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醉枕江山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地久天长(尾章)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地久天长(尾章)

        山寺外足足三千名全部武装的御林军,把一座小小寺庙围的水泄不通。枪戟如林,甚至布署有纵横沙场的强弓硬弩,任何人也休想在这样的包围中冲出去。

        忽然远处有十余骑飞驰而来,看服色是一群宫中禁卫护持着两个太监。围困山寺的禁军将领精神一振,急忙迎上前去。片刻之后,禁军闪开一条道路,将那两名太监放进了寺院。

        这两个太监一个是高力士,一个是杨思勖,因为二人执行的所谓赐死太平公主的事情其实大有文章,所以他们没有再带其他人。不过杨思勖本人武功卓绝,高力士虽然不及他那一身武功出神入化,却也是习过拳脚的人,身子孔武有力,再加上他们两人实际上是带了免死诏书而来,所以并不担心太平的死士会对他们怎么样。

        “杨大哥!”

        “杨大将军!”

        杨思勖和高力士一见杨帆便即恭敬施礼,他们知道杨帆在此,并不惊讶。太平公主在终南山禅寺中的消息就是杨帆告诉太上皇的,因为他与李隆基的关系,杨帆也并不忌讳出现在这两位天使面前。

        太平公主看见两个太监走进院子,迅拭去脸上的泪水,傲然睨着他们道:“皇帝派你们来赐死本宫?”

        杨思勖和高力士对视了一眼,由高力士上前几步,压低声音道:“公主,您犯下的事着实恕无可恕,不过您是陛下姑母。陛下仁孝,何忍加害。可是若不治公主的罪又无法向天下人交待,所以……”

        太平公主晒然道:“你直说好了,不必吞吞吐吐。”

        高力士干笑两声道:“对外呢,陛下还是要宣布赐死了公主。不过,太上皇那里可以置一处宫院安置公主,只是公主您从此不能再出现于世人面前了。”

        太平公主淡淡一笑,乜着他道:“这是皇兄为我求情乞来的宽恕吧?”

        高力士欠了欠腰,没敢多言。

        杨帆轻轻走近。低声道:“你且应下吧,先解决了眼下之难再说,待此间事了,我总有法子救你离开的。”

        太平公主凝视着他,痴痴地道:“你……肯带我离开?”

        杨帆用力点点头。

        太平公主道:“可……我的身份,你不怕人说三道四?桃源村人虽然不是我杀的。总归是因我而死,你不怕人指指点点?”

        杨帆的眸子黑亮黑亮的,仿佛连光都吸得进去:“人?人是谁?我是我,人是人,人言何畏?去他娘的!”

        太平公主微笑起来,笑容里有一抹说不出的意味。

        杨帆担心地道:“太平……”

        他担心以太平刚强的个性。不能放下她的骄傲去接受李隆基的安排。

        太平的眼神渐渐柔和起来,她轻轻吁了口气。向杨帆默默地一点头,举步向禅房走去。

        杨帆急道:“太平,你去哪里?”

        太平公主站住脚步,淡淡地道:“我要梳妆,再去见皇帝。”

        杨帆答应一声,站住脚步,太平的脸色的确很憔悴。泪水也花了脸,以她一向骄傲的个性。即便是失败,她也不会愿意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胜利者面前。

        ※

        杨帆、杨思勖、高力士和太平的内外管事李译、周敏还有四个女相扑手候在院子里,另外四个女相扑手入内帮太平梳妆打扮去了。想想那四个女相扑手比胡罗卜还粗的手指,居然要她们帮着梳妆打扮,杨帆心里就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他们在院子里等了许久,不过女人梳妆本来就是一种令人指的等待,他们倒没觉得这时间有多长,只是等着等着,忽然听到室内出一声似男似女的粗犷哭声,激得杨帆一个冷战,心中突然涌起一阵不祥的感觉。

        他以最快的度扑过去,一把拉开了房门。太平髻高挽,梳着飞凤髻,戴着金步摇,身穿大红牡丹富贵锦衫,盘膝坐在房中间的蒲团上,雍容美艳的仿佛就要出嫁的一位新娘,四个女相扑手跪伏在她的面前,正在放声痛哭。

        杨帆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他站在门口,半天不敢迈进一步,眼前的一切,让他有种强烈的不安,他生怕获悉真相。太平看到他,安详地一笑,对四个女相扑手道:“你们出去!”

        没有人敢违拗她的话,四个女相扑手泪流满面地向她磕了三个响头,倒退着走出静室,片刻之后,候在外面的四个女相扑手也放出了悲痛欲绝的哭声,紧接着,李译和周敏扑倒在静室门前,伏地大哭。

        杨帆心弦一颤,慢慢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却阻不住门外传进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声。

        杨帆走到太平身边,颤声道:“你怎么了?”

        太平向他灿然一笑,脸上焕的容光令人无法直视:“二郎,我要去了。”

        杨帆脸上顿时失却了颜色,太平公主却笑了,笑的很开心:“我们两人,算是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可惜一追一逐、一走一留间,就变成了我一生解不开的情劫,于是,天长地久就变成了劳燕分飞。

        我曾经痛恨物是人非,其实人和物都还在,只是你和我都已不复当年。于是我想,就这样放下,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人生中很多事本没有对与错,也没有应该与不应该,爱过,活过,笑过,伤心过……,也就够了。

        毕竟,心如果走了,那是自己都无可奈何的事情。可我现在终于知道,其实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我很开心。我和婉儿不同,婉儿一代内相。文采风流,可滔天权势于她不过是过眼云烟,她可以舍弃一切,与你在一起……”

        杨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急道:“我带你进城寻访名医。”

        太平公主安详地摇头,微笑道:“没用的,我服的毒,如果有解,我又何必服下?二郎。听我说完。我和婉儿不同,我一出生就承载了太多东西,有些枷锁是别人或时局造成的,有些是我自己的选择,但不管是哪一样,我都摆脱不了。所以。你和我即便没有别的障碍,也注定无法走到一边。不管有没有眼前这些事,这是命,我的命……”

        太平深深地看了一眼薛绍的灵位,小时候,他是她的表兄。长大了,他是她的丈夫。她曾经以为要和这个男人天长地久了,可他终究还是离她而去。他犯下的错,如今就由她来承担好了,如此她就可以骄傲地死去,而不必像她的母亲一样于囚禁中无声地死亡。

        面前的杨帆也是一样,不管她经历了多少的波澜壮阔,不管她经历了多少的爱恨交织。该离开的时候总是要离开,离开曾经的路、曾经的故事和曾经的人。曾经有过,这就够了,世上本没有天长地久,不是么?

        生如夏花,死如秋叶!太平安祥地偎到了杨帆的怀抱里。

        杨帆握着她的手,一切的避忌都不复存在,充溢心中的唯有爱与悲伤。他低头凝视着太平的容颜,忽然在她鬓间现一根白,杨帆温柔地将它拔去,禁不住泪如雨下……

        ※

        大唐帝国经过连番的恶斗,宗室、武氏、韦氏、二张、太平党人,一个个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你甫灭亡我继之,终于,一切都结束了。

        尘埃落定,皇权得到了高度的统一。这一年的十二月,在一个雪花飘飘的早晨,年轻的皇帝李三郎,为新的一年定下了年号:开元。

        大唐帝国由此开始了一个新的纪元,走向了李唐王朝的巅峰。

        江湖岁月催人老。隆庆池畔的柳不知绿了几次,芙蓉楼下的荷花不知开了几回,开元年间的又一个春天到了。

        这一年的春天,一年一度的新科进士曲江宴游又开始了。

        一艘彩船载着三十名新科进士缓缓驶向曲江中央,吟诗,赏歌,饮酒,观舞,歌声在空中回响,舞袖在水面拂荡。

        忽然,不知怎地,船竟然翻了。

        佛曰:一弹指间有六十五个刹那,就只是一刹那的功夫,舟翻船覆,船上的新科进士们被扣在船下。

        大雁塔顶,卢宾之看着那倾覆的彩船冷冷一笑,扭头看向他身边的那个人,那个人是阿史那沐丝,卢宾之延请天下名医为他诊治,如今他已经能像平常人一样声说话,经过卢宾之的耐心调教,他的举止神态、谈吐语气,已经和杨帆一模一样。

        卢宾之看着他,微微一笑,道:“开始了,从现在起,你来帮我复仇!只要我能铲除沈沐和杨帆,一统‘继嗣堂’,我就倾尽全部财力和物力,助你成为突厥可汗!”

        沐丝深深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和杨帆一模一样的微笑……

        一辆牛车缓缓驶到玉真观前,车帘儿一掀,从中走出一个女冠,眸清似水,眉若远山,腰似若柳,娉婷生姿。她回头向车中看了一眼,大娇嗔道:“喂!现在跟头猪似的,怎么一到晚上就那么精神?出来!”

        一只柔荑伸进车中,揪出一头名叫沈沐的猪,睡眼惺松。

        二人下车,向玉真观中走去,观中女道士们看见二人走入,纷纷稽行礼:“见过金仙道长、见过沈公子。”

        竹林中,石台上,一副棋盘。

        杨帆和玉真公主各坐一方,一执黑、一执白,正在奕棋。李持盈撅着小嘴儿,嗔怪地瞪他一眼,悄声嘟囔:“真是的,一点都不知道让着人家。”

        金仙公主姗姗走来,笑道:“十娘!”

        “呀!姐姐!”眼看要输的李持盈趁机丢了棋子,雀跃地跑向金仙。

        沈沐睨着持筹苦笑的杨帆,皱眉道:“听说曲江宴游出了事,你我辛苦栽培的那些新科进士全都做了水龙王的驸马爷,你还有这闲情逸致?”

        杨帆冲他翻了一个白眼儿,道:“你还不是一样闲么?咱们养儿子是干什么的,这事儿自然是要他们去帮老子分忧。”

        曲江池畔,一双少年,一青袍,一白袍,人如玉树,玉树临风。

        芙蓉楼上,忽然探出一张娇丽的少女面孔,向他们大娇嗔道:“沈从文,你快上来,我打双6又输给你妹妹了,你再不来帮我,以后就没嫁妆了。”

        青袍少年马上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念蓉,你别急喔,我马上就去帮你出气。”

        青袍少年嘴里全是甜言蜜语,脚下却是一动不动,等他把杨念蓉哄回楼去,便神情一肃,对旁边那个负手而立的白袍少年道:“念祖,三十名新科进士居然无一生还,确实古怪。那对老不修偷懒,把此事交给你我处置,你怎么看?”

        白袍公子一脸深沉地道:“此事必有蹊跷!”

        (完)(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809/11845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