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抬棺匠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八仙聚(1)

第六百六十七章 八仙聚(1)

        莫不成真正的抬棺匠,与我现在的身份有着天差地别?

        正是这个想法,令我也没再问下去,便领着黄叔父子俩,朝前边赶了过去。

        当我们赶到老黄司机货车边上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天上繁星点点,没有月亮,但依旧将整片大地照的亮堂堂。

        站在货车边上,我脑子有两个想法,一个是把老黄司机叫过来,另一个是不叫老黄司机了,直接把货车的后厢门给弄开。

        这两种想法在我脑海徘徊了一会儿,我立马选了第二种,要说原因也简单,我们给死者喂饭,本身就是极其隐蔽的事,自然不易喧哗。

        再加上此时的老黄司机,估摸着在袁青田边上,一旦叫他,很有可能震动袁青田。

        当下,没任何犹豫,我立马跟黄叔以及黄浩商量了一番。

        他们俩一听要捣鼓开车门,那黄浩立马自告奋勇,对我说:“九哥,这事好捣鼓,像这种货车门,我分分钟给它弄开。”

        嗯?

        这不可能吧!

        就在我闪过这念头的一瞬间,那黄浩提着手电筒在四周打量了一下,脚下朝那边移了过去。

        大概走了不到七步的样子,他停了下来,随意捡了一样东西,像是石头,又像是其它东西,圆圆的,其中一头格外尖锐。

        他这是打算砸了货厢门的铁锁?

        事实证明,那黄浩的手法比我想象中高端多了,他拿着那东西,走到货车后边,仅仅是在那铁锁上捣鼓了不到七八秒的样子。

        只听到咔嚓一声,那铁锁居然开了。

        见鬼了。

        这什么情况?

        什么时候铁锁变得这么容易打开了?

        就在这时,那黄叔满脸尴尬地笑了笑,轻声道:“小九啊,我这儿子,他小时候不务正业,专干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所以,他…。”

        我懂了。

        要是没猜错,这黄浩以前干那行的。

        只是,我想不明白的是,他后来怎么会当抬棺匠了?

        那黄浩察言观色的本事不错,一见我脸色,连忙走了过来,笑道:“九哥,别听我爸瞎说,我以前也不是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就是帮着几个朋友开锁,后来出了点事,在号子里蹲了大半年时间,出来后,就跟着我爸干这个了。”

        我点点头,也没说话,毕竟,年轻人,哪一个没点叛逆思想。

        那黄浩见我没说话,连忙将货车上的铁锁弄了下来,父子俩又将货车大门弄开。

        也不晓得是我错觉,还是怎么回事,就在他们打开货车大门的一瞬间,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从货车内传出来一股很淡的炙热感。

        这种炙热感,就像是房内起了大火,陡然打开房门那种。

        这让我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那黄叔跟黄浩好似也现这一情况了,朝我看了过来,意思是询问我。

        说心里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朝提着手电筒朝货车内照了过去。

        令我诧异的是,这货车内没任何不妥,唯有一具尸体摆在靠近左边的位置。

        “小九,这尸体是不是不正常?”黄叔朝我问了一句。

        说这话的时候,他声音好似有几分担忧。

        我咽了咽口水,轻声道:“暂时不好说,不过,给死者喂阴阳饭,恐怕不会那么容易。”

        那黄浩在边上插话道:“可不是嘛,老爷子都说,这阴阳饭已经不属于世间的东西了,它…。”

        不待他说完,那黄叔立马咳嗽了一声,“咳咳咳,别乱说话。”

        这话一出,那黄浩立马闭而不言,也不再说话,冲我尴尬的笑了笑,而黄叔则笑着脸,对我说:“小九,你看这阴阳饭打算怎么喂?”

        我瞥了他一眼,虽说心里有些不喜他们瞒着我,但眼下的情况,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说:“先看看尸体吧!”

        说话间,我朝货车上爬了上去,那黄叔跟黄浩也跟着爬了上来。

        上了货车,我深呼一口气,脚下的步伐也不敢太重,主要是怕打扰到死者的清静。

        那黄叔跟黄浩都是抬棺匠,自然明白这个到道理,脚下的步伐也是极轻。

        待我们走到尸体边上时,我提着手电筒,在尸体上照了照,就现这尸体,看上去颇为正常,跟我离开时,没半点差别。

        可,即便这样,我心里却有股很奇怪的感觉,那便是这尸体好似有了一些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我却是不知道了。

        当下,我蹲了下去,缓缓掀开盖在尸体面部的黄纸。

        就在黄纸快要被我掀开的一瞬间,黄叔一把抓住我手臂,冲我摇了摇头,低声道:“小九,不可。”

        “为什么?”我下意识问了一句。

        他沉着脸,说:“老爷子曾招呼过,不可掀开黄纸,必须隔着黄纸将阴阳饭喂入死者嘴里,一旦掀开黄纸,直接把阴阳饭放入死者嘴里,会导致死者下辈子变成哑巴,甚至会出现先天性残疾,这是大孽,我们抬棺匠不可干这种事。”

        听他这么一说,我稍微想了想,在我们湖南那边到没这个讲究,但,在广东或许有这个讲究。

        于是乎,我连忙缩回手,就问他:“老爷子有没有说,应该怎样喂阴阳饭。”

        那黄叔一听这话,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又看了看躺在地面的死者,徐徐开口道:“小九,我…我…我不知道怎样跟你说这事。”

        “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我忙问。

        他支吾了几句话,断断续续地说:“按老爷子意思是,我们不需要喂阴阳饭,而是…而是…而是让死者自己…吃。”

        “啊!”我惊呼一声,满脸错愕地看着黄叔。

        这不是扯犊子么。

        死者既然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会自己吃阴阳饭。

        倘若死者能自己吃阴阳饭,还能算是死者么?

        当下,我忙说:“黄叔,你是不是搞错了?”

        他摇了摇头,沉声道:“没有,当时我儿子也在边上,你问他便知。”

        我连忙朝黄浩看了过去,就见到他点头道:“九哥,的确是这样,老爷子临终前,一而再的招呼我们,一定要死者自己吃阴阳饭。”

        听着他们俩的话,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肯定是他们听错了。

        死者怎么可能自己吃阴阳饭。

        可,看他们的表情,不像是听错了话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要让死者自己吃阴阳饭?

        一时之间,我压根拿不定主意,主要是感觉这事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http://www.zwydw.com/book/1/1232/92285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