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大破萨长

第六百六十四章 大破萨长

  “八格牙路!卑鄙的清国人,居然又欺骗我们大和勇士!卑鄙!八嘎!快,快,转移本阵,马上转移本阵!”

  能以摄政身份把亲儿子架空到敢怒不敢言的地步,萨摩藩的国父岛津久光自然也有两把刷子,即便再是如何狂怒咒骂,也没忘了赶紧下令转移本阵,以免萨摩藩的陆军主力被吴军的蒸汽战船炮火覆盖。而那边明治维新三杰之一的桂小五郎更是连咆哮怒骂的力气都省了,早早就亲自带着长州藩的大队向内陆深处转移,躲开肯定会马上铺天盖地砸来的吴军炮弹。

  很可惜,日军的动作虽快,吴军蒸汽船队的速度更快,还没等萨摩藩和长州藩的主力走远,还有带走排列在阵前的重型火炮,吴军的蒸汽船队就已经冲到了近处,最远射程可达四千米的后装膛线炮火力全开,接连轰出近三磅口径却威力巨大的苦味酸炮弹,还没来得及转移的日军士兵将领绝望惨叫,却还是避免不了被吴军炮弹炸得血肉横飞尸身不全,只能是赶紧扔下随军火炮,乱糟糟的逃向远离吴军舰队的方向。

  没有和吴军交战的日军本阵人马倒是可以在危急时刻放弃队形乱糟糟的跑路,然而正在从三个方向向吴军阵地发起攻击的日军队伍却没有这么幸运,被接二连三砸来的炮弹炸乱之后,进攻日军才刚开始溃逃,城下町阵地上的吴军将士马上就发起了反攻,撵着日军的屁股穷追猛打,拼命射杀掉队落单的日军士兵,紧咬住日军败兵大队不放。同时鹿儿岛城的城门大开,李秀成亲自率军杀出城来,带着留守鹿儿岛城的吴军将士发起全面反攻,还直接冲向了兵力数倍于己的日军主力。

  李秀成军的反攻肯定冲不溃日军大队,这一点李秀成和日军指挥官都非常清楚,但日军主帅心里又非常清楚,知道吴军全面反攻的目的不是为了打败自军,而是为了牵制住自军主力,不给自军从容撤退的机会,为吴军主力登陆参战争取时间。所以桂小五郎和岛津久光等人也没有多余选择,只能是抓紧时间重新整队,准备以严整的队形且战且退,迅速撤回地势险峻利于坚守的伊敷别院。

  战场局势因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兵力处于弱势的吴军以横队快进,快速推进至日军阵地前开枪射击,前排打完后排立即补上,努力保持与日军之间的距离;日军方面则是一边回头迎战,一边尽量的大步前进,脚步匆匆的撤向西北来路;同时此前抢先发起追击的两个营吴军也紧咬住日军主力的两翼,让日军不敢前后脱节,努力牵制住日军主力的撤退速度。

  在此期间,两军将士的枪响一直不断,不断有双方士兵中枪中弹倒地,但因为吴军心态比较从容而日军心情焦急的缘故,吴军命中率明显要高上一些,在野战中打死的敌人士兵数量明显更多,同时日军的撤退速度也遭到了严重的制约,再是如何的加快速度,也比平时的正常行军速度快不到那里。而随着时间的迅速推移,吴军的运兵船队也已经在吴军的风帆战船保护下,出现在了日军指挥官的望远镜视野之中。

  看情况不妙,萨长联军只能是鼓起勇气调兵遣将,派遣三支军队向吴军发起反冲锋,妄图用近身战牵制住吴军追兵,给自军主力争取撤退时间。然而看到日军反扑后,吴军追兵却马上用出了苦味酸武器,迅速打出的掷弹筒炮弹和投出的苦味酸手雷虽然数量不多,却也成功炸散了对面日军,接着吴军又马上发起冲锋,反过来驱逐日军的散兵游勇为先锋,直接冲击日军的主力大队。

  “八格牙路!无耻的清国人!开枪!开枪!不要管那些逃跑的懦夫,给我开枪!”

  日军指挥官不惜对着自军败兵开枪的狠劲,成功的避免了被吴军近战纠缠的厄运,然而吴军的指挥官李秀成却战场经验更加丰富,令旗挥动间,一千多名吴军将士突然加快速度,从日军两翼冲向前方,而等日军将领醒悟过来时,两翼包抄的吴军已经与他们的前队形成了并驾齐驱,再度把日军逼进险境加快速度和吴军赛跑,就肯定会造成队形混乱;保持现有速度,吴军就肯定会越过日军前队,跑到日军主力的前方当道拦截。

  这时,以平等地位组成的萨长联军还十分要命的出现了指挥混乱,急着撤回伊敷别院保存实力的岛津久光派人联系桂小五郎,要求长州藩军队和自己一起加快速度,先冲到地势险要的山道处再想办法摆脱吴军追击。而桂小五郎也在同一时间派人联系岛津久光,主张利用吴军主力还来不及登陆参战的机会,继续保持原有速度撤退。结果还没等统一决定,萨摩藩的军队就已经开始了发力冲锋,引得吴军也是赶紧加速冲锋,同时也逼得长州藩军队也只好随后加速,追着萨摩藩的屁股逃向伊敷别院。

  日军的队形因此很快出现了混乱,因为士兵个体之间的差距,原本十分严整有序的日军队伍不断拉伸变形,脚步快的冲在前方,脚步慢的被拖在后面,互相间你推我搡,虽然因为天色明亮没有出现大规模的自相践踏,却也少不得你推歪我,我撞翻你,有意无意的挡住友军士兵的道路,逐渐出现兵找不到将、将找不到兵的危险苗头。

  吴军这边当然情况也一样,不过还好,吴军现在最不怕的就是和敌人一起混乱,李秀成的态度坚决,带着吴军大队只是快步冲向伊敷别院所在的山道,准备利用狭窄山道阻拦日军撤退,逼得日军只能是豁出老命的与吴军将士比赛田径,快步前进队形混乱更盛。而与此同时,吴军的运兵船队也已经纷纷开始靠岸,装备精良的吴军精锐将士也已经在纷纷跳入浅水淌水上岸集结。

  最后,吴军前队与日军前队几乎是同一时间冲到了伊敷别院所在的山道入口处,李秀成的令旗挥动间,吴军将士纷纷大吼着扑向敌人,接连投出手雷开路,冲到近处与日军近身肉搏,很快就把狭窄的山道入口处搅得一片大乱,后来的日军无路可走,只能是被迫加入战团,两军之间彼此都没有多余的时间装填弹药,只能是各挺刺刀大打近身白刃战,在山道前厮杀得血肉横飞,天昏地暗。

  混战中,吴军将士多年以来积攒的实战经验再次发挥了关键作用,三人一组互相背靠着背与敌人拼命格杀,逮到机会就拼命往敌人的要害处捅刀子。而日军虽然也训练严格,还无比注重近身白刃战,无奈缺乏实战经验尤其是严重缺乏大规模混战的经验,不管再是如何的挥刀大叫都占不到上风,不断被小组抱团而战的吴军抽冷子捅翻捅倒,无奈的吼叫着摔倒在血泊之中。

  日军毕竟兵力占优,又被所谓的武士道精神洗脑严重,逐渐在局部战场上积累了一定的兵力优势后,日军还是逐渐扭转了一些局面。战场上,到处可见捉对厮杀的两军士兵,也随处可见已经杀得满身血污却依然还在奋战不休的中日士兵,刀丛枪阵中鲜血喷涌不断,惨叫声吼叫声此起彼伏,杀人者旋即被杀,倒地者还有人拼命抱住了身边的敌人腿脚,为同伴给自己报仇创造机会,光凭刺刀武士刀已经在混战中起不了所有作用,很多的双方士兵都已经用上拳头和石头,乃至牙齿!

  以太平军降卒居多的吴军李秀成部自然因此损失严重,然而这些吴军将士却不是白白牺牲,靠着他们争取到的宝贵时间,吴军主力大队已经在大步向着战场冲来,而当吴军主力的前队赶到战场边缘时,还没等数量庞大的掷弹筒炮弹砸到脑袋上,日军上下也没有了继续血战下去的勇气,大呼小叫着只冲向山路,为了更快一步逃命不惜推翻撞翻前方和身边的同伴,之前只是偶尔出现的互相践踏情况开始大规模出现,许多的日军士兵也因此惨死在同伴的草鞋之下。

  事还没完,看到援军到来,经验丰富的李秀成并没有急着带着军队撤出战场,选择了带着剩下的兵马裹卷在敌人的密集人群中,和敌人一起乱糟糟的逃进山道,和敌人纠缠着冲向伊敷别院外的日军营地,留守营地的日军上下虽然很快发现了这一危险,却又因为吴军和自家败兵纠缠得太紧的缘故,根本想不出什么办法来阻拦阻止,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吴军将士顺着人潮冲进自军营地杀人放火。

  日军辛苦修建的营防工事因此彻底宣告报废,先是被自家败兵冲垮正面,又有吴军在内部捣乱,四处纵火烧营,再等吴军主力追杀到营前时,日军也就没有了任何的阻拦办法,被吴军主力一个冲锋就杀进营内,心惊胆裂的日军士兵无法抵抗也不敢抵抗,只能是鬼哭狼嚎着逃出营地,逃进山林旷野去给由日本平民组成的落武者劫杀,或是直接逃向日军指挥部的伊敷别院,妄图躲进有着壕沟院墙保护的寺庙活命。

  “八格牙路!这群没用马鹿!”

  见此情景,已经先行逃进伊敷别院的岛津久光当然明白伊敷别院已经很难保住,为了活命,岛津久光只能是匆匆带着一些小姓从后门逃出伊敷别院,别院里的守军随之土崩瓦解,越墙出逃者不计其数,然后先是日军败兵蜂拥入城,大肆抢劫后随即弃寺而走,李秀成带着军队紧接着攻入寺中,成功占领伊敷别院,将吴军旗帜插上墙头。

  吴军将旗帜插上墙头,不但代表着胜利占领伊敷别院,还成功导致了日军败兵大队的彻底崩溃,看到伊敷别院已经失守,还在营地里与吴军交战的日军更无战心,不管是萨摩藩军还是长州藩军都是争先恐后的撒腿逃命,原本还气势汹汹大喊要一万玉碎的桂小五郎和山县有朋等日军陆军将领也在其中,随着败兵人群狼狈逃向远方,目标是彻底歼灭萨长联军主力的吴军主力果断追击,冲向日军败兵大队。

  没有象样的交战,只有残酷的屠杀,追击中,士气高昂的吴军将士个个脚步如飞,在乱成一团的日军败兵中穿插冲刺,肆意砍杀射杀,时而猛扑直冲,直捣敌人大队核心,时而合围包抄,歼灭被围之敌。无数的日军士兵惨死在吴军刀下枪下,更多的日军士兵抛下武器跪地投降,日军彻底土崩瓦解,逃得四面八方都是。

  逃亡中,桂小五郎十分聪明的效仿日本古代先贤德川家康,早早就放下了帅旗避免暴露身份,可惜桂小五郎的运气却明显没有老乌龟德川家康那么好,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被那一方的一个日军士兵拉住了腿,活生生的拽下了战马,然后等桂小五郎愤怒的用手枪把这个该死的日本士兵打死时,更多的日军败兵却又冲了上来,既抢走了他的战马,又活生生的踩断了他的腿,桂小五郎哭喊求救,可急于逃命的日军士兵却没有一个人搭理他。最后,等吴军追兵冲上前来时,桂小五郎原本还想投降保命,可惜他喊出的日语却没有一个吴军将士能够听懂,一个杀红了眼的吴军士兵还顺手一枪,直接结束了他的性命。

  桂小五郎最心爱的武将山县有朋的运气更烂,逃亡中直接被一队吴军将士包围,结果山县有朋倒是很有勇气的举起武士刀和吴军将士拼命,然而他只砍伤了一名吴军将士,马上就被一名吴军什长抬手一枪打中他的面门,死得面目全非。而死得和山县有朋、桂小五郎一样凄惨的日军大小将领,绝不止是十个八个。

  数以千计的日军士兵惨遭屠戮,尸骸蜿蜒于大道两旁,铺满田野,填平沟渠,鲜血积洼,染红路旁溪流,各式各样的旗帜散落得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武器也丢得漫山遍野。这一点固然是在事后让邻近的日本平民百姓发了一笔横财,然而日本明治维新中的另一路主力长州藩却元气大伤,无数即将在明治维新中发挥重要作用的长州藩武士葬身荒野,象无数的萨摩藩维新志士一样,稀里糊涂的惨死在吴军将士的屠刀之下,再也没有办法象历史一样倒幕府,尊天蝗,侵略及祸害无辜的亚洲百姓。

  吴军还不止是直接用武力扼杀日本的明治维新,同一时间段的伊敷别院中,李秀成所率领的吴军将士还意外的找到了被岛津久光软禁的萨摩藩傀儡藩主岛津忠义,结果在萨摩藩自有的翻译帮助下,岛津忠义告诉李秀成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投降,我是萨摩藩的藩主,我愿意以藩主的身份,率领萨摩藩的百姓军民服从你们的一切命令,赔偿你们一切应得的损失。”

  “你投降可以,但你有家臣大久保利通和西乡隆盛,必须得死!”李秀成很直接的告诉岛津忠义道:“他们是我们镇南王点名要脑袋的人,我们谁也无权饶恕他们。”

  “大久保利通已经死了,被你们的快炮打死了。”岛津忠义如实回答,又指了指房门旁的一具尸体,说道:“西乡隆盛就在那里,他是切腹自尽的。”

  不肯放心的李秀成用脚翻开西乡隆盛的尸体,看到西乡隆盛至死都没有闭上眼睛,但两只眼睛都是空洞洞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死得极其失落,也万分的绝望。李秀成虽身经百战,见过无数的死人尸首,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死不瞑目的人。

  http://www.zwydw.com/book/0/7/98745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