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坑人师兄

第六百四十六章 坑人师兄

        曾大帅,各位大人,罪人说的如果有半个字是假话,愿受天打雷劈,死后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生。还有,我现在剩下那个儿子也和我一样不得好死!

        先是流着眼泪仔细介绍了自己天津之行的前后经过和城里的具体情况,又赌咒誓保证自己没有说假话一番,接着天津满人派来的代表士清又向曾国荃等人连连磕头,痛哭着说道:曾大帅,各位讨逆军的大人将军,罪人和我的同族们这次真的悔改了,真的知道你们才是对我们真正好的人了,也知道你们才是对的了,求你们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的份上,赶快出兵去救一救罪人在天津城里的同族,不然他们就全完了啊。

        曾大帅,各位大人将军,你们放心,天津城里的现在有好几千从京城去的旗人,其中还大部分都是青壮年,只要你们去打天津,我们那怕是用牙齿咬,用石头砸,用棍子敲,也要帮你们打开天津城门,接应你们杀进城里去,把恭亲王,哦不,把伪恭亲王那帮乱党杀光杀绝,杀得干干净净!一个不留!

        大帅,这里有一份名单,都是天津乱党军队里的满人将领的名字,他们的亲人大部分都在京城,他们愿意用他们的家眷做人质,保证在你们攻城时起兵接应,带着他们手下的兵给你们帮忙,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士清拿出来的名单很快就被转递到了曾国荃的面前,但是让曾国荃大失失望的是,名单上的满人将领只是一些天津清军中的下底层将领,连一个营官或者牛录级别的中层将官都没有,更别说是目前在天津城中最得势的两个满人将领德春和哈丰阿,就算名单上的人全部按约起事,在天津战事中能够挥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起不了决定性作用,兵力颇为充足的天津清军只要稍微腾出点手,马上就可以把名单上这些人全部捏死。

        名单转递到了江忠济的面前后,在华北吴军中地位仅次于曾国荃的江忠济也皱了皱眉头,同样一眼看出名单上的清军请降将领虽多,实际上却派不上什么用场,好在江忠济也没过于流露出来失望,只是向曾国荃微笑说道:九帅,出兵天津的事非同小可,需要慢慢商议,还是先问问天津城里的其他情况吧。

        曾国荃会意,也不急着答应出兵天津,耐心只是向士清询问天津清军的其他具体情况,但是很可惜,说相声拉二胡出身的士清对于情报收集一窍不通,在天津城里又没能接触到什么象样的清军将领,对于曾国荃的问题当然是一问三知,基本无法回答。曾国荃再次大失所望,也只好向士清挥手说道:好,你先下去休息吧,本帅和江大人他们商量好了再传你来见。

        谢大帅。士清磕头应诺,又赶紧补充了一句,道:大帅,请一定要快一些,罪人的同族在天津城里无衣无食,全靠乞讨为生,随时都有可能饿死或者被赶出城,罪人的儿子也还在城里当人质,请大帅一定要尽快出兵,越快越好,不然机会就有可能错过了,罪人的儿子也有可能活不了啦。

        放心,去吧。

        曾国荃点头,再次挥手驱逐士清离开,然而卫士才刚把士清带出了大堂,曾国荃却马上就换了一副苦笑神色,苦笑道:越快越好?天津城如果真有这么好打,我们还会眼睁睁的看着伪恭亲王在天津城里蹦达一年多时间不去管他?再说了,这个时候就算拿下了天津,对我们来说又能有什么用?

        曾国荃这话半点都不夸张,曾国荃和江忠济两军联手控制京城之后,一年多来一直都是在努力收复华北失土,却始终没有急着对近在咫尺的天津下手,原因就是两个,一是华北清军的主力已经大半龟缩于天津一带,先进弹药补给困难的曾江二军想要拿下天津并不容易,既没有完全的把握可以确保取胜,还有可能在天津的坚固城防面前碰一个头破血流,伤及军心和士气。

        第二个原因更简单,此前拿下天津对吴军来说毫无作用,现在拿下天津对吴军来说也同样没用。此前太平军控制并封锁长江中下游航道,曾国荃和江忠济两军就算咬着牙齿拿下了天津,湖广四川的粮食无法通过水路送到上海,上海也没有多余的粮食可以通过海路给京城吴军送来补给,吴军强行拿下天津既是白费力气,又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大负担,擅长理财的曾国荃和江忠济当然不会干这种赔本买卖。

        而现在呢,长江航道是已经被吴军疏通了,可是一直都在内河训练作战的吴军水师初入大海,无论如何都得适应熟悉一段时间才敢北上作战,再加上胶东半岛仍然还在山东清军的掌握之中,吴军水师是否需要夺占一个沿海避风港建立中转基地也还是一个未知数,湖广大后方究竟什么时候才能通过海路给华北吴军送来补给也还谁都不知道,所以曾国荃自然没有必要急着出兵天津,与困兽犹斗的天津清军打一场毫无意义的决战。——对于以曾国荃为的华北吴军来说,至少目前还是毫无意义。

        关键还是这份名单没什么象样的人,最大就只是两个佐领,只相当于我们的哨官,起不了任何作用。江忠济也大摇其头,十分遗憾的说道:不然的话倒是可以碰碰运气,起码可以保证让我们在攻城战里许多损失。

        汝舟,这么说你也对打天津没什么兴趣了?曾国荃问道。

        不是没兴趣,是没这个必要。江忠济回答得很直接,说道:我们的主力目前还在福建和两广一带光复失土,什么时候能够掉头北上谁也说不准,西北那边的平叛战事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这个时候打下天津,镇南王腾不出手来给我们送粮食还不是空余?伪恭亲王能被逼得对八旗满人见死不救,说明天津城里的粮食情况只会比我们估计的更糟糕,这时候打下天津,既捞不到任何油水,说不定还会又背上一个大包裹。

        曾国荃大点其头,对江忠济的看法深以为然,曾国荃的帮凶张之洞虽然觉得万分遗憾,可又知道江忠济说的都是实情,便也没有开口反对。反倒是江忠济的得力帮凶李鸿章突然开口,语气略带嘲讽的问道:二将军,九帅,这么说来,你们是想继续屈居人下了?

        少荃,你这话什么意思?曾国荃和江忠济都是一楞。

        没什么,提醒一下二将军和九帅而已。李鸿章先笑了笑,然后才说道:不错,现在我们讨逆军的主力精锐确实是在福建两广一带作战,无法回头北上参战,西北的平叛战事正紧,慰亭的钱粮也是得优先供给那边。可是二将军,九帅,你们考虑过没有,如果等镇南王缓过了这个口气,曹炎忠和冯三保的主力掉头北上,华北和东北两处战场上,还有没有你们说话的份?

        江忠济和曾国荃心中一凛,这才想起了这个要命问题,等到兵强马壮又装备精良的曹炎忠兵团掉头北上后,实际上只是吴军二线兵团的江忠济和曾国荃两个兵团——百分之百都得马上靠边站!给曹炎忠打下手!功劳给曹炎忠兵团抢,风头让曹炎忠兵团出,吃苦受罪背黑锅的活却全都得让江忠济和曾国荃两个兵团干!

        察言观色,看出曾国荃和江忠济二人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弦外之音,李鸿章这才继续说道:九帅,二将军,我觉得现在是我们的机会,也有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乘着我们讨逆军的精锐主力还在福建两广,也乘着镇南王现在十分关心东北战场的机会,赶紧把东北战火给点起来,只有这样,主动权才能掌握在你们的手中,镇南王也只能是不惜代价的尽快开辟海路漕运,把粮食弹药通过海路源源不绝的送来交给你们作战。

        说到这,李鸿章顿了一顿,然后才又微笑说道:不然的话,我们就只能喝曹炎忠冯三保和王孚这些人的残汤剩水了。

        听到这句话,湖南头号铁公鸡曾国荃眼中顿时喷射出了凶光,为了一顿饭和刘坤一结仇半辈子的江忠济则是脸上肌肉抽搐,牙齿摩擦出声。惟有张之洞目前的本性还没被完全染黑,很是担心的提出异议道:少荃兄,你的话虽然很有道理,可是你考虑过这些问题没有?如果镇南王不愿在这个时候继续扩大战火拉长战线怎么办?还有,连年征战,我们的钱粮也十分吃紧,镇南王如果供不起我们打这场东北大战怎么办?

        孝达放心,慰亭从来没有下过任何一道命令,要求我们保持克制,不得继续扩大战火,而且他现在目前明显已经盯上了盛京乱党,我们用武力对盛京乱党施压,也是帮他迫降盛京乱党,他没有任何理由责怪我们。

        李鸿章轻松的挥了挥手,先回答了张之洞的第一个问题,然后又冷笑说道:至于钱粮问题么,说句对不起慰亭的话,这是应该由他和阎敬铭操心的事。二将军和九帅为他冲锋陷阵,出生入死,是份内之事;为二将军和九帅提供钱粮弹药,辎重补给,却是他慰亭的份内之事,大家各守本职而已。

        张之洞苦笑着闭嘴了,李鸿章则是又转向了曾国荃和江忠济,说道:二将军,九帅,其实我早就想劝你们出兵天津了,只是之前时机始终不成熟,所以我一直没开这个口。

        现在正好,长江航道已经通了,我们的水师也在海上适应训练近三个月了,天津城里的八旗满人又主动表示愿意给我们做内应,虽然他们肯定帮不上什么忙,但我们这个时候出兵天津,既顺应了他们的请求,收买了八旗满人的民心,又可以让慰亭不得不尽快通过海路给我们送来粮草弹药补给,把我们这步闲棋走成活棋,让我们自己掌握东北战场的主动权。

        事关重大,曾国荃和江忠济并没有急着表态是否接受李鸿章的建议,而是先低声商议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由江忠济拍板说道:好吧,既然这是少荃你的主意,那这场仗由我们做主力打,争取拿下天津和大沽口,让镇南王可以直接通过海路给我们送来粮食弹药。

        别忘了先给镇南王去一道奏章。李鸿章微笑说道:除了向他禀明前因后果外,也请他尽快给我们做好送粮食送弹药的准备,免得我们拿下了天津后又得久等。

        江忠济和曾国荃都笑出了声音,曾国荃还笑着说道:少荃,镇南王有你这样的师兄,还真是前世积了德。

        李鸿章同样笑出声音,心中却说道:但我也是为了他好,如果是换成了他处在我这个位置,不必为整体全局考虑,他只会毫不客气的比我做得更狠更绝。

        按照李鸿章的提议,华北吴军准备对天津清军下手的奏章马上就通过了快马出,然而先被坑到的却并不是现在钱粮无比吃紧都已经准备向西方列强借外债的吴越,而是天津城里的鬼子六。

        本来,依照亲信景廉的提议,鬼子六是早就打算动用武力驱逐从北京来天津投奔自己的八旗满人出城,可是考虑到这么做肯定会寒了京城满人民心,把中下层的八旗满人逼到吴军那边,鬼子六却又始终下不定这个决心。还是在天津城里的八旗满人过五千之众时,城外街道中的旗人也即将突破万人大关,严重威胁到天津城内外安全的时候,鬼子六才狠下了这个心,决定动用武力赶人,把城里和城外城下町中的同族全部驱逐离开,免得他们酿成祸患。

        可就在这个时候,坏消息来了,清军安插在京城的细作突然送来急报,说是吴军已经开始了战前动员,准备向天津起大规模进攻,拔掉满清朝廷钉在吴军海运咽喉上的最后钉子。鬼子六闻报大惊,除了匆匆召见陈国瑞哈丰阿和德春等将商议对策外,又不得不打消了武力驱逐八旗满人出城的主意,十分无奈的说道:不能赶了,再赶的话,这些狗奴才肯定会提着刀子帮吴逆贼军和我们拼命了,京城里的其他旗人,也只会彻底的倒向吴贼那边了。

        可是王爷,这么多人聚集在天津城里,无衣无食,隐患危险肯定只会更大啊?甚有才干的亲信景廉愁眉苦脸问道。

        鬼子六咬了咬牙,说道:施粥吧,一天两顿稀粥先把他们养着,等熬过了这一关,再想办法把他们送到关外去,那边的情况要比天津要好些。天津是我们大清和英法洋人直接联络的最后门户,关系重大,一定得争取保住。

  http://www.zwydw.com/book/0/7/94026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