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六百八十四章 我要说不呢?

第六百八十四章 我要说不呢?

        黄少宏接到的消息,自然是来自城户纱织和自己徒弟紫龙传过来的。

        他接到消息之后,立刻乘坐自己另一架飞机出发,几乎是和城户家的私人飞机同时从港岛、倭国两地起飞,前往希腊。

        但有意思的是,黄少宏竟然比纱织他们一行早到了七八个小时。

        没办法,黄少宏所用的一切,都是这方世界最好的东西,就拿代步的私人飞机来说,他的私人飞机绝对是这方世界地球上最快的私人飞行器。

        飞机降落之后,黄少宏了解到城户家的飞机并未飞到希腊,他就让随私人飞机而来的梅森等保镖们,先暂住在他在希腊购置的庄园别墅里等候他的消息,而他自己一个人动身前往圣域。

        虽然梅森等安保人员都自告奋勇的要跟随在他身边,保护他这个老板的安全,但黄少宏知道此行要面对的战斗,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是多么凶险,所以一概拒绝了。

        两年前黄少宏在雅典夺取‘美杜莎之盾’之时,顺便把‘猎犬座白银圣斗士’魔铃收服在自己手下。

        通过魔铃提供的消息,黄少宏知道圣域的入口,就在雅典郊区,一座古代竞技场的遗迹中。

        黄少宏在雅典市区叫了一辆计程车,报出了那竞技场的名字,却没想到司机怎么说都不愿意去。

        他即便承诺给出两倍的报酬,对方依然拒绝。

        黄少宏也不是差钱的人,直接把价钱开到十倍,而且只要司机把自己放到竞技场附近就行了,这样司机才勉强答应。

        在车上的时候,黄少宏寻问司机为何会如此抵触送自己去那个竞技场,司机苦笑道:

        “可不是我为难你,整个希腊的计程车司机,都不愿意去那个鬼地方。”

        接着他也不隐瞒,将他不愿意去那座古竞技场的原因,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原来那座竞技场,本身也是希腊的古迹之一,在旅游业兴起之后,许多旅游公司把那里也设为了旅游景点。

        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要去过那里的人,都会得一场大病,用神秘学的角度来看,这些人就好像被邪灵吸收了他们的精神气血一样,过后要养上好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后来不单是游客如此,就是旅行团的导游,大巴司机,甚至他们这些载客去的计程车司机,都是如此。

        一开始还有人抱着猎奇的心态前去探秘,但后来因为那种被邪灵吸收了精神气血,从而大病一场的感觉实在难受,渐渐的也就没有人再去了。

        而载黄少宏的这位司机,就恰好曾载客去过那个竞技场,第二天也得了一场大病,所以他才这么抵触前往那竞技场的。

        如果不是黄少宏把价钱开到了一个司机无法拒绝的价格,司机是绝对不会再次送客人前往那座竞技场的。

        黄少宏大概问了一下司机得病的症状,心里立刻就清楚,那并不是什么得病,也不是什么邪灵附体,而是有人用强大的精神力,影响了普通人的精神,让人萎靡不振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里浑身没有力气,人也莫名其妙的没有精神,要养上好一段时间,才能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恢复。

        想来这种手段,可能只是圣域方面驱赶游人的一种办法而已。

        计程车在离竞技场一公里的范围就停下来,然后司机指着远处山脚下那座孤零零的石头搭建的竞技场说道:

        “就是那里了,先生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开的好,这里邪性的很!”

        黄少宏拿出一叠美刀付了车费,然后点头笑道:“感谢你的好意,我就是听说了这里很邪门,所以特别来看看的,转一转就会离开,你不用为我担心!”

        司机拿了钱欣喜道:“那我就放心了,多谢先生的慷慨,您的美刀可以让我今天提前收工,回家去陪我那刚出生的孩子们了!”

        他说了一句‘祝你好运’然后迅速开车离开了这里。

        黄少宏只等他远去,身形便一阵模糊,化成残影,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的时候,身形已经出现在远处竞技场的顶部。

        一眼往过去,竞技场空无一人,但在竞技场靠山的一面,黄少宏却能感觉到许多对普通人来说算是强大的气息。

        那拥有这些气息的所在,他所站的这个位置是看不见的,想来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圣域。

        黄少宏盘膝而坐,等待纱织一行人的到来。

        几个小时之后,一架可以垂直起落的私人飞机落在了竞技场的空地之中。

        紧接着青铜小强们背着各自的圣衣,保护着城户纱织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这一次来的阵容几本与原剧情里没什么区别,依然是除了一辉之外的四小强保护着城户纱织。

        其余的不是在银河擂台赛中重伤未愈,就是在面对艾奥里亚的时候,伤重出局。

        冰河一下飞机就皱起眉头:

        “这就是圣域吗?怎么丝毫感觉不到有人的气息?”

        “没人吗?”

        纱织眼中忽然闪出一丝隐晦的笑意,朝竞技场看台最高处的某处看去,虽然她看不到有人在那里,但却察觉到一股熟悉的小宇宙气息,她知道那个人来了!

        黄少宏后退了一步,避过了纱织的视线,嘴角也带着一丝笑意:

        “感知越发强大了呢,离这么远也能感觉到我的存在!”

        星矢听到冰河的话,背着天马座圣衣的箱子,左右看了看:

        “没错,这里就是圣域外围的竞技场了,当初我就是在这里击败了竞争对手,得到天马圣衣承认的!”

        紫龙也背着自己的圣衣,转头朝竞技场靠山的一侧看去:

        “都不用猜了,有人来了!”

        众人顺着紫龙的目光看去,就见在那个方向的看台上,一个穿着头蓬,带着面具的人,正缓步顺着台阶走了下来。

        不见他如何作势,却似缓实快,只用了几步就到了众人身前。

        青铜小强们立刻都移动脚步,挡在纱织面前,那穿着斗篷的面具人走到近前,彬彬有礼的躬身问道:

        “是来自倭国的城户纱织小姐吗?我是奉了教皇的命令,来迎接你的人!”

        纱织分众而出,对那人说道:“我在前来希腊之前,曾经给教皇写了一封亲笔信,那么教皇已经读过我的亲笔信了吧?”

        面具人点头道:“是的,所以教皇也非常期盼这一次与纱织小姐的会晤!”

        他说完转身对众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带着众人上了看台上的台阶,顺着台阶一直走到看台的顶端。

        这个时候众人才忽然看见,竞技场顶点原本与山相连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条直通山上的台阶来。

        并且从这里望过去,可以见到那山脉之上,台阶两侧,有许多古希腊风格的建筑,鳞次栉比,层层叠叠,都坐落在山脉之中。

        这些建筑中,最显眼的当属十几座巍峨耸立的高大宫殿,这些宫殿分布在蜿蜒盘旋的山路台阶两侧,顺着台阶一路向上,最后一座宫殿正耸立在山脉最高的巅峰之处。

        星矢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怀念的口吻道:“不错,这里就是圣域了,不过当时我和魔铃都只能生活在那些山下普通的房子里,不得召唤是绝对不能上山的!”

        带路的面具人指着最近的一座宫殿,继续对众人介绍道:

        “那第一座宫殿就是白羊宫,你们想见到教皇,只有从这里上山依次通过黄道十二宫,才能到达山顶的教皇殿。”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然后用一种不屑的语气说道:

        “当然,每个宫殿都有一个黄金圣斗士大人镇守,你们几个小虾米想见到教皇,我估计是不可能喽!”

        众人都听出他的语气有问题,星矢怒问道:

        “可恶,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面具人一把将自己的面具和斗篷扯掉,露出他里面穿着一身白银圣衣的本尊,一脸狂傲的笑道:

        “因为有我天箭座白银圣斗士托勒密在此,你们连白羊宫都无法到达!”

        “看招......幻影箭!”

        这位叫托勒密的白银圣斗士,用圣斗士一贯发招时中二的吼声,喊出自己的招式之后,对着几人就是一拳打出。

        白银圣斗士的音速拳,瞬间化作满天羽箭朝众人所在覆盖下来。

        这一拳竟然将青铜四小强,全部纳入了攻击范围之内。

        星矢见来人离开,立刻发动反击:“天马流星拳!”

        看得出星矢在经过银河擂台赛和之后对战白银与黄金艾奥里亚的事情历练之后,实力增长了一大截。

        他瞬间打出的拳影已经接近二百,有了白银圣斗士的战力。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刚才看上去牛逼哄哄的的托勒密,在星矢面前一触即溃,瞬间就被流星拳打碎了圣衣,倒飞了出去。

        而他那漫天箭影,却被天马流星拳的拳影尽数破去。

        星矢自己都愣了,不确定的说道:

        “这家伙确定不是来搞笑的吧?白银级别的圣斗士竟然挡不住我一拳,是他们太弱,还是我变强了呢?”

        “因为他的目标不是你,而是纱织,虽然这家伙的确够垃圾,但暗杀之术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的从身后不远处想起。

        四小强同时回头,就见到黄少宏一手拿着雪茄,一手插在裤袋里,顺着台阶悠闲的走来。

        四人都来不及打招呼,就见到城户纱织已经软倒在他们身后的地面上,心脏部位正插着一直黄金箭。

        他们这才明白过来,刚才那个托勒密,的确不是来搞笑的,对方的目标就是雅典娜转世的城户纱织。

        “大小姐!”

        星矢上前就要查看纱织的状况,被紫龙一把拦住:“她心脏受伤,你要不希望她早点死,就别动她!”

        就在这时,在黄少宏眼中无比搞笑的一幕发生了,那个偷袭成功的托勒密,被星矢打的身受重伤,眼看就要不行了,但他就是不死,觉得自己还能做点什么,就硬撑着重伤之身说出了解救纱织的办法。

        办法就是,只有教皇才能拔出这支箭,让纱织完好无损的原地复活。

        但有个前提,必须在十二个小时之内完成才行。

        也就是星矢他们需要在十二个小时之内,闯过黄道十二宫,然后把教皇带到这里,才能拯救纱织。

        这货说完了解救办法,脑袋一歪终于嗝屁了。

        黄少宏好笑的看着这个天箭座白银圣斗士,然后朝星矢他们问道:

        “一个凶手告诉你们解救办法,傻子都知道这里面有事情,你们相信他说的话吗?”

        星矢挥了挥拳头:“现在我们已经无从选择,不管是真是假都只有一试了!”

        他说完反应过来,问道:“对了黄先生,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黄少宏指了指远处:“我恰好在附近的景点游览,见到有飞机降落到这边,我就特意过来瞧瞧,没想到竟然是你们!”

        这番话说的很是随意,漏洞颇多,可星矢此时也来不及思考对方说的是真是假了,只是着急的道:

        “黄先生,您与我家大小姐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您不能见死不就吧,就麻烦您帮我们看护这大小姐的身体,我们现在就去闯过十二宫,把教皇带到这里来!”

        他说着转身就要朝最近的白羊宫跑去。

        “等等!”

        黄少宏叫住了几人,然后指着地上的天箭座圣斗士托勒密笑道:

        “你们该不会以为他真的死了吧?先把仇报了再说吧!”

        瞬走过去,伸出两根手指托勒密颈部一按,然后摇了摇头:“黄先生,您搞错了,这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

        “你们对自己还真自信呢!一个刺客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保命手段呢!”

        他说着将雪茄咬在嘴里,一翻手一把匕首就出现在他掌中,然后照着托勒密小腿没有圣衣覆盖的地方就插了下去。

        ‘噗’

        那匕首直接穿过小腿直没至柄,天琴座圣斗士却一动不动。

        “咦......还真能挺呢!”

        黄少宏对这个刺客的意志表示诧异,而一旁的青铜小强们,除了紫龙之外,其他人都对他产生了不满情绪。

        冰河站出来说道:“黄先生,请您尊重一个战死的圣斗士!”

        “那也得等他战死再说啊!”

        黄少宏说着一脚踢在托勒密的裆部,‘呯’的一声过后,肉眼可见的这位天箭座圣斗士脸色变成了紫红色。

        “怎么样,我说他没死吧,脸都红了!”

        黄少宏正得意呢,瞬再次检查了一下,然后摇头:

        “没有任何生机,这应该是他刚刚死亡,身体中的血液还没有僵化的正常现象。”

        这一来,冰河、星矢、瞬,都朝黄少宏怒目而视了,觉得他践踏了圣斗士的尊严。

        黄少宏觉得自己好心被人当成了驴肝肺,明明脚下这货没死,结果这帮幼儿园学历的青铜们就是不信。

        他直接开始解裤带:“正好中午喝了一瓶红酒,也是该放放水的时候了!”

        星矢等人都大怒,正想着理论,就见地上挺尸的天箭圣斗士,一个翻身跃起窜出老远,然后一瘸一拐的,腿上带着黄少宏的匕首飞速朝山上跑去了。

        这货一边跑还一边叫道:“那个谁......你特么连士可杀不可辱的到底都不懂,我必杀你!”

        黄少宏笑着高声叫道:“好啊,你腿上的匕首就当我留给你的信物了,对了忘了告诉你,那匕首上面我还下了毒!”

        他这句话刚喊完,托勒密一个狗吃屎就摔到山路的台阶上了。

        黄少宏笑的都不行了,又叫道:“我骗你呢!”

        托勒密也感觉到自己没事儿,站起来就要继续跑,可这摔了一跤的功夫,就再也逃脱不了星矢等人的追击了。

        瞬的星云锁链,直接缠住他的脚踝,然后星矢、紫龙、冰河这三个战士,按住这刺客就是一顿削。

        黄少宏走过去一看,太惨了,都打出翔来了,血肉模糊,这回是真死了。

        星矢等人打完出气之后,也知道错怪了黄少宏都不好意思再说什么,只是躬身行礼道:

        “纱织大小姐就拜托黄先生了!”

        “没问题!”

        黄少宏刚做了个ok的手势,青铜四小强就顺着山路迅速的闯入了白羊宫。

        而黄少宏这个时候,走到城户纱织的面前,从她颈部取出一个刻着古怪图案的玉坠。

        这玉坠是他交给城户纱织的东西,叫做‘锁魂玉’,是黄少宏用大萨满传承里的记忆,制作出来的法器,为的就是收取城户纱织的灵魂。

        刚才城户纱织心脏中箭的刹那,应该就是纱织灵魂最虚弱的时候,而这个时候,锁魂玉就会自动发动。

        黄少宏检查了一下这锁魂玉,发现上面带着一股暖意,显然已经成功吸收了城户纱织的灵魂。

        这样的话,等到雅典娜意识苏醒,纱织的意识就可以单独的保存下来。

        等回头找一个新的人体,便可以完成对纱织的承诺,救她新生了。

        白羊宫的穆并没有为难青铜小强们,反而用了一个小时帮助他们修理圣衣。

        当黄少宏看着青铜小强们从白羊宫冲出来,然后继续上行的时候,他乐呵呵的在这里打算坐等其成。

        可奈何天不遂人愿,他想的虽然好却总有别人来找他的麻烦。

        一个穿着黄金圣衣的身影,从白羊宫出来,慢慢朝他走来,看圣衣身前两个黄金羊角的造型,来人定然就是白羊座的黄金圣斗士‘穆’了。

        ‘穆’带着温文尔雅的气质,走到黄少宏身前来,神色淡然的道:

        “我能感觉到你从纱织身上拿走了什么东西,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将它放回去,并且离开这里!”

        黄少宏咬着雪茄,挑了挑眉毛:“我要说不呢?”

        穆露出微笑:“那就永远留在圣域好了!”

  http://www.zwydw.com/book/17/17824/278065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