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碎星物语 > 篇后小剧场 上(周一红包满五百加更)

篇后小剧场 上(周一红包满五百加更)

        碎星团的士兵们,确实从来没想到会看见这样的一幕,只见尚盖勇队长风风火火地冲出来,那副焦急的模样,仿佛是自己家里着了火,一路上不带拐弯,直接踢倒围篱,撞飞挡在前头的障碍物,就这么直线飞奔赶到营地的外围,来到那一群想来投奔的难民之前。

        站在难民队伍的最前头,一名身穿朴素布衣,远看形似普通农妇,却有着细致眉目,瓜子脸蛋,样貌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正笑着看见这个男人冲过来,跟着,在周围所有人的诧异目光中,她主动迎了上去,张开双臂,像是见到了久别的亲人,拥抱住冲过来,看到她后迅速停下来的尚盖勇。

        这一幕,直接把现场的碎星者全数惊呆,一些正在巡逻的兵丁,不但人整个傻掉,连手里的兵器也连带吓得掉在地上。

        尚盖勇也像是整个失神了,整个人僵硬在当场,手足无措,干脆如同泥塑木雕一样,动也不动,过了半晌,方才意识到这样不妥,刚想要开口,耳里听见了失控的哭泣声,跟着一滴滴滚烫的泪珠滴落在自家手臂上。

        “七小姐……”

        “……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我很怕,怕你会不来见我……我……我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只剩下你一个了……”

        凄切的啜泣,勾动尚盖勇的心弦,他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满腔话语,通通都再出不了口,最终,他迟疑却坚定地落下了手臂,轻轻搂住了那个崩溃在自己胸口不住哭泣的美人,怜惜地带她走向自己的营帐。

        “别难过了,我在这里,万事有我呢,有什么事情等我们进去说。”

        尚盖勇像是护着嫩豆腐一样,搂着玉人一同往自己营帐走,举手投足间表现出的重视与小心翼翼,是碎星团众人从来没见过的。

        没过多久,“尚帅老家夫人过来投亲,夫妻团聚”的消息,在整个碎星团内不胫而走,人人都在窃窃私语,浑然忘记了战场喧嚣,全心投入到八卦行为中。

        所有团员都知道,自然也包括四大武神中的另外三名,他们甚至在得讯瞬间,都直接赶过来,想要确认目前的状况。

        都晓得尚盖勇真实的婚姻状况,温去病、韦士笔当然晓得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甚至清楚那个来投奔的夫人,应该是什么人。心中生出一股不祥预感的他们,赶过来想要劝阻,却被拒诸门外,只能看着早一步抢至,正气呼呼的褒丽妲。

        “……那个家伙,说让我们别进去,后头的事情他自己来负责……哼!”

        褒丽妲远远瞪了身后营帐一眼,手插着腰,尽显一身火辣曲线,怒道:“有脸来投奔就算了,居然还带了一票难民来,从开头就是个大麻烦,后头还不知要怎么收拾?”

        山陆陵遥望营帐,沉默了一下,道:“这是他做的决定,他的人生,我们只能尊重。”

        褒丽妲却冷哼道:“那个人这两天应该就要回来了,你到时候敢当着他的面说这话?”

        这一下回呛,山陆陵登时语塞,讪讪了半天再也说不出话来,韦士笔不禁摇摇头,叹道:“我还是先去安置那些难民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走一步算一步的事,我们之前还干得少了吗?”

        山陆陵摇摇头,随即又点点头,事已至此,想太多也无用了,褒丽妲则斜看同伴一眼,转向韦士笔喊道:“那么些难民,你一个人安置得过来吗?要不要帮手?”

        “免了,我是要人来帮手安置,不是来安葬的……”韦士笔顿了顿,表情尴尬,“是我说错了,让妳来的话,恐怕渣都没得剩,哪怕想安葬都无从葬起吧?”

        “滚!”褒丽妲背后蝠翼展动,直接拍起一颗头颅大的石块,砸向奔逃中的韦士笔,“给我滚,给我逮到就抓你葬棺材底!”

        韦士笔哈哈大笑,跟着一溜烟地跑不见踪影,留下两名同伴守在原地。

        而在那个令他们担忧不已的营帐里,尚盖勇正与久别重逢的故人叙旧,在孤灯之前,听着七小姐说起这几年的颠沛流离。

        “……兄弟姊妹们为了家主之位内斗,背后却是被跳过继位顺序的叔伯婶婶在支持,明知都知道大敌在侧,却谁都不服谁,还在不住内耗,最后妖魔打过来,无论先前争到了多少好处都没半点作用,一股脑被杀了个干净……袁家从此完了,我实力低微,不被妖魔注意,侥幸逃了出去……但是伤得很重,昏倒在那座农村里,村里人很好心,救了我起来,之后我就一直在那里生活……”

        七小姐面有病容,清丽动人的面上,却满是憔悴,即使不听她的叙述,自己也能想像她这么一个金枝玉叶的大家闺秀,先是经历惨烈的战争,亲朋都死绝,这几年里又沦落在田村,隐居种菜,粗茶淡饭,其间受了多少的苦楚。

        不过,这些事从她口中说来,却全然听不出一丝苦意。

        “……福婶啊,她之前帮了我很多,我本来根本不会做针线的,是她手把手教我……第一次在鞋上绣好花的时候,我真的好开心啊……”

        “李大爷当我像他得亲孙女一样,常常上山打猎回来后,都要送些野味给我……我好笨的,送来的那些野味我都不知道怎么杀,第一次割开山鸡脖子的那天,我一个人在房里哭了整晚,觉得对不起山鸡……不过隔天用来炖了汤,还是挺好吃的,鲜的我差点把自己舌头都吞下去……”

        “以前啊……我穿的都是绫罗绸缎,家里请来的都是最好的大厨,从来不需要自己做这些,我以为整个世界就都是那样的,袁家刚破的时候,我吓死了,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可是在那里开始自己过活以后才发现……其实这样的生活也很有意思啊,我现在会自己做饭,自己缝衣,还学会了打鱼和劈柴,嗯,我还会自己编框喔!”

        七小姐说着仰抬起头,秀挺的鼻尖扬得高高,一副颇为骄傲的模样,尚盖勇静静听着,分享着她的经历和小小的幸福,半晌才道:“怎么会想到来找我的?”

        “……妖魔又打到了附近,村里的大家先逃了,一路上妖魔肆虐,我们也就只能一路逃,前几天跑到附近,看到了你们,也……看到你……我吓到了……”

        七小姐低下头,“当初,你去帮我偷东西,后来却被家里护卫追杀,只能逃出去……这事,我很对不起你,后来,我总是在想,如果将来有机会再遇到你,一定要向你道歉,求你原谅我,可……我之前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看到你的,我……不想你以为我是来攀附你的……”

        尚盖勇微微一笑,当初自己只是个险些暴毙在雪地的流浪汉,七小姐却是统御整个江北的袁家的小姐,高高在上的闺阁千金,但风水轮流转,此刻自己是名震天下,抗衡妖魔的碎星团四大武神之一,各方都抢着巴结,而七小姐……别说她仅是袁家前千金遗脉,即使是当今袁家的家主,如今在碎星团眼中也是屁也不值。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了,大家一路逃到这里,又饿又病,却无处可去,带出来的食物也吃光了,钱也没有了,如果再没有东西吃,大家真的都会死的……我只有来找你了,你们的人却拦我们在外头,我……就说自己是你留在老家的老婆……对不起……”

        七小姐对着尚盖勇深深行了一礼,“以前的事情,我很对不起你,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赎罪的机会,但那些村民,他们都是些好人,他们真的走投无路了,我希望你能帮帮他们……他们要的不多,只是想活命而已……”

        尚盖勇没有再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笑了起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向妳追究什么,那年的事……谁也想不到最后会这样,世事多变,人在其中,不过是身不由己而已……”

        “可是……”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都别再提了。”尚盖勇长身而起,断然道:“那些村民我会负责安置好的,这件妳不用担心,就都……放心交给我吧。”

        笑对佳人,尚盖勇的表情却有几分苦意,刚刚许下的这个承诺的份量可不轻,并不是自己随便用点权力,讨点物资,把这些人安置起来就行了。

        碎星团这些年来连照顾阵亡弟兄的家眷都没余力,更不可能分出资源来救济灾民,这是团长亲自立下的铁则,而团长一旦订下规矩后,从来都没有得商量,更最讨厌有人冲撞他的规矩,自己现在把这事揽在身上,后果……不晓得断个一手一脚,够不够摆平啊……

        然而,自己无论如何,不想再看到七小姐失望的目光了,这些年已经渐渐淡去的念想,突然间有了指望,自己哪怕拼了命,也要把它留住。

        当天晚上,在碎星团的主帅营帐中,面对归来的团长,尚盖勇战战兢兢,如临大敌,其余三大武神守在一旁,神情各异,有的满面凝重,有的一脸不屑,还有一个打着哈哈,但脑里都有着一样的想法,就是如果接下来老尚有什么危险,自己就是拚了命也要冲上去挡住。虽然哪怕四人联手也万万不是团长的对手,但是只希望团长能够看着这些年情分上,留些手…

        “……老家的夫人跑来找你团聚,还带了山沟里走投无路的穷亲戚来投奔……好,来得好!哼哼,这种事……”

        蓝衫男子负手背后,回看了四大武神一眼,明明他身上没有半点气机显露,四人却都生出不寒而栗的感受,暗忖这件事果然严重,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才能收场。

        “……这倒也是人之常情,没事,就接下吧,那么大的一个碎星团,难道还安置不了这区区几十号人吗?阿笔,这事就由你来办吧,千万别办砸了喔。”

        蓄势待发,准备迎接团长怒火的三大武神,都直接傻在那里,化为雕像,蓝衫男子旁若无人地走到尚盖勇面前,笑了笑,神色一正,“一个真汉子,只要把事情想清楚了,有了自己的决定,世上就再没有什么东西挡得住他,那么,你想清楚了吗?”

        “是!”尚盖勇斩钉截铁,“我已经想好了,绝不后悔。”

        “好!今天你赢得我的尊重了,老尚。”蓝衫男子笑着轻轻拍拍神盗的肩膀,诚恳道:“我衷心祝福你们。”

        说完话,蓝衫男子飘然离去,周围三大武神如梦初醒,想不到团长这回竟然转了死性,如此好说话,自己预想中的剧情竟然没有发生……山陆陵更忍不住振奋起来,开口喊道:“那……团长,我们这是从此改了规矩吗?以后如果还有难民来投奔……”

        “喔,那个啊,照例接待啊。”蓝衫男子挥挥手,走出帅营,声音遥遥传来,“褒丽妲,后头要是还有难民来投,由妳来负责招待,一律编入第二大队,任妳处置。”

        ……呃,第二大队,有活人的吗?

        闻言,山陆陵直接愣在当场,跟着僵硬地转过脖子,看着一旁两眼放光,开始摩拳擦掌的蝠翼艳女,明白自己向老板问了一句蠢话。

        而没等山陆陵再开口,一直呆站不语的尚盖勇,忽然大口鲜血喷出,募地整个肩膀垮了下去,跟着跪倒地上,三名武神大惊,连忙抢上。

        “老、老尚,你怎么了?你……怎么肩骨整个碎了……糟,连肋骨都断了,肺也穿了!”

        “……团、团长……刚刚偷打我……他手上……藏着神兵……”昏迷前,尚盖勇一口鲜血狂喷,“起码……是地神兵!”

        当晚,碎星团中传出噩耗,震动大地:第三大队队长“迅雷神盗”尚盖勇,遭到潜伏的魔将持地神兵刺杀,虽然击杀了刺客,却伤重垂危!

  http://www.zwydw.com/book/1/1086/10796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