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五十四章 联合舰队

第六百五十四章 联合舰队

  事实上不用其他人建议,吴超越早就考虑过围魏救赵的战术,直接出兵攻打萨摩藩的老巢鹿儿岛,既解救琉球的危急局面,又直接收拾小鬼子,削弱日本的实力,只不过吴超越对日本历史的了解十分有限,压根就不知道萨摩藩在明治维新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对萨摩藩的重视严重不足,再加上一些军事方面的顾虑,吴超越才迟迟没有下定这个决心,吴军决策层优先考虑的援救琉球策略,也是直接出兵琉球,与琉球军队联手击退日本军队的进犯。

  龚橙在回国路上写成的书信在这件事上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得知日本萨摩藩也在试图建立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穿越者吴超越在震惊之余,几乎是没做任何的考虑,马上就拿定了直接出兵鹿儿岛的主意,决心不惜任何代价彻底捣毁萨摩藩的工业基础,不给小鬼子从容维新变法的机会。

  但是很可惜,吴超越是穿越者倒是知道让日本发展起工业化的危险,吴军的文武官员却不懂得这个道理,以至于包括赵烈文和阎敬铭这样的绝对心腹都提出异议,向吴超越发出警告道:“镇南王,直接出兵琉球,我们有琉球国的官员百姓帮忙,不管有什么困难都容易解决,不存在什么地利人和的问题。但如果直接出兵鹿儿岛就情况完全不同了,除了地利尽失以外,还有可能导致日本以举国之兵反抗我们,救援萨摩藩,到时候我们孤军远征,补给困难,战事稍有不利,后果就可能不堪设想。”

  知道帮凶走狗们一起反对其实都是一片好意,吴超越也只好耐下了性子来,对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仔细介绍道:“惠甫,丹初,你们说的道理我都懂,我也承认直接出兵鹿儿岛比出兵琉球要难打和危险许多。可你们实在太不了解小日本了,不知道这些小鬼子学着洋人建立起了现代工业,对我们的威胁到底有多大。”

  “日本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猴子,最擅长学习和模仿,这点你们只要多读一读史书就知道,在唐朝的时候,日本被我们的唐朝军队给打败了,结果这些小鬼子就马上向我们全面学习,把我们好的东西能学的全都学去了。明朝的时候,日本又被我们在朝鲜打败了,可小鬼子却没有向我们学,因为那时候我们已经没什么可以值得让日本鬼子学的东西,我们是靠人力物力堆出来的抗日援朝胜利,所以日本鬼子看不上我们,就没有向我们学任何东西。”

  “可是在十年前,因为我的缘故,洋人联合舰队进攻鹿儿岛,日本鬼子又吃了败仗,结果日本鬼子一看洋人有那么多先进的武器,就马上又向洋人学习,比我们更早建立起了类似于大冶的萨摩藩集贤馆,不但能够自产大炮和火枪,还已经开始仿造蒸汽炮船,只不过因为人力物力和资源赶不上我们才稍微落后,但也落后得不多,我们只要放慢一点发展的步伐,就也可能被日本鬼子赶上甚至超过,到了那时候,小日本鬼子对我们的威胁会有多大,你们难道就想象不到?”

  “明朝嘉靖年间,在武器装备差不多的情况下,倭寇在我们中国的东南沿海骚乱,我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都没有平定,期间耗费的钱粮军饷根本无可计数,损失的财产和百姓同样无法计算,最后还是出了戚继光这样的军事天才,才好不容易压制住倭患的势头,但仍然没有彻底根灭。”

  “万历年间,日本的丰臣秀吉为了侵略我们中国,出兵攻打我们的藩属国朝鲜,万历皇帝为了保卫东北,被迫出兵救援朝鲜,为了筹集军需粮草,连他的内库银都被迫用在了朝鲜战场,前前后后耗费了几百上千万两银子,这才勉强把日本人赶回他们的本土,明朝因此元气大伤,给了八旗乘机崛起的机会。”

  “那个时候,我们各方面都对日本来说是优势巨大,尚且还打出如此艰难,现在我们已经在内战中元气大伤,如果还眼睁睁的看着日本学着洋人建立起了现代工业,再一次出兵攻打朝鲜和我们的东南沿海,我们要花费多少钱粮和人力物力才能打败他们,你们敢去想象吗?”

  “所以说,现在我们直接出兵日本虽然是冒险,但也是为了把握住把日本鬼子扼杀在萌芽中最好的机会,只有这个时候出兵攻打日本本土,彻底捣毁小鬼子的工业基础,我们才有从容发展工业的机会,将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才不用担心东南沿海会被倭寇袭扰,不用担心来自日本的威胁,也可以为将来节约无数的钱粮军饷,这个道理,你们明白吗?”

  吴超越苦口婆心的解释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虽然还是觉得吴超越有些杞人忧天,可是考虑到明朝时为了对付日本人确实牺牲耗费太大,又看到吴超越的态度这么坚决,赵烈文和阎敬铭还是勉强接受了吴超越的意见,不再反对直接出兵日本。不过阎敬铭还是又提醒道:“镇南王,既然你觉得现在出兵日本对我们来说最有利,那我们也支持你。可是臣下必须提醒你一句,这场仗一旦开打,将来会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我们很能把握,会不会导致我们和日本国全面开战,是谁都说不准的事。”

  “这我当然知道,我会努力把战争规模控制在我们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吴超越点头,又说道:“这样吧,在出兵日本的同时,我们再派一个使节团去和日本的德川幕府联系,明确告诉他们我们这次出兵的目标只有萨摩藩,也坚决支持德川幕府继续执掌日本大权,并愿意为德川幕府铲除日本的国内叛乱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援助,争取稳住德川幕府,尽量把战事规模控制在鹿儿岛一个地区。”

  对日本的情况了解比吴超越更少,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也只能是默默点头,任由吴超越拿定对日政策。而控制住了内部的反对声音后,吴超越又马上调兵遣将,决定安排一支由八条蒸汽炮船和四条风帆战列舰组成的海上舰队进攻日本,另外辅之以数量在五千人左右的陆上部队。舰队的司令官是吴军水师老将王孚,请英国的海军老将阿斯本担任顾问,陆师主将则是由黄远豹担任,辅之以太平军降将李秀成。

  第一次出兵海外千头万绪,老练如吴超越也有些顾此失彼,还是在安排好了出征军队之后,又得到赵烈文的提醒时,吴超越才想起这件事必须得和西方列强也打一个招呼。好在目前的英国驻日全权公使就是吴超越的老朋友阿礼国,吴超越安排起来倒也方便,马上又亲自提笔给阿礼国写了一道英文书信,明确表示自己这次出兵日本是为了收拾侵犯中国藩属国琉球的萨摩藩,没有任何侵犯英国在日利益的打算,并全力保护英国在日的政治经济利益,请阿礼国理解支持,还有帮着自己劝说日本幕府不要插手吴军与萨摩藩的战事。

  除此之外,吴超越又给英国、法国、美国、葡萄牙和荷兰等国的驻华公使或领事递交给了国书,同样是阐明自己出兵日本的目的和原因,承诺绝不侵犯西方列强在日本的利益,并表明态度说一旦拿下了萨摩藩,就马上全面开放萨摩藩,任由西方列强在萨摩藩经商、游历和传教,同时还明确表示将来可以接受国际共管萨摩藩。

  可能是炎黄保佑,吴超越这次终于走了一次好运气,派人到汉口的英国公使馆递交了国书之后,才到了当天晚上,现任英国驻华公使普鲁斯就屁颠屁颠的找上了门来,不但明确表示全力支持吴超越出兵收拾萨摩藩,还愿意派出一两条武装商船和吴军水师组成联合舰队帮助吴超越收拾萨摩藩。

  天上为什么突然掉下来这么一个大馅饼呢?吴超越细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去年的九月时,四个英国人在萨摩藩的生麦村游玩,恰好碰上了萨摩藩国父岛津久光的仪仗队,因为拒绝向岛津久光的仪仗队下跪,被岛津久光的随从当场宰了三个,砍杀一个,事后英国方面要求日本幕府道歉和赔偿,结果却遭到了拒绝。英国方面大怒,想要立即出兵报复却没办法马上抽出足够的兵力,只能是暂时忍让。这会吴超越主动跳出来要收拾萨摩藩,不想耗费太多力量的英国方面当然是求之不得,所以普鲁斯才提议组成联合舰队,联起手来去找萨摩藩算帐。

  当然了,普鲁斯当然也是不怀好意,调派一两艘武装商船和吴军组成联合舰队,说是联手倒不如说是想占便宜,想用吴军出钱出力当炮灰给自己国家谋求利益。而吴超越虽然很清楚这一点,可是能够把当今的世界霸主拉下水,警告法美荷兰葡萄牙这些国家少管闲事,同时还可以在航线实战和应付方面给自军提供直接帮助,这样的好事对吴超越来说当然也是求之不得,所以吴超越马上就一口答应,当场与普鲁斯缔结了共同出兵讨伐萨摩藩的盟约,狼狈为奸和白皮猪联起手来欺负日本猴子。

  于是乎,很快的,吴军的远征舰队很快就在上海逐渐组建成形,然而在出发之前,吴超越却又遇到了一个小小意外受命辅佐黄远豹担任陆战主力的李秀成写来书信,请求吴超越稍微扩大一下出征规模,让新投降吴军的太平军降将陈玉成率领一个营的太平军新降兵加入远征行列,帮着吴军对付日本军队。

  “李秀成这是想干什么?”阎敬铭提出质疑,说道:“我们出征日本的五千军队,长毛降兵本来就占到了六成左右,他还想再调一个营的新降兵去打日本,还点名要在长毛中出了名顽固的陈玉成为将,他是想干什么?”

  “慰亭,小心点。”赵烈文也说道:“李秀成非池中之物,为人又胸怀大志,让他在海外扎下了根,只怕将来对我们的威胁,比日本人的威胁还大。”

  同为鼠肚鸡肠的宵小之辈,吴超越当然也十分担心李秀成的此举用意,然而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逐之后,吴超越却拍板说道:“答应李秀成,他这次是去海外作战,没有水师给他帮忙,就用不着担心他能玩出什么花样!”

  “镇南王,那如果李秀成选择了带着军队向日本人投降怎么办?”阎敬铭提醒道。

  “他为什么要向日本人投降?日本人给他什么好处?”吴超越反问道:“借日本的兵给太平天国报仇,日本会那么痛快的答应?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他真的投降了日本人,想带着日本军队来找我们报仇,只要我们的水师干掉了日本人的海上力量,他拿什么过海登陆?还有,之前他已经投降过一次我们了,这次又想投降日本人,那些太平军的降兵还会乖乖的跟着他走?”

  “再退一万步讲,就算因为李秀成倒戈,我们这次远征失败了,那又有多少关系?”吴超越又说道:“五千多军队,其中大部分还是新降兵,这样的仗我们输不起?输了又能伤到我们什么?”

  见吴超越态度坚决,赵烈文和阎敬铭便也不再多说什么,马上就提笔拟文,答应了李秀成的提出请求,让前不久才被迫向吴军冯三保兵团投降的陈玉成带领一个营去上海与吴军远征军会合听令,同时又稍微调整了一下出征船只的规模,好在增加一个营五百人的兵力对后勤来说负担不大,所以李秀成这个要求倒也没让吴军后方太过为难。

  事实证明吴超越这把又赌对了,收到了吴超越的答复之后,李秀成先是松了口气,然后马上提笔给吴超越又写了一道请罪书信,坦然承认自己此举是害怕吴超越把自己和太平军降兵当做炮灰使用,借以试探吴超越对待太平军降卒的态度。同时李秀成又特别解释了自己点名要调陈玉成去日本的原因,说是自己很清楚陈玉成对太平天国和洪秀全的态度,担心被迫投降的陈玉成怀有异心,所以想把陈玉成带到日本去预防万一,既给陈玉成证明降意真假的机会,又方便在发现陈玉成藏有异心时解决这个隐患。

  李秀成的主动坦白换来了吴超越的一声长叹,拿着李秀成的书信,吴超越叹道:“忠王,其实你这道书信,我也不是和不敢完全相信全是你的心里话,不过没关系,这是你证明自己的机会,将来的路怎么走,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就这样,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祺祥三年农历六月初六这天,由八条蒸汽炮船、四条风帆战列舰和百余条大小海船组成的吴军远征舰队,在两条英国武装商船的引领配合之下,终于还是从上海启航出发,以保护藩属国琉球王国的名誉,还有帮助英国人讨还生麦事件公道的借口,气势汹汹杀向日本的九州岛,去找日本目前唯一具备工业基础的萨摩藩算帐。

  因为身在湖北的缘故,吴超越当然没能亲自到上海去给吴军远征舰队送行,不过在吴军远征舰队启航出发的同一时间,吴超越却登上了湖北省城北门的武胜门城头,向着上海的方向遥遥一拜,抱拳大声说道:“拜托了!别让我失望!别让我们的国人失望!”

  http://www.zwydw.com/book/0/7/95032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