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三十六章 历史典故

第六百三十六章 历史典故

  “中计了!吴逆贼军的真正目标是济南,不是长清!派来长清这支偏师,不是为了给他们的主力打前站,是为了牵制我们,不给我们出兵增援济南的机会!”

  明白中计也已经晚了,济南战场上最能打也最靠得住的傅振邦本部人马,已经被傅振邦本人傻乎乎的带进长清城里了,要想回援济南就只有一个办法,冲出去和吴军偏师打一场野外决战,杀出一条血路回去救济南!

  关键时刻,宝在临行时叮嘱的话语及时浮出了傅振邦的脑海,让傅振邦暂时冷静下来,盘算是否应该冒险出城与吴军打夜战。但是很可惜,旁边的德通却是一个火暴脾气急性子,迫不及待就大吼道:“老傅,我们上当了,长清城里你不能呆了,我出兵掩护你撤回济南增援,济南是我们山东的省城,绝对不能丢!”

  傅振邦还是有些犹豫,德通则又赶紧追问道:“老傅,你回不回去?要回去得乘早,不然的话,等吴逆贼军缓过了这口气,恢复了体力,你再想冲回去就没现在这么容易了。”

  考虑到吴军长途疾驰而来,正是人困马乏体力严重下降的时候,还有这会天色尚早,及时回去还可以赶在天黑前进城,傅振邦咬了咬牙,还是点头说道:“老德,那就麻烦你了,先安排一些团练在北门侯命,等我准备好了,就让你手底下的团练先从北门出城吸引贼军注意,我乘机从东门出城,只要你的团练能稍微牵制住吴逆贼军一段时间,我就可以轻松许多。”

  德通一口答应,赶紧派人传令,安排了两个营的地方团练到长清北门处集结,准备发起佯攻掩护傅振邦出城撤回济南为了尽可能为傅振邦分担回援压力,德通还特意安排的是装备最好战斗力最强的地方团练。傅振邦则匆匆返回本部营地,让自己的直属队伍立即着手准备撤退返回济南。

  清晨的时候才刚来到长清,还没到中午就又要撤回济南,如此折腾不管换成那支清军队伍都得牢骚怪话满天非,然而傅振邦的本部人马却完全不同,一个个就好象单细胞生物一样的只会无条件执行命令,匆匆收拾了随军带来的弹药武器后,连路上吃的干粮都没来得及准备,傅振邦所部就直接在长清东门内集结完毕。而与此同时,已经亲临北门城头的德通也果段下令打开城门,让两个营的长清团练直冲出去,吸引城外吴军的注意力。

  还别说,清军这一手还真的一举奏效,才刚看到有清军出城,立阵于长清城外东北部的吴军偏师马上就分出了一个营过来迎战,但行军的速度并不快,明显不象是想把清军堵在城里一样。德通在城上一看有机可乘,赶紧命令长清团练加紧出城在护城河对岸集结,以便以严整队形有力牵制吴军胡怀昭部的偏师。

  吴军打得十分的从容不迫,小跑到了距离清军里许处就停下脚步整队,仅仅只有几个吴军士兵快跑上前逼近清军的密集横队,德通在城上见了自然是满头雾水,疑惑说道:“吴逆贼军在干什么?怎么才派这么几个人上前?想和我们交涉?可怎么没打白旗?”

  在距离清军方阵约两百米处挺下后,几名吴军士兵突然亮出的两架掷弹筒告诉了德通准确答案,两架掷弹筒接连开火,把一枚枚掷弹筒炮弹接连轰向清军团练的密集方阵,从没碰上过这种武器的长清团练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应该伏地避弹,顿时被炸了一个七荤八素,死伤惨重,原本还算严整的队列也顿时一片大乱,还马上就出现了练勇惨叫着四处奔逃的情况。

  “吴贼的快射洋炮!打令旗,让我们的团练发起冲锋,冲上去缠住吴逆贼军!”

  瞬间明白了事情真相后,同为老军务的德通马上做出正确选择,果断命令城外团练发起冲锋,妄图近身缠住吴军,继续给傅振邦那边分担压力。但是很可惜,德通的反应虽然很快,战术也十分正确,然而执行命令的长清团练却无法达到这样的战斗素质,看到冲锋令旗挥动后,两个长清练官只有一个及时做出反应,带着军队发起了冲锋,另一个练官却是过了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赶紧带着军队也发起冲锋。

  练官的表现尚且如此,练勇的表现自然更加不堪入目,乱糟糟的冲锋间队列混乱无比,再被吴军又砸了两枚掷弹筒后,更是直接变成了一团散沙,大呼小叫着还没冲到吴军阵地外百步外就迫不及待的开枪射击,白白浪费火药还几乎没有打中一名吴军士兵。然后再等吴军以现在已经成为战场主流的线式战术打出排子枪时,才刚两波轮射,两个营的长清团练就彻底崩溃,惨叫着逃得到处都是。

  砰一声,德通重重一拳砸在堆满雪粒的女墙上,先是破口大骂自己麾下的团练无能,然后又无比揪心的看向东面,心道:“老傅,对不住了,帮不了你多少忙,只希望你那边情况能好点。”

  再来看看傅振邦这边的情况,事实上就在刚听到北门那边隐约传来爆炸声音的时候,傅振邦就迫不及待的下令打开城门,带着自己的两千本部大步出城。而和北门一样,因为摸不清楚从东门出城的敌人情况,吴军偏师同样只是派出了一个营上前准备拦截,十分大度给了傅振邦军集结列队的机会和时间,也同样只是架起了两门掷弹筒从远处轰击傅振邦军的队列,火力侦察傅振邦军的实力情况。

  清军一线精锐的表现当然与团练截然不同,被吴军掷弹筒炸了一个措手不及后,傅振邦军马上就做出了正确反应,看到吴军的掷弹筒炮弹砸来就马上伏地避炮,躲开了绝大部分的弹片,爆炸后又马上起身前进,保持着严整队形以惊人速度迅速避近吴军阵地。负责拦截傅振邦军的这个吴军营则因为只有两架掷弹筒和弹药有限的缘故,根本压制不住傅振邦军的集群冲锋,很快就被傅振邦军欺到近处,被迫举起米尼枪、燧发枪与傅振邦军比拼排队枪毙,然后又被傅振邦军统一装备的里治步枪打得死伤惨重,难以招架。毕竟,里治步枪是这个时代比较先进的主战步枪,前装燧发有膛线,射击精度有保证,锥形弹头更是目前世界上技术最先进的弹头,同时傅振邦军既有人数优势,又训练严格射击速度极快,手里拿着米尼枪和燧发枪的吴军普通营自然不是对手。

  战局有利,傅振邦当然暗暗欢喜,而更让傅振邦欢喜的是,发现他的厉害之后,吴军偏师那边竟然还是只派出一个营过来拦截,还直接冲到了此前上阵的战友后方列队,打算单独应对兵力足足有四个营的傅振邦军,十分轻率的没有和前军汇为一股联手作战。傅振邦见了大喜,赶紧喝令道:“加快速度!先杀散对面贼军,再对付后面的贼军!”

  傅振邦是在浪费口水和力气吼出这句话,才刚看到后面的援军排列成阵,此前上阵的一个营吴军马上逃向了南面,主动让出了阵地空间,傅振邦更是大喜,赶紧又喝令军队继续上前,想要一鼓作气干掉后面那个营的吴军。然而这个时候,傅振邦的瞳孔却突然猛烈收缩了…………

  咻咻咻,呼啸声中,后来那个营的吴军阵中,竟然一口气飞出了二三十枚的掷弹筒炮弹,劈头盖脸的砸到了傅振邦军中,傅军士兵虽然反应敏捷,不用基层将领下令就马上伏地避弹,可是招架不住吴军的掷弹筒炮弹数量实在太多,仍然还是被炸了一个血肉飞溅,死伤大增。傅振邦本人也忍不住大声惊叫,“我的天!怎么有这么多快射小洋炮?!”

  新来这个营的吴军不但火力强大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战术还狡诈得近乎卑鄙,看到傅军士兵伏地避弹后并没有急着继续开炮,还是在傅军士兵重新起身前进后,才又猛的轰出一波掷弹筒炮弹,再次把许多反应稍慢的傅军士兵炸死炸伤,傅军士兵惨叫不断,队形虽然还靠着平时严格训练保持完整,可是军心士气却一起受挫,再不敢象之前欺负吴军普通营那样的信心十足。

  “糟了!这肯定荫清说的吴贼真正精锐!”

  叫苦之余,傅振邦不肯死心的催促士兵小跑前进,遇到吴军掷弹筒轰击也只是半蹲避炮,不惜代价的拉近与吴军精锐营的基地。结果靠着平时的严格训练和良好军纪,傅振邦的命令倒是得到了严格执行,可是好不容易欺近到了吴军精锐营的百步之内后,傅振邦又更加傻眼的看到,对面的吴军精锐营将士,竟然全部趴在了地上!

  “趴下?!趴下是可以开枪,可是怎么填药装弹?!”

  傅振邦再次惊叫出声的时候,担任先锋的两个傅军营队却以为是碰上了战场菜鸟,迫不及待的就发起了冲锋,想拼着挨一波吴军的齐射近身交战。而再接着,这些倒霉的傅军将士很快就看到了一个人间奇迹,趴下开枪的吴军士兵在以哨队打出了一波轮射之后,竟然没有做任何的起身装弹动作,直接就趴着继续开枪轮射!这也是后装枪把前装枪扔进历史垃圾堆的关键原因!

  砰砰砰砰砰砰!密如爆豆的连绵枪声中,一个接一个的傅军将士惨叫倒地,带着胸前鲜血摔到在雪地之上,趴着开枪的吴军将士既射速不受任何影响,射击精度也和蹲姿站姿射击毫无区别,就好象屠杀一样的成片成排收割傅军士兵的生命,傅军士兵站着蹲着打出的子弹却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准头,基本上毫无办法准确命中保持趴姿射击的吴军士兵,再加上里治步枪装填弹药又必须采取站姿,更换弹药时更是直接变成了吴军士兵的活靶子,一个接一个的被吴军火枪点名打死,尸体很快就铺满了雪地。

  崩溃了,清军名将傅振邦亲手调教出来的嫡系营队第一次直接崩溃了,实在是招架不住吴军精锐营的密集火力和无耻趴姿射击战术,打前锋的两个傅军营队被迫溃散而逃,乱糟糟的逃向来路躲避吴军枪弹。吴军方面则是乘机接连轰出掷弹筒炮弹,肆意屠杀清军强兵,不断把肯定会在守城中给自军造成大麻烦的傅军士卒放翻干死,拼命削弱清军方面仅有的精锐力量。

  好不容易逃出了吴军的掷弹筒覆盖范围后,两个傅军营的营官只有一个带伤跑回傅振邦面前流泪请罪,另一个营官则已经在交战中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仅有尸身被亲兵背到了傅振邦的面前。看到爱将的遗体,一向坚强的傅振邦忍不住眼泪滚滚,哽咽说道:“不怪你们,你们已经尽到最大的努力了,是对面的吴贼太厉害,你们输得不冤。”

  “傅大哥,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带伤回来的营官问,又建议道:“要不,绕开这个营的吴贼阵地,走其他路回济南?”

  “那有那么容易?吴贼又不是傻子,能眼睁睁看着我们迂回绕过他们的阵地?”

  傅振邦含泪苦笑,抹去一把伤心泪后,傅振邦这才在心里说道:“怎么办?迂回绕道,凭我们的机动力和对道路的熟悉,再被吴贼精锐正面拦住的可能是不大,但吴贼肯定会咬住我们的尾巴,一点一点的削弱我们,等走完三十里路回到济南城,我手里的军队就算不可能被耗光,起码也得耗光一半。如果走炒米店那条路的吴贼抢到我们前面赶到济南,还肯定会出兵拦截我们,到时候吴贼前后包夹,就算济南城里的友军冒险出城接应,我也肯定得再遭重创。”

  盘算到了这里,傅振邦迅速下定决心,咬牙说道:“回长清城,等到了晚上再说。”

  命令下达,训练有素的傅军将士当然是立即掉头,以此前没有上阵的两个营殿后,大步冲回长清城东门。而吴军方面当然不肯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天赐良机,后面的精锐营立即发起追击,此前撤到南面那个吴军普通营也马上冲回来猛攻傅军侧翼报仇雪耻,傅军虽然且战且退努力保持队形不乱,无奈吴军的掷弹筒火力实在太猛,傅军在撤退期间还是又损失了一百多名士兵,付出了惨重代价才勉强靠着长清守军的火力掩护撤回长清城。四个营出城转了一圈,活着回城的才刚好只剩下两个半营。

  “荫清贤侄没有说错,和吴贼的精锐打野战,我们没有任何的获胜希望,想要返回济南增援,只能是等到了晚上天色全黑以后再另想办法。不出意外的话,吴贼那边也肯定料到这点,今天晚上我还很难打这个主意,只能等过上一两天再说。”

  这是傅振邦重新见到好友德通后的原话,语气中还充满了无奈,但傅振邦又很快就自我打气道:“不过还好,济南毕竟是省城,城高壕深,守备也十分严密,撑上几天时间肯定没多大问题。”

  ………………

  实力并不是十分强大的吴军偏师胡怀昭部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攻破济南名城,这点不但傅振邦认定,许多的吴军将士也是这么一个看法,尤其是顺利攻破济南清军的炒米店营地后,吴军偏师的前队成家燮部推进到了济南城下后,即便用不着立即发起正面强攻,光是看到济南城又宽又深的护城河,还有又高又厚的城墙,无数的吴军将士都心中发憷,不敢想象自军如何才能拿下这么一座千年名城。

  只有极少数人例外,快傍晚时,当携带着重型武器的吴军主力抵达济南郊区后,力排众议坚持发起这次北征的胡怀昭才刚见到担任前锋的成家燮,马上就劈头盖脸问道:“怎么样?找到没有?”

  “找到了。”成家燮老实答道:“怕我们抓到的乱党俘虏耍花招,末将又派人找了一些本地人,确认胡大哥你要找的地方。”

  “找到了就好。”胡怀昭松了口气,又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次能不能拿下济南城,就看伯源先生对我说的那个历史典故,是不是真的了。”

  “历史典故?”和胡怀昭一样文化不高的成家燮满头雾水,忍不住插口问道:“胡大哥,什么历史典故?”

  “当然是和济南有关的历史典故。”胡怀昭没好气的回答,又说道:“如果那个历史典故不是史书在胡说八道,那我们这次至少有八成把握可以迅速拿下济南城。”

  http://www.zwydw.com/book/0/7/8752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