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四十八章 攻城毒招

第六百四十八章 攻城毒招

        吴军之所以能够突破海河,除了八旗满人在天津城下町捣乱确实帮了些忙之外,最主要的还是吴军讲师自己争气,牢牢抓住了清军后方生变士气受挫的些微机会,勇敢果断的起抢渡进攻,打得既坚决又勇猛,仅第一轮抢渡,就成功冲上了海河南岸。

        与此同时,接受过西洋教官严格培训的吴军炮手也一直开炮不断,冒着误伤自船筏的危险持续轰击清军的滩头阵地,以高的技术把误伤降到了最低点,也尽可能的把炮弹覆盖清军守兵头上,最终靠着火炮数量上的优势,成功掩护了吴军突击队抢占浅滩阵地,既而又帮助吴军突击队打退了清军的两波反扑,让吴军突击队成功在海河南岸站稳了跟脚,等到后队登6增援南岸。

        与战术方针坚决果断的吴军不同,天津清军却显得有些畏手畏脚,既没有和吴军血战到底的士气,也明显没有一定要守住海河防线的决心。尤其是清军的前线指挥官陈国瑞,是既希望能用海河长期挡住吴军,又害怕在野战中伤亡过大,影响到接下来的守城战,临阵指挥时束手缚脚,直接影响到了清军方面的战场表现。

        最后,吴军才刚有四个营左右的兵力冲上海河南岸时,不愿在野战中和吴军拼光本钱的陈国瑞才总算是果断了一把——果断下令撤退,抢在吴军起反击前脱离战场,迅退守到了天津城下的护城壕沟后自保,顺带着帮助城下守军清剿造反作乱的满人主子。吴军则是在伤亡比预计为小的情况下突破海河,踏足到了惟一适合起正面强攻的天津城南郊。

        再接着,当然是有无数的八旗满人跑到吴军将士面前来跪地投降,嚎啕大哭着控告天津清军强行抢走他们糊口粮却只给他们米汤喝的残暴罪行,磕头作揖的请求吴军将士为他们伸冤做主,杀光天津清军为他们报仇雪恨。期间,还有许多年轻力壮的八旗满人请求加入吴军,愿意为光明伟大的镇南王当牛做马,冲锋陷阵,也顺带着混口饭吃。

        仔细了解了这些八旗满人自愿接应吴军抢渡海河的原因后,李鹤章向江忠济提出了两个建议,一是收编一部分青壮满人担任辅兵,二是开设粥棚,给其他自愿给吴军帮忙的八旗满人放口粮,每人每天两个饭团或馒头,还有两碗米汤。和曾国荃是一路货色的江忠济虽然觉得心疼,可是考虑到需要和清军争取满人民心,还有天津城里还有好几千八旗满人可能会成为内应,江忠济还是咬着牙齿接受了李鸿章的建议,在八旗满人的欢呼声中开设了规模更大又放口粮更多的吴军粥棚。

        李鸿章的办法虽然糟蹋粮食,却也收到了立杆见影的效果,才刚探得吴军开设粥棚赈济从京城来的八旗满人,鬼子六、景廉和陈国瑞等清军文武马上就明白吴军是在打城里满人的主意了。但明白吴军的意图也没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天津城里的八旗满大爷已经是杀不能杀,赶不能赶,所以鬼子六也没了办法,只能是命令粥棚改善稀粥的质量数量,还有就是尽量隐瞒消息,尽量不让城里八旗满人知道吴军在城外的善政,同时拼命鼓吹什么八旗一家,满蒙旗人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妄图暂时安抚住天津城里的八旗满人,不再重蹈城下町的覆辙。

        鬼子六实在太小看了自己同胞们探听消息的能力和散播谣言的本事,事实上才刚到了晚上,吴军在城外放饭团馒头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天津城里的旗人圈,还迅演变成了有肉有菜有下酒菜。而更让鬼子六张口结舌的是,仅仅一夜之间,城里的大街小巷中就贴上了许多的告示标语,号召八旗满人和天津百姓打开城门迎接吴军进城,活捉鬼子六献给吴军换取重赏!——告示上鬼子六名字奕訢的生僻字訢字,还写得既工整又正确,一看就出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读书人之手。

        “怎么还有?不是说那些偷偷和吴贼联络的旗人叛徒,都已经抓起来了吗?怎么一夜之间,城里会冒出这么多动摇人心的告示?到底是谁干的?天津城里,到底还有多少暗通吴贼的满人叛徒?!”

        没有人能回答鬼子六大雷霆问出的问题,相反的,亲信景廉还又擦着汗水报告道:“王爷,还有一个没来得及证实的传言,听说在我们的骁骑营、前锋营和神机营里,也有一些人暗通吴贼,准备带着城里的满人造反作乱,接应吴贼攻城。”

        “骁骑营、前锋营和神机营?”鬼子六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咆哮道:“怎么可能?这些都是我们大清的八旗禁旅,怎么可能会出现叛徒?”

        “王爷,可这些人的家眷,大部分还在京城里啊。”景廉哭丧着脸说道:“他们都已经一年多没和家人见面了,在天津的待遇又远远赶不上在北京的待遇,现而今生出反意,也不是太奇怪啊。”

        鬼子六语塞,半晌才重重一拳砸在面前的桌子上,长叹道:“斗米恩,升米仇啊!我们大清的八旗劲旅,真的是已经彻底废了啊!关键时刻不但帮不上忙,还反倒是我们的隐患啊!”

        “王爷不必忧虑,这些人还翻不起什么风浪。”旗人大将哈丰阿劝道:“只要我们守住了城池,不给吴逆贼军进城的机会,这些吃里爬外的旗人废物就算想造反也闹腾不起来,我们只需要用还少的兵力就可以保证收拾完他们。”

        “哈将军所言极是,现在我们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守城。”头号大将陈国瑞也说道:“那些心存异志的旗人手里连把刀都没有,想直接造反接应吴贼进城,完全就是痴人说梦,惟独需要担心的就是他们在形势危急时捣乱扯我们后腿。所以我们只要守住了城墙,不给吴贼进城的机会,这些吃里爬外的旗人就永远都是小河沟里的小泥鳅,永远翻不起什么风浪!”

        鬼子六无可奈何的点头,又向陈国瑞和哈丰阿吩咐道:“陈将军,哈将军,本王不懂军务,怎么守城就全看你们的了,有什么好办法就说吧,只要合理,本王就一定采纳。”

        毕竟都是沙场老将,陈国瑞和哈丰阿稍做商量之后,还真给鬼子六提出了几条正确有效的守城策略,第一就是堵死城门,不给吴军故技重施炸开城门的机会(曾国荃已经在京城用过一次);第二是埋设地听,防备吴军用这个时代十分流行的地穴攻城战术;第三是多备火把火药和火油等引火之物,在城下布置暗哨,防备吴军直接在城墙上挖掘洞穴埋设炸药。第四则是汲取济南大战的教训,在城内修筑高过城墙的炮台,架设火炮轰击吴军,补强守城火力。鬼子六听了觉得十分满意,当即全部采纳,并立即着手实行。同时鬼子六也拿出了一个主意,就是加强城内防备,在城里布置大量兵力,防范自己的同族满人造反作乱。

        按理来说,在吴军苦味酸武器已经所剩无几的情况下,天津清军采取的防御措施只要实施得力,长时间挡住吴军攻城绝对不是一句空话。无奈清军有张良计,吴军方面却有过墙梯,才到了当天中午,吴军的花样就来了,一个打着白旗的吴军使者大摇大摆的来到了天津南门城下,大声喊话要求与鬼子六见面,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代表吴军大将江忠济而来,还是为了拯救天津城里的军民百姓而来,要鬼子六赶紧出来和自己商量谈判投降。

        值守南门的是陈国瑞的副手陈世忠,既是和陈国瑞一样对满清朝廷忠心耿耿,又十分看不惯吴军使者的嚣张气焰,当即断然拒绝向鬼子六通报,并大声吼道:“回去告诉江忠济狗贼,想拿下天津城,只管放马过来,看他要死多少人才能拿下天津!”

        “城上的将军,话别说得太满了。”吴军使者气焰益嚣张,大喊道:“我们江军门想要拿下这天津城,其实是易如反掌,不用一兵一卒,都可以担保拿下天津!只是我们江军门杀戮太重,有伤天和,所以我们江军门才决定给你们一个投降的机会!你们如果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我们军门不会手下留情了!”

        “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天津城?”陈世忠大声狂笑,笑道:“那好,你们只管过来,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才能不费一兵一卒拿下天津城?!”

        “城上的将军,我们的办法直接告诉你也无所谓!”吴军使者大声喊道:“别忘了这座天津城,有一处死穴,就是海河的水闸!我们只要把海河的水闸炸掉,再把陈家沟那里的泄洪河一堵,洪水围城,看你们城里的粮食能吃几天!”(真实地形,前文第一百零六章亦有提及。)

        陈世忠的狂笑声音戛然而止,旁边听到吴军使者喊话的清军将士也是个个面如土色,吴军使者则又大声喊道:“好了,既然你们坚持不肯向伪恭亲王通报,我也不勉强,只要把我的话带到就行!想投降,随时可以派人出来和我们联系,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但如果等我们把围城水坝筑好,再把海河的闸口一炸开,你们再想投降,就是想谈条件都没机会了!告辞!”

        潇洒的向城上抱拳一揖,吴军使者更加潇洒的转身就走,留下陈世忠等清军将士在城墙上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敢相信吴军会用这样的狠招,可也不敢对鬼子六隐瞒如此大事,只能是匆匆派人进城去拜见鬼子六,向鬼子六禀报吴军使者主动坦白的攻城毒招。

        和陈世忠等人一样,得知江忠济打算用吴越当年主动放弃的引水围城毒招后,鬼子六的一张瘦脸顿时就成了苍白色,没做任何考虑就向旁边的陈国瑞和哈丰阿等人劈头盖脸问道:“你们说,吴逆贼军会不会用这手毒招?”

        陈国瑞和哈丰阿都没敢立即回答鬼子六的问题,还是低声讨论了许久后,才由陈国瑞出面答道:“王爷,这事说不准,如果吴越逆贼那边已经做好了通过海路运粮来天津的准备,那么江忠济狗贼确实有这个可能用这手狠招。毕竟,这一手确实可以把吴贼那边的损失降低到最小,另外还可以确保歼灭我们的城中之军。”

        “末将认为吴贼方面有可能是在做两手准备。”哈丰阿指出了另一个可能,说道:“吴贼故意散播引水围城的消息,逼我们出城决战,或者是逼我们弃城突围,如此能得手当然最好。如果不能,吴逆贼军就有可能真的引水围城,活生生困死我们。”

        “那我们什么对策?”鬼子六赶紧又问。

        “三个对策,第一是全力死守海河闸门,不给吴贼毁闸引水的机会。”陈国瑞答道:“不过这么做估计很难成功,我们日夜死守位于城外的水闸,很容易打次逐次添兵的兵家大忌战术,给吴贼把我们在野战中逐口吃掉的机会。而且吴贼的火炮太过厉害,真要是铁了心要炸毁闸门,对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那另外两个办法呢?”鬼子六忙又问道。

        “一个是弃城突围,乘着我们现在还有一战之力,赶紧放弃天津撤回东北。”陈国瑞小心翼翼的回答,又更加小心的说道:“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出城和吴贼打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战,全力争取直接杀退吴贼,保住天津。”

        “出城决战?”

        鬼子六的语气万分犹豫,那边的哈丰阿则沉声说道:“王爷,正面决战,我们绝不是没有任何的希望,吴贼的武器装备并不比我们强到那里,妖火快炮和掌心雷又被德春兄弟他们耗得差不多了,我们两万多军队和吴贼一万六千人正面决战,绝对不是没有任何的取胜希望!”

        “而且我们还可以用一些计策,想办法杀吴贼一个措手不及。”陈国瑞又补充道:“我们可以一边秘密准备出城决战,一边布置假象,伪造准备谈判或者弃城的假象,让吴贼不防着我们出城决战,然后我们突然出兵,肯定可以抢占先手,杀吴贼一个手忙脚乱!”

        听出了陈国瑞和哈丰阿的弦外之音,鬼子六直接问道:“这么说,你们都主张出城决战了?”

        陈国瑞和哈丰阿对视了一眼,然后一头,由陈国瑞说道:“王爷,既然天津城已经没办法坚守,出城决战当然就是我们的最好选择。出城决战能赢当然最好,如果实在赢不了,我们也还可以保着你撤回东北,离开天津这个必死之地。”

        盘算了许久,考虑到吴军如果真的丧心病狂的引水围城,自己肯定就是死无葬身之地,鬼子六很快就下定了决心,点了点头,咬着牙齿说道:“好吧,就依你们的,先骗吴贼不做防备,然后突然出兵,和吴贼决一死战!”

  http://www.zwydw.com/book/0/7/94547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