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九百六十二章 猜谜吗?

第九百六十二章 猜谜吗?

  “清国人的船追上来了!”

  “快开炮!用船尾炮打!瞄准了打!”

  “直线前进!保持队列!注意风向!和清国的船保持距离,千万别给清国人舷炮开炮的机会!”

  “降帆!降帆!快降帆!西北风来了,赶快把船帆降下来!”

  类似的喊叫声在五条日军蒸汽炮船上此起彼伏,喊叫声虽然明显带着慌乱,但是在甲板上和船舱中来回奔跑的日军水手却依然不见太多混乱,仍然还能基本做到各司其职,有条不紊,该操帆的操帆,该开炮的开炮,该给锅炉加煤的加煤,还有人在抢修受损的船身和扑灭火焰,彰显出了良好的纪律状态。

  然并卵,秋天变幻不定的风向坑苦了全都是混合动力的日军蒸汽炮船,时南时北又时强时弱的海风极大的限制了日军船只的航速,另外又因为还有一条一侧明轮被炸毁的炮船拖后腿的缘故,拥有直行之利的日本蒸汽船队始终还是没能甩开掉头后追击的吴军蒸汽船,被吴军蒸汽船逐渐拉近到了炮战范围内,不得不架起船尾炮和吴军的船首炮对轰,一边拼命前行,一边和吴军蒸汽船在远距离对轰炮弹,比拼炮战技术、实战经验和战场运气。这个时代的海战,运气确实非常重要。

  还是那句话,岛国人对大海确实要比大陆人更熟悉一些,再加上日本海军是在本土作战,熟悉风向、洋流和航道,逃起命来速度飞快,始终没有再给吴军蒸汽船舷炮发威的机会,同时日本海军的严格训练也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吴军的实战经验优势。可吴军毕竟有船只数量的优势,碰运气比赛瞎蒙也是吴军的机会多上一半还多,四轮炮战下来,吴军先后用船首炮打中敌船五次,重创了一条敌船,自身却只被敌人轰中两次,受的还都是轻伤。

  看情况不妙,一心想要保存实力的日军指挥官胜海舟犹豫再三,只能是被迫采取壮士断腕策略,打旗号让明轮完好的四条船锅炉全开,一起全速前进,扔下一侧明轮被毁的咸临丸单独御敌,妄图利用咸临丸的牺牲保全余下四船。无奈吴军指挥官王孚和吴军技术顾问阿斯本的实战经验都远在胜海舟之上,为了消灭日军舰队拿到制海权,吴军果断分出了同样是一侧明轮受损的花沙纳号单独对付日军的咸临号,余下七条蒸汽炮船则继续全速前进,紧咬着余下的四条日军蒸汽炮船不放,胜海舟急得直跳脚,可是又毫无办法。

  这时,运气又突然站到了吴军舰队的一边,一直变幻不定的风向逐渐稳定成了东南风,位居上风口又船帆完好的吴军混合动力船速度更快,日军则吃亏在近舷战中船身和船帆一起受损,包括旗舰朝阳丸在内的三条船都张不起全帆,船速逐渐处于了下风,吴军乘机追近,逐渐获得了用舷炮轰击的机会,后装膛线炮拼命轰击间,又有一条日军炮船被苦味酸炮弹命中船楼,船身再次燃起大火,吴军将士欢声雷动,中弹日船上的日军水手却是大呼小叫,船速再度放缓。

  追击战还在持续,为了获得制海权,吴军舰队抱着那怕追到天涯海角也绝不罢休的玩命劲头,紧咬着日军的四条蒸汽炮船不放,有机会就用威力巨大的后装舷炮轰,没机会就用船首炮碰运气,炮击从不间断,积少成多的一点点削弱敌船,成功导致又一条日本战船受伤掉队,然后吴军仍然只留一条船对付掉队敌船,余下的六船依然紧追敌人的三船不放。日军船队则一直是在胜海舟的指挥下努力奔逃,可依然还是甩不开吴军追击,仍然还保持集体行动的三条战船全都先后中炮受损,虽都不致命,却也导致了许多水手伤亡。

  依然还是勉强觅得了用船舷炮轰击的机会,吴军旗舰曾国藩号的一门左侧舷炮抱着碰运气的态度匆忙开炮,结果这一炮的效果却大大出乎吴军炮手的预料竟然恰好打到日军旗舰的主帆处凌空爆炸,苦味酸火焰喷射,日军旗舰朝阳丸的主帆立即燃起大火。日军上下一片大哗,吴军旗舰上则是再度欢声雷动,王孚也是兴奋的一拳砸到了舰桥扶手上,喜道:“打得好!狗娘养的,看你们怎么跑!”

  “白旗!”了望台上又传来了吴军水手惊喜喊叫,“王军门,快看,倭寇旗舰打出白旗了!”

  “倭寇旗舰投降了?”王孚惊喜得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举起望远镜细看时,却见日军旗舰确实已经放下了代表日本幕府的三叶旗,换上了一面白色降旗,同时日军旗舰的船速也在放缓,很明显已经在关闭锅炉。王孚见了大喜,忙喝道:“打旗号,暂停对倭寇降船的炮击,集中炮火,轰击余下两条倭寇船!”

  吴军的炮战并没有继续长期持续,因为日军旗舰不但自己打出了白旗,还打出旗号命令余下两条蒸汽炮船也升起白旗投降,余下两条日本炮船虽然心有不甘,可又很清楚已经很难摆脱吴军追击,也只好先后举旗投降,关闭锅炉表示降意。吴军舰队欢呼着迅速将三条日本蒸汽炮船包围,小心翼翼派遣水手登船接管敌人船只。

  历史上一手组织了江户无血开城的胜海舟很聪明的没玩任何花样,不但亲自率领日军文武在旗舰甲板上放下武器向吴军投降,还一见到王孚就恳求道:“王将军,请让我马上派人联系我掉队的两条战船,让他们也放下武器投降,千万不要打沉他们,这些蒸汽炮船都是我们日本海军的珍宝,任何一条都无比宝贵。”

  “可能已经来不及了。”王孚耸耸肩膀,指着后方出现的两道黑色烟柱说道:“看到没有?我的两条船已经先后追上来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那两条船应该都已经被击沉了。”

  正如王孚所料,受伤掉队的两条日本蒸汽炮船因为失去大部分机动力,招架不住吴军苦味酸炮弹的轰击,先后都已经带着滚滚浓烟沉入了大海,所以后面的两条吴军蒸汽炮船才追上来与主力会合。而确认了这一噩耗后,胜海舟当场流下了眼泪,先是哭着恳求吴军派人打捞落水的日军水手,又恳求道:“王将军,请千万不要丢弃或者打沉我们最后这三条蒸汽炮船,我们可以拿钱赎回去,我可以说服我们的幕府将军,让他拿钱把这三条船赎回去。”

  同是舰队主帅,王孚倒也很能理解胜海舟的这种痛苦心情,虽然明知道自军不可能再把俘虏到的敌船交还给日本人,却也点了点头,说道:“我答应你,不会打沉和丢弃你最后这三条蒸汽炮船。”

  与此同时,江口滨码头这边的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而与几十里外的海战战场相比,江口滨战场这边的情况要凄惨悲凉上十倍都不止,辽阔的海面上,数以十计的大小海船或是严重倾斜,或是船底朝天,再或者就是带着火焰烟坐沉在浅水处,水面上到处都是漂浮的尸体,起伏的波浪中,也到处都是呼喊求救的水手和士兵。同时江口滨的几座木质码头都已经燃起了冲天大火,码头上、地面上和沙滩上,也到处都是尸体、伤兵和旗帜,还有无数被遗弃的军需物资。空气中尽是火药味和血腥味,还有人体烧焦的恶臭,浓稠得连海风都吹之难散,场面凄惨得有如人间地狱。

  对都是中国人的吴军将士来说还好,这些尸体几乎都是日本人的尸体,眼看就要被海水吞没的那些士兵和水手,也基本上全都是日本军队的士兵和水手,以两条三级战列舰为作战主力的吴军风帆船队损失轻微,仅有两条武装海船被日军击沉,水手士兵也大部分都获得了营救。而日军方面的船只、人员和物资损失,却惨重得让桂小五郎和山县有朋等日军将领泪流满面,几乎当场切腹谢罪。

  事当然还没完,好不容易把剩下的军队和能够收集的物资都转移到吴军炮火范围之外后,不肯死心的桂小五郎等人一是为了报仇,二是为了获得粮食补给和九州岛上的立足地,依然还是坚持数量还有五千多人的长州藩军队向四十多里外的伊敷别院开拔,侥幸登上海岸的幕府海军残部也基本上拒绝了胜海舟要求他们放下武器投降的命令,大骂着投降误国的胜海舟跟随长州藩军队一起行动。王孚闻报不敢怠慢,赶紧一边派出主动投降的日本人走陆路去鹿儿岛给黄远豹报信,一边匆匆集合船队,带着三条已经处于吴军控制中的日军蒸汽炮船返回鹿儿岛。

  一天多时间后,吴军舰队顺利撤回了鹿儿岛与留守军队会合,然而桂小五郎等人率领的日本援军余部也已经顺利抵达了伊敷别院,与萨摩藩残部会合,组成萨长联军联手扼守地势险峻的伊敷别院,把吴军陆师堵在了地势狭长的鹿儿岛湾平原上,同时还抓紧修筑防御工事,摆出了一副要和吴军血战到底的架势。王孚闻报也不着急,只是在码头上召开军事会议,与众将和携手作战的英国军官一起讨论下一步的战术。

  会议讨论中出现了巨大分歧,以黄远豹和李秀成为首的吴军陆师将领极力主张强攻伊敷别院,彻底消弭身边隐患,先在鹿儿岛立稳脚跟,把鹿儿岛建设成为前进基地,然后再图进取。而以阿斯本为首的英国军官则主张走海路直取江户城,用坚船利炮逼着日本幕府做出让步,赔偿吴军和英国方面的损失。双方为此大加争执,各说各有的道理,也谁也说服不了谁。

  黄远豹和阿斯本等人的建议也确实各有利弊,先拿下伊敷别院再图谋进取,吴军的苦味酸武器肯定消耗巨大,如果萨长联军败而不馁继续纠缠,日本幕府也死不投降的话,吴军搞不好就会被日军拉入对自军最不利的消耗战。而如果直接进取江户城的话,吴军水陆军队要么就得主动放弃鹿儿岛城,要么就得继续分兵行动,两个选择也都是各有利弊,藏有隐患。

  决定权被放在了王孚的面前,不过还好,有吴超越要求自己尽量削弱日本地方强藩的战略密令在手,王孚倒也没有怎么费劲去权衡利弊,只盘算了不到三分钟就说道:“分兵!黄远豹,你带主力登船,跟着我去江户。李秀成李副将,你带两千军队留守鹿儿岛城,替我组织日本百姓开采煤炭,筹集粮食军需,方便我回来的时候使用。”

  “什么?叫李副将只带两千人守鹿儿岛城?”站在李秀成身后的陈玉成一听急了,有些愤怒的说道:“还要我们筹集军需?开采煤炭?倭寇在伊敷别院那边有差不多一万军队,我们这点兵力怎么可能够用?”

  李秀成举手制止住了陈玉成的质问,微笑说道:“玉成,急什么?倭寇已经被我们杀破胆了,只敢躲在山脉背后当缩头乌龟,那里还敢出来和我们交战?有两千军队守鹿儿岛,足够了。”

  毕竟是和吴军打了多年交道,本身也是一个战术高手,又听李秀成语气古怪,陈玉成只稍一盘算就明白了王孚的意图,但陈玉成还是有些担心,又说道:“海上不比陆地,不但联络不方便,也很难埋伏,这里又到处是倭寇的眼线,这些问题怎么解决?”

  “容易解决,约定一个时间就行了。”王孚微笑说道:“至于如何按时按期让倭寇来打鹿儿岛,陈将军你应该就有办法做到。”

  “玉成不适合做这件事。”李秀成摇头,说道:“鹿儿岛城基本上是他打下来的,岛津久光那个同族兄弟岛津久敬也是被玉成亲手干掉的,这件事很多日本人都知道,他去出面,倭寇不会相信,只能是另挑人选。”

  “那就有劳李将军你操办这件事了。”王孚笑着说道:“挑你们的太平军旧人,说句李将军陈将军不爱听的话,只有你们太平军的老人,倭寇才容易相信。”

  王孚和李秀成对答的时候,旁边的翻译一直都在把他们的话口译成英文,然而在场的阿斯本和英国参赞布卢尼等人却是越听越糊涂,还忍不住一起面面相觑,都用英语说道:“中国人在说什么?猜谜吗?”

  http://www.zwydw.com/book/0/7/98197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