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三十八章 图穷匕见

第六百三十八章 图穷匕见

  被吴军的虚张声势战术惊扰得整个晚上没睡好,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的清晨时,以宝为首的山东清军文武突然收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活动于沂蒙山区一带的太平军名将吉文元在经过山东清军的再三争取后,终于还是答应了有条件投降山东清军,接受山东巡抚衙门的号令指挥,与山东清军联手对付吴军。

  吉文元之所以背叛革命的关键原因有三个,一是洪秀全和杨秀清都已经断气,吉文元已经找不到效忠对象;二是吴军偏师杀入山东后,已经直接威胁到了吉文元的地盘和安全,吉文元必须要尽快做出选择;第三则是吉文元实在是太恨吴超越了,恨到宁可为清军效力也不给吴超越当牛做马的地步,两恨择其轻,吉文元便做出了这个选择。

  吉文元之所以选择清军的原因宝等人大概都能猜到,同时吉文元提出的投降条件也十分苛刻,除了在军费粮草上狮子大张口外,要求保留的军队编制也远比骆秉章和宝等人先后开出的条件为高,另外吉文元还要求满清朝廷册封自己的几个重要助手为官,并要求至少得是三品官。

  条件是有些苛刻得过份,不过没关系,宝、荣禄和文谦等人现在缺的就是能够和吴军火拼的炮灰,所以收到喜讯之后,宝连眉头都没有眨一下,马上就拍案大吼道:“答应他!只要他马上带着军队来救济南就行!他提出的条件,老夫替朝廷答应了!”

  匆匆把答复写成书信交给快马发出后,宝又乐得搓起了手,连声说道:“天佑大清,天佑大清啊,只要吉文元的救兵一到,济南就可以稳如泰山了。吉文元那个狗长毛打仗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就算他在正面干不过吴逆贼军,起码也能为我们分担无数压力,守住济南有望,守住济南保住胶东有望了。”

  “抚台大人,下官认为应该马上把这个消息公之于众,借此鼓舞军心士气。”荣禄建议道。

  宝大点其头,赶紧马上派人去操办此事,大力宣扬鼓舞军心,然后宝才又问道:“仲华,吴逆贼军那边,有没有什么新的动静?”

  “派出了很多民夫去英雄山那边砍伐木材,济南周边的毛竹也几乎全部被贼军砍光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为了赶造攻城武器。”荣禄如实答道:“还有,吴贼还停止了修筑营地,看样子,他们是想尽快发起进攻。孟容先生分析,快的话今天下午,慢的话明天中午,吴贼就要发起进攻了。”

  “今天下午或者明天中午?”宝一楞,说道:“怎么是下午或者中午?老夫虽然不懂军务,可也听说过出兵作战的话,一般都是在清晨就开始动手吧。”

  “吴贼的攻坚习惯是中午开始准备,晚上发力。”

  荣禄解释,又正想向宝仔细介绍吴军喜欢在晚上发力攻城的原因时,打脸的来了,一个传令兵突然飞奔上了巡抚衙门大堂,单膝跪下抱拳奏道:“禀抚台大人,衲苏肯将军急报,吴逆贼军正在向前方搬运火炮,另外还出动了至少四个营的兵力向他的防区逼近,衲将军怀疑这是吴贼准备攻城的征兆,请抚台大人早做准备,颁布守城策略。”

  “这么快?”荣禄有些傻眼了,赶紧拿出怀表打开一看,见指针竟然还没有越过上午九点,荣禄不由又是一楞,脱口说道:“还不到九点?吴贼就这么急?”

  “快把孟容先生请来。”宝赶紧吩咐,又冲传令兵喝道:“回去告诉衲苏肯,只守不战,吴贼敢攻城,给老夫狠狠的打!”

  不一刻,刘蓉请到,得知吴军竟然已经在着手准备攻城,刘蓉也难免有些傻眼,疑惑说道:“怎么可能?吴贼主力昨天快天黑的时候才到济南,营地工事还没完善,攻城武器也绝不可能准备充足,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发起进攻?”

  “下官也觉得这事太怪。”荣禄说道:“要不,孟容先生,我们一起到城墙上去看一看?”

  刘蓉点头答应,当下荣禄与刘蓉匆匆备马,一起小跑赶来泺源门这边查看情况,然而吴军的动手速度却再一次超过了刘蓉和荣禄的预料,二人的才刚赶到泺源门下,还正在甩鞭下马,城外就突然传来了一声炮响,惊得文人出身的刘蓉一个踉跄,当场摔了一个嘴啃泥。荣禄也一个趔趄差点率倒,与刘蓉一起异口同声的惊叫道:“怎么可能?已经动手了?”

  确实已经开始动手了,打出了一发实心炮弹验证射角,见炮弹正好命中济南城墙的女墙,总数超过四十门的吴军火炮毫不客气,马上就对着济南城头狂轰乱炸,重点轰击的位置,也正是清军此前严密防范的泺源门北段城墙,清军大将衲苏肯所部军队的防区!清军方面不肯示弱,马上开炮轰击,总数超过五十门的火炮相距两里,隔空对射对轰,打得不亦乐乎,泺源门北面一带也因此炮声震天,连绵回荡不断。

  与刘蓉一起硬着头皮登上城墙,荣禄一眼就看到衲苏肯那边已经是乱成一团,炮手来回搬运弹药奔跑不绝,士卒尽可能藏身到女墙后的射击死角处,吴军炮弹不断轰上城头的不是砸在城墙上留下深坑,就是砸到城头上蹦跳弹射,偶有几枚炮弹还恰好打中后方女墙,反弹回来打中砸在前方女墙后的清军士兵身上,砸在这些走了狗屎运的倒霉清军士兵口吐血肉,筋断骨折,喊叫震天,还有一些炮弹越过城头直接砸入城内,破墙穿顶,惊得附近的百姓军民大呼小叫,抱头鼠窜,乱糟糟有如末日来临。

  衲苏肯很快就被请到了荣禄和刘蓉的面前,仔细询问后荣禄得知了吴军火炮的大概数量,又知道了吴军刚把炮队展开就马上轰击城头的情况,同时衲苏肯还十分细心的报告说吴军带来了许多的手推车,象是要准备在炮击间歇时运土填塞护城河。荣禄听了大奇,惊讶说道:“难道吴贼真要强攻这个墙段?不可能啊?这里不适合发起进攻啊?”

  “荣大人,刘先生,这里太危险。”衲苏肯在炮声中扯开了喉咙大喊,“你们先请下去,有情况我会派人向你们报告。还有,吴逆贼军的火炮比我们多得太多,打炮战我们太吃亏,如果可能的话,请再给我运一些火炮过来。”

  知道衲苏肯是一片好心,深知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道理的荣禄和刘蓉也没拒绝,赶紧就点头答应,一边答应请宝尽快调拨火炮给衲苏肯帮忙,一边匆匆下城离开这个随时可能被吴军流弹打中的危险地带。结果也是到了回到城内的时候,荣禄才猛然想起一件大事,忙向刘蓉说道:“孟容先生,关于吴贼的火炮,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吴贼的火炮不对?”刘蓉一时有些糊涂,但细一琢磨后,刘蓉却猛然醒悟过来,惊叫道:“是不对!吴贼没用开花炮,打的全是实心炮弹!”

  “没错。”荣禄沉声说道:“如果吴贼用上了开花炮,打的还是那种连水都浇不熄的洋火开花炮弹,我们这边的伤亡绝不会象现在这么少!可是吴贼却偏偏没有这么做,偏偏全都用实心炮弹,这是为什么?”

  刘蓉闭目盘算分析,半晌后,刘蓉猛然的睁开眼睛,说道:“两个可能,一是炮火准备,尽可能杀伤我们的城上守军,引诱我们大量消耗弹药,也引诱我们在这一带集中兵力,然后再动用开花炮弹猛轰城上,给我们造成沉重死伤,为他们真正发力创造先机。第二可能嘛……”

  “声东击西!”

  荣禄果断接过刘蓉的话题,斩钉截铁的说道:“假意猛攻泺源门北段,吸引我们的注意,然后才突然偷袭其他城段,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刘蓉缓缓点头,承认荣禄的判断与自己一般无二,然后说道:“先回去吧,宝抚台肯定已经等不及了,到了那里再商量对策。”

  也是凑巧,荣禄和刘蓉一起回到早已是风声鹤唳一片的巡抚衙门时,才刚见到宝,宝马上就招手说道:“仲华,孟容,快来,历山门那边发现了重要敌情,你们一起来听听。”

  言罢,宝又赶紧跪在堂上的一个清军传令兵向荣禄等人复述刚才报告的情况,那传令兵答应,向荣禄拱手说道:“二位大人,小的是齐山门守将田将军派来的,不久之前,我们有一个出城哨探的兄弟遇到吴贼斥候埋伏,不小心被抓了,吴贼斥候问了他一些口供,后来那个被俘的兄弟逮着机会带伤回来,田将军问了他被俘的经过觉得有些可疑,就让小的来向抚台大人禀报。”

  “什么地方可疑?”荣禄赶紧问道。

  “我们那个斥候被吴贼斥候抓到后,吴贼斥候马上就问他济南城里的城门情况,问济南城的四道城门,有没有被我们拿土石沙包堵死。”传令兵如实回答,又说道:“然后吴贼斥候才有追问我们城里的布防情况,还有我们在历山门的守军情况。田将军觉得奇怪,就派小的来报告了。”

  和刘蓉对视了一眼,互相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警惕神色,荣禄这才又向齐山门守将田在田派来的传令兵追问道:“那我们被俘的那个斥候,有没有如实交代济南城门的情况?这点很重要,一定得说实话。”

  “他如实说了。”传令兵小心翼翼的答道:“我们被俘的那个兄弟,怕吴贼已经从别人嘴里问出了真相,或者有奸细潜伏在城里,就如实说了历山门和泺源门只是做好了堵门准备,但是还没有堵死。”

  “很好,只要说实话就行。”荣禄满意点头,又吩咐道:“回去告诉田将军,就说那个被俘的斥候虽然向吴贼招了供,但他是为了活命才这么做,这是人之常情,怪不得他,而且那个被俘的斥候还能逃回来报信,说明他的心对大清朝廷还是忠的,所以用不着罚他,还可以适当给他奖励。先给那个斥候治伤,然后把他带来见,我还要再仔细问问他一些其他情况。”

  历山门信使一听大喜,赶紧替那个一度不幸被俘的清军斥候谢了,然后才在荣禄的要求下告辞离去。而再接着的情况有些混乱,没什么军务经验的宝一边问这事,一边又问泺源门那边的情况,荣禄和刘蓉则是一一回答,先是把情况仔细报告给了宝之后,然后才由荣禄出面总结道:“抚台大人,虽然不敢肯定,但下官觉得吴逆贼军至少有八成可能是在声东击西,假意佯攻泺源门北段,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突出奇兵,偷袭济南的其他城门,用他们拿手战术直接炸开城门进城。”

  宝点头,又扭头去看刘蓉,刘蓉会意,拱手答道:“抚台大人,学生也是这个看法。而且这一点还可以解释吴逆贼军为什么强攻泺源门北段,只有把我们的主要兵力吸引到了那个位置,吴逆贼军偷袭历山门和齐川门才可以轻松许多,另外吴逆贼军甚至还有机会可以直接偷袭泺源门。”

  “仲华高见,孟容先生高见,应该就是这样。”不懂军事的宝随声附和,盲目的认同了两个帮手的判断不过荣禄和刘蓉的才干放在了这里,宝的选择也绝不算错。再接着,宝当然赶紧又问道:“仲华,孟容先生,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盘算了一下,荣禄答道:“抚台大人,下官认为应该先装做中计,先给衲将军那边补充一些火炮,补强那里的火力,让吴逆贼军觉得我们已经中计,也给衲将军那边分担一些压力。然后我们再商量如何将计就计,给吴贼迎头痛击。”

  “好,就这么办。”宝当场拍案接受,吩咐道:“快,派人给衲苏肯那边再送去十门火炮,让他和吴逆贼军拼到底!”

  …………

  不说刘蓉和荣禄等人在巡抚衙门里商量如何将计就计应对吴军的声东击西,单说宝的命令下达之后,城里的清军预备队马上就打开了城中武库,取出了十门重型火炮和配套弹药,用牛拉人推送到泺源门城下,艰难的搬运上城,又冒着随时可能被吴军实心炮弹命中的危险,舍死忘生的送到了清军大将衲苏肯面前。衲苏肯见了大喜,赶紧派人帮忙把火炮布置到位,马上投入战斗,以足足二十门火炮与吴军的四十门火炮隔空对轰,也马上把泺源门炮战的规模扩大了许多。

  用不着派斥候上前观察,光凭清军突然加大的火力,还有偷数清军的火力点,城外吴军就已经知道清军已经补充了十门火炮了。然而消息报告到了吴军偏师主将胡怀昭的面前后,正在和何庆涵一起吃午饭的胡怀昭却高兴得直接摔了筷子,一把抱住了何庆涵放声狂笑,“伯源先生妙计!乱党果然上当了!果然上当了!”

  “来人,把我们剩下的前装炮全送到前线去,给老子冲着济南城墙狠狠的打!但记住,只许用实心炮弹,不准用开花炮弹,更不能瞄准乱党的火炮打!让乱党的火炮可以继续打,狠狠的打!让乱党搬来越多的大炮和我们对轰越好!!”

  奸计得逞的胡怀昭张牙舞爪大吼大叫的时候,在吴军实心炮弹的接连撞击下,也在清军大炮更加巨大的炮身反座力接连撞击下,距离城墙顶端大约一米处的济南城墙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长长的细微裂痕,先是肉眼难查,然后逐渐的肉眼可见,继而甚至可以直接插进手掌。下端的城墙上,同样也是出现了无数支离裂痕,裂痕或宽或窄,有大有小。

  但是很可惜,这个位置正好是清军的视线死角,根本就无法看到。可相反的,吴军的攻城指挥官,却偶尔可以在灰烟的间歇中看到这些裂痕。而消息报告到了胡怀昭的面前后,胡怀昭狂笑着除了催促后军加紧赶造壕桥车、浮桥和飞梯等攻城辅助工具外,又果断让军队立即着手准备夜战。

  猛烈的炮战因为吴军的再次补充火炮数量而更加扩大和激烈,不甘示弱,手里弹药十分充足的宝也没征求荣禄和刘蓉等人的意见,直接又给衲苏肯补充了十门中型火炮,炮战规模再度扩大,而在吴军炮弹的撞击力和清军自己大炮反座力联手摧残下,从明代城墙基础上加高了一米修补而成的济南城墙,也开始出现了微微的摇晃,裂痕又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长,甚至就连那些躲在女墙背后匍匐避炮的清军士兵,也逐渐开始发现他们脚下出现了细微裂痕…………

  “轰隆!”

  异乎寻常的猛烈巨响声中,一段济南城墙的上端突然破裂倒塌,在无数清军士兵的惊叫声和吴军将士的狂笑声中轰然倒塌,掩埋了正好就在这个位置的清军大将衲苏肯,掩埋了无数的吴军将士,还有好几门的清军自己的火炮,其中两门已经装上了火药的清军火炮还在倒塌中殉爆,更加重创了已经尽是裂痕的济南城墙,扩大了缺口。

  不用前线派人报告,早就在等着这一刻的吴军偏师主将胡怀昭已经在营内高地上用望远镜看到了这一情况,狂喜到了极点的邪恶笑声,也顿时在早就已经做好了夜战和出击准备的吴军营地中回荡了起来……

  “铁铉!铁城神!谢谢你啊,如果不是你用明太祖的牌位挡住了明成祖的大炮,让我知道济南城墙怕大炮,我那敢只有十天就来打济南?我那敢只有这么点时间就敢来济南冒险啊?!哈哈哈哈哈哈!”

  http://www.zwydw.com/book/0/7/88301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