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武林秘闻 > 第一百七十六回 敌与友

第一百七十六回 敌与友

        虽然叶尘对于雨肖之前所说的下一步计划,以及让古特两人去取的古兰国国君的圣旨都十分疑惑,不过他并未再开口问,因为他想通了一点。既然雨肖现身与他相见,且并非是如之前一般的易容伪装,那么这些疑问,对方之后势必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

        既然如此,自己若迫不及待的追问,反倒显得自己十分有之又浮躁,他可不想给自己这个才真正初次见面的亲生父亲留下这样的印象。

        于是,在看到古特和德诺兰跑远后,转而问:“你…不去见一下母亲吗?”

        “自然是要见的,这些年也苦了她了。不过,那也是要等我把正事向你说清之后。”雨肖不假思索的回答,显然他对于自己接下来所要做的每一件事都早有计划。

        只是叶尘似乎并不喜欢他如此,或者说并不认同他的计划,带着冷漠的口吻回应:“你要说的无非就是之后对付六王爷的计策,这些你单独告诉我又有何意义?我反倒觉得,你应该把此事最先告诉母亲,毕竟,她才是玄霄宫宫主,之后的一切,她才是主导者。”

        “不,尘儿,你错了。若是营地之中只有她一人,我自然是要最先告诉她。但现在廿虚和天子峰也在其中,则决不能这么做。”雨肖摇着头说。

        随之,也不等叶尘问,便解释:“你和你母亲是我绝对信得过之人,但廿虚和天子峰并不是。他们俩的野心和心机城府,你或许不清楚,可我却很了解。虽然眼下由于六王爷,让森罗殿和天子皇城,以及你们玄霄宫看起来好似同仇敌忾,一致对敌。但若是六王爷倒台,这种丝毫也不牢固的合作关系也便宣告破裂。届时,他们在掌握有那么多关于玄霄宫机密的情况下,你觉得他们会怎么做?你觉得他们能忍住蠢蠢欲动的獠牙和利爪?还是说你真这么单纯,放心将一切赌在那份随时可能破碎和泯灭的脆弱友谊上?”

        说着,他可能觉得叶尘神色间似乎还有些排斥,便继续语重心长的劝:“尘儿,你早晚也会成为玄霄宫的宫主,虽然这二十余年来,为父我丝毫也未尽到一个作为父亲的职责,或许时至今日,也就没有资格这般训导你。但我还是想要给你一个忠告,一个自肺腑的忠告。”

        “我知道,你和你母亲当年一样,都是率性自我,与人交流更是真情真性,喜便是喜,恶便是恶。但这世上,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和交流,或许存着纯粹的真心真情,可势力与势力之间却只有利益,一切都是利益至上。尤其是像天之皇城、森罗殿、玄霄宫等这些势力,更是如此。有利则趋之,无利则避之,绝不存着永远的盟友,有的只有永远的利益。不然何以传承久远,又何以展庞大?”最后雨肖长叹一声说:“当然,或许无论是廿虚还是天子峰,他们也确实把你们当作真心至交,确实并不是至本心的想要与你们为敌。可是,身为上位者,有很多时候却是很无奈的。站在那个位置上,本身的感情和想法往往并不能完全左右自己的言行,反倒是自己势力的利益,才是权衡一切的标准。这一点,你要切记于心,因为以后的你也势必要做到如此,正如你母亲一般。”

        默默听着雨肖的话,叶尘的脸色逐渐变得十分沉重,其实对于这些道理,他并不是不懂,他也很清楚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的残酷。只是他一直在回避,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在逃避,他不想真正去面对这残酷的事实。

        而雨肖的这一席话,就仿佛是一根残忍和坚固的铁锤,狠狠的将叶尘心中那份天真又美好的想法打破,让他不得不去面对这个无奈的问题。所以,在雨肖的话音落下后好一会,叶尘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怔怔的站在那出神。

        看到叶尘的样子,雨肖似乎有点于心不忍,轻声开口安慰:“尘儿,我知道你一时间无法完全接受,毕竟你原本的世界是那么的单纯。可是,你暂时不接受没关系,但却一定要明白。不然以后…”

        然而,还不等雨肖说完,叶尘突然开口问:“那按你的说法,廿虚和天子峰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我们的敌人?”

        面对叶尘的这个问题,雨肖却并未马上回答,而是同样神色沉重的凝望了叶尘好一会后,才开口说:“并非是他俩,而是森罗殿和天子皇城。因为,也许他俩也并不愿意为敌,只是却不得不为敌。人在江湖,有时候往往身不由己。”

        紧接着,他看到叶尘的神色似乎更加失落,长叹一声后又说:“当然,最后是否必然会为敌,一切还是取决于你。”

        “取决于我?为何会取决于我?”叶尘有些不解的问,

        此刻,他的心情真的十分失落。其实,对于是否会和天子峰或者廿虚为敌,他并不是太在乎。可是,由此及彼,他想到了现在不知身在何处的冷傲云和活死人。如果按照雨肖的说法,他们三人间,要是有个万一的话,最后也会走上敌对的立场。这一点,却是他万万也不能接受的。

        “当然取决于你。”雨肖突然展颜一笑说:“尘儿,当年我之所以会不辞而别,隐匿行踪的原因,你是否知道?”

        见叶尘点头,他又说:“看来冷月已经告诉你了。不过,她也好,你也好,终归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我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不想与天子峰为敌,这也正是我今日的计划并不想让他知道的原因。”

        说着,他便颇有感慨的表示:“人与人之间,是敌对还是友善,只是彼此的一念之间。但若中间掺杂了各自势力的利益,那便不会这么简单。想要一直保持友好,就必须把双方势力维持在一个合责双利、敌则双损的状态。必要的隐瞒或者回避,未必一定是件坏事。这一点你或许是现在还不懂,或许是即便懂了,却不愿意接受,这都没关系。但是以后你要记住,与人相处,你若不想与之为敌,有些事最好还是不要让对方知道。因为你永远猜不到对方在知道这些事后的想法,也永远不要寄希望于对方会和你的想法完全一样。明白了吗?”

        (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11/11915/94149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