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无限恐怖 > 下半部第十五集:生化终战(二) 第十七章:原暗对洪荒……终结与开始(二)(完)

下半部第十五集:生化终战(二) 第十七章:原暗对洪荒……终结与开始(二)(完)

        号称最强者……

        整个轮回世界的所有队伍中,开启基因锁三阶以上的人,一般都是有各自独特的战法,其战斗力也已经越普通人的极限,说得概括些,这些开启了第三阶基因锁的佼佼者们,回到现实世界不说是毁灭一个军的实力,至少对付一个师数量的人是绝对没什么问题的了,当然了,其中也有个别极端者,只在单独作战里厉害,对付大范围敌人时就显得有些不足,但总的而言,基因锁第三阶是评价一个轮回成员实力是否入流的大概标准,当然了,也并非绝对,某些第三阶以下的人,拥有大量兑换器俱,属性武器等等强得不到边,这样的人也是存在的,所以第三阶仅仅只是入流,还未到绝对优势的程度。

        至于基因锁第四阶,那就是真正评价一个轮回成员是否属于强者范畴了,凡是进入这一领域的角色,无论如何来说,都是一顶一的级强者,在任何队伍里也绝对属于主战力中的主战力,这样的人在整个轮回世界里也不过二十之数,这些人可以认为是站在整个轮回世界最顶峰的强者,他们俯视着低于他们实力的任何人,那怕对方是一整只队伍也好,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

        而复制体郑吒正是在这一极个别的人里,也是无敌的最强者,这样的分量绝对的惊人,更何况恶魔队本就是以丛林法则而存在的队伍,在这样一只队伍里号称轮回世界的最强者,没有真正的实力,那确实是想都别想了,要知道,恶魔队里可是有变态赵缀空的存在啊,没事都能拉着你打一架,有这样的变态在身边,他还能稳稳的号称最强,可见这个称号确实是没有半丝水分在其中,当真的名副其实。

        郑吒自己也是经历了无数的战斗,经历了无数的生死考验,一步一步不停变强的,每一次的改变,每一次的努力,每一次的感动,每一次的勤奋,这才造就了他足以挑战复制体郑吒的资格,但也仅仅只是资格而已,那怕是他使用出了洪荒,开天辟地,也没有绝对保卫能够干掉复制体郑吒,那上百把黑炎武器确实是威力无穷,稍差一点的人被其围住就是必死无疑了,但是对于号称最强的复制体郑吒而言……这个程度的力量还是太弱太弱了。

        果然,当郑吒使用出洪荒,开天辟地的力量后,已经不属于这个层次的力量果然是无可匹敌,轻易破开了那上百把黑炎武器之后,第一次将复制体郑吒的身躯狠狠打击,这样的伤势已经足以让普通人即可丧命了,可是谁知道复制体郑吒被那黑炎一阵燃烧,伤势竟然瞬间变好,浑身上下一丁点鲜血都看不到,当然了,若仅仅只是这样也就罢了,郑吒对于洪荒,开天辟地的威力可是深有信心,任何事物都有其极限,那怕是再恐怖的自愈也好,只要攻击比恢复更加迅与猛烈,那么复制体郑吒就将真正死去,但是……复制体郑吒名副其实为最强者的招式也出现了,名为原暗,宇宙终结!

        以刚才阻拦了虎魄刀的黑色薄膜为主体,四周的黑色火炎迅融合在了其中,让这黑色薄膜越来越巨大,但是也不知道这黑色薄膜是由什么物质所构成,无边无际的黑色火炎,竟然仅仅只是化为一丝一毫的黑色薄膜而已,当几乎遮满天空的黑色火炎俱化为黑色薄膜时,也不过只有一个长宽都为一米左右的黑色圆球,只是这圆球黝黑无光,四周的光线在靠近它的那一刻就被扭曲吸收了,地面上的岩块不停被了拖起来,直接拉入到了黝黑圆球中,而圆球本身更是还在不停缩小,当这圆球缩小到乒乓球大小时,忽然向内猛的一缩,顿时,一个撕裂了空间的黑洞出现在了场地之中。

        这个黑洞并不是天文学上广泛意义的黑洞,这仅仅只是一个看不见其中的黑色巨洞而已,大约四五米高度,宽约三四米左右,就这样撕裂了空间耸立在那里,看得人真是心中不停的寒冷。

        “这是我给你的回礼,一种连我都感到颤栗的力量,顺便说一下,十分钟内一定要解决掉你,否则一旦我控制不住这力量,它就将真正成长为黑洞,除我以外无人可以活下来,我想你也不希望那样吧……”复制体郑吒看着郑吒喃喃的说道,不知为何……或许是错觉吧,郑吒忽然觉得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落寞……在这个心志无限坚定的最强者眼中出现落寞?

        “很好!我的洪荒,开天辟地也持续不了多久,既然这都是我们压箱底的功夫了,那也就不用再多说什么……来吧!复制体的我,这就是我对抗你的最后力量!”

        郑吒身深吸了口气,大吼一声,提着虎魄刀就向复制体郑吒冲了过去。

        “寂寞啊……”

        隐约间,郑吒仿佛听到了复制体郑吒如此的话语,但是此刻的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些什么,使用着洪荒的他,借着无比的度飞驰而去,闪过那个诡异的黑洞,整个人已经闪到复制体的身边,同时虎魄刀灌注着巨力,猛的向复制体一斩而去。

        此刻,整个轮回世界的战斗已经到了最火热化的时刻,决定着最强的队伍,最强的个人,这样的最终一战已经将要落幕,而中洲,恶魔,两个队伍的最顶级实力者早已经拼得两败俱伤,除开不知所踪的昊天以外,还能够影响到最终一战结局的人,除了两个郑吒以外,就只剩下两个楚轩了,这也是王对王,兵对兵战术的最可怕结局……双亡!

        “……又平衡了,果然……”复制体楚轩忽然神色一动,隔了数秒,他才对面前的楚轩说道。

        “不,不是又平衡了,而是一定会平衡,以这样的方式来进行的最终一战,才是真正的最终一战,也是唯一符合目的的最终一战。”楚轩忽然仰起头来看向了天空,他也说道。

        此刻二人依然是悬浮在半空中,在复制体楚轩身后还有一个女孩子的存在,那是正握着封神榜的张小雪,从最开始的打斗,直到现在,二人已经打斗过半小时以上,别说是楚轩那已经半白的头与脸上的皱纹,仅仅从张小雪那铁青的脸色来看,双方其实已经筋疲力尽了。

        复制体楚轩深深看了楚轩一眼,这才说道:“……唯一符合目的最终一战吗?我是凭借封神榜知道的,你手上也有修真科技,所以知道这些也就不足为奇了……话说回来,你还有多少生命力可以挥霍?你现在的肉体年龄是多少,四十?五十?还是六十?”

        “你那边呢?因果点还有多少?已经受到了世界多大力度的排斥?普通的天灾都无法消灭这股排斥的话,会有小行星降落吗?或者说,你们将会被无限大的排斥力给直接驱赶出这个宇宙位面,不知道你的选择会是什么?”楚轩也不迟疑,他当即就回答道。

        “……都有可能吧,可是让我感觉到好奇的是,你一直让东皇钟不停吸取四周的游离能量,除开一部分你可以恢复生命力以外,大部分的能量都被储存了起来,你想要干什么呢?让我猜猜……你打算干扰那最终一战的结局?”复制体楚轩又开口道。

        “……这也是我的好奇,因果点什么的我无法知道还有多少,但是你身后的那个女孩体内也开始储存起了能量,你又打算干什么呢?”楚轩也随即回答道。

        “哦,是吗?”复制体楚轩倒似乎比较诧异,他默默看了张小雪一样,也不动声色,然后继续对楚轩说道:“此刻已经不需要我去多做些什么,复制体郑吒的实力一定可以稳胜郑吒,所以继续拖延下去也无妨,我最多只是受到排斥,只需要离开这个宇宙位面即可,而你呢?一旦失败了则死无葬生之地,你已经完全处在了劣势上。”

        “……凭你如何,我早说过,把队员当作棋子,就是你失败早定,你恶魔队成员的力量何止比我队里成员的力量强上数倍?不也已经两败俱伤了,你不是想知道所谓的感情是什么吗?这最终一战即将来到的结局,这就是给你最好的答案……我要强攻了!”

        两个楚轩都默默看向了对方,他们的表情永远是那么冷淡而沉肃,只有在他们之后的张小雪神色才略显紧张,她毕竟不是两个当事人,也不是没有感情的楚轩,作为这颠峰之战的旁观者,也是最主要的“武器”,她此刻的心情绝对是又担忧又紧张,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不好预感……

        (莫非,真要使用那最后的因果点积蓄?只是那样一来,我和他都是生死难料了……)

        两个楚轩终于是完全开足了全力,一个摇动东皇钟,阵阵波动震荡百里,在这百里内仿佛连时空都完全冻结了一般,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张小雪和她手持的封神榜,在楚轩数道信念之力直射而来时,那封神榜又是一抖,扭转了乾坤因果,这数道信念之力无一射中复制体楚轩,俱都射向了遥远外的地面,而随着封神榜的使用,复制体楚轩也从东皇钟的禁锢中脱身而出,转手也是数道信念之力射去,随即就被东皇钟的震荡给湮灭消失,双方又开始了如方才那样的激烈对射……只是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故意,两人战斗的方向已经越来越靠近两个郑吒的主战场。

        (真是无趣的打法,两个知根知底,相互之间实力也相差不大,甚至连整个人都是完全复制的情况下,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实在太难……郑吒,坚持下去,这个局最后的破局手段马上就要送到了……)

        楚轩默默看向了极遥远外一眼,接着就再也不看那个方向任何一眼,满心神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复制体楚轩身上,两人边打边飞,不多时,已经飞出了数十里的距离,离两个郑吒的交战处更是接近了。

        同时,另一边的郑吒已经与复制体郑吒的原暗,宇宙终结对拼在了一起,说也奇怪,那黑洞分明已经是撕裂空间的一种,但是竟然也能如同黑炎那样被他轻易使用,在郑吒以洪荒级的度与力量直袭向复制体郑吒时,无数细小如黄豆大小的黑洞颗粒就悬浮在了复制体郑吒的身体周围,虎魄刀一斩到黑洞颗粒上就是虚不受力,随即刀上的力量以极快度不停流逝消失不见,而那黑洞颗粒却是丝毫未曾改变,原本是什么形状依然是什么形状,原本大小如何依然大小如何,眼见如此,郑吒也不敢像之前那样用肉体攻击,只能猛力一刀劈在了二人间的地面下。

        (我就不信这黑洞颗粒连你脚下的空间都能防御,即便我一念即生,你的戾炎就能自主防御,但那也要有防御的移动度吧?我洪荒……呃?)

        郑吒刚刚一刀劈向地面,将整个地面劈得碎裂开来,还没等他跳身而下,原本连他毁灭级度都反应过来的复制体郑吒,竟然用和他不相上下的力量与度踏步向前,狠狠一拳轰在了他的肚子上,任凭他的潜龙变如何坚韧,这一拳的力道依然将其肚子都打出一个并不太深的凹洞,同时郑吒也被轰飞出了千多米开外,将远处的大地深深压出了一条沟渠来。

        “这是我的力量……你怎么可能也拥有洪荒,开天辟地的力量?慢着……黑洞,吸收……你的黑洞可以吸收力量,然后化为你的力量吗?”  郑吒只觉得喉头一甜,他硬将这口鲜血给吞了下去,这才看着复制体郑吒惊声问道。

        “虽然是黑洞雏形,但是毕竟还不是那宇宙间最狂暴最终极的力量,否则黑洞产生的那一瞬间,我们都将被吸入其中化为最原始的元素或者夸克……你想看看那种力量吗?”  复制体郑吒似乎也有些惊异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对于从郑吒那里吸收来的力量,那怕只有一丝而已,毕竟也是洪荒级的力量与度,这样的程度让复制体郑吒也是心中暗惊不已。

        话音落时,复制体郑吒脚下用力一踏,竟然造成了和郑吒移动时不相上下的夸张情形,地面整个迸裂,而人已经冲出了千米距离来到了郑吒附近,只见郑吒猛闪开,度和反应力虽然不俗,但是在复制体郑吒此刻的力量与度面前,也完全做不到像之前那样无声无息了,只见复制体郑吒微微一招手,无数的细小黑洞颗粒已经将两人包裹在了其中,而郑吒更是前后左右俱都布满了黑洞颗粒,这下却是想闪也闪不开了。

        “看清楚吧,这就是吸收了力量后的原暗真实面目……”

        复制体郑吒又是一招手,悬浮在四周的黑洞颗粒猛的向周围最大颗粒凝聚而起,不单如此,每多凝聚一颗黑洞颗粒,被凝聚的那颗黑洞颗粒的吸扯力也就越大,一个呼吸间,郑吒竟然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向天空悬浮,在他头顶上,一团篮球大小的扭曲空间正在成形,这扭曲空间又与之前所见黑洞略有不同,用肉眼看进去,仿佛看见无数的空间正在形成与碎裂,若是把之前的黑洞空间比作静止的黑洞,那么现在的扭曲空间则是动态的黑洞,双方间的吸扯力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郑吒的龙翅猛的一扇,强行用力将自己固定了起来,但是随着四周吸扯力的逐渐增强,凭他洪荒,开天辟地的力量竟然也觉得了有些阻碍,要知道这可是洪荒等级的力量啊,比不得毁灭级数,以这股力量都觉得了阻碍,可想而知这些扭曲空间的吸扯力有多么巨大了。

        (不过……这也是个机会……)

        郑吒心头猛动,他忽然现密布在四周的黑洞颗粒已经变得了异常稀少,组成了数个扭曲空间后,他与复制体间的通道竟然已经渐渐展开,虽然之间还有两个扭曲空间在把守,但是对于郑吒而言,这不异于一次绝境通道。

        也不及细想,郑吒猛的将浑身力道凝聚而起,此刻距离他动洪荒,开天辟地已有一分多钟的时间,几乎已经快到他肉体的极限承受力了,即便有在魔戒中才习到的技巧来帮助,但是也无法将这一状态一直维持下去,所以这唯一的机会很可能也是他最后的机会……

        短短零点零几秒间,郑吒猛的从原地飞起,巨大的力道让他仿佛旋风一样轻易飞过黑洞颗粒或者扭曲空间,只在最后那两个扭曲空间把守的通道前用翅膀硬挡了一下扭曲空间,一瞬间而已,从那扭曲空间里出现了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撕扯力,仿佛比之洪荒,开天辟地的撕扯力更加威猛,只听到嘶的一声轻响,坚韧无比的潜龙变肉体猛的撕裂,两只龙翼也被整个从背上撕扯了下来,而郑吒猛的使出月步,逃开了这扭曲空间的吸扯巨力,这期间甚至连虎魄刀都掉落在了地上,不过也终于是冲到了复制体郑吒的面前。

        “抓住你了……我知道你背负着什么,但还是不得不告诉你,你的道路错了!我不能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但是我会打败你,越你!因为我背负着比你那些仇恨,疯狂,所有负面情绪还要重要得多的负担!我一定可以越你!”

        郑吒猛的一把抓住了复制体郑吒,也不管他是否还能使用出洪荒,开天辟地的力量,只是疯狂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也不给他摔飞出去的权力,一只手抓着他,另一只手则疯狂不停的向他展开着攻击,一次一次,不停的击打他身上的重要器官,复制体郑吒的整个腹部先被打得粉碎,然后是心脏和胸膛,接着是两条手臂,正当郑吒想要一拳轰碎他的脑袋时,却猛的看见复制体郑吒露出了冷笑的神情。

        “越我吗?以什么来越我?你的力量?还是你的器量?或者说你那所谓的信念?”

        复制体郑吒仰头哈哈笑了起来,同时他单脚一踢,一股完全媲美郑吒洪荒级的力量就踢在了他肚子上,同时无数股巨大的吸扯力也出现在了郑吒身后,将他整个人一寸一寸的向那数个巨大的扭曲空间吸去,这些扭曲空间的力量比之前还要巨大了许多倍,以至于连他洪荒级的力量也终于无法强行逃避了。

        “……看清楚吧,我们的器量的差距。”复制体郑吒身上燃起了黑色的火炎,与此同时,他的肉体也开始逐渐恢复原样,直到这时,他才默默伸出了一只手来,而当他身躯移动时,郑吒才看清楚他的表面上有什么,一层极薄极薄的黑色薄膜就紧贴在他表面,刚才的那每一次攻击,都在让他的原暗,宇宙终结变得更加强大,以至于现在那扭曲空间已经终究无可逆转了。

        (败了吗?我要败了吗?背负着伙伴们的信任,背负着伙伴们的牺牲,背负着他们给予我的信念,这样的我,也终究要输了吗?)

        郑吒全身疯狂的扭动起来,企图挣脱那扭曲空间的吸扯力,但是黑洞的吸扯力何等之巨大,即便是这不完整版的黑洞也是如此,他的洪荒,开天辟地……特别是他已经渐渐无法再使用这个层次的力量时,这洪荒终究已经敌不过黑洞了……

        “郑吒……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特别是当我的心灵之光融合到你体内后,消耗的程度也会越来越大,短时间内一击解决敌人吧……还有,队长,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能和大家在一起战斗,这是我有记忆以来,最开心的日子,谢谢大家……”

        就在郑吒心底里绝望无比时,一个清淡的女声出现在了他耳边,这声音听起来应该是赵樱空的声音,只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而且以这扭曲空间的吸扯力,方圆十里以内根本不可能存在人烟,她又是如何潜到自己身边的呢?还没等郑吒心中想出个答案,他忽然觉得一股清清凉凉的东西进入到了自己体内,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仿佛是过了一瞬间,又仿佛是经过了宇宙轮回的一量劫,刹那与永恒仿佛在此刻重叠,接着,郑吒浑身一抖,身上猛的爆出一股巨大混沌气流,这股混沌气流充塞住了扭曲空间的吸扯力,而郑吒脚下微微一踏,整个人已经跳出到了数百米开外,整个人仿佛呆了一般站在那里。

        “这就是你所处在的层次吗?复制体的我……这种感觉,还有四周的各种微型颗粒,还有各种能量在体内流动,整个宇宙间一切的轨迹线……这就是你所处在的层次吗?第四阶高级,临近第五阶的层次?”  郑吒默默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又看向了复制体郑吒道。

        复制体郑吒却仿佛一点也不吃惊于郑吒的脱离,他挥手之间就让那团扭曲空间组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唯一一个扭曲空间,就这样停立在他身前,他默默的道:“突破了?在这生死关头的瞬间,突破到了非人的层次了吗?不,你身上有别人的心灵之光?而且只有不完整的心灵之光才能短时间内融合到别人的心灵之光中……是了,‘他’的布置是这样啊,否则凭你的力量,怎么可能活得过刚才那一击?”

        “‘他’?对了,第四阶高级,可以感觉到只有精神力控制者才能感觉到的精神波动,我的伙伴们……”  郑吒默默看向了自己手腕上的绳子,密密麻麻挂了一手腕,除了楚轩,刘郁,林俊天三人的绳子未曾飞来以外,其余团队伙伴们俱已经死亡,其中在詹岚的那根绳子上,更是留有了一段留言,只是现在的郑吒也没有心思去仔细观看,他的全部心思已经放在了眼前这个唯一的敌人身上了。

        “复制体的我,现在我也终于有了和你对战的资格……背负了太多太多东西的我,已经无法承受再一次败给你!我一定可以越你!”

        郑吒猛的一咬牙,他单手一招,那柄在地面上的虎魄刀已经顺手飞回到了他的手上,作为已经初步窥视能量领域的第四阶高级基因锁而言,这样的小技巧几乎相当于本能,除此以外,对于入微的控制达到了原子与能量级别后,技能的威力更是大得乎想象。

        郑吒脚下轻轻一动,再没有之前使用洪荒移动时的疯狂姿态,脚下甚至连泥土都没有带起半分,可是度却是与洪荒等级的度不相上下,此刻的他依然还保持着洪荒,开天辟地的状态,第四阶高级水准的最大改变之一,那就是对于能量的入微了……万法皆通,运用两种能量的冲击,只要能量存在,这种冲击就可以一直维持,只要不过身体自身负荷就毫无关系,换句话说,此刻的郑吒几乎可以无限制时间的使用洪荒,开天辟地!

        可是又能怎么样?复制体郑吒的原暗更是威力无穷,防御,进攻俱是完美,而且还可以吸收进攻者的力量,让这扭曲空间威力更加巨大,这几乎已经是圣人们才有的技巧手段了,没想到复制体郑吒仅仅第四阶高级就已经创造了出来,难怪他能够号称最强者,果然是名副其实。

        郑吒脚下一动,转换间已经冲向了复制体郑吒,当其冲的就是那吸扯力惊人的扭曲空间,复制体郑吒又将扭曲空间分为了数十份,除开环绕他的扭曲空间以外,剩余的扭曲空间更是向着郑吒不停的飞去,而郑吒也不敢用肉体触碰这吸扯力奇大的扭曲空间,而是用虎魄刀横向一斩迎向了其中一颗扭曲空间,轰然巨响声中,这颗扭曲空间竟然被虎魄刀完全斩成虚无,连一丁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而郑吒也不停息,转眼间又是几颗扭曲空间被斩为虚无,照这样下去,仿佛他只要消耗光复制体的扭曲空间,那么胜利的就一定是他了。

        “是了,第四阶高级啊,你的攻击已经深入原子和能量,一击之下化为虚无,那刀若是斩在我身上,那怕是戾炎也一定无法再次愈合……可惜啊可惜,直到现在才达到第四阶高级,而且还是凭借别人的帮助才达到,你真的认为自己还有丝毫希望吗?莫非你真以为之前引诱你打我那几十拳,上面的力量都是虚无的不成?”

        复制体郑吒冷笑了声,扭曲空间再次组合在一起,一颗两米左右宽的扭曲空间就将复制体郑吒包裹在了其中,而郑吒身边是再没有任何一颗扭曲空间了。

        “从黑炎到虚拟黑洞,再吸收足够的力量之后形成扭曲,若是再次注入力量,那时扭曲将成为真实的缩小黑洞……若是一开始的黑炎到虚拟黑洞时你有现在的力量,说不定我还真败在了你手中,但是到现在为止,这一战也终于结束了……”复制体郑吒摇摇头,他眼中的落寞神色却是越浓烈起来。

        “白痴啊,相信着你所谓的信念,相信着那些弱者们给予你的期望,相信着明明是伪善的软弱心态,你根本没成长到我所期望的地步……算了,留你何用?”

        郑吒也不知道听清楚他的话没有,只见这个男人猛的一咬牙,抬起虎魄刀就向复制体郑吒体外的扭曲空间斩了去,可是这一刀却并不如之前那样以力破巧,虚空了所碰到的一切,反倒是如泥牛入海一般,巨大的力量不停消失,而扭曲空间却是越膨胀,待到扭曲空间已经几乎要碰到他的身躯时,他才抽刀而退,但是此刻却是为时已晚,那扭曲空间猛的向内一缩,全都缩到了复制体郑吒的前胸两米处,一颗如同针尖大小的漆黑一点出现在了那里,接着,一股完全难以形容的吸力猛然而起,地面的泥土整个崩溃腾空,天上的云彩竟然也向地面被拉了下来,而当其冲的郑吒虽然还可以勉强抵抗,但是他身上的力量却渐渐流逝不见,最多数秒之后,他将彻底被这缩小黑洞所吞噬,名为原暗,宇宙终结的力量……

        (伙伴们……)

        时间回退到一分多钟前,楚轩与复制体楚轩的交战范围已经临近了两个郑吒的交战范围,甚至在天空的他们还可以看到遥远外的圆柱型战斗场,不过也仅到此为止了,双方似乎都没有再前进一步的想法,彼此就在这里疯狂交战了起来,不说楚轩的模样如何变得苍老,甚至连复制体楚轩有封神榜来扭转因果,竟然也开始变得了苍老,双方可以说都已经到了灯枯油尽的地步。

        楚轩忽然放下了高斯手枪,他也不攻击,只是用东皇钟震飞了几道信念之力,只是开口问道:“复制体的我,你为什么而活着?”

        “……我想越。”复制体楚轩也默默放下了高斯手枪,他点点头道。

        “越什么?那么感情呢?”楚轩又问道。

        “越什么你我都明白,说出来反倒不美了……至于感情,那只不过是被凡人智慧污染了的象征,或者是软弱者给予自己逃避时的理由,正体的我,你连这一点都看不清楚吗?又或者……你已经被中洲队的人污染过了吗?”

        楚轩闻言,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好半天后才说道:“仅仅只是越而已吗?还记得父亲带我们去看的星星吗?那样的事情……”

        “……你真的已经被污染了,正体的我,从我所知道的情况来看,恶魔队的生存法则比中洲队的生存法则要强出许多,或许对于正常的人类社会而言,需要伪善和懦弱才抚平社会的波折,但是对于能够有越机会的掌棋者而言,你的思想已经只能成为你的负担。”复制体楚轩摇摇头,他又举起了高斯手枪,默默的对着了楚轩道。

        “人的感情含有无限的可能,处在完全不同的两个环境的我们,你始终贯彻我一开始的做法与想法,一切唯利益最大化,而在我经历了许多,也明白到他们所拥有的潜力并非只是数字而已,比如牺牲……恶魔队的人大概从来不会知道这个词语的意思吧?”

        楚轩看见复制体楚轩抬起了高斯手枪,他竟然慢慢闭上了眼睛,而根据东皇钟的特点,他在第一时间内就找到了郑吒的所在,此刻郑吒已经一刀斩在了扭曲空间上,而真实版缩小黑洞正在形成,同时,他注意到的还有郑吒手腕上那密密麻麻的绳子。

        “伙伴……多么陌生而熟悉的词语啊,这种感觉……好温暖……”

        “楚轩,想看星星吗?”

        “星星?”

        那一刻的那一幕,用双眼真实的了解这个世界,或者说用双眼了解这个世界真实的一幕,而非只是数字和文字,那一刻,他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解开了……

        白苍苍的父亲死亡,那种难过得心揪起来,却无法表达,无法形容,无法哭泣,那样的事情好难受,不想再次经历……

        中洲队的人真是幼稚啊,竟然还开口闭口说起善良与伙伴,难道他们不知道出卖得最爽快的人,往往是自己的伙伴吗?

        可是这种感动又是什么,复活之后的所见所闻,那种比战友更坚固,同生共死的并肩于共,这样的事情,他根本无法去了解……这就是伙伴吗?

        那怕是郑吒的故意揍他,那怕是程啸总是以故意的方式“背后”说他坏话,那怕是周围人故意露出的小心,那怕是……很温暖啊,这种的感觉和第一次看到星星一样,像是看到这个世界最真实的一面那样……

        所以了,为了这份难得的温暖,为了这份好不容易才看到的真实,他不惜可以毁掉挡在前面的一切!

        楚轩用东皇钟的特殊性能感受着那些绳子中寄托的精神印记,那种死亡时一刹那最真实的精神印记,每一个人的,最纯粹的伙伴们的感情,数秒,楚轩眼角忽然滚出两滴透明液体来。

        “我……哭了吗?这就是哭的感觉?还有泪水,这是什么……”楚轩猛的一惊,他摸着自己眼角边的泪水,喃喃说道。

        “这是因为你软弱的标志,被凡人的智慧所污染的象征……”复制体楚轩心中也是一惊,他神色不变的说道。

        “不,这是……我想要和大家一起活下去的泪水……”

        楚轩忽然猛的抬起了头来,他眼中的神色从未有如这一刻般的坚定过,那怕是带着催眠眼镜时也是如此,与此同时,他眼中的符文图形也浮现了出来,将离他极遥远外的郑吒战场处也完全扫描了进来,接着,他竟然用手将托在头顶上的东皇钟给拿了下来。

        “复制体的我,你不是想知道这东皇钟内凝聚那么大的力量是想要干什么吗?现在我就告诉你吧,有一种值得信赖的关系叫作伙伴,有一种值得付出生命的誓言叫作并肩,有一种我们两人最大的差距……叫作感情,郑吒,这是我最后的帮助了,胜利吧!”

        楚轩说话完毕,浑身就散出了绚烂无比的信念之力,这信念是如此的强大,复制体楚轩枪口上的绚烂光彩与之比起来简直是萤火虫与明月的比较,而接下来,楚轩将浑身上下的所有信念之力完全压入到了那东皇钟里,待到这一切做完,他轻轻将东皇钟向复制体楚轩抛了过去。

        (……伙伴?或者……亲人们……有你们在身边,真的感觉很温暖啊……)

        东皇钟抛出之后,楚轩的肉体随即如同化灰一般渐渐散去,除了那一小丝灰烬以外,整个空间已经再也找不到他的丝毫留存痕迹,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而唯一象征着他唯一存在过的痕迹,东皇钟则顺着被抛轨迹线撞向了复制体楚轩,随着复制体楚轩两道信念之力击在东皇钟上,这力量却是如同泥牛入海,丝毫不见了踪迹,不单如此,这东皇钟离复制体楚轩越近,钟身就变得越加巨大,任凭封神榜如何扭转因果,竟然也无法将东皇钟移开,说时迟那时快,张小雪已经疯一般向封神榜内输入因果点,但是随着东皇钟轻轻撞在复制体楚轩身上,这封神榜竟然从中撕裂为了两份,同时,东皇钟轻轻一震,复制体楚轩的肉体轻易也被震成了粉末。

        (是吗?我败了……感情……是什么?)

        “不!绝不啊!还有,我还有存下来的因果点,楚轩!那怕是我死,你也一定要活着!”张小雪疯了一般,她也不躲避东皇钟,而是将一大股因果点输入到了两段封神榜中,却不知道是不是封神榜被撕裂而产生的因果反噬,在张小雪肉体也被东皇钟撞烂的瞬间,整个空间猛的撕裂开一条痕迹,将两段封神榜俱都吸入其中,连带的张小雪和复制体楚轩的残缺粉末也被吸入了不少,接着缝隙乍现即闭,仿佛根本未曾出现过一般。

        而东皇钟撞杀两人后,却是迅变为手掌铜钟的大小,摇晃间一闪已经消失不见,当它再度出现时,已经撞在了复制体郑吒胸前两米处的缩小黑洞上,两股同样浩瀚无边力量猛撞在了一起,一方镇天地鸿蒙,一方却是宇宙间最狂暴最极至的力量体现,对撞间竟然没有丝毫爆炸或者冲击波,只是一声清脆的铜钟声响,那古朴铜钟已经裂开了一条细小缝隙,当的一声落在了地面上,而那细小如针尖的缩小黑洞也是消失不见,完全没有了丝毫踪迹存在。

        两个郑吒都是愣住了,直到天边一根绳子摇摇晃晃的飞到郑吒的手腕上,他这才将心神放在了那些绳子上,开心用心感受着伙伴们最真实,最感人的精神印记。

        “是吗?楚轩哭了,这个家伙,终于有感情了吗?”  郑吒喃喃自语着,他甚至没有去看复制体郑吒,而是完全闭上了眼睛。

        “楚轩?他也被你们这样软弱的懦夫拖累了吗?真是可悲啊,明明是那么强大的人……临死前还为你创造了如此好的一个机会,让你有那么一丝可能打败我,这样的人……真是可悲可叹啊,伪善者……”复制体郑吒一声冷笑,他也不再多话,身体外又浮现出无穷量的黑炎,接着黑炎直接开始凝聚化形,要再次成为那无可匹敌的最强狂暴终极力量,即便郑吒不可能再次慢慢给他输入力量,他自身的力量也可以自行输入,只是所花的时间稍微久一点而已。

        郑吒也不去理他,竟然连身上的真元力和魔力都停了下来,他只是默默的感受着每一根绳子上的精神印记,良久之后,他的眼中热泪止不住的往外流了出来。

        “白痴,你也哭了?因为那些软弱者拖累你的脚步?因为你害怕面对死亡?你根本没有成长到可以和我匹敌的地步,你还是那个内心软弱的懦夫!”复制体郑吒更是冷笑不止,他边说话边不停凝聚起无数黑洞空间,其中心部分,已有少许开始向扭曲空间转化,只要完全转化为了扭曲空间,那他先一步就站在了不败位置上。

        ““不,这泪水……是因为勇气,因为力量,因为信任,因为伙伴……你不会懂的,从你踏上和我相反的路途时,你就永远不会懂,我一定可以打败你!我一定要打败你!洪荒,开天辟地!”

        郑吒猛的抬起了头来,他体内的真元力和魔力再次疯狂混合在了一起,那洪荒,开天辟地的巨力又再次从他身体中形成,他一直都没有错!他的信念,他的追求,他的伙伴,他的勇气……这一切都是他力量的来源,所以在这一刻,他一定要赢,一定要将那最强的称呼捏在自己的手中!

        “你不可能打败我!只要你还没放弃你的伪善,只要你心里还有那软弱,你就绝对不可能……原暗,宇宙终结!”

        复制体郑吒仿佛是疯狂了,他猛的卷动黑洞空间和少许扭曲空间,带着无法想象吸扯力,猛的向郑吒推了过去,这股力量是如此之巨大,即便是与洪荒,开天辟地的力量比较起来也丝毫不逊色,双方的力量猛的对撞在了一起……

        电光火石间,郑吒整个身躯猛的旋转了起来,以洪荒,开天辟地的力量旋转起来的锥子,那简直是连钻石山也可以一钻而透,他就这样从全是扭曲空间的最强点硬冲了过去,即便这个过程里他失掉了两肩两腿上的不少血肉,也失掉了一只手的手臂,但是他毕竟是将整个黑洞区域给穿透了过去,也没等复制体郑吒再控制那些黑洞和扭曲空间,郑吒带着他身上最后一丝洪荒,开天辟地的力道斩在了复制体郑吒的胸膛处,从原子间和能量间所产生的破坏,这样的破坏直接作用在了复制体郑吒的身躯上,那黑色火炎也将再无燃烧的权力……

        “我的伙伴,楚轩曾经告诉过我这么一句话,实力的强大,不光是力量的强大而已,使用者本身,与使用技巧才是真正决定实力是否强大的根本……”  郑吒默默的说道。

        “是吗?这个道理我早已经知道,但是复制体楚轩却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复制体郑吒双眼里的一片血红已经消失,他忽然扇动翅膀飞到了圆柱体的边缘,整个人就这样默默向下看了出去。

        “或许吧……正因为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所以看到别人拥有,才分外的想要去破坏……真想拥有你所说的伙伴们啊,还有我所心爱的女人……”

        复制体郑吒默默抬起头来看向了郑吒道:“最强之名……是你的了!但是我不会帮你,想要什么样的未来……自己去追寻吧!

        不知为何,郑吒忽然有些黯然,他说道:“我不需要你的帮忙!未来我会一手开启,什么样的敌人我也不会惧怕……”

        复制体郑吒默默转过头去,喃喃说道:“罗甘道还未死绝,你的两个小队员大概快被攻击了吧,去吧,拯救你的信念,拯救的力量……如果一直抱有这样毫不怀疑的信念,或许,你的器量真的可以与‘他’抗争……”

        “那么……未来给你了。”

        话音落时,复制体郑吒向下纵身一跳,整个人还在半空中时,身躯就从胸口处慢慢散出黑炎来,但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作用,这黑炎只是从伤痕处不停的向外迸出,腾起了数十米的长度,而复制体郑吒的身躯,则慢慢的化为灰烬消散开来,到最后,除了一团黑炎还在燃烧,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消失……曾经名为最强的男人……

        郑吒一直看着复制体郑吒完全消散不见,他一直没有说出半句话来,直到许久之后,从下方传来一声巨大嘶吼,他才连忙拿出了绿魔滑板,向着圆柱子体外的地方而去……直到这时他才现,赵樱空给予他的心灵之光已经消耗完毕,但是他却依然还保有第四阶高级的能力,是在不知不觉中越了吗?还是这种能力会持续一段时间?不过都已经无所谓,他已经有了最直接的经验,只需要少许时间,他就能够真正达到并且巩固这第四阶高级,不过此时,先去救出两个队员更好。

        刘郁二人所在位置,他们正在离eVa初号机很遥远的千米高度上,两个人的心神都随着eVa初号机的行走不停颤栗着,这个怪物被连续如此多的打击攻击后,竟然还可以复原完全,虽然行走度比起之前来更加缓慢了,但是看得出来它正在恢复,照这样下去,它迟到可以恢复到之前被炸时的水准,或许还要更厉害,那时,他们两个菜鸟即便躲在天上也是死定的了。

        “……我们,我们赶快跑吧,趁这个怪物还没复原完全,我们用绿魔滑板能有多远跑多远,那时它想找我们都不可能了,说不定,我们还可以熬过这最终一战也说不定呢?”  林俊天忽然开口说道。

        “不!”刘郁忽然认真的看向了林俊天道:“林大哥,还记得王侠大哥临死前说过什么吗?我们是终究要成为最强轮回小队成员的人,所以我们一定要有担当这个称号的责任与负担才行,我绝对不会逃走,哥哥如果你想要走,那就自己请便吧,我一定要变强,变强到足以配得上这个称号才行!”

        林俊天眼见刘郁说得如此认真,他也无法可想了,只能双眼死死的盯着下方越走越快的eVa初号机,这时初号机的度甚至已经可以用小跑来形容了,再这样下去,一旦他的心灵之光恢复,那他们就……

        “我是很怕死……可是怎么也无法丢开一个孩子,独自逃跑吧,反正死就死,逃跑也不过多活些天……刘郁,如果要变强的话,未来我们一起变强!”林俊天也猛的一咬牙,对着刘郁就肯定的说道。

        不过还没有等刘郁开口,一个声音已经先一步说道:“有机会的,你们一定有机会变强下去,直到配得上最强轮回小队成员的称号为止,我们中洲队的队员!”

        两人一惊,左右张望时,才现下方eVa面前出现了一个男子,这个男子浑身血迹,一条手臂也被撕扯断掉,只剩一只手臂还拿着虎魄刀,看起来和几十米巨大的eVa初号机完全不成比例,但是还没等两个人回过神来,这个男子只是轻轻一挥刀,eVa初号机忽然从中间处被斩为了两段,其中一段更是彻底化为了灰烬,接着这个男人才拿出绿魔滑板向刘郁二人飞了过来。

        “郑吒大哥!”“队长!”

        两人一见郑吒,心中那股难以形容的放松就充斥满了他们心神,一时间两人竟然觉得手脚有些软,恨不得躺在地上才好,不过郑吒却是对他们笑了笑道:“好了,走吧,我们还要去第七号实验室,就在山谷那边……里面还有一场恶战哦,说不定有许多个使用爆炸技巧或者毁灭技巧的我呢……”

        两人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郑吒所说的话,只有林俊天看着下方的eVa初号机又开始复原,他才指着下方大声说道:“队长,他还没死,你刚才把那一段化为了灰烬,不如再给他一刀吧?”

        “不……我的伙伴们还在沉睡,要将他们都救活过来,纳尼亚传奇吗?而且最终一战的结局,还有我们的未来……‘他’的存在,我还不可以就此完成最终一战,我们接下来的战斗还长着呢,尽快成长吧,当你们的实力足以配得上最强小队成员时,我会把一切源源本本的告诉你们……”

        郑吒说到这里后又看了看脚下的eVa初号机,这才指着前方道:“走吧,开创我们的未来,一个真正自由的未来!”

        (至此,终结吧,我所爱的世界,我所爱的无限恐怖,还有里面行行色色许多的人,下一本里,可能有人已经猜到是那里有人闯进去了,可我还是要说,佛曰,不可说,以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http://www.zwydw.com/book/0/847/11691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