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四十三章 以毒攻毒

第六百四十三章 以毒攻毒

  事还没完,热梅尼走后,很清楚目前中俄之间实力差距的吴超越很是有些忧心忡忡,一直陪伴在旁的赵烈文和阎敬铭却一起松了口气,然后赵烈文还笑道:“慰亭,难得见你说话这么不客气,看你刚才的模样,听你的口气,我还真担心你会和那个什么热梅尼当场动手打起来。”

  “当场动手?”吴超越哑然失笑,道:“这点惠甫你倒是太小看那个热梅尼了,他毕竟是洋人的外交官,不管人品再烂,在谈判桌上争执得再激烈,他也绝对不会主动动手,给别人以口实。所以刚才别说我也算有风度了,就算我指着他的鼻子问候他的十八代祖宗,那个热梅尼也绝对不会和我动手。”

  微笑说完了,吴超越又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反倒是在外交纵横的战场上,我必须得防着这个热梅尼,他刚才的话一点都没有错,以沙皇俄国现在的整体实力,是没有能力和我们在东北战场上打一场耗时漫长的大战,但他们如果铁心要扶持盛京乱党分裂我们的国土疆域,那我们还真的很难应付。稍微处理不好,东北和蒙古就有可能会被罗刹老毛子和乱党联手分裂出去,很难再收得回来。”

  如果说是换成了是别人,或者说是换成了是给吴超越为虎作伥之前的赵烈文和阎敬铭,那么吴超越的这番担心肯定会被讥笑为小题大做,觉得就算丢了东北苦寒之地和蒙古草原也对富华天宝的中原影响不大。可现在的赵烈文和阎敬铭却不同了,在吴超越身边耳濡目染知道了领土主权的重要性,又听吴超越反复念叨过东北和蒙古的重要性与丰富资源,潜移默化之下,赵阎二人的思维也已经和现代人十分的接近,所以听了吴超越流露出来的担忧之后,赵烈文和阎敬铭也立即开动脑筋,绞尽脑汁的帮吴超越琢磨对策。

  不琢磨还好,仔细琢磨之下,阎敬铭很快就发现了不对,说道:“慰亭,罗刹国如果全力支持盛京乱党和我们做对,是可以恶心到我们不假,也是有可能把我们的东北和蒙古分裂出去,可是罗刹国凭什么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出钱出力帮盛京乱党分裂我们的华夏疆土?”

  “丹初先生,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问吗?”赵烈文接过话头,很奇怪的反问道:“罗刹国这么做当然是想贪图我们东北和蒙古的土地,先假装好人帮盛京乱党稳住局面,乘机把手伸进东北和蒙古,然后只要一有机会,肯定是马上吞并东北和蒙古的土地,连本带利收回他们在盛京乱党身上的投资啊?”

  “那罗刹人到时候又会怎么对待盛京乱党?”阎敬铭追问道。

  “罗刹人如果还有点良心,就随便给盛京乱党一些封号闲职,让他们混吃混喝等死。”赵烈文想都不想就答道:“如果吃相难看点,罗刹人还可以直接一刀把盛京乱党宰了,或者一杯毒酒解决,省钱省粮又省事。”

  回答完了这个问题,赵烈文也明白了阎敬铭问这些简单问题的原因,试探着问道:“丹初先生,莫非你想让盛京乱党那边明白这个道理?让他们不敢接受罗刹国的援助?或者让他们不给罗刹国伸手进东北和蒙古的机会?”

  “慈安和慈禧肯定明白这个道理,奕(鬼子六)那边也肯定明白。”这次换成吴超越抢过话头了,说道:“但是用这点威胁他们没用,以他们的奸诈,肯定会反过来利用罗刹人为要挟,逼着我们接受他们提出的苛刻条件,甚至是逼着我们答应不以武力统一东北和蒙古。”

  “但他们最多只是敢在嘴上说说,引狼入室把罗刹兵领进东北和蒙古,这事他们未必敢做得出来。”阎敬铭提醒道:“慰亭,你不要忘了,当初为了朝廷大权,两宫太后和伪恭亲王连联手发动政变的事都干得出来,象他们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容忍罗刹人把他们架空?对他们予取予夺,想打就打,想杀就杀?”

  阎敬铭这话点醒了吴超越,也让吴超越看到了一线解决问题的曙光,因为吴超越非常清楚自己那个便宜大侄女慈禧的权力欲望有多大大到为了继续掌握朝政大权,连向全世界宣战的事都干得出来!所以吴超越也打起了一些精神,向阎敬铭问道:“丹初先生,那以你之见,我们应当如何处置这事?”

  “下官认为不妨争取迫降盛京乱党。”阎敬铭答道:“现今我们是没有力量进兵东北和蒙古,以武力收复这片土地,但我们如果能利用好盛京乱党和罗刹国之间的必然矛盾,并不是没有机会逼着盛京乱党向我们投降。”

  “那具体该怎么做?”吴超越盘算着追问道。

  “具体怎么做,下官一时还拿不出主意。”阎敬铭答道:“但下官认为,我们应该紧紧抓住两点,第一就是让盛京乱党明白,罗刹国不管怎么帮他们都是不怀好意,迟早有一天会把他们连皮带骨头给吞了。第二是让盛京乱党知道,投降我们怎么都比依附罗刹国更强,起码还可以保住性命和荣华富贵。只要做到了这两点,盛京乱党就一定会对罗刹国更加忌惮,我们再想逼迫盛京乱党主动放下武器投降,也可以容易许多。”

  阎敬铭说得很笼统,也没给出究竟如何解决问题的具体办法,但只要有大致的方向就足够了。沉吟了许久之后,吴超越突然开口,向旁边的卫士吩咐道:“去,把刚才那个罗刹国使者热梅尼请回来,就说我想和他再谈一谈。再有,准备好书办,把我和热梅尼交谈的话全部记录下来。”

  知道吴超越肯定要耍花招,赵烈文和阎敬铭也不多问什么,微笑着只是等待热梅尼重新归来。然后没过多少时间,连武昌城都没来得及出的热梅尼就又被请回了吴超越的面前,吴超越也终于换了一幅亲热客气的嘴脸,很是为自己刚才的无礼言行表达了一番歉意,职业外交官出身的热梅尼虽然心中鄙夷,可也没有当众流露,微笑着只是表示自己刚才也有不对,仿佛与吴超越重逢一笑泯恩仇。

  废话说完,话入正题,吴超越主动提出了关于领土的事,道:“亲爱的热梅尼先生,关与贵我两国之间的划分,我有一个小小的友好提议,不知道你能否答应?”

  “镇南王阁下,那要看你是什么样的友好提议。”热梅尼微笑答道。

  “当然是我做出巨大让步的提议。”吴超越抛出鱼饵,又微笑说道:“当然了,我也有个条件,假如热梅尼先生你能够答应并且做到,那我马上就在领土划分上做出让步。”

  “镇南王,你的条件,一定和贵国的盛京政权有关吧?”热梅尼微笑着问道。

  “不错,我希望能与贵国联手消灭我们清国的盛京伪政权。”吴超越坦然回答,又说道:“当然了,我也不需要贵国出兵襄助,只要贵国在政治外交方面支持我就行,然后在我把盛京伪政权武力推翻之后,假如盛京伪政权的人逃到了贵国的控制地,贵国必须无条件把他们逮捕并且移交给我处置。”

  言罢,吴超越又补充了一句,道:“包括盛京伪政权的东太后和西太后,还有伪恭亲王奕和伪科尔泌郡王僧格林泌,也得无条件逮捕并且移交给我。”

  “这些我们当然可以考虑答应。”热梅尼微笑说道:“但前提是,镇南王阁下你打算在领土上做出什么样的让步?”

  “我可以承认《瑷珲条件》。”吴超越微笑说道:“热梅尼先生,想必你也知道,我们清国的黑龙江将军奕山虽然和你们签署了《瑷珲条约》,但我们清国朝廷一直都没有正式承认,你的前任伊格纳基耶夫先生,也和我签署了外交文件,答应《瑷珲条约》所涉及的土地由贵我两国暂时共管,共同开发,倘若贵国能够帮助我消灭盛京伪政权,我就愿意承认《瑷珲条约》,把那一大块土地割让给你们。还有,之前我们湖北临时政府补偿给你们的共同开发的费用,你们也无需归还。”

  “该死的黄皮猴子,终于松口了。”热梅尼心中暗喜,脸上却很是不屑,微笑说道:“镇南王阁下,你的让步太小了,先不说《瑷珲条约》所涉及的土地,早就已经在我们沙俄帝国的控制之中,就算你愿意承认《瑷珲条约》,那块土地也太小太小了。”

  “伊犁那边,我也可以考虑让步。”吴超越微笑说道:“只要贵国开个价,我们都可以商量,可以谈判。但前提是,贵国必须得先签署正式文件,帮我消灭盛京伪政权。”

  热梅尼笑了,笑道:“镇南王阁下,你的便宜占得太大了吧?还没把领土划分的事做完,就先让我们和你签署联手消灭盛京伪政权的正式文件,这要是消灭了盛京伪政权,你还会在谈判桌上做出让步吗?”

  “亲爱的热梅尼先生,你可以先考虑一下,然后再回答我能否答应。”吴超越微笑说道:“而且我必须提醒你一句,亲爱的热梅尼先生,我是拿出了足够的诚意与贵国合作,倘若贵国答应,就可以用十分微小的代价获得大片领土。而倘若贵国拒绝合作,我也拒绝承认《瑷珲条约》的话,那么贵国再想获得与《瑷珲条约》相关的土地,付出的代价,就绝对不会这么微小了。”

  热梅尼转动着眼珠子盘算,吴超越察言观色,又说道:“亲爱的热梅尼先生,我冒昧的再提醒你一句,倘若你拒绝我提出的友好合作建议,我还可以请求英法出面帮忙解决关于《瑷珲条约》的问题,到时候贵国所付出的代价,只怕是更加巨大。”

  很清楚英法等国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俄国吃下这么大的一块土地,也知道本国就算能够说服英法等国放弃对吴超越的支持,也肯定要在欧洲那边做出巨大让步,热梅尼盘算了许久,还是不敢彻底堵死这条路,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镇南王阁下,容我考虑一下再给你答复。但是我有言在先,与你联手消灭贵国的盛京伪政权,我们沙俄帝国是可以考虑接受,可我们必须要先结束关于领土划分的谈判。”

  “同时进行。”吴超越向热梅尼伸出了一只手,说道:“一边谈判领土划分,一边商谈如何联手消灭盛京伪政权。”

  “这当然没问题。”热梅尼也伸出了肮脏魔爪,和吴超越的手握在一起摇了几摇。

  结束了这次勉强还算友好的谈话之后,吴超越又邀请热梅尼与自己共进晚餐,热梅尼一口答应,只可惜时间还早,热梅尼只能是在吴府卫士的邀请下暂时离开,到客房去等待晚餐时间到来,吴超越则安排自己的大舅子曾纪泽做陪,暂时应付热梅尼。结果热梅尼离开后,吴超越当然是在第一时间拿起了书办记录的自己与热梅尼之间的谈话细看,见内容无误,吴超越马上又向书办命令道:“誊抄两份出来,一个字都别改。”

  书办答应,赶紧提笔誊抄,旁边的赵烈文也这才微笑问道:“慰亭,誊抄的两份记录,一份肯定是交给京城乱党那边的,另一份你打算给谁?”

  “僧格林泌。”吴超越给出了一个意外答案,说道:“僧格林泌虽然讨嫌,可是在大是大非方面还算有点主张,为人也十分排外,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罗刹国吞并蒙古,让他看清楚罗刹国的真面目,再想招降他就有一定希望了。”

  “那最好给他附上一道劝降信。”赵烈文建议道:“承诺让他继续出任科尔泌郡王,也继续承认蒙古王公的爵位封号,劝他带着蒙古八旗向我们投降。如此一来,只要我们能够逼得盛京乱党投降,他就至少有八成可能向我们投降。”

  “好,就这么办。”吴超越一口答应,又吩咐道:“惠甫,再替我写一道书信,给我那个大侄女西太后,就说她只要能够劝得东太后和奕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我就尊她为圣母皇太后,与她携手控制朝政。另外就算东太后出示那道赐死她的先皇遗诏,我也可以保证不会得到执行。”

  “怕没那么简单吧?”赵烈文很是有些担心的说道:“慰亭你那位大侄女,可不止是一般的精明,能因为你轻飘飘的一句承诺,就改为主张放下武器向你投降?”

  “就因为她足够精明,她才会做出聪明的选择。”吴超越指了指书办正在誊抄的谈话记录,说道:“看到那份记录之后,她一定会明白,她如果落到了罗刹人的手里,一定不会有任何的好下场,只有站在我这一边,她才有一线希望控制大权,至不济也可以富贵终身,填饱她那张出了名贪吃的嘴。”

  言罢,吴超越又补充了一句,道:“至不济,也可以暂时稳住她,让她和东太后那帮人不至于马上倒向罗刹人那边,给我们争取时间准备武力收复东北。”

  “也不能一味的恐吓。”旁边的阎敬铭插口说道:“刚柔并济,在怀柔方面也应该做做文章。反正曾九帅那边,要多少满人旗人就有多少满人旗人,不妨在他们身上也做一下文章。”

  http://www.zwydw.com/book/0/7/90150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