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九百五十八章 尊重日本风俗

第九百五十八章 尊重日本风俗

  吴军用炸药直接炸开鹿儿岛城城门这一招,不但杀了鹿儿岛城的日军守军一个措手不及,也杀了屯驻在千眼寺的日军主力一个手忙脚乱,彻底打乱了日军主力的如意算盘。

  原本,在萨摩藩决策层的计划中,是打算利用鹿儿岛坚城把战事拖延到天色微黑,到时候吴军如果继续强攻城池当然最好,如果吴军选择收兵回营,那么鹿儿岛城里的守军还要主动出击牵制住吴军,同时距离鹿儿岛城不是很远的日军乘机大举出击,利用对这一带地形的熟悉和兵力、体力方面的优势,兵分几路突袭吴军阵地,杀吴军一个手忙脚乱,也争取创造胜利,扭转海面上的被动局面。

  很可惜,算盘虽然打得漂亮,然而萨摩藩上下却不幸碰到了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的吴军,刚一上来就直接发力攻城,还使出了日本战争史上此前还没有出现过的城门爆破战术,直接炸开了鹿儿岛城的城门。结果消息被斥候用飞马送到千眼寺后,岛津久光也只能是匆匆向众家臣问道:“怎么办?是不是应该直接放弃鹿儿岛城?”

  “直接放弃鹿儿岛城未免太可惜了。”步兵监督大久保利通抢着说道:“清国军队虽然用火药炸开了城门,但他们不熟悉城里的地形,短时间内绝不可能真正拿下鹿儿岛城,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立即出动主力增援鹿儿岛城,如果能击败列阵拦截我们的清国军队,我们不但能够保住鹿儿岛城,还有可能反败为胜,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不能冒险。”与大久保利通素来交好的西乡隆盛难得唱了一次反调,说道:“我们的斥候探报,清国人足足出动了至少三千人攻打鹿儿岛城,却只派了大约一千五百人在外围准备拦截我们的援军,统兵的将领旗帜还尺寸更大更显眼,很明显身份地位更高。清国人用高级将领率领少数兵力负责拦截我们,这说明他身边的军队肯定都是清国的精兵,有信心有把握才敢这么布置安排,我们对敌人的战术装备一无所知,冒险和他们的精兵决战,有可能会吃大亏。”

  “那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清国人拿下鹿儿岛城吧?”大久保利通反驳道:“敌情不明就不能和敌人交战,那我们如果一直不知道敌人的实际情况,就永远不和敌人的主力交战了?”

  “我们可以派少量军队去试探敌人的主力情况,能战就出动主力,不能战就赶紧撤退。”西乡隆盛回答,又说道:“至于鹿儿岛城,说实话,我们的鹿儿岛城在选址时就有错,没有考虑到来自海上的威胁,位置过于靠海,清国人的舰队又那么强大,我们就算今天保住了鹿儿岛城,将来也肯定保不住,不如就此放弃,优先保全我们的军队,等待援军到来再考虑反攻。”

  西乡隆盛的坚持还是起到了一定作用,至少让主张就此发起决战的大久保利通冷静了下来,认真考虑他的主张建议。那边岛津久光也被西乡隆盛的话打动,稍一盘算就向大久保利通吩咐道:“大久保君,用西乡君的办法,你先带三千人去试探清国的战斗力,能战的话,我马上亲自率领主力来增援你,如果不能战,立即撤退,优先保全军队!”

  “哈依!”大久保利通毫不犹豫的答应,当即来到军中点派兵马,亲自率领三千军队前来试探吴军的陆师实力。

  与此同时,陈玉成麾下的两个哨新降兵也已经先后杀进了鹿儿岛城内,结果也正如西乡隆盛所料,因为对日本城池内部情况和建筑构造完全一无所知的缘故,吴军在巷战中确实打得十分吃力,不断被日军的冷枪打倒打伤,伤亡不小却推进缓慢,不得不靠数量不多的苦味酸手雷开辟道路,好不容易才开辟了一片城内阵地,掩护着陈玉成率领的后队进城作战。

  城内的情况仍然十分混乱,熟悉地形的日军士兵躲藏在各个隐蔽处,不断用冷枪射杀吴军将士,吴军将士则通常要在敌人开枪后才能发现敌人所在,被动吃力异常,既不知道该有效搜杀残敌,向那一个方向发起主攻。不过还好,这支吴军的指挥官是身经百战的陈玉成,既有经验又有头脑,在对敌人城池内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通过火势、旗帜和敌人的火力密集彻底等种种迹象判断,陈玉成还是很快就发现日军的指挥部很可能是在鹿儿岛城内的西部,果断向被日本人称为西丸的位置一指,大喝道:“往西打!倭寇的指挥部,八成在那里!”

  事实证明陈玉成的判断无差,向着鹿儿岛城的西丸发起强攻后,吴军果然遭到了日军密集火力的顽强阻击,陈玉成也没客气,果断命令士兵动用数量不多的苦味酸手雷开路,苦味酸手雷接连砸向敌人间,躲藏在房屋内外的日军士兵鬼哭狼嚎,非死即伤,不断从已经起火的藏身处抱头逃出,吴军士兵乘机一边开枪射杀,一边大步向西丸逼近。然而在距离西丸院墙只剩下一步之遥的时候,吴军的攻势却突然减缓,仅仅只是向院门处投出了两枚手雷弹就没了动静,陈玉成大怒,矮身向前向负责突击的哨队哨官喝问道:“怎么停了?为什么不继续投手雷?”

  “回禀成天豫,没了。”哨官垂头丧气的答道:“末将本哨的四十枚手雷,还有其他哨队支援末将的手雷,都用光了。”

  犹豫了一下,陈玉成喝道:“滚下去,换我的亲兵队上!”

  “成天豫,你不能亲自上啊!”哨官赶紧阻拦。

  “闭嘴!叫我陈守备,下次再叫错,军法从事!”

  大声喝退了自己的部下,陈玉成连声下令,把自己亲自指挥的六支亲兵什队叫上了前来,先是安排了手雷弹投掷手,又匆匆准备了一根撞门用的木头。然后一声令下,手雷投掷手立即依次上前,一口气向着西丸院门处投掷了二十枚手雷,炸得守卫院门的日军士兵鸡飞狗跳,死伤满地,抬着大木头的陈玉成亲兵立即冲锋撞门,陈玉成则亲率其他亲兵对着院墙上方接连开枪,以火力掩护撞门。

  砰!砰!砰!接连的反复撞击之下,已经被手雷炸伤的老式院门终于还是被陈玉成亲兵撞开,然而院门刚开,院内立即射出密集枪弹,打死打伤了好几个撞门吴军士兵。好在陈玉成对此也有心理准备,手雷投掷手立即再次上前,一口气又向院内砸进去十来枚手雷,烈火浓烟中,陈玉成突发一声吼,带头冲向了西丸院门,后面的亲兵害怕陈玉成有失,赶紧大呼小叫着跟上。

  再接下来,日军的反应大大出乎了陈玉成和吴军将士的意外,当陈玉成带着自己的直属亲兵队冲进院门后,迎接吴军将士的,除了墙壁和楼阁上空的子弹外,竟然还有端着刺刀反冲锋的日军士兵。然而度过了最初的惊愕后,陈玉成马上又大喜吼道:“上刺刀!让倭寇看看我们的厉害!”

  呛啷呛啷刺刀接连出鞘,迅速安插到米尼枪的枪头上,吴军将士在陈玉成率领下纷纷端起刺刀冲锋间,一场刀刀见血的刺刀白刃战,也随之在日军指挥部西丸院内展开,日军大喊八格牙路,吴军将士则纷纷大吼,“狗娘养的!死!”

  …………

  同一时间的城外战场上,吴军陆师主将黄远豹也已经收到了千眼寺日军正在向着鹿儿岛城大步杀来的消息,结果让黄远豹气得哇哇大叫的是,日军竟然只派来了三千人对付自己亲自率领的三个吴军精锐营这不是摆明了看不起在吴军队伍中扳指头数得着的猛将黄远豹是什么?

  “黄三哥,让我去吧。”一个营官也自告奋勇道:“末将只带本部营队上去,保管杀退这三千倭寇!”

  “闭嘴,你打跑了我还有什么玩的?”黄远豹没好气的呵斥,又突然灵机一动,赶紧大吼道:“列方阵,品字形排列三个方阵,让倭寇认为我们怕了,不敢和他们正面硬拼!看我的旗号作战,没有命令,不许用掷弹筒,更不准用趴姿射击!狙击手也给老子老实呆着,没有命令,不准开枪!”

  命令传达,训练严格的吴军精锐营立即呈品字形排列起了三个空心刺猬阵,早早就摆出了只守不攻的防御架势。结果消息被日军斥候飞报到了大久保利通的面前后,大久保利通也果然上当,不再有太多顾忌只是催军急行,很快就带着军队赶到了吴军阵地的外围。

  只是不再过于顾忌,仔细观察了一通吴军的三个方阵之后,发现吴军的阵形严整极难攻破,强行进攻肯定伤亡不小,大久保也没敢弄险,选择了分兵迂回,先用一千人堵住了黄远豹军的后路,然后才投入了两百兵力,小心翼翼的向吴军居前的空心刺猬阵发起进攻。

  在黄远豹的亲自指挥下,吴军的实战表现再一次让大久保利通宽心吴军将士故意用两段射迎击,打完一发击针枪子弹还要默数十下才重新装弹射击,故意把自军的射速放慢到了只比前装枪稍快,同时故意没有使用掷弹筒这款野战大杀器,拿银子堆出来的宝贵狙击手也躲在空心方阵里一动不动,从始至终都没有开一枪发一弹,努力保存实力。

  两百日兵的试探性进攻很快就被吴军的排子枪打退,发现吴军精锐营并没有任何的过人之处后,大久保利通也终于放心,先是打出旗号,让事前迂回到吴军后方的一千人发起进攻,牵制吴军后队的两个精锐营,然后果断投入一千五百人,从正面和左右两翼同时冲击居前的吴军营队,还直接叫嚣道:“冲上去,冲破清国的方阵!把这个方阵的清国人给我杀光!”

  大久保当然很快就发现自己上了黄远豹的恶当,当从方向冲来的日军进入步枪射程之内后,黄远豹先是一声令下,吴军士兵立即一起伏地,然后埋伏在空心刺猬阵内部的吴军掷弹筒立即一起开炮,一口气轰出了足足四十发掷弹筒炮弹,同时吴军的狙击手也已经开枪,精确射击穿着显眼盔甲的日军将领。

  残酷的屠杀就此展开,日军中基层将领被吴军狙击手正面射来的子弹接连命中的同时,曲射而来的掷弹筒炮弹也已经从天而降,砸入日本士兵的密集横队中炸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接连炸响间,日军士兵也成片成片的摔倒在了血泊中,怪叫闷哼着直接去见天照大神的日军士兵不计其数,原本十分密集整齐的横队也随之大乱。

  快得象是可以连发的掷弹筒炮弹仍然还在不断落下,日军士兵也不断在爆炸声中接连倒地,不是被炸得尸骨无存,四肢不全,就是被炸得全身血肉模糊,又有许多身上起火的日本兵在地上翻滚惨叫,绝望哭喊的可怜声音连吴军士兵听了都觉得有些心疼,几乎是转眼之间,地面上就已经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日军士兵的尸体和重伤员。

  这里必须得表扬一下日军士兵的武士道精神,在同伴大片大片倒地的同时,仍然还是有许多的日本士兵发起了板载冲锋,妄图冲到近身处和害怕得只敢趴在地上避弹的吴军士兵打白刃战。但是很可惜的是,这些日军士兵却纷纷成了吴军将士的活靶子,爬着也能装弹的吴军精锐将士兵从容开枪,象点名一样的把这些冲锋上前的日军士兵放翻打倒,几乎没有一个日本士兵能够冲进吴军阵前的三十米之内,更别说是和吴军近身作战。

  从后面发起进攻的一千日军情况更惨,在两个吴军精锐营的联手打击下,这些拿着前装枪的日军士兵纯粹就是一群待宰羔羊,同样先是被吴军的掷弹筒炸得晕头转向,死伤惨重,然后又被突然采取卧姿射击的吴军将士打得嗷嗷惨叫,倒地不断,继而迅速土崩瓦解,逃得到处都是。

  “中计了!清国人故意示弱引诱我投入大批兵力的!想不到清国人的精兵,竟然会这么厉害!”

  大久保利通脸色灰白的发现中计时已经晚了,前线两千多军队已经被吴军的猛烈火力打得彻底崩溃,将领士卒阵亡者不可计数,余下的争先逃回本阵,连军法队都阻拦不住他们败逃的脚步,迫于无奈,大久保利通只能是绝望的一挥手,用嘶哑得不似人声的嗓音喝令道:“撤退!”

  撤退信号发出,已经崩溃的日军士兵逃得自然更加飞快,只有大久保利通身边的五百人还保持队列,一边保护着大久保利通缓缓撤退,一边被迫承担起了殿后任务。结果根本还没杀过瘾的黄远豹见了当然是大怒,立即催动后方的两个营发起追击,大吼道:“追上去,给老子杀散倭寇的后军!看准了,争取把倭寇的头子给老子干掉!”

  …………

  鹿儿岛城,西丸内。

  “八格牙路!该死的清国人!该死的混蛋!”

  象野兽一样的嚎叫着,鹿儿岛城的守军主将岛津久敬满脸满身血污,就象疯了一样,双手紧握着已经砍出缺口的武士刀快速侧翼,努力寻找对面敌人的破绽。亲自与岛津久敬对阵的陈玉成也同样满身满脸鲜血,端着刺刀警惕的看着已经亲手砍翻了好几个吴军士兵的敌人,脚步移动同样快捷。

  “八格牙路!”

  再一次疯狂的嚎叫了一声,岛津久敬突然上前一步挥刀砍出,重重砍向陈玉成的左侧小腹,刀势沉重,快如疾风。然而岛津久敬动作快,与他对敌的陈玉成动作更快,双手飞快下沉间,枪身几乎是在电光火石间挡住了武士刀的刀刃,刀枪相撞,溅起火星。

  说时迟,那时快,刀枪才刚一相撞,岛津久敬突然双手放开,任由自己的武士刀被弹上半空,右手飞快向腰间一插,拔出斜插在腰间的小太刀,挺刀又向陈玉成的肋下一刀捅出,动作更快,来势也更加狠毒。然而就在小太刀即将碰到陈玉成小腹的那一刻,一只铁钳般的大手却突然一把抓住了岛津久敬的右手,强行把小太刀推后了寸许。岛津久敬惊讶抬头,却无比惊讶的看到握住自己右手的人,竟然就是刚才看似已经露出致命破绽的陈玉成。

  “狗杂种,如果不是老子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无数次,还真被你给阴了!”

  狞笑着说了一句岛津久敬听不懂的中国话,陈玉成突然全身用力,强抓住岛津久敬的右手全力一甩,一个过肩摔把岛津久敬重重摔在地上,又飞快操起装着刺刀的步枪,双手紧握了对着岛津久敬的胸膛重重插下,怒吼道:“倭狗!死!”

  肮脏的鲜血喷涌,溅在陈玉成本就已经沾满血污的脸庞上,把陈玉成出了名英俊的脸庞点缀得更加狰狞恐怖。而在陈玉成的身旁,吴军士兵又已经把剩下的几个日本武士连捅带挑得只剩下半口气还在奄奄一息。日本军队是无比重视近战训练不假,训练的强度也绝非寻常军队可比,然而和百战余生的陈玉成麾下士卒比起来,对着木头假人训练出来的萨摩藩武士,不但实战的经验不足,也缺乏那种非生即死的精气神。

  是日,吴军在鹿儿岛城内城外两个战场同时大破日军,斩杀日军鹿儿岛守将岛津久敬,又在追击战中打伤了日本萨摩藩的重要家臣大久保久敬,两个战场斩首共计超过两千不说,到了战后,吴军远征舰队司令王孚又遵照吴超越的密令,以尊重日本的风俗习惯为名,当场处死了鹿儿岛城中的所有守军俘虏!

  这是日本战国时代的习惯,为了报复敌人,城破之后,胜利者通常都将处死所有参与守城战的敌人士兵。因为日本战国著名美女甲斐姬的故事,吴超越恰好知道这个风俗习惯,所以也就早早就叮嘱自己的帮凶走狗务必要尊重日本的这个风俗习惯了。

  http://www.zwydw.com/book/0/7/96201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