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魔法与科学的最终兵器 > 2.小鸟(十五)

2.小鸟(十五)

        躲在角落里的马赫也目睹了腾空而起的火柱,拥有丰富经验的他一下就认出那是名为“炎柱”的变化系术式,同时也是最具代表性的攻击魔法。这犹如烟火般华丽的一击表示有一名特化战斗型的魔法师就潜伏在附近,正用这种形式向马赫及周围处于待机的特勤人员挑衅宣战。

        “阁下。”

        “保持待机,对方在等我们自乱阵脚。”

        “可是——”

        “他要搞事就让他去搞,他要放火就让这火去烧,包围网不能有一点松动。既然他沉不住气了,那我们就耐着性子看他作秀,一点点把他逼到角落里。”

        与各路恐怖分子打惯了交道的马赫很清楚,在这种猫鼠游戏里,先沉不住气的一方一定会输。或者是老鼠沉不住气,暴露行踪成了猫的口中食;或者是猫沉不住气,在老鼠进入捕猎范围前贸然行事,吓走了自己的晚餐;无所谓强弱之类直观对比或运气之类捉摸不定的因素,胜利必然属于能撑过最后五分钟的那一边。

        刚才那一发“炎柱”与其说是出人意料的一击,倒不如说是通知敌人“这里有你们要找的人”的愚蠢行径,恰恰证明给对方施加的心理压力已经奏效,对方如同笼子里的困兽,满脑子“反正逃不掉了,不如放手搏一把”的赌博念头。只要保持压力,让对方认为自己已经无路可逃,紧绷的弦迟早会断掉,主动跳出来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然而艾潘妮并没有住口,反而送来了预想之外的信息。

        “可是,这次的波形很奇怪,和之前登录在册的波形都不一样。与7分钟前被认为是误判的短暂共振波有近九成的相似度。”

        “周围有没有其它魔法师的反应?”

        “没有。”

        “很好,继续保持监视,一有新的状况立即报告。”

        离开无线耳机的手摩挲着下巴,马赫思考着因为意外状况而变得模糊起来的局势。

        未登录的魔法师,也就是说,要么是刚培育出来的炮灰菜鸟,要么是另一个刚进入吕德斯潜伏的魔法师。不管是哪一种,反正都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因为这个突然横插一杠子的家伙提早收网吗?可这样一来,就会给不知道有没有潜伏在这里的主要目标制造可乘之机,等于是中了调虎离山计。那么是要放任这个热衷放烟火的傻瓜就这么一直表演下去,消耗部队士气,抽打帝国的脸面?

        从面子上来说,这确实说不过去,不过……

        根据马赫被赋予的特别权限,如果有必要,他可以在不请示上级的情况下对有重大嫌疑的整个街区进行“消毒”处理。刚才的“炎柱”等于坐实了这片区域的重大嫌疑,只要马赫一声令下,这里的所有人都会成为“事故的牺牲者”,没有一个人能逃掉。

        帝国并不是拘泥面子的国家,只要能做出成绩,一切都不是问题。

        用实绩来说话,这正是帝国的可怕之处。

        当然了,那是最后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做到这个地步。

        ——请务必把握好时间,别把自己剩余的寿命挥霍一空,还把别人卷进去啊,未曾谋面的魔法师。

        冷笑了一下,马赫点燃了叼在嘴里的香烟。

        ##################

        “对方是老手了,一定不会中这种小儿科的声东击西战术。他们很清楚,只有一个人使用魔法,并不一定代表对方只是独自行动。比起冒冒失失的配合对方的节奏起舞,什么都不做静观其变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可他也不会这么一直放任事态就这么发展下去,这座城市里潜伏着各式各样的组织,其中也有魔法师,他们迟早会察觉到这里发生的事情。到那时候,事情就真的不可收拾了。”

        “夜莺”摇了摇头,可能是长期在城市里潜伏的关系,“知更鸟”他们遇上的都是“懂分寸”的警察机构,身处一线部队与帝国防卫军有多次交手经验的她却很清楚,所谓“分寸”是建立在不会影响事态发展的前提之上的,只要确认可能会影响整体大局,他们便会毫不犹豫的抛弃“面子”、“分寸”之类的障碍。这时候的帝国,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

        不管是屠村,还是让一整个社区的人“遭遇事故”,对帝国而言都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一般的指挥官遇上这种情形,为了国家和组织的颜面,为了自己的个人前途,一定会优先思考如何挽回事态。但那些专门猎杀魔法师的老手们却不同,他们会被赋予极大的特权,在状况变得棘手时,他们有权下令对目标置身的区域进行‘消毒’处置,且事后不会被追究责任。”

        所谓“消毒”,其实就是扫荡战换个名字而已。将作战区域内的所有人员、建筑、物品全部当做是有害的细菌,彻底消灭干净,不让这些细菌有任何机会去感染帝国健康的领土——这便是“消毒”的概貌了。

        “包括在吕德斯这样的大城市里,对象还是青年团干部成员?”

        “知更鸟”也不禁愣了一下,在与外国势力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干这种事?就算是发疯也该有个限度吧。

        “这太蠢了,国际舆论……”

        “舆论只是舆论而已,面对帝国强大的军事力量,有几个国家和国民,真正愿意为了千里之外的陌生人和帝国交恶,甚至为此承担与帝国一战的危险?别忘了,帝国不是只有防卫军。”

        “……”

        “知更鸟”哑口无言,任何反驳此刻都嫌太过苍白无力。

        帝国不只有防卫军,还有各种暴力及行政机构来维持这个国家的存在和运作,但最重要的是,帝国还有皇帝在。

        作为个体,人类的力量再怎么强都是有其极限的,哪怕是被人们尊为“超人”、“怪物”的那些人,他们依然不可能和国家机器乃至整个世界对抗,最终他们一定会被无情的碾压过去。

        可对象换成皇帝的话……不管人类,不,哪怕是整个世界同心协力,最后也会被皇帝碾过去。

        就像电影院里播放的怪兽电影一样,身高百公尺的巨型怪兽完全无视挡在前方的军队和建筑,一边缓慢地蹂躏着一切,一边持续前进。

        这不是什么夸张,事实上皇帝是更甚于此的恐怖存在。

        所以,如果皇帝说“一切只是一场令人遗憾、悲痛的事故”,又有谁敢跳出来反驳呢?就像如果皇帝没有下命令,不止帝国境内全体国民,连国外那些大人物都不敢从马桶上起身,除非皇帝告诉他们,接下来是擦屁股的时间。两者其实是一个道理。

        “所以我们的目标不是打破包围圈,也不是声东击西,而是要努力营造出外面那些链狗不能随意出手,甚至不得不夹着尾巴离开的状态。”

        轰鸣再次响起,窗外直冲天际的火柱照亮了少女坚毅的脸孔。

  http://www.zwydw.com/book/19/19835/199530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