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哥俩好

第六百三十四章 哥俩好

  前锋轻装急行迅速拿下崮山驿的第二天正午刚过,万余人的吴军偏师主力也在胡怀昭的率领下,顺利抵达了这个地势险峻的咽喉要地,从而彻底掌握了济南战场的主动权,既可以走官道大路攻打济南的卫城长清城,拿下长清以此为前进基地攻打济南,或者与济南清军长时间对峙;也可以走炒米店这条并不算太难走的小路直接攻打济南,尝试直接拿下满清朝廷在华北平原上控制的最后一座省城。

  也是凑巧,张荫清带着胡怀昭的劝降信离开吴军临时营地时,山东大地上正好降下了入冬后的第一场雪,雪花虽然不是很大,却也纷纷扬扬,飘飘洒洒,不多时就将大地染成了一片素白,呵气成雾,滴水成冰,就连平坦的官道大路都逐渐变得有些湿滑难行。

  沙场经验虽不如老爸那么丰富,可是看到这样的天气突然降临,对满清朝廷仍然还是十分忠心的张荫清却还是心中有些忍不住暗暗欢喜,知道这样的天气只会对以南方人为主的吴军不利,也更加不利于吴军通过张夏镇这条山路运粮北上供给前线战场,明白济南战场上的清军只要顶住吴军一段时间,不给吴军迅速拿下济南或者长清立足的机会,那么要不了多少时间,孤军轻进的吴军偏师就只能是乖乖滚出济南战场,山东清军也可以顺利熬过大当家骆秉章突然病故这个难关。

  “老天爷也站在我们这边,山东还有救,大清朝廷也一定还有救。”

  忠诚与乐观并没有改变张荫清接下来必然将面临的命运,被吴军骑兵押到长清近郊释放后,还没过去五分钟时间,张荫清就被长清清军的巡逻队团团包围,马上表明身份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忠于职守的清军斥候还是先把张荫清五花大绑捆了个结实,然后才把张荫清押进长清城,交给率军守卫长清的清军总兵德通。

  还好,长清守将德通不但认识张国梁,还和张荫清这个晚辈也十分的熟识,所以即便是以吴军俘虏的身份来与德通见面,替吴军转递劝降信,张荫清也没受到什么虐待刁难,还在第一时间被德通派人护送到了东面三十里外的济南城中,让张荫清重新见到了新到山东上任不久的宝鋆,还有与张国梁交情过命的傅振邦。

  冬季昼短,进到济南城中时天色已然入黑,可是张荫清却是连吃饭的机会都没有,马上就被押到了宝鋆和傅振邦等人的面前接受审问,张荫清也不敢有任何的隐瞒,马上就把张国梁军惨败的前后经过和盘托出,坦然承认自己是奉了父命主动放下武器投降,又说了张国梁试图自杀殉国的事,期间几度声泪具下,最后干脆痛哭失声。与张国梁情同手足的傅振邦也直抹眼角,哽咽感叹,“殿臣,你是为了你儿子,你是为了你的儿子才被贼军俘虏的啊。不然的话,以你的为人脾气,怎么可能做吴贼的阶下囚?怎么可能当吴逆贼军的俘虏啊?”

  与发自内心伤痛的傅振邦不同,宝鋆和荣禄等人却更加关心吴军偏师的具体情况,大概了解了张国梁军覆灭的经过,荣禄就迫不及待的向还在哭泣的张荫清问道:“少将军,既然你已经和吴逆贼军交过手,又是和吴逆贼军一起来的,那么关于吴逆贼军的具体情况,你究竟知道多少?请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越详细越好。”

  “荣大人,荫清他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让他冷静一下好不好?”傅振邦的语气中充斥着不满,说道:“殿臣是为了给荫清留下一个活命的机会,才要荫清放下武器向吴逆贼军投降,现在荫清回来,殿臣却还被贼军扣在手里当人质,荫清心里有多难过,难道你就不能替他考虑一下?”

  “可是傅将军……?”

  “咳!”

  荣禄本想和傅振邦争辩,可旁边的宝鋆却突然咳嗽了一声,还向荣禄使了一个眼色,荣禄明白宝鋆的意思只能是乖乖闭嘴,傅振邦也这才转为继续宽慰张荫清,还是在张荫清哭声稍歇之后,傅振邦才又问道:“荫清,殿臣他现在怎么样了?吴逆贼军有没有说过怎么处置他?”

  “父亲伤得很重,好在不是太危险,保住性命应该问题不大。”张荫清如实答道:“贼军要父亲向他们投降,给他们效力,父亲拒绝了,贼军也没逼父亲,只是说等父亲伤好一些,就把父亲送去交给吴超越那个逆贼发落。”

  “没事就好,只要贼军没对殿臣下毒手就好,还有希望,我们还有希望想办法把殿臣救回来。”

  傅振邦松了口气,还马上想到了抓一个吴军大人物换回张国梁的办法,那边荣禄却是更加的迫不及待,马上就开口向张荫清问道:“少将军,关于北上来济南这支吴逆贼军的情况,你知道多少?能不能给我详细介绍一下?”

  “荣大人恕罪,关于这支吴逆贼军的具体情况,末将了解得也不多。”张荫清摇头,垂头丧气的说道:“末将只知道吴逆贼军这次来了二十二个营,其中有三四个营是全部装备着洋快枪的贼军精锐,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那贼军的下一个进攻目标是那里?”荣禄赶紧又追问,道:“贼军是打算先打长清?还是准备走炒米店这条路来打济南?”

  张荫清犹豫着不敢回答,旁边疼爱侄子的傅振邦则更加不满,先是又瞪了荣禄一眼,然后才说道:“荣大人,荫清他一个被贼军在战场上抓到的俘虏,怎么可能知道这么重要的事?”

  “那少将军,我再请问你一个重要问题,望你如实回答。”荣禄没空搭理傅振邦的责备,只是继续追问道:“贼军为什么要派你到长清送劝降信?就算吴逆贼军不想让使者冒险,随便一个普通俘虏来送信就行了,为什么偏偏要派你这么一个重要俘虏来?贼军难道就不明白,你来了就不可能再回去了?”

  顾忌到张国梁的安全,张荫清当然不敢轻易回答这个问题,那边傅振邦却是窝火万分,大声怒喝问道:“荣大人,你管吴逆贼军为什么要让荫清来送信?荫清能回来难道不好?难道你希望吴逆贼军一刀把荫清砍了?”

  “傅将军,你误会了。”荣禄赶紧辩解,说道:“少将军能平安回来,我当然也很高兴,可是傅将军,难道你没发现这事太不对吗?随便派一个人就能做到的事,吴逆贼军为什么要让少将军这么重要的俘虏来做?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原因就是荫清是个孝子!”傅振邦没好气的说道:“贼军知道,如果荫清不管他父亲的死活,来了就不回去,荫清就会内疚一辈子,一辈子背上不孝子的骂名!”

  不想重蹈与傅振邦闹矛盾的覆辙,荣禄只能是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宝鋆,宝鋆则也有些为难,明明知道荣禄问得有理,可又知道傅振邦把张荫清看得比亲儿子还重,不可能容忍别人对张荫清再三相逼,所以宝鋆也只能是努力放缓了语调,近乎低声下气的向傅振邦说道:“维屏,冷静些,仲华也是为了朝廷大事,要不,这个问题由你问荫清贤侄吧。”

  傅振邦也不愿对宝鋆过于不敬,只能是抱拳答应,然后才转向张荫清问道:“荫清,你知不知道贼军为什么偏偏要派你来送信?”

  张荫清的神情反应大大出乎了傅振邦的预料,听到了傅振邦的问题了,张荫清先是眼角泛红,继而泪水滚滚,然后还再一次痛哭出声,发自内心疼爱这个侄子的傅振邦大惊,忙追问道:“荫清,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又哭了?还哭得这么伤心?”

  “伯父,荣大人他没猜错,吴逆贼军是故意放我回来的,他们是想利用我骗你们,骗你们露出布防破绽,给他们可乘之机……。”

  张荫清扑通一声向傅振邦双膝跪倒,一边磕头一边嚎啕大哭,把吴军企图利用自己实施反间计的前后经过仔细介绍,还有自己怀疑吴军是在利用自己欺骗清军的情况也仔细说了,然后才大哭着请罪道:“伯父,宝抚台,其实我刚才就想对你们说的,可我担心贼军一旦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对我父亲不利,所以我就没敢开口,没敢说啊!”

  见张荫清说得动情,傅振邦当然是早已扑了上去搀住爱侄,与张荫清抱头痛哭成了一团,旁边的宝鋆和荣禄却是又惊又喜,迫不及待的就开始了分析揣测,然后宝鋆还很快就说道:“这么说来,吴逆贼军是打算骗我们集中兵力在济南,给他们机会轻松拿下长清,以长清城为立足地,然后再来攻打济南城了?”

  “从少将军介绍的情况来看,贼军应该是这个目的,想让我们觉得分兵增援长清会落入他们的陷阱,不敢把过多兵力放在长清。”荣禄点头附和,又说道:“而且贼军这么做也符合兵家常理,拿下长清城后,既可以以长清城为前进基地,继续向济南发起进攻,又可以凭借长清城和我们长时间对峙,逼着我们把主力集中在济南一带,给他们在其他战场打开局面创造机会。不过……。”

  分析到这里,荣禄难免有些担心,好在傅振邦和张荫清这会已经在旁人的劝慰下停止了哭泣,荣禄犹豫了一下,还是试探着向张荫清问道:“少将军,冒昧多问一句,你肯定贼军士兵是故意让你听到那些话的?”

  “绝对肯定。”张荫清自信的回答道:“那两个贼军士兵故意就在我旁边说,还说得很慢很清楚,故意让我听明白,所以我当时就断定,贼军声东击西来打济南是假,骗我们不敢抢先补强长清守军和出兵增援长清才是真。”

  言罢,张荫清还又主动说道:“宝抚台,伯父,不是我长贼军志气,灭我们大清军队的威风,贼军在野战里确实厉害,洋快枪的枪子又快又密,让我们根本没办法近身,队形密集他们就用快射小洋炮和掌心雷炸,队形松散靠近他们又没有任何作用,根本找不到任何办法对付他们。所以我认为,如果要补强长清城防御的话,就一定得赶快动手,抢在吴逆贼军包围长清城之前把军队派进城里去,不然的话,我们基本上就只能看着德总兵他们孤军苦战了。”

  宝鋆微微点头,傅振邦更是大点其头,还马上就转向宝鋆说道:“宝抚台,末将认为,应该尽快给长清那边补充四五个营的兵力,不然长清可能就会有危险。德通手下只有三个营的兵马和两千多地方团练,装备也都不是很好,吴逆贼军如果全力攻打的话,怕是支撑不了几天。”

  信得过老军务傅振邦的战场经验,宝鋆几乎没做任何犹豫,一边点头一边就要开口答应,幸得旁边的荣禄及时开口,阻止道:“且慢,宝抚台,这事还有蹊跷,必须得弄清楚了再决定。”

  宝鋆、傅振邦和张荫清一起扭头去看荣禄,荣禄则是神情有些为难,犹豫着向张荫清说道:“少将军,说句冒犯的话,我有些担心你是被吴逆贼军耍了,被吴逆贼军用来更进一步诓骗我们。”

  “我被吴逆贼军耍了?”张荫清愕然,说道:“荣大人,末将怎么被吴逆贼军耍了?又怎么被吴逆贼军用来更进一步诓骗你们?”

  “吴逆贼军故意让你看穿他们的反间计,让你替他们误导我们,让我们认定他们的声东击西是假,真打长清是真。”荣禄一字一句的说道:“然后只要我们上当,提前把援军派进长清帮着守城,自行削弱了济南省城的守军兵力,吴逆贼军就突出奇兵,真的来打济南!彻底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张荫清心头一跳,也这才发现自己仍然还有可能是身在吴军的陷阱之中,被吴军利用了来误导清军。不过还好,旁边的傅振邦马上开口,问道:“荣大人,你说的是有这个可能,可是证据呢?你有没有证据证明你的分析才是对的?”

  “我没有证据。”荣禄摇头,坦然承认道:“我只是怀疑,但是我没有证据。”

  “那你凭什么一口咬定荫清是被吴逆贼军耍了?”疼爱侄子的傅振邦大声冷笑,追问道:“如果荫清的分析才是对的,吴逆贼军真的全力去打长清,我们却对长清见死不救?那长清城怎么办?是不是拱手让给吴逆贼军?”

  “傅将军,在下只是怀疑少将军被吴贼耍了,没说他被吴逆贼军当了傻子!”荣禄逐渐来了火气,怒道:“而且张少将军就算猜对了又怎么样?长清再重要,能有济南的一半重要?岂能为了一座外围卫城,削弱济南省城的防御,早早就从济南抽调兵力去救长清?”

  “又来纸上谈兵了。”傅振邦笑得更加嘲讽,说道:“荣大人,麻烦你多上几次战场再来指点江山行不行?长清不重要?你知不知道吴逆贼军一旦拿下了长清,马上在济南战场上就是进可攻退可守,更加掌握主动?到时候如果他们愿意,随时都可以来打已经无险可守济南省城,也可以在长清猫过这个冬天,等来年春暖花开了,粮草弹药囤积齐备了,援军也补充到位了,然后吴逆贼军又来打济南省城的时候,济南还怎么守?又怎么守得住?”

  “傅将军,我没说长清不重要。”荣禄也有些忍无可忍,大声怒道:“长清是很重要不假,但我们不能为了长清削弱了省城的防御,我们还有其他的办法处置长清!我们完全可以不去做任何的调整,象当年对待长毛一样,只要长清守不住,就马上一把火烧了长清城里的粮食,一颗不剩,让吴逆贼军在长清城里无粮可就,逼着他们靠从后方运粮熬过这个冬天!”

  如果荣禄这番话是对其他的清军将领说,倒是肯定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就是对张国梁这样的话,张国梁也会眼皮都不眨的考虑能不能接受。但是很可惜,荣禄这次偏偏碰上了清军将领中最大的奇葩另类傅振邦,所以听到了荣禄的话之后,傅振邦马上就变了脸色,看向荣禄的目光也马上就充满了冲天杀气,双手紧握着拳头,一字一句的说道:“好,荣大人,就算你说的是一个办法!但我只问你一个问题,长清城里的大清百姓怎么办?烧了他们过冬的粮食,他们怎么办?”

  被傅振邦的气势所夺,荣禄下意识的微微后退了一步,声音稍稍有些颤抖的说道:“傅将军,慈……,慈不掌兵……。”

  “你给老子再说一遍!”

  傅振邦怒吼,声若雄狮,吓得旁边的其他山东文武赶紧上来阻拦,那边宝鋆也赶紧把荣禄拉后退几步,故意重重一巴掌抽在荣禄的脸上,呵斥道:“闭上你的狗嘴!我们大清王师是爱民如子的仁义之师,长清城里的百姓更全都是我们大清的子民,怎么能听你的胡说八道?烧光粮食把全城百姓活活饿死?我们大清朝廷现在都什么情况了,你还不想着爱民护民,还要烧老百姓的粮食,丢我们大清朝廷的民心?滚!给老夫滚一边去!”

  故意臭骂了一顿自己从京城带来的心腹,然后宝鋆才转向傅振邦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替荣禄赔罪,好在傅振邦也还算冷静,知道这个时候再和荣禄闹内讧只会白白便宜吴军,便也强压住了心中怒火,向宝鋆说道:“宝抚台,末将还是那个意思,必须得尽快派兵增援长清,补强那里的守军,不给吴贼一举拿下长清的机会,只要长清挺住了,济南这边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这……。”

  非对即错的艰难选择再一次放在了宝鋆的面前,结果也还好,汲取了前天没能听从傅振邦正确意见的教训,宝鋆犹豫了许久后,还是决定给自己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点了点头,说道:“傅将军说得对,老夫是应该尽快给长清那边派去一支援军,可是傅将军,你觉得老夫应该派谁去?”

  “如果是我去的话,说不定就有机会逮到一个吴贼大人物,用他把殿臣兄弟换回来。”

  心中再次闪过这个念头,目前济南清军、哦不,应该说是目前整个满清朝廷中,最能打也最有军事经验的清军名将傅振邦迅速就拿定了主意,向宝鋆拱手说道:“宝抚台,让末将率领本部人马去吧,末将敢用项上人头担保,一定能帮着德将军守住长清城,不给吴逆贼兵任何机会。”

  傅振邦的军事能力宝鋆当然百分之百,但就是因为在军事上最信得过傅振邦,宝鋆难免又有些舍不得让傅振邦离开济南城,可是考虑到傅振邦与自己的得力助手荣禄八字不和,势同水火,强行把傅振邦留在济南城中恐怕会导致危险后果。所以宝鋆只是咬了咬嘴唇就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就有劳维屏你了,有维屏你在,长清那边,老夫确实可以高枕无忧。”

  听到宝鋆的决定,已经躲到远处的荣禄脸上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几次想要开口劝谏,可全都又咽回了肚子里,心中叹道:“但愿这一次还是我错,依然还是傅振邦对。”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http://www.zwydw.com/book/0/7/86885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