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六百六十九章 僧王再出马

第六百六十九章 僧王再出马

        单方面建立满州国诱使列强承认,给西方列强名正言顺介入中国内战制造借口,增加吴军光复东北的难度,也让日薄西山的满清朝廷增添一点苟延残喘的希望,这样的招数还真不是鬼子六想出来的。但幕后黑手也没让人意外——的确是沙俄驻华公使热梅尼搞的鬼。

        带着无尽的贪婪来到中国,热梅尼其实有好几套的行动方案,鼓动满清朝廷独立建国就是其中之一,但这个方案见效比较慢,其他的西方列强也有可能乘机插手,所以热梅尼优先执行的是第一方案,极力劝说满清朝廷直接邀请沙俄军队驻军东北和蒙古,既冠冕堂皇的插手中国内战,又可以乘机鲸吞东北和蒙古,继而向中原伸出熊爪。

        很可惜,吴超越早就料定了热梅尼会这么做,早早就通过巧妙手段给满清朝廷打了预防针,让满清朝廷死活不敢跳进热梅尼的圈套。几经努力都宣告无用后,热梅尼也只好是改变策略,寻思用其他的办法给沙俄制造插手东北和蒙古的借口,也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前往湖北谈判的仁寿和李鸿藻已经带着吴超越的答复回到了沈阳,还不小心走漏了风声,让满清百官知道了慈安和慈禧有意承认吴超越称帝的事,迅速在满清朝廷内部引发了轩然大波。同样听到风声的热梅尼也没迟疑,马上就又找到了鬼子六,向鬼子六介绍独立建国的种种好处,极力怂恿鬼子六立即着手实施此事,并承诺会在第一时间承认满州国,还有帮忙劝说其他西方列强也承认满州国,为满州国提供政治、军事和外交方面的帮助。

        本来就有这个打算,又听了热梅尼列举的各种好处,鬼子六当然是大为心动,很快就悄悄找到了慈安和慈禧,向她们秘密奏报这件事,先在私下里咨询她们的意见。结果已经对中原彻底绝望的慈安和慈禧虽然也十分心动,可又害怕朝中众臣不肯依从,便授意鬼子六秘密联络一帮子听话的文武官员,借臣子的口提出这件事,以此试探百官态度,看看能不能直接把生米做成熟饭,先把分裂大旗打起来,然后乘机争取列强支持。

        慈安、慈禧和鬼子六都严重低估了中国大一统思想的影响性,原本就对慈安和慈禧等人试图让野猪皮十世和吴超越并称二帝万分不满,这会鬼子六又试图分裂中国疆土让满清朝廷独自建国,满清朝廷里马上就是反对声四起,不但数量众多的汉人官员反对,还有许多的蒙古官员和一些满人文武也是万分不满,全都一口咬定说自古帝王非四海一家不为正统,偏安一隅是亡国昏君所为,极力主张宁可与吴军血战到底,也绝不主动放弃对中原的统治权搞满州小朝廷。

        而把反对声音喊得最大最激烈的,竟然还是历来就是和吴超越不共戴天的僧格林泌僧王爷!

        僧王爷还就是为了这件事从蒙古来到沈阳的,在热河听说满清朝廷竟然有意承认吴超越称帝,已经在科尔泌草原上重新拉起一支察哈尔骑兵的僧王爷马上就是暴跳如雷,立即上书极力表示反对,而再听说满清朝廷里竟然有人要搞满州国,主动放弃对中原的合法统治,对满清朝廷忠心耿耿的僧格林泌更是无法忍受,象征性的上了一道请旨面圣述职的表疏后,很快就带着一队蒙古骑兵从热河跑来沈阳兴师问罪,痛哭流涕的反对满清朝廷主动放弃大清正统,赌咒发誓的表示那怕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要把山海关以南的土地从吴超越的魔爪中抢回来。得鬼子六授意主张建立满州国的军机大臣曹毓英不过是和僧王爷争辩了几句,还在金銮殿上就直接挨了僧王爷的耳光!

        “狗娘养的!你曹毓英的祖宗是不是大清的人?你曹毓英全家世世代代吃的,是不是大清的俸禄?直隶山东,陕甘湖广,两江闽浙山西四川,两广河南江西和云贵,是不是我们大清的土地?!你这个狗娘养的,竟然要把这么大的万里江山都让给吴超越那个乱臣贼子!让他在中原建国称帝,你败我们大清的江山,败得倒是轻松自在啊!”

        疯狂怒骂咆哮着,僧王爷还要继续追打脸都已经被抽肿了的曹毓英,被百官死死拉住后,僧王爷又红着眼睛咆哮道:“东太后!西太后!不能把中原让给吴超越那个逆贼,宁可死都不能让!中原是我们大清的,永远都是我们大清的!放弃大清正统搞满州国,是把中原让给吴超越那个逆贼!奴才绝不答应!奴才宁死也绝不答应!”

        知道僧王爷顽固不化的狗熊脾气,慈安和慈禧都没敢吭声,首倡此举的鬼子六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还好,有金銮殿上的其他文武百官苦苦相劝,大学士李鸿藻还拉着僧王爷说道:“僧王爷,请冷静,冷静,这只是一个提议,两位圣母皇太后都没这个意思,朝廷里的许多大清忠臣也都极力反对这件事,甚至就连吴超越那个乱臣贼子,也公开表示绝不会裂土称王,发誓绝不会称帝自立。”

        “少在本王面前提起那个逆贼,听到他的名字本王就恶心!”僧王爷粗暴的推开李鸿藻,怒道:“那个逆贼不想称帝自立?这话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

        “僧王爷,千真万确是这样。”仁寿给李鸿藻帮腔,说道:“吴超越那个逆贼虽然可恨,也野心勃勃悖逆犯上,有不臣之心,可是他真的没有称帝的打算,至今还在遥尊我们皇上为中华正统,打的也依然还是大清旗号,以大清臣子自居。这次本王和兰荪去湖北吴超越那个逆贼见面,他还亲口对我们说,大清的疆土江山,绝不容许分裂。”

        “睿亲王,你就少帮那个乱臣贼子说话了。”僧王爷没好气的说道:“他到现在不肯称帝,还不是因为蒙古和东北还在我们大清朝廷治下,他称帝名不正言不顺?”

        “僧王爷,就算是这样,可吴超越那个逆贼的心思和你一样啊,都是非四海一家不为正统,既然这样,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仁寿又劝道:“只要吴超越逆贼一天不称帝,一天奉我们大清为正统,中原的土地就一天还是我们大清的土地,我们只要有机会,就马上可以名正言顺的拿回来。既然就连吴超越那样乱臣贼子都不想分裂我们大清,你还担心其他的大清忠臣会做出这样的事?”

        仁寿的话多少让僧王爷恢复了一些冷静,也让僧王爷忍不住又遥指着躲到远处的曹毓英大骂,“姓曹的,在大清一统的大是大非问题上,你比吴超越那个逆贼都不如!”

        曹毓英捂着脸不敢吭声,慈禧也这才乘机开口,一再声称满清朝廷绝不会放弃中华正统,承诺绝不会搞满州国分裂中国疆土,好说歹说,这才总算是让僧王爷暂时冷静下来。然而被迫做出这个承诺的之后,慈禧又悄悄的和慈安、鬼子六交换了一个眼色,全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焦虑与担忧,知道要想裂土建国,光是内部的反对声音都难以压制。

        即便如此,僧王爷依然不肯罢休,又逼着慈安和慈禧给鬼子六和曹毓英等分裂派降罪,慈安和慈禧无奈,也只好给了鬼子六和曹毓英等人降职罚俸的处分,好不容易才让僧王爷安静下来。然而事还没完,事情仅过去一天,打听到消息的沙俄公使热梅尼竟然主动登门拜访僧王爷,试图象劝说鬼子六一样劝说僧王爷接受满州国,争取让手握兵权又在蒙古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僧王爷改变初衷,转为支持分裂中国。

        很可惜,虽说刚开始因为不知道热梅尼的真正来历,为了从俄国人手里尽多的搞到武器武装自己的察哈尔骑兵,极度排外的僧王爷破天荒的对外国公使笑脸相迎,可是当热梅尼说明白来意之后,僧王爷却又马上变了脸色,拍着桌子吼道:“免谈!本王生是大清的人,死是大清的鬼!绝不会当什么满州国的臣子,更不容许分裂大清江山!”

        听说过僧王爷的狗熊脾气,即便是热梅尼也不敢一味硬顶,只是笑嘻嘻的说道:“僧王爷,如果你不喜欢满州国这个名字,那也可以继续沿用大清的国号啊?只要你们大清发表公告,划分疆土定立国都,宣布成立新的政权,我们大沙皇俄国就马上可以……。”

        “那还不是分裂我们大清?!”僧王爷咆哮着打断热梅尼,再次拍桌子吼道:“我大清和吴超越逆贼誓不两立!他的湖北小朝廷,我们大清绝不承认,所有的中国土地都是我们大清的!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大清的土地上,绝不允许出现第二个皇帝!”

        碰上僧王爷这样的楞人,热梅尼就是有再多的花言巧语也起不了作用了,无奈之下,热梅尼只好是威胁道:“僧王爷,你如果继续这么顽固下去,那么到了吴超越出兵东北和蒙古的时候,我们大俄罗斯帝国想要帮助你们,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吴超越那个逆贼如果敢来,本王就和他血战到底!”僧王爷最不怕的就是被列强威胁,咆哮道:“至于你们,愿帮就帮,不愿帮就算!当年我们大清八旗和蒙古八旗入关,平定万里河山,也没需要什么外人帮忙!”

        碰了一鼻子灰,热梅尼只能是气呼呼的走了,临走的时候,热梅尼还抛下了这么一句话,“僧,你会后悔!等吴超越拿下了蒙古和东北以后,你就等着他当中国皇帝,灭掉你们的大清朝廷吧!”

        “那也比分裂我们大清强!”僧王爷说了一句气话,道:“吴超越好歹还是我们大清的人,他当上皇帝,也总比被你们洋鬼子分裂我们大清强!”

        只是一句气话,可僧王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句气话却很快给他招来了滔天大祸。几天之后,正当僧王爷准备返回热河继续统兵的时候,鬼子六的死党御史董元醇突然上表,把他这句气话直接捅到了金銮殿上,并以此弹劾僧王爷妖言惑众,动摇人心,请求慈安和慈禧下旨查办。慈安和慈禧也立即召见僧王爷,要求僧王爷对这件事做出解释。

        确实嘴贱说过这句气话,又见董元醇在折子上说这句话直接来自沙俄公使馆的翻译告密,无法抵赖的僧王爷也只好乖乖的低头认罪,慈安和慈禧则联手把僧王爷训斥了一顿,要僧王爷回去等候发落,准备过几天再正式处罚出言不祥的僧王爷。僧王爷无奈,只好改变行程,继续留在沈阳等着处理。

        僧王爷很快就隐约猜到了慈安和慈禧没有急着发落自己的原因,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鬼子六的五哥惇王爷和七弟醇王爷先后打着探望慰问的旗号登门,都是拐弯抹角的劝说僧王爷不要一味的顽固不化,想方设法的列举分裂建国的各种好处,还说什么先分裂骗得洋人支持,然后再想办法收复失土,重建大清,极力怂恿僧王爷改弦易辙,主动上表请求建立满州国。

        在政坛上厮混了这么多年,僧王爷当然怀疑这些是出自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的建议,也一度有些动摇,想要顺从主子的意思换取荣华富贵和免罪脱身,然而每当想到放弃大清正统后的天下耻笑,还有明白沙俄极力分裂中国是不怀好意,僧王爷却又咬紧了牙,慷慨表示宁可获罪也绝不低头!

        顺便交代一下,提醒防范俄国人乘机吞并东北和蒙古的书信,吴超越也给僧王爷写了一封,因为书信中还有劝说僧王爷投降的言语,僧王爷虽然在第一时间把书信送到了沈阳表明忠心,然而吴超越的话却深深的铭刻到了僧王爷心头,让极度排外的僧王爷始终对沙俄保持戒心。所以即便不懂现在的国际规则,可光凭沙俄公使热梅尼在满蒙独立这件事中上蹿下跳拼命煽风点火这点,僧王爷也知道沙俄方面是肯定不怀好意,真正目的就是为了乘机吞并东北和蒙古!

        言归正传,丝毫不肯让步的与分裂派僵持了一段时间后,一天下午,慈安和慈禧突然下诏宣召僧王爷立即入宫觐见。因为事发突然,僧王爷还道是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分裂派准备与自己摊牌,这次进宫怕是凶多吉少,但是对满清朝廷忠贞不二的僧王爷仍然还是毫不犹豫的接过了诏书,昂着脑袋随宣旨太监进了宫,还早早就做好了和分裂派以死抗争的心理准备。

        事实证明僧王爷这次是误会了慈安、慈禧和鬼子六,虽说这几个分裂派头头都在宫里等着和僧王爷见面,可是见面之后,慈安却急匆匆的说道:“僧爱卿,不好了,吴超越那个逆贼出兵向我们来了!”

        “吴超越逆贼出兵了?”僧王爷一楞,惊讶说道:“怎么可能?现在是秋季,这个季节出兵对吴超越逆贼不利啊?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兵东北?”

        “贼军真的来了。”慈安说道:“那个逆贼听说朝廷里有人上书,建议我们大清朝廷在关外建立满州国,就打着反对分裂大清和诛杀朝中奸臣的旗号出了兵,京城的吴逆贼军江忠济部,已经直接打进了我们大清的永平府。”

        “反对分裂大清?”僧王爷又是一楞,然后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话,说道:“所以奴才坚决反对分裂大清,只是有人不听,非要把吴超越逆贼逼得马上出兵问罪。”

        僧王爷语气里的幸灾乐祸谁都听得出来,但慈安和慈禧全都装成没有听出来,慈安只是继续说道:“僧爱卿,现在朝廷里军务方面最靠得住的人就是你了,这事你看该怎么办?”

        “只有是凭城死守一个办法。”僧王爷想都不想就答道:“让载龄和王占魁坚守山海关,也给永平府那边去道命令,让知府延福和总兵官金太文全力坚守永平府,以坚城深壕抵御贼兵进攻,把时间拖到冬季,这样战场的情况就肯定会变得对我们有利了。”

        “但一味坚守也不是办法。”慈安又说道:“载龄虽是宗室,但他没有战场经验,而且山海关和永平那边的兵力有些单薄,需要补充。僧爱卿,哀家和西太后,想让你从热河抽调一些察哈尔骑兵,由你亲自率领,到山海关去帮忙与吴贼作战,你的意思如何?”

        “让奴才现在就去增援山海关?”僧王爷有些惊讶,说道:“两位太后,非是奴才推托畏战,是山海关那一带的地形不够开阔,不利于奴才的骑兵作战啊?”

        “僧王爷,本王虽然不是很懂打仗,但也知道粮道的重要性。”鬼子六开口,十分诚恳的说道:“山海关那一带的地形是不够开阔,但永平府那一带都是平原,王爷你带着察哈尔铁骑去那一带作战,正好可以不断袭扰吴贼粮道,为我们的正面战场分担压力啊。”

        僧王爷抿了抿嘴不敢吭声,因为僧王爷很清楚吴军出兵山海关,绝对不会不考虑到蒙古骑兵对粮道的威胁,不是走安全的海路运粮,就肯定是带得有骑兵参战,自己带着骑兵去和吴军骑兵硬碰硬,说不定就是给吴军骑兵用左轮枪乘机干掉自己骑兵的机会。——和吴军将士打了那么多年的交道,无数血的教训已经让僧王爷明白了现代战争已经和以前上马提刀砍人完全不同,用自己新组建的察哈尔骑兵和装备精良又实战经验丰富的吴军骑兵正面硬碰硬,是拿蒙古独婚子的性命开玩笑。

        “僧爱卿,国难将至,难道你就不肯为朝廷分忧吗?”慈禧的声音有些哽咽,说道:“大清朝廷里,可就只剩下你一位沙场老将了,你如果不敢去,朝廷里还有那位爱卿敢带着军队去增援山海关?”

        被慈禧哭得有些心软,又的确有些担心从没上过战场的载龄不是吴军对手,僧王爷咬了咬牙,还是点了点头,抱拳说道:“奴才遵旨,奴才这就马上回热河,带着察哈尔骑兵南下增援山海关。”

        “既如此,那就有劳僧爱卿了。”

        慈安大喜,赶紧把差使交托给僧王爷,好言安慰的同时,慈安又悄悄和慈禧、鬼子六交换了几个眼色,期间慈安和慈禧的目光中都有异样的光芒闪烁,鬼子六的嘴角边,则出现了些微神秘的狞笑。

  http://www.zwydw.com/book/0/7/99877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