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口蜜腹剑龚半伦

第六百五十三章 口蜜腹剑龚半伦

  龚橙这次出使日本,要想完成吴超越交托给自己的任务,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取得与日本萨摩藩现任藩主岛津忠义的直接联络,争取到与他单独接触的机会,难度其实相当不小,那怕是聪明过人的龚橙其实也没把握一定能做到。

  可龚橙和隐藏幕后的吴超越都没想到的是,因为一对价值并不算高的镶金左轮枪,岛津忠义竟然会直接把这个机会送给龚橙,不但第二天派人邀请龚橙再次见面,还早早就声明说是不谈公事,只聊闲话,等于就是直接帮龚橙走过了最难的第一关,大大的让龚橙喜出望外了一把。

  但也很自然的,人之常情,龚橙也有些害怕这是萨摩藩的陷阱,想把自己骗进鹿儿岛城一刀宰了,可是考虑到拥有三条蒸汽炮船的萨摩藩真的想干掉自己,自己就算立即坐船跑路也逃不掉,还算有些胆色的龚橙又强迫自己鼓起了勇气,马上就接受了岛津忠义的邀请,换了官服就随着岛津忠义派来的小姓再次进到了鹿儿岛城,在鹿儿岛城内的西丸花园中再次见到了岛津忠义。

  龚橙很快就发现自己这一把赌对了,只是带着几个小姓再次接见自己的岛津忠义见面后,岛津忠义的态度不但明显友善了许多,还邀请自己品尝日本人最得意的寿司、天妇罗和生鱼片等扶桑美食,龚橙受宠若惊,忙向岛津忠义连连道谢,一个一个藩主的叫得亲热,道:“多谢藩主款待,在下实在愧不敢当,愧不敢当。”

  “先生不必客气,这是应尽的待客之礼。”受过一定汉学教育的岛津忠义谦虚,又微笑说道:“按理来说,昨天就应该设宴款待先生你的,只是昨天时间仓促,又有太多家臣在场,怕人太多让先生你拘束,所以才拖到了今天。”

  “藩主真是太了解在下了。”龚橙笑嘻嘻的说道:“不瞒藩主,其实在下最怕的就是和太多人一起吃饭,必须注重繁文缛节半点都不痛快,那怕是在我们清国镇南王的府上,遇上了这样的宴会在下也是能躲就躲,能跑就跑,还是和一两个知己朋友在一起把酒言欢,最好再叫上几个歌女陪酒,放浪形骸的大喝特喝,这样才最对在下的胃口。”

  通译尽可能仔细的把龚橙的话翻译,岛津忠义听了大笑,道:“早知道先生这么洒脱,予就该安排几个舞妓给先生陪酒,不过没关系,还来得及。又二郎,马上派人去安排几个舞妓,给龚橙先生饮酒助兴。”

  亲信矢本又二郎答应,立即去派人安排日本独有的歌舞姬,龚橙欢喜道谢,与岛津忠义一起入席,闲聊着等待舞妓过来助兴,有所目的岛津忠义则很快把话转入了话题,拿出了那对左轮枪向龚橙问起了大冶兵工厂的情况,没什么保密意识的龚橙则是有问必答,把自己知道的大冶兵工厂情况尽量告诉给了岛津忠义,又主动介绍了当初清俄联合舰队千里奔袭就是为了捣毁吴军大冶工业基地的情况经过。岛津忠义听得神往,忍不住问道:“龚橙先生,那在你看来,你们清国的大冶工厂和我们的集贤馆比起来,谁更优秀一些?”

  岛津忠义所说的集贤馆,实际上就是萨摩藩的近代工业基地,位置就在鹿儿岛城城外的海边,龚橙两次进出鹿儿岛城都从旁边经过,所以听了岛津忠义的问题后,龚橙也没犹豫,马上就说道:“不瞒藩主,虽然在下没有进过集贤馆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可是在下敢保证,光以规模而言,我们大清的大冶工厂,面积至少是贵藩集贤馆的十倍以上。”

  “有这么大?”岛津忠义有些吃惊。

  “千真万确有这么大。”龚橙点头,又微笑说道:“不过没关系,藩主你比我们镇南王年轻五岁,五年之后,相信贵藩的集贤馆一定会在规模上超过我们的大冶工厂,因为在下看得出来,藩主你和我们镇南王一样,都是年少有为的少年英雄。”

  “你们清国的镇南王,只比我大五岁?”岛津忠义这一惊非同小可。

  “不错,藩主你今年贵庚二十三,我们镇南王今年才二十八。”龚橙微笑回答道。

  岛津忠义张口结舌,半晌才惊讶说道:“原来你们镇南王这么年轻,我还一直以为,他今年起码已经有四五十岁了啊?”

  龚橙大笑,道:“藩主误会了,我们镇南王那可能有那么大的年纪?不过和藩主你一样,我们镇南王当时知道你今年才二十三岁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年轻有为的藩主,才二十三岁就能成为日本名藩萨摩藩的藩主?还把萨摩藩治理得这么强大强盛,能够把琉球国都逼到不得不向我们大清求援的地步?镇南王他很说,藩主你一定是一位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

  没有人不爱听好话,被生父和家臣压制得有些自卑的岛津忠义听了龚橙的刻意吹捧之言后,当然更是心中欢喜,赶紧客气的谦虚了几句,同样大力夸奖吴超越的年轻有为,只比自己大五岁就能成为实际上的清国掌权人,龚橙虚与委蛇,不断用各种甜言蜜语拍岛津忠义的马屁,很快就把岛津忠义哄得全身舒坦,把自己当成了至爱亲朋看待。

  这时,岛国特有的歌舞妓已经被领到了现场,丝竹声中,歌舞妓翩翩起舞,岛津忠义则和龚橙有说有笑,不断互相敬酒,感情不断加深,到了酒至沉酣时,龚橙还干脆坐到了岛津忠义的席边,打着酒嗝凑近了说道:“藩主,说起我们镇南王,其实他对你还是有一点遗憾的,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听?”

  “镇南王对予有什么遗憾?”同样已经半醺的岛津忠义反问道。

  “藩主,在下说了你可别生气。”龚橙先打了一针预防针,然后才酒气冲天的说道:“藩主,你年少有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管不住下面,我们镇南王即便远在大清,也听说你的家臣对你有些不敬,很多你们萨摩藩的事,都不是藩主你说了算。我们镇南王还说……,还说……。”

  说到这里,龚橙故意摇头晃脑,装出已经醉得说话都不利落的地步,岛津忠义则是脸上早有些变色,问道:“龚橙先生,你们清国的镇南王,还说了什么?”

  “我们镇南王说,他的臣子如果敢这样,他早就一刀把那些大胆欺主的臣子宰了。”龚橙醉醺醺的说道:“我们镇南王就不明白了,藩主你是一藩之主,怎么就对这些大胆犯上的臣子宽容到这个地步?怎么就不赐他们切腹自尽?怎么就……,怎么就……。”

  醉醺醺的说到这里,龚橙干脆往地上一躺,直接就呼呼大睡了过去,岛津忠义则是脸色益发有些难看,半晌才向矢本又二郎吩咐道:“抬他下去休息,好生款待。”

  龚橙装醉说出的话在岛津忠义本来就极不安分的心头扎下了根,以至于大醉不醒的龚橙被抬走后,岛津忠义也没有急着离开宴会现场,还一盅接一盅的喝上了闷酒,心头憋屈之至,暗道:“如果不是国父在,如果萨摩藩的实权在我手里,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这些混蛋,我早就让他们切腹了,还用得着让你们清国的人来说?还用得着被你们清国的人看笑话?我这个藩主,当得还真是窝囊啊!”

  …………

  睡到晚上才醒过来的龚橙当然忘了自己在大醉时说的话,岛津忠义也没提起这件事,还因为被龚橙的甜言蜜语哄得舒服的缘故,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无所事事的岛津忠义还又和龚橙先后见了两面,结下了看上去不错的友情。末了,在龚橙的随口请求下,岛津忠义还又和龚橙约定时间,准备一起去在萨摩藩很有名的千眼寺游玩。

  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在小姓的引领下,龚橙被请到了千眼寺山下与岛津忠义见面,一起登山进了千眼寺上香,结果让岛津忠义颇为意外的是,上完了香之后,龚橙竟然又让自己的随从拿出了一面陈旧的灵牌放在了祭坛之上,再次上香祭奠,岛津忠义好奇问起灵牌来历时,龚橙则随口说道:“我爹龚自珍的灵牌,让他受受日本的香火。”

  “先生真是孝子啊,来我们日本还带上了你父亲的灵牌,随时供奉。”岛津忠义甚是惊奇。

  “随时供奉倒谈不上。”龚橙笑笑,说道:“不瞒藩主,在下是有时刻带着父亲灵牌的习惯,不过不是为了随时供奉,是另有其他作用。”

  “还有什么其他作用?”岛津忠义好奇问道。

  龚橙笑笑,说道:“藩主,你如果一定要知道的话,这事就不能让太多的其他人知道,只能是我们到一个房间里,撇开多余的外人,在下让你亲眼看一看我父亲的灵牌还有什么其他作用。我敢保证,你一定会大开眼界。”

  被龚橙吊起了胃口,岛津忠义还真让千眼寺的和尚准备了一间禅房,只领了亲信矢本又二郎一个人进去观看龚橙的表演,龚橙也只领了一个自己从国内带来的翻译进房。关好房门后,龚橙又取了一支竹鞭,和一本陈旧的书册,翻看着随意找出了一段念诵,然后突然一鞭敲在自己老爹龚自珍的灵牌上,呵斥道:“不学无术的老东西,几天不读你的书,果然又出错了,记好了,我是看在你是我爹的份上,才帮你修改不通的句子,免得你欺蒙后人!丢我们老龚家的脸!”(不夸张,龚半伦对他老爹的灵牌就是这态度。)

  呵斥完了,龚橙又是重重一竹鞭敲在了自己死鬼老爹的灵牌上,然后还真的提笔涂改龚自珍留下的手稿,旁边的岛津忠义却是看得目瞪口呆,惊讶问道:“龚橙先生,你们清国人,不是最重先人灵牌吗?你怎么能对你的父亲灵牌,做这样的事?”质疑日本有没有灵牌的,去想一想靖国公厕里供的是什么。

  “他做得不对,我教训他,有什么不可以?”龚橙理直气壮的反问,又说道:“藩主,你知不知道我们中国的唐朝皇帝李世民?”

  “当然知道。”岛津忠义想都不想就回答,又比较客观的说道:“我们日本的很多东西,还是向你们的唐朝人学的。”

  “那么藩主,你知不知道,唐朝皇帝李世民,是怎么教训他做得不对的父亲的?”龚橙终于图穷匕见。

  这个问题对于外国人来说当然有一定难度,岛津忠义摇头表示不知道之后,龚橙也这才乘机把玄武门之变的前后经过仔细说了,尤其是添油加醋的描绘了李渊和李世民父子的恩怨过节,一再强调是李渊对李世民欺人太甚才把儿子逼到了那一步。岛津忠义则听得瞠目结舌,连连摇头表示匪夷所思,说道:“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李世民会做出这样的事。”

  “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藩主如果不信,可以派人找来我们中国的历史书自己看。”龚橙耸了耸肩膀,然后微笑说道:“但李世民也不算做错,如果不是他鼓起勇气对他的兄长下手,然后又关押了他的父亲,那来后来的天可汗唐太宗,名垂青史?”

  龚橙含沙射影到了这地步,岛津忠义就是再憨厚或者蠢笨也难免心有所动了,龚橙察言观色,又随口说道:“所以说,在下对父亲的灵牌这么做,绝不是不孝,而是向唐太宗李世民学习,帮助死去的父亲改正错误。”

  岛津忠义更加默默,半晌才说差不多了,想回去休息,深知时机还不成熟的龚橙也没急着趁热打铁,老实答应了与岛津忠义一起出了禅房,又一起下山各自告别。结果也是到了回城的路上,一直保持沉默的岛津忠义才突然向自己最信任的矢本忠二郎低声吩咐道:“忠二郎,想办法弄一本关于李世民的中国史书来,我想看看。但是记住,别让其他人知道,尤其别让国父的人知道。”

  忠心耿耿的矢本忠二郎低声应诺,结果看到自己亲信小姓的恭敬模样,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岛津忠义突然想起了日本最有名气的小姓森兰丸,接着又想起了森兰丸的主子织田信长。而想起了织田信长后,岛津忠义又心中猛的一动,暗道:“在我们日本,也有这样的例子,织田信长的岳父斋藤道三,就是死在他亲儿子斋藤义龙手上。还有,在我们日本的平民中,也有把老年送上山喂狼的习惯!”

  想到这里,一颗种子也深深的植入了傀儡藩主岛津忠义的心中,悄悄的开始生根发芽,只是时机还不成熟,嫩芽还不敢钻出岛津忠义心中的土壤,露出苗头。

  种子在岛津忠义心中逐渐萌芽的时候,可能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亦或者是看不惯有些獐头鼠目的龚橙成天在鹿儿岛晃悠,才到了第二天,萨摩藩的实际掌权人岛津久光就逼着岛津忠义给了龚橙一道回文,明确拒绝了吴超越要求萨摩藩停止侵略和欺压琉球的国书,并勒令龚橙在一天之内离开鹿儿岛,否则就不再保证龚橙在鹿儿岛的人身安全。

  对此,压根就没指望过通过外交逼迫萨摩藩停手的龚橙倒是毫不意外,收到回文就马上着手准备回国,还算讲点义气的岛津忠义虽然因为身份问题没能到码头上给龚橙送行,却派自己的亲信矢本又二郎代表自己来到了码头送行,送给了龚橙一把武士刀做饯行礼,又让矢本又二郎给龚橙带话道:“龚橙先生,我们藩主说,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请你一定要再来萨摩藩与我们藩主见面,我们藩主还想与你一起饮酒唱歌,跳舞射猎。”

  “请矢本先生回禀贵藩藩主,就说一定,一定,我一定会再来拜访藩主。”龚橙没口子的答应,又在心里补充道:“还一定会很快就会回来,带着我们讨逆军的炮船舰队和军队回来!”

  人品和德行虽然有些欠佳,可龚橙还真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这不,才刚离开日本,还在回国途中,龚橙就提笔给吴超越写了一道书信,除了报告自己这次鹿儿岛的前后经过之外,又向吴超越报告了自己在鹿儿岛收集到的各种情报,警告说萨摩藩也正在向吴军的大冶基地一样,正在努力建设一套相当完整的工业体系,并且已经做到了可以自行生产包括大炮在内的许多工业产品!

  所以站在国人的角度,龚橙极力建议吴超越不要只顾着考虑救援琉球,而是应该直接出兵鹿儿岛,以武力彻底捣毁萨摩藩的工业基础,以免萨摩藩将来有能力威胁到中国的东南沿海,甚至威胁到同样正在发展阶段的中国工业。

  http://www.zwydw.com/book/0/7/9498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