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牧神记 > 第一五五四章 盖棺定论

第一五五四章 盖棺定论

        他留在天帝肉身中的鸿蒙符文数量虽多,但只能动用一次,这些符文组成弥罗宫道纹之后,便会随着威力的爆而散去。

        现在,秦牧倒是想再来一记,只是有心无力。

        晓天尊看到他的表情,突然也松了口气,心道:“看来牧天尊这厮只在我的肉身中动了一次手脚,没有留下其他手脚。倘若他可以留下十次八次后手,就算我夺回肉身也不敢动用。”

        他心中警觉不已,暗道万万不能让自己的肉身再度落入秦牧手中。

        否则不知道这小子会在自己的肉身里留下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自己被暗算死只怕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世上最危险的,便是牧天尊的套路!”

        太帝杀来,天灵盖处热气蒸腾,那是秦牧那一击掀飞了他的天灵盖,导致脑浆露了出来。

        开皇、昊天尊和晓天尊留下的道伤都还好说,凭借天帝肉身的强大,道伤并不严重,以太初之气便可以将这几人的道纹痕迹同化治愈,再以造化玄功来修复肉身损伤。

        惟独秦牧那一击留下的道伤,却是太初之气也同化不了的。

        他天灵盖处的伤,是弥罗宫道纹留下的伤,这弥罗宫道纹可谓是过去十六个宇宙的智慧结晶,不仅蕴藏了太初之道的知识,同样也有太易、太始、太素、太极等各种大道神通。

        即便是秦牧,试图用几年解开弥罗宫道纹的奥秘,结果虽有收获,但却无法解开其所有秘密。

        也正是因为弥罗宫道纹太厉害,压制了天帝肉身,导致晓天尊、昊天尊等人能够攻破天帝肉身的防御,将他重伤。

        更气人的是,秦牧不仅仅给他留下弥罗宫道纹的道伤,还将太易拐杖插入他的脑门,从头顶贯穿咽喉,直达腹部!

        太易拐杖又是一件了不起的至宝,是太易砍断世界树,用世界树的树枝所炼制的宝物。

        太易将拐杖留给秦牧,为的是让秦牧循图救他,但这拐杖的威力却非同小可,太易渡混沌长河时,曾用拐杖棒打史前成道存在,其中不乏有几位弥罗宫的公子!

        拐杖给天帝肉身和太帝神识造成的道伤,也是短时间内难以恢复。

        而且,拐杖被太帝抢了去,但这拐杖他却动用不了。拐杖落在秦牧手中,便是指哪儿打哪儿的利器,落在他手中,最多相当于一个无比坚硬的木棍,无法催动拐杖的威能。

        秦牧催动金船,直奔太帝而去,与此同时,太帝也径自冲来,杀气冲天,直接绽放无上神识领域,以太初之气贯穿其中,提防不易神通。

        船上众人各自叱咤,一重重领域叠加,四种不同的领域融合在一起,与无上神识领域轰然碰撞!

        只有太素神女没能登船,也没有领域,孤零零站在船外,不断震动太钟,试图干扰太帝。

        然而太帝根本不理会她。

        神识大罗天震动,太帝的道树摇曳,道果中迸出炫目光芒,将一切神通的余威平息!

        秦牧、开皇等人大喝,霎时间各种神通齐出,攻向太帝,太帝大开大合,道树立在身后,这一次连他也不得不施展出自己的所有手段,连道树道果也被催动,一击又一击攻向众人!

        五人杀红了眼,秦牧以神藏领域为辅佐众人的资本,哪怕众人受伤再重,也会顷刻间被他的神藏领域治愈!

        不仅如此,站在他的领域之中,太帝无论从任何方向攻来的神通,都会变成攻击他们的正面,让他们可以第一时间应对!

        但即便是这样,四人也连连遇险!

        太帝实在太强横,道果催动,甚至连四人累加在一起的各种领域都可以定住!

        尤其是秦牧,太帝对他恨之入骨,对他特别照顾,不仅催动道果,道果中各种道纹飞出将他的领域完全压制,甚至还催动道树,道树上枝叶纷飞,一片片道树树叶在各种神通中飞舞,不断向秦牧接近。

        而那一根根枝条则如同利箭,忽快忽慢,忽长忽短,忽软忽硬,向秦牧疯狂刺去!

        昊天尊、晓天尊和开皇为了保护秦牧,也是连连受伤,为的是保住秦牧性命,让秦牧得以催动神藏领域保住他们的性命。

        轰!

        太帝落在金船的船头,船上四人面色顿时变得苍白,心中隐约生出一种绝望的情绪。

        太帝倘若没有登船,他们还有一战之力,秦牧催动这艘金船,可以把金船也当成重器撞击太帝,多少可以缓解他们的危局。

        但太帝登上金船,金船作为重器便失去了其应有的效力。

        金船上,气氛紧张,四人的目光紧紧落在面前的太帝身上。

        太帝面色阴沉,身后,道树挥舞枝条,根须,如同一个长着无数触手的怪物,自船下冉冉升起。

        太帝的道果,愈明亮,越圣洁,道果中的大道似乎完全复苏。

        迄今为止,道树道果,没有一点损伤!

        有损伤的只是古神天帝的肉身。

        这一幕,未免令人绝望!

        “昊儿,你该出动全力了吧?”

        晓天尊突然看向昊天尊,淡淡道:“在祖庭玉京城中,你险些将我击杀,可不止现在这点实力。”

        昊天尊冷哼一声,淡淡道:“父神,那么你呢?你进入祖庭凌霄殿,凌霄殿的那位公子该不会只给你疗伤吧?事已至此,你还藏着掖着,未免也太没有天帝的气魄了,变得如此蝇营狗苟。”

        晓天尊的目光紧紧锁定船头的太帝,笑道:“不愧是我的好儿子。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各自出动全力,看看彼此在玉京城中的所得罢!”

        昊天尊扬眉,微笑道:“父神也不愧是父神。不过,您已经败给我两次,父神还是老了,今后还会再败第三次!”

        晓天尊淡淡一笑。

        秦牧心中警觉,瞥了瞥这二人,心道:“两个家伙也都是老狐狸,将自己的本钱藏得这么好。不过我也不差,我也有两个大本钱!”

        他悄悄看了看开皇,露出询问之色,开皇默默点头。

        开皇便是他的第一个大本钱。

        只要凌天尊的不易神通,将他们送回开皇成道的那个时间段,开皇烙印在终极虚空中的剑道大罗天便可以感应到这里。

        到那时,两个大罗天碰撞,开皇的道树道花齐至,修为实力必定大增!

        凌天尊则是秦牧的第二个大本钱。

        凌天尊四万年修行,应该会补上修为短板,再加上她四万年苦研鸿蒙符文弥罗宫道纹,必将成为这一战的决定性因素!

        而且,开皇感应到了自己的剑道大罗天,也就说明,他们已经到了他们进入天河的时间段,同样说明,四万年后的凌天尊,也快到了!

        “这次不仅是我们与太帝的争斗,同样也是我们与昊天尊、晓天尊的争斗!”

        秦牧心情有些紧张,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到底给了晓天尊和昊天尊多大的好处,开皇和凌天尊,能否取得这一战的真正胜利?

        他能否救下云天尊?

        全要看这一战的战果!

        渡世金船上,又有人影晃动,太帝露出疑惑之色,但他也未曾看清那个身影到底是谁,便不以为意。

        “该结束了。”

        太帝背负双手,天灵盖被掀开,脑浆热气腾腾,淡淡的瞥了四人一眼,又看了看还在当当敲动太钟的太素神女一眼,悠然道:“不知不觉间四万年时光逝去,四位竟然陪我走了四万年的时间,这四万年间生的事,令我唏嘘不已。”

        四人闻言,也是唏嘘不已。

        这四万年间,开皇时代崛起,衰落,避走无忧乡。十天尊把持朝纲,完全掌握了天庭的权力,制造出假的天帝肉身,挟天帝以令诸侯。

        四万年对他们来说还算平静,直到秦牧的横空出世。

        从太帝肉身脱困,到太帝肉身被杀,化作灰烬。

        从开皇走出无忧乡,到开皇剑斩假天帝肉身,剑裂天庭,祖庭现踪。

        从秦牧创建灵能对迁桥,到诸天万界被各座桥梁相连。

        从天庭万界一统,到天庭迁徙祖庭。

        从十天尊联盟,同气连枝,到联盟分崩离析。

        从鸿天尊殒命,到嫱天妃死亡,再到元姆、帝后合体而疯掉。

        从太易现身,到太素、太极先后出世。

        从祖庭玉京城出现,到十天尊探访弥罗宫。

        这一切的背后似乎都有一只莫大的黑手在悄然无息的推动,然而晓天尊和昊天尊是亲历者,知道这一切的幕后黑手其实正是秦牧。

        秦牧或有意,或无意,主导了这百十年的世事变迁,将整个宇宙的局势推到现在这个局面。

        这是百万年未尝有之剧变,也是这个宇宙诞生以来未尝有之剧变,概因秦牧而起!

        “而今,一切都可以盖棺定论了!”

        太帝长啸一声,身后道树无数枝条呼啸而起,笔直竖在天空中,道果光芒大放,道音轰鸣震荡!

        太帝一步向前跨出,整个神识大罗天的力量悉数爆,碾压众人!

        与此同时,晓天尊身后,一座大殿浮空而起,那是祖庭凌霄殿的虚影,这座凌霄殿与其他人的凌霄殿不同,大殿旋转,浮现出无数密密麻麻的道纹纹理,复杂至极!

        他的修为法力突飞猛进,一股脑提升到从前也无法企及的巅峰!

        同一瞬间,昊天尊身后竖起一道万道天轮,巨大的天轮之上同样也浮现出各种复杂纹理,而天轮中心则是一座祖庭紫霄殿,散出滔天道威!

        两人在这一瞬间的力量笔直上升,甚至,他们在力量上比开皇的剑道还要有所越!

        就在两人爆出各自本钱的同时,终极虚空中,一座剑道大罗天横插而来,与神识大罗天轰然碰撞!

        两座大罗天相并,剑道的道树浮现在开皇身后,剑道道树上一朵道花盛开,开皇气势大盛!

        另一边,涌江源头,凌天尊仰头,看到了天空裂开,一重重虚空浮现,显露出无上的终极虚空。

        她看到了大罗天。

        “凌,是你吗?”这时,一个颤抖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凌天尊回头,看到了激动得有些颤抖的月天尊正在向她走来,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凌天尊露出笑容。

        月中,求月票!

  http://www.zwydw.com/book/1/1110/20744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