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六十八章 被迫出兵

第六百六十八章 被迫出兵

  吴军情报人员无意中在江户码头收集的消息没错,吴军远征舰队还在日本的时候,吴军确实已经出兵山海关,准备收回东北失土。同时也和吴军大将王孚的猜测一样,选择在对吴军将士最为不利秋天里出兵东北,吴超越确实有自己的苦衷,而迫使吴超越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还不止一个两个,是多方面多层次的原因,才逼得吴超越选择十分不利的季节里出兵。

  原本,吴军出兵东北的最佳季节无疑是冬季,既可以避开东北的风雪严寒,又可以让南方人居多的吴军将士逐渐适应气候,以吴超越为首的吴军决策层也一直在围绕这个出兵时机做准备。曹炎忠、钱威和冯三保麾下的吴军精锐部队也因此没有急着北上,不是留在两广剿灭南方的满清和太平军的残余势力,就是被调到淮北战场参与剿捻,平定太平军的残部,一边打一些强度不高的小仗一边休整,准备等时机成熟了再分批北上集结,向龟缩关外的满清朝廷发起致命一击。

  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为了稳住了满清朝廷,不把慈禧大侄女和她的姐姐弟弟逼到俄国人那边,不给俄国人抢先驻兵东北的机会,所以即便明知道满清朝廷遣使谈判是想和自己讨价还价,吴超越还是十分客气的接见了以仁寿和李鸿藻为首的满清朝廷,满清朝廷主动表示愿意尊称吴超越为帝,就连赵烈文和阎敬铭都大为心动,私下里劝吴超越先接受了名正言顺的当上皇帝再说,可是吴超越顾虑再三,却还是大笑着拒绝了满清朝廷主动送来的龙椅,厚颜无耻的继续以大清臣子自居,花言巧语的只是劝说满清朝廷主动放下武器,把野猪皮十世祺祥大帝请回京城继续住紫禁城。

  在此期间,说到动情时,吴超越还两度声泪俱下,感动得满清朝廷派来的使者仁寿和李鸿藻都是眼泪汪汪,忍不住怀疑大清镇南王吴超越是一位隐藏得极深的大清忠臣,一心只想当扶持幼主的吐脯周公,对皇帝宝座毫无窥视之心。后来两手空空的回到沈阳时,仁寿和李鸿藻也真的劝了慈安慈禧等人几句,让她们不妨考虑接受吴超越的和好条件虽然马上就被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还是为了等待有利时机,吴超越还狠心拒绝了曾国荃和江忠济在冬天前拿下山海关的提议引水包围天津城后,虽说满清朝廷留在天津的守将陈国瑞忠心不二,宁可饿死也不肯接受吴军劝降,可是看不到任何援军希望的天津守军却发起兵变,包围陈国瑞的住处最终把陈国瑞逼得自刎而死,然后马上开城投降了吴军。

  而成功拿下天津后,着急建功立业的曾国荃和江忠济又马上联手上书,请求吴超越允许他们继续发进攻,抢在冬天到来前拿下永平府和山海关,打开进兵东北的门户。然而吴超越考虑到这么做会对满清朝廷施压过甚,有可能导致满清朝廷被迫请求沙俄驻军东北,增加光复东北的难度,所以还是狠心拒绝了曾国荃和江忠济的诱人提议,拿下天津就再没对满清朝廷施压。

  打开进兵道路的机会狠心错过了,名正言顺当上皇帝的机会也狠心放弃了,吴超越原以为事情就可以告一段落,只要等到来年开春就可以放手收复东北了。然而很可惜,接下来的事态变化却大大出乎了吴超越的预料,也终于把吴超越逼得忍无可忍的地步。

  首先让吴超越沉不住气的是满清朝廷的备战举动,在满清朝廷被撵回关外之前,野猪皮家族为了满清八旗留下一条退路,一直明文禁止汉人到山海关以北居住生活,东北一带因此人烟稀少,很多军事要地的干脆连军队都没有驻扎,仅有的几座城池也城墙陈旧破败,城防设施基本为零,根本就不堪一击。基本上处于一攻即破的状态。

  吴军胜利光复京城后,骆秉章上书建议开放边禁被满清朝廷采纳后,很多被满清朝廷严重洗脑的关内百姓虽然大量涌入东北,但因为钱粮经济的财政问题,满清朝廷也一直拿不出钱来修建和修补城防,有点资源也是优先用在山海关和沈阳城,导致即便是宁远、锦州和辽阳等关外名城也一直城池破败,城防始终不堪一击,所以吴超越也不用着急,可以耐心等待出兵关外的时机成熟。

  然而满清朝廷在关外经营了一年多时间后,情况却迅速出现转变,因为关外的土地过于肥沃的缘故,满清朝廷不但在迁都的当年就做到粮草自给自足,经济方面也逐渐缓过了气来,逐渐开始补课大力修建城防,不但修补加固了原有的陈旧城墙,疏浚加宽加深护城河,还大力修建炮台、地堡和带有射击孔的羊马墙等这个时代先进的防御工事,山海关和宁远等地,甚至还挖掘了多条护城壕沟,极大的加强了城防能力。

  进兵东北最怕打的就是消耗战,尤其是在攻打远离海岸线的沈阳和辽阳等地时,吴军的粮草补充更是困难重重,如果让关外城池都建起了现代化的防御工事,吴军攻坚时将要面临的困难自然可想而知。所以收集到了这些相关情报后,吴超越心里实际上都已经开始警惕和动摇,无比惋惜被太平军拖住后腿,没能在今年春天就出兵东北。

  关外防御力量的加强只是让吴超越心中警惕,满清朝廷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吴超越再也无法忍受。结束了徒劳无功的谈判后,也不知道是鬼子六自己想出来的主意,还是沙俄驻华公使在中间搞鬼,鬼子六竟然在六月底时拉着一帮满清文武官员上书,奏请慈安和慈禧以盛京为国都,在东北和蒙古建立满州国,彻底与吴军划清界限,自立一国与中原分庭抗礼,也在事实上分裂中国疆土!

  虽说事情太大,慈安和慈禧没有立即做出决定,然而华北吴军探得消息,把情况报告到了吴超越面前时,吴超越还是当场砸了桌子,咆哮道:“狗娘养的!给脸不要脸!东北的仗必须得打了,还得越快越好!”

  “慰亭,不必那么着急。”赵烈文安慰道:“先不说八字还没一撇,乱党朝廷里肯定有不少人反对,就算真让乱党搞起了什么满州国,我们不承认继续往东北打不就行了?”

  “不行!什么事我都可以忍,这件事我绝对不能忍!”

  吴超越难得断然否决一次赵烈文的意见,表情狰狞的说道:“如果真让他们搞起了什么满州国,俄国老毛子那边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承认,和他们的什么狗屁满州国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到时候英国美国和法国这些国家只要随便有那个国家动摇,也和狗屁满州国建立起外交关系,我们再想出兵收复东北,光是在外交上就有扯不完的皮!”

  “还有,能不能一次北伐就收回关外土地,我们谁也不敢打这个保票。”吴超越又说道:“如果让乱党抢先搞起了什么狗屁满州国,我们来年出兵北伐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战事不利,北伐失败,以后再想拿回东北的土地,难度就不止是一倍两倍了,十倍二十倍都有可能!”

  “话虽有理,但我们现在没有做好出兵的准备啊?”赵烈文无奈的摊手说道:“不说粮草冬衣需要临时准备,就是我们的精锐主力也不可能马上赶到直隶集结啊?难道说,继续用曾九帅和江忠济的军队去打东北?他们还能有上次一样的运气吗?靠敌人的战术失误和僧王爷帮忙创造奇迹?”

  赵烈文的话总算是让吴超越暂时的冷静了下来,然而仔细的思量了许久后,吴超越却还是说道:“还是得打,我们可以不用急着一下子拿回东北,但是在今年之内,我们一定要拿下山海关,把军队推进到锦州一线,争取拿下锦州城!如此一来,我们既可以警告和打击乱党朝廷里的分裂势力,又可以为进兵沈阳做好铺垫准备!”

  言罢,吴超越又补充了一句,“就用反对分裂中华土地的名誉打!打到锦州去,明白告诉乱党朝廷里的分裂份子,谁敢分割我中华土地,老子就要他全家死无葬身之地!”

  “如果只是推进到锦州一线,争取拿下锦州,那么只要多给曾九帅和江忠济他们多补充一些先进武器,倒是或许有点希望可以做到。”赵烈文迟疑着说道:“但是慰亭,你考虑过没有,如果把乱党朝廷逼急了,真的向罗刹鬼子求援,请罗刹鬼子派兵参战,我们的麻烦也同样很大啊?”

  不赶紧出兵会助长分裂分子的嚣张气焰,立即出兵又有可能导致把满清朝廷彻底逼到沙俄一边,进退两难,即便是一向杀伐果断的吴超越也难免迟疑万分。然而就在吴超越再次动摇的时候,英国驻华公使普鲁斯却突然来到了吴超越的所谓镇南王府,亲自向吴超越递交了一份公文,就近期发生在山西境内的排外事件对吴超越表示抗议,要求吴超越责成山西地方官府严惩杀害英国铁路技术人员的凶手,对死者家属予以赔偿。

  这件事确实是吴军方面理亏,因为需要开采山西煤矿,吴军以高薪聘请英国技师到山西境内勘探地形,准备修建一条铁路用于运煤,然而因为文化方面的冲突,误以为洋人是去挖他们祖坟的山西百姓发起暴乱,打死了一名英国技术员,打伤两人,而当地官府却害怕引起民变,没敢立即惩办凶手。所以没办法,吴超越也只好继承买办家庭的传统,马上就低声下气的向普鲁斯道歉,当场答应普鲁斯的所有要求。

  还好,已经十分熟悉中国国情的普鲁斯也知道这事和吴超越本人没什么关系,对吴超越也没有什么苛责,办完正事后还反过来安慰吴超越道:“吴,我知道你也不愿意看到这件事发生,但这事我也必须得对国内有一个交代,所以必须得公事公办。希望你以后能够加大一些这方面的宣传,最好是让中国内陆的百姓都和湖北这边的百姓一样,都知道修铁路是好事,知道我们帮你们修铁路,是为了互利互惠。”

  “有那么容易就好了。”

  吴超越心里嘀咕,脸上却继续堆笑答应。可事还没完,普鲁斯又对吴超越说道:“还有两件事必须得告诉你,第一,我收到我们大英帝国远东总督罗便臣爵士的来信,他的副手梅含理先生将在近日内前来湖北访问,希望能够获得你的亲自接见,当面商谈更进一步扩大双方合作的事务。”

  “没问题,到时候我一定倒履相迎。”

  吴超越的买办嘴脸倒也不是白白的降尊纡贵,礼节性的替梅含理谢过了吴超越后,普鲁斯又说道:“第二件事,看在贵我两国近年来的友好关系份上,也做为对镇南王阁下你在生麦事件上为我们提供无私帮助的答谢,罗便臣先生还要我转告你一件事。我们大英帝国在莫斯科的情报人员收到准确消息,沙皇俄国的朝廷已经通过决议,决定为贵国盛京政权提供包括武力援助在内的一切支持,帮助盛京政权在贵国的东北和蒙古建立新的国家,彻底分裂贵国疆土。”

  “普鲁斯先生,这消息真的可靠吗?”吴超越的脸色顿时有些变青。

  “我已经说过,是准确消息。”普鲁斯微笑说道:“不要小看我们大英帝国的情报人员,既然是他们敢保证准确的消息,就一定不会有错。”

  听到这话,吴超越简直就是把现在的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生嚼了的心都有!但是没办法,亚历山大二世现在是躲在莫斯科,吴超越现在也没力量踏平莫斯科,火烧圣彼得堡,所以吴超越也只好强压下心中怒火,诚挚感谢普鲁斯友情提供的敌国内幕消息,然后客客气气的送走普鲁斯顺便在肚子里咒骂几句大英帝国早点不得好死!

  普鲁斯友情提供的情报也终于促使了吴超越下定了决心,已经知道沙俄军队肯定要插手东北战场,又知道东北拖得越久越难打,真让满清朝廷搞起了什么满州国更是后患无穷,吴超越当天就召开军事会议,正式确定了打着维护中华疆土完整的旗号出兵东北的计划,决心以江忠济和曾国荃的华北吴军为战斗主力,又在中原战场抽调一批吴军北上参战,携手发起北伐,准备在今年之内夺取永平、山海关和宁远等地,把战线推进到锦州一带,全力正取拿下锦州,以便来年春天时进攻沈阳。

  除此之外,吴超越还抢了自己大侄女的工作,决定设立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三省,上设东三省总督,以便给着急建功立业的吴军将领瓜分官职,首任辽宁巡抚由江忠济担任,同时吴超越还派人给江忠济带话,道:“能不能当上东三省总督,就看你这次的表现了!”

  …………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这里必须得顺便交代一下,几天之后,当英国新任远东总督罗便臣的特使梅含理来到湖北时,吴超越在与他商谈了许多扩大经贸政治往来的事务后,又主动提出希望与罗便臣联手勘探南非金矿的事。可惜因为前任远东总督包令父子在这件事上亏了血本还成为英国笑柄的缘故,梅含理对这件事根本就不敢兴趣,吴超越无计可施,只好说道:“那这样吧,我出钱,你们出力,找到了那座金矿,梅含理先生你和罗便臣爵士照样得到包令先生的股份,如何?”

  不出一分钱只等着占便宜,这样的好事梅含理当然不会拒绝,所以笑了笑之后,梅含理也就做出了让子孙后代永远感谢和感激于他的决定,微笑说道:“既然镇南王这么有诚意,那我们就仔细谈一谈具体怎么合作吧。”

  http://www.zwydw.com/book/0/7/99630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