用掷弹筒炸得鬼哭狼嚎,鸡飞狗跳,接着又被吴军将士的排子枪打得死伤惨重,成片成排倒下,几次冲锋都没能冲过吴军阻击,最后干脆两翼一起溃败,狼狈不堪的一起逃到远处躲避。&1t;/p>

        同样悲惨的还有去偷袭吴军临时水坝的泰安清军,还没看到吴军临时水坝的情况,就已经被严阵以待的吴军将士揍得满地找牙,不要说是突击捣毁吴军的临时水坝工事,就是想靠近吴军阻击阵地都是难如登天。&1t;/p>

        埠西岭这边的吴军把清军突击队踩在脚下摩擦的时候,蚁附攻城的吴军将士也在不断的成功冲近城墙顶端,结果因为清军不惜代价的抛掷火药阻拦的缘故,吴军的蚁附之兵始终没能取得大的进展,却也成功的掩护了工兵挖掘爆洞,同时还逼得清军再次派遣预备队上城补强防御,让百胜手中的可打之牌越来越少。&1t;/p>

        曾经成功挡住石达开主力的百胜也的确是一员良将,到了接近三更时分时,通过各种军情战报和蛛丝马迹现情况不妙之后,百胜也只能是向刘瀛阶说道:“刘臬台,今天晚上恐怕不行了,我们光是顶住贼军的蚁附进攻都吃力万分,更别说是挡住贼军炸塌城墙了。说句不吉利的话,搞不好我们挺不到天亮,城墙就有可能被贼军炸塌。”&1t;/p>

        “百提台,没有任何办法了吗?”&1t;/p>

        刘瀛阶脸色苍白的问,见百胜郑重点头,刘瀛阶的脸色也更加苍白,问道:“那怎么办?是继续咬牙挺下去,还是早做决断?”&1t;/p>

        “当然继续咬牙挺下去,不到最后时刻,我绝对不会放弃。”百胜摇头,又沉声说道:“只是城里的粮草,刘臬台你得早拿主意,实在挡不住的时候,我们是该一把火烧了?还是应该留下来?”&1t;/p>

        刘瀛阶沉默,半晌才反问道:“百提台,你的意思呢?”&1t;/p>

        “为了朝廷和大清,我们应该烧。”百胜答道:“但是为了我们自己,还有我们麾下的将士,我们不能烧,烧了的话贼军绝对会大怒,绝不会放过我们,还有我们麾下的将士,吴逆贼军气急败坏,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1t;/p>

        说到这里,百胜顿了一顿,然后又稍微放低了一些声音,语气沉重的说道:“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不怕死,烧了粮食后,就算我跑不掉被妖兵千刀万剐,我也是为朝廷尽忠。可我的将士们,就会被我给连累了,他们可大部分都是陪着我们走过这几年,给我们当牛做马熬过长毛几次强攻的啊!”&1t;/p>

        说这几句话时,百胜的眼角都已经有泪光在闪烁,刘瀛阶则久久沉默,一直到了听到三更的梆子时,刘瀛阶才声音沙哑的说道:“山东的饥荒本来就严重,我们如果还要烧掉救命的粮食,太伤阴德了。”&1t;/p>

        “那我们就……?”&1t;/p>

        百胜没有问完,就自己闭上了嘴巴,与他搭档数年的刘瀛阶则点了点头,彼此心照不宣,全都决定给自己留下了一条活命生路。&1t;/p>

        “轰隆隆隆——!”&1t;/p>

        恰在这时,南门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非同寻常的恐怖巨响,接着隐约还能听重物倒地的声音,还有沸腾的喧哗人声,听到这些声音,百胜和刘瀛阶都忍不住长叹了一声,知道泰安终于还是破了,自军始终还是没能复制当年挡住石达开主力的辉煌奇迹,不过还好,在泰安一带很得民心的刘瀛阶和百胜心里都清楚,泰安落在吴军手中,怎么都比落入太平军手中强上百倍。&1t;/p>

        刘瀛阶和百胜心照不宣的决定,确实挽救了泰安清军和他们自己及全家,才刚看到自军工兵用达纳炸药炸倒城墙,亲临阵前指挥攻城的胡怀昭就马上派军上前起突击,还不断的大吼大叫道:“冲进城里去!优先保护粮仓!乱党军队敢放火烧粮食,见一个杀一个!一个都别老子放过!一定要给老子保住粮仓!”&1t;/p>

        “刘瀛阶!百胜!你们这两个狗娘养的,如果敢放火烧粮食,老子就把你们全家凌迟处死,亲手用小刀一刀一刀的把你们全家一个个割死!”胡怀昭还又这样张牙舞爪的疯狂叫嚣,表情狰狞得就好象来自地狱的修罗恶鬼。&1t;/p>

  http://www.zwydw.com/book/0/7/83903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