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猛鬼收容系统 > 第九六九章冥国千冢剑

第九六九章冥国千冢剑

        赌斗,其实是给双方一个缓和的机会。

        嫁衣鬼早就看出,这鬼王的身法大有问题,甚至比普通鬼将只强一点。

        随着实力越高,身法就开始显得尤为重要。

        打不到人,实力再强也是白搭,就像龙槐鬼城武茶会时,牛猛和白无常的比斗一样,白无常腾挪于方寸之间,只要牛猛摸不到他衣角,就立于不败之地。到了鬼王的地步,鬼气虽能外放伤人,可遇见身法顶尖的猛鬼,也会很头痛。

        刚刚嫁衣鬼展现了实力,从闪过通冥鬼王一击一直到对付两只鬼将,她甚至没有出手,为的就是让通冥鬼王了解一下自己的本事。

        通冥鬼王非常不甘,又无可奈何,作为一个谁都不想与这种鬼将为敌,将来若是让她成长起来,简直太可怕了。

        而且对方还有一位阳人主子,以及目前还没找到的十位伙伴。即便对方死了,她的伙伴再给自己找事,屠杀手下鬼将,自己总不能时刻守着鬼城吧?

        必须一次性解决!所以,他也觉得,赌斗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法。

        “方式很简单,我让你十招,十招之内没能把我击败,放我们离开,我们保证再也不来青铜郡作乱。”

        嫁衣鬼说完,通冥鬼王的两只鬼将就反对道:“不行!”

        “鬼王说话,哪有你们插嘴的份?”

        嫁衣鬼忽然气势一抖,横眉瞪向二人。

        刹那间,两只鬼将只觉得大江扑面,滔滔而来的气势将他们剩下的话冲入腹中。

        这……

        那一瞬间,两只鬼将有些呆滞,刚刚的气势,很像通冥鬼王!

        对面,通冥鬼王错愕片刻,难以置信:“你也是鬼王?!”

        “曾经是。”嫁衣鬼毫不否认。

        通冥鬼王眯起眼:“你的阴龙被斩了?是……你的主子做的?”

        嫁衣鬼一笑,模棱两可道:“阳气最乱阴魂,阳间有大本事的捉鬼师不胜枚举。这赌斗你可要接?”

        通冥鬼王稳了稳复杂的心情,开口道:“看得出你擅长腾挪鬼术,十招太……”

        “三十招!”嫁衣鬼不耐烦打断。

        “你在……羞辱孤王?”通冥鬼王鼻子一皱,厉声道。

        嫁衣鬼一笑:“在身法上输给我,不丢人,少废话,我们还要抢下个城,没工夫跟你耗着……”

        锵——

        通冥鬼王握住虚空,拔出刚刚收回的鬼剑。

        “这赌斗,我接了!”

        鬼剑舞动,通冥鬼王的影子突然拉长,凝聚阴魄后,阴体也会出现影子,但与人影不同,这影子,也是他的阴体之一!

        “冥国千冢剑!”

        第一招,影子忽然站起,影子手中那把剑插入地下,嫁衣鬼意外,发现天空出现异象,无数把一模一样的鬼剑自天空落下,可是没有一把是冲着自己来的。

        簌簌簌簌簌簌,鬼剑凌乱插在自己周围,没入土中。

        “刺坟!”

        “九幽冥火出古墓,八百战将血魂枯!”

        刺坟,启尸,这条山谷周围,凡是鬼将插入的地方,都出现坟丘,坟丘颤抖,大地颤抖,旁边石头簌簌落下,轰隆隆的声响,大地中钻出数百束甲鬼,抓住了坟头的鬼剑。

        “战!”

        “战!”

        “战!!!”

        通冥鬼王的鬼剑指向天空,慢慢挥下,剑锋直指嫁衣。

        “孤王不欺你境界跌落,只出三招,你若接不下,白死!”

        第三招,通冥鬼王手掌用力,鬼剑突然崩散成碎片,碎片钻入每个束甲鬼的剑刃中,那些残破的锈剑,忽然紫气缠绕,威力暴增。

        “杀!”

        大地轰隆作响,嫁衣鬼微微怔住。

        军阵……

        这鬼王果然不是可以随便唬住的,一边忌惮的同时,又大胆地试探。今日若不拿出点真本事,恐怕要被军阵吞没啊。

        嫁衣鬼看向那些泛紫的锈剑,每一柄剑中都凝聚着鬼剑的剑气,等于说每一柄剑都是鬼剑!那股锐气灌入阴风之中,割的脸颊生疼,通冥鬼王不用自身修为欺负自己,但他将剑一分为千,这些束甲鬼在他的指挥下,围住自己的同时,又不得不逼自己正面交锋。

        好难缠的鬼术……

        “杀——”

        几百上千只鬼将围了过来,步伐有序,最外围的缺口堵住后,里面的束甲鬼才从容不迫地开始进攻。

        “酬还良愿祭五岳,制邪扶正踩九州!”

        “禹步!”

        时至上古,九州洪水泛滥,洪水猛兽侵吞人间,在嫁衣鬼眼里,周遭裹挟而来的束甲鬼如同那些洪水猛兽一样,以大势要将她吞没。

        但,怎能随他们的愿!

        一旁,吊死鬼将其他三只鬼差放了下来,四人站在军阵外,非常担心地看着里面的嫁衣。

        “可恶……一帮兵痞,欺负个女子算什么本事!”

        常公公手中断头盂嗡嗡作响,很想冲入阵中,吊死鬼低声道:“要不要杀进去?”

        常公公啐了一口:“杂家也就是抱怨一下那帮贼子,嫁衣大人与那鬼王正式约斗是为了不让我们受到威胁,你脑壳坏掉了要搅进浑水里?”

        吊死鬼舔了舔嘴唇:“只是觉得……被千刀万剐很爽啊……”

        常公公脸颊肃冷,断头盂突然罩到吊死鬼头上一削,一颗脑袋被削了下来。

        “舒服吗?”

        “舒服多了!”吊死鬼的手从断头盂里抱出脑袋按上,静静地看着局势走向。

        军阵之中,虽然号称千冢,但大多数都围在外围,里面只有三百,可攻势密不透风,嫁衣鬼每一步踏出,都要耗费心力计算。

        满场剑气舞动,速度之快,声势之大,非常骇人,但嫁衣鬼发现一点有利的地方,这紫气连自己人都伤!

        那些被引诱到一起的束甲鬼,一旦舞动太大,就会将袍泽斩掉,他们的剑势已起,停手是不可能的,嫁衣鬼只希望他们能舞动的再快点,好为自己提供更多的便利。

        眨眼间就是几百道剑气,嫁衣鬼衣袍已经被割破,有几剑躲闪不及,划伤了皮肤,让旁边观战的吊死鬼几个揪心起来。

        他们没想到的是,这鬼王擅长的居然是阵地战。

        这也难怪……身法差的鬼王,要是阵地战弱了,如何统领郡城?

        可恶……

        这次嫁衣鬼撑过去了,通冥鬼王肯定会忌惮,一旦撑不过去,哪怕是受些轻伤,他们都觉得对方一定会抓住机会继续将嫁衣困住,然后先将他们宰掉。

        “公公,看见那边悬崖了吗……你们偷偷往那里靠,一会如果白壁人撑不住了,我先吊你们上去!”

        “嗯?有这种本事为何提前不说?我们有了吊命绳,岂不是翻山很快?”

        吊死鬼撇了撇嘴:“吊命绳是直上直下的,以你们的位置出现,你以为是随便在哪都出现?”

        常公公白了吊死鬼一眼,可恶……但愿不要有那个时候,嫁衣,撑住啊……

  http://www.zwydw.com/book/4/4288/111309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