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四十二章 谈判破裂

第六百四十二章 谈判破裂

  原本还以为光复浙江、福建和两广肯定要费不少手脚,吴超越还做好了东征吴军面临长期苦战的心理准备,却全然没想到满清朝廷的闽浙总督耆龄和两广总督劳崇光会这么知情识趣,没等吴军兵临城下就主动送来降表,请求加入讨逆军这个前途无限的伟大团队,已经习惯了用大棒子说话的吴超越一时间还真有些措手不及。

  打下来的要比谈判谈下来的牢靠,吴超越一向都明白这个道理,同时还没到山穷水尽的耆龄和劳崇光也提出了投降条件,都是要求吴超越继续任用他们为封疆大吏,条件也都比较苛刻。然而考虑到东南沿海百姓的处境,征战所需的粮草物资和漫长的时间,吴超越还是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耆龄和劳崇光提出的条件,同意继续任用他们为疆土之臣,换取他们率领闽浙两广四省和台湾岛的清军百姓放下武器投降,接受自己的号令和管理。

  当然,吴超越也不会傻到让耆龄和劳崇光原职留任,继续当他们的闽浙总督和两广总督,土地城池已经被太平军抢走大半的闽浙总督耆龄,被吴超越安排了出任贵州巡抚,原贵州巡抚刘源灏因为一直表现良好的缘故,收归中央出任刑部尚书。如此既满足了耆龄继续出任封疆大臣的愿望,又奖励了投降后一直没敢耍任何花样的刘源灏,鼓励其他降官向他学习。

  对于劳崇光的安排,吴超越的手段更巧妙调任闽浙总督,填补耆龄离开福建后留下的空当虽说满清九大总督之中,缺份最肥的就是两广总督,可吴超越敢打赌,劳崇光绝对不敢梦想他还能继续出任两广总督!吴超越让劳崇光接任闽浙总督,既是兑现与他约定的投降承诺,也是给劳崇光一个机会证明自己,让劳崇光在干完一任闽浙总督之后,还有继续出任封疆大臣的机会。

  结果也不出吴超越的所料,收到了吴超越的答复之后,手里筹码不多的耆龄果然是欢天喜地这个时代的台湾可还不怎么样,想都不想就马上率军易帜,扔掉了代表清军的红斗笠,戴上了传说中是由吴三桂首创的吴军白色斗笠。没能继续出任两广总督的劳崇光虽然有些遗憾,可一是因为已经在广州捞饱捞肥了,二是因为两广境内打着太平天国和天地会旗帜的农民起义也是此起彼伏,已经和满清朝廷失去直接联系的劳崇光无力镇压,所以劳崇光很快还是决定易帜投降,带着广东和广西两省加入了讨逆军行列,吴军同时从江西和福建两路进军两广,一路收降纳叛,接管城池土地,迅速基本控制了广东和广西两省。

  大清的天下已经肯定要姓吴了,这点不但吴军控制地里的军民士绅承认,满清控制地里的军民官吏承认,就连满清朝廷也不得不承认这个残酷的事实。以至于在收到了两广闽浙先后投降吴军的消息后,身在天津的鬼子六当场晕厥在地,而已经躲到了关外的慈安和慈禧收到了这个噩耗之后,更是当场抱头痛哭,大呼苍天不佑,没有降下天雷劈死吴超越这个卑鄙恶毒的窃国大盗,眼睁睁看着吴超越抢走满清的宗庙社稷,花花江山。

  华夏九州的统治者要姓吴了,一直在关注着中国内战的西方列强比满清朝廷更早认定这个事实,甚至还没等耆龄和劳崇光易帜归降,英国、法国、美国和普鲁士的驻华公使就已经纷纷登门道贺,开始与吴超越讨论更进一步加强商贸、政治和经济的往来,其中普鲁士的驻华公使阿化威还直接劝说吴超越早些称帝,以中国皇帝的身份与普鲁士缔结同盟关系,并表示愿意全力支持。而在称帝方面始终没有拿定主意的吴超越虽然含笑婉拒,表示自己没有称帝野心,却也毫不犹豫的以自封的清国摄政王身份,答应与普鲁士缔结盟约,明确表示愿意支持普鲁士重新统一德国,并表示愿意在这方面提供一切尽所能及的帮助。

  让吴超越颇有些意外却并不惊奇的是,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新任命的俄国驻华全权公使热梅尼,在乘船抵达了上海之后,竟然也向吴军方面提出希望访问武昌的要求,还明确表示是准备与吴超越商量具体的建交事宜。而吴超越虽然很明白热梅尼肯定要狮子大张口,准备以建交和放弃对满清朝廷的支持为交换,逼着自己在领土疆域上做出让步,可是为了摸清楚沙俄方面的底牌,表明自己在领土主权方面的立场态度,吴超越还是毫不犹豫的接受了热梅尼的请求,并在热梅尼抵达武昌后的第二天,就抽出时间接见了热梅尼,与这头贪婪的北极熊展开会谈。

  “尊敬的清国镇南王阁下,我是带着真诚的友谊和对和平的渴望前来会见于你,关于我国军队曾经与你的军队发生流血冲突,我首先要表示非常的遗憾,而对于贵军强迫我军战俘到矿山工地劳作一事,我也要表示强烈的抗议,希望镇南王阁下能够遵守国际公法,友善对待在战争中被俘的我军士兵。”

  尽管是通过翻译的口转达话语,热梅尼的虚伪和无耻还是让吴超越感觉想要作呕,所以吴超越也没有犹豫,马上就反驳道:“热梅尼先生,对与贵国军队与我们大清讨逆军发生的冲突,你只是表示非常的遗憾?那如果是我国军队的战舰开进伏尔加河,炮击你们的俄国的沿途军事据点,杀害你们的士兵和人民,你是觉得遗憾呢?还是觉得愤怒?”

  “还有。”吴超越又补充道:“你们的士兵入侵我国领土和内陆河流,杀害我们的军人和百姓,被俘后我没有立即处死他们,已经是法外开恩网开一面,难道我还要把他们请进精美的房屋,供给他们最好伏特加和饭菜,给他们女人淫乐,这样才符合国际公法?让他们到矿山工地劳动,以工作洗刷他们的罪过,这难道不是符合国际公法。”

  “该死的黄皮猴子,果然不好对付。”热梅尼先是在肚子里骂了一句,然后才微笑着说道:“镇南王阁下,还是说正事吧,我这次来,除了是想缓和贵军与我国军队之间的矛盾外,还有就是想和你讨论一下正式建交的具体事宜。倘若阁下能够满足我国沙皇提出的小小要求,我国政府不但马上承认你的湖北临时政府是清国的唯一合法政权,还会保证立即放弃对贵国盛京政权的一切支持。”

  “小小要求?”吴超越笑了,问道:“有多小?是不是释放我们抓到的俄国战俘,你们就放弃对我国乱党朝廷的一切支持?”

  “这……,这当然不够。”热梅尼好不容易才勉强挤出点笑容,说道:“我国沙皇还想要两块小小的土地,一块是贵国的伊犁地区,另一块,是黑龙江以北的寒冷土地。只要镇南王阁下能够答应,并且与我签署正式的官方条约,割让这两块土地,我国就马上停止对贵国盛京政权的一切支持,无论是政治方面,还是军事方面和外交方面。”

  “NO!我拒绝!”吴超越回答得异常干脆,说道:“中国有一句话,是一寸山河一寸血!中国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的先辈用鲜血和生命开创得来的,我那怕割让一尺一寸都是上对不起祖宗先辈,下对不起子孙后代,所以在领土方面,我绝对不会做出任何的让步!贵国想要和我的湖北临时政府建交,可以,但我们只能在其他方面商谈合作和互利互惠,但是在领土主权方面,我绝不会做出任何的让步!”

  听了翻译转达的吴超越话语,热梅尼笑了,笑容也当然带着狰狞,说道:“镇南王阁下,不要把话说得太满。不错,上次我们的舰队是打了败仗,可那只是一个意外,你不会每一次都这么运气好。在黑海和波罗地海,还有我们的上百条武装蒸汽炮船和无数风帆战舰在巡弋,随时都可以组建一支强大的舰队,重新来到远东战场。”

  “什么时候贵国的海军力量比法兰西国还要强大了?”吴超越马上反问,又说道:“还有,贵国为了阻拦英国和法国的舰队开进你们的内河,在入海口自沉的二十一条战船,全都已经捞上来修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要对贵国的造船工人表示崇高的敬意,连世界海军霸主英国人都做不到的事,他们都创造了奇迹。”

  热梅尼张口结舌了,暗道:“糟糕,想不到这个黄皮猴子对我们的国内情况这么了解,这下子想吓住他,就没那么容易了。”

  心中暗惊的同时,热梅尼却并没有过于流露恐慌表情,只是又换了一副亲切笑脸,微笑说道:“镇南王阁下,看来你是丝毫不肯让步了,可是你考虑过没有,贵国的盛京政权那边,为了获得我国沙皇对他们的支持,会做出什么样的让步?”

  “什么让步?”这的确是吴超越最关心的一点。

  “一切尽可能的让步。”热梅尼微笑说道:“包括成为我们俄国的附属国,允许我国把军队直接开进东北,控制山海关,到时候我们的远东军队和贵国盛京政权的军队加在一起,就是足够在陆地上打败你的力量。”

  吴超越笑了,笑道:“亲爱的热梅尼先生,既然如此,我必须得再次向贵国的钢铁产业工人和建筑工人表示崇高的敬意,惊叹他们所创造的工业奇迹,能够这么快就建起一条连接莫斯科和远东的铁路,用这条铁路,源源不绝的向远东战场输送兵力和弹药补给,支持贵国的远东军队与我们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说到这,吴超越顿了一顿,又微笑说道:“还有,我还得向奥斯曼帝国和普鲁士王国的皇帝表示敬意,钦佩他们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伟大精神,能够在贵国的力量大举东向的时候,仍然还能按兵不动,不肯乘机收回失土,也不肯乘机重新统一德意志帝国。”

  “另外,我还得钦佩英国人的绅士风度,这么好的机会,还不肯赶紧拿下阿富汗。”吴超越微笑着补充道:“有传言说,贵国和英国人都对阿富汗都非常的感兴趣噢……。”

  “够了!”热梅尼忍无可忍,先是粗暴的打断吴超越,然后又恶狠狠的说道:“镇南王阁下,不用卖弄你对国际形势的了解了。不错,我们沙皇俄国的背后,是有一些隐患,可你不要忘了,假如我国全力支持贵国的盛京政权的话,你就没有任何希望消灭盛京政权,你们中国也将永远失去山海关以北的土地。”

  说罢,热梅尼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还包括蒙古。就我所知,盛京政权的忠诚大臣僧格林泌,已经在蒙古高原上组建起了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他还无比的仇视于你,是绝不可能向你投降的。”

  这点确实是吴超越最担心的地方,但鸭子死了嘴不烂,绝不可能在领土方面做出任何让步的吴超越别无选择,只能是马上回答道:“热梅尼先生,你们沙皇俄国是有可以全力支持我们清国的乱党伪朝廷,但我也可以争取其他国家的支持,他们可不象你们一样的贪婪中国的土地,我只要在经济商贸做出让步,他们一定会向我伸出援手。”

  “还有。”吴超越又补充道:“罗马教廷也一定会站在我这一边,罗马教皇对于中国的四万万潜在信徒,可是一直都十分感兴趣的。而贵国所信仰的东正教,可一直都是罗马教廷眼中的异端。”

  热梅尼灰黄色的眼珠子死死瞪住了吴超越,半晌才神情凶狠的说道:“镇南王阁下,这么说,我们是没得谈了?”

  “如果只是普通的通商建交,还有交换战俘,我们什么都有得谈。”吴超越毫无惧色,说道:“但是涉及领土问题,没得谈!”

  热梅尼很没礼貌的起身就走,临出门时还有丢下这么一句话,道:“吴,你会后悔的!”

  “希望你能做到。”

  吴超越针锋相对的回答,不过热梅尼前脚刚走,吴超越马上就皱起了眉头,因为吴超越非常清楚,沙俄方面目前是没有实力在远东发起大规模战争,但如果沙俄方面铁了心要帮着满清朝廷分裂中国的话,山海关以北的土地,还真有可能从中国的版图上消失,就象吴超越穿越前的外蒙古一样。

  http://www.zwydw.com/book/0/7/89475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