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零三章 地牢之中的囚犯

第三百零三章 地牢之中的囚犯

        少女离开之后不久,地牢又重新安静下来,静悄悄的黑暗之中似乎只剩低沉而富有节奏的风声,仿佛有一只女妖,正在墙外盘旋怪啸,周而复始。

        而这时一道光在黑暗之中生成,落于方鸻面前,最后化为妖精小姐的模样。塔塔双手放在膝头上,并膝跪坐在他面前的稻草上,仰起头,翠绿的眸子犹如梦境,正安静地看着他,轻轻一眨。方鸻苦笑,挠了一下头“又连累你和我一起受苦了,塔塔小姐。我本来还以为自己已经变得成熟一点了,没想到办起事来还是冒冒失失的。丝卡佩小姐说的真是一点没错。”

        黑暗中,晃动的镣铐叮当作响。

        塔塔并不开口,只看着他,轻轻摇了一下头,表示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

        “塔塔小姐有什么办法吗?”方鸻问道“这些镣铐只怕是恒石制品,这里不是守律人泰拉沃图,就是灾狱女士摩雅狄马丝庇护之所,只怕复活也是没什么用处的。”

        何况他星辉所剩无几,也尽可能不要浪费在这地方。

        塔塔垂下眼睑,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一颤,似在思考,她语气轻轻地说道“物质的总是归属于物质,离开载体与水晶,人工龙魂与这个世界的交互不多。但自然龙魂则不然,它们本身就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妮妮或许可以帮上您的忙,骑士先生。”

        “可妮妮的专属构装也在信息水晶之中,一并被那些人搜走了。”

        塔塔没有答话,只静静地看着他,翠绿的眸子明亮异常,她相信自己的骑士可以想得到。

        方鸻一怔,忽然想到什么“塔塔小姐,你是说……?”

        让妮妮去把自己的装备给‘偷’回来。

        他需要的东西其实不多,只要一只操控手套,与自己的魔导炉与信息化水晶就可以了。

        而塔塔小姐就像是一位学者,文弱无力,让她去把这些东西带回来也不现实。可妮妮不一样,这小丫头从小就继承了黑暗巨龙的一部分特质,不会施法,力大无穷——当然,相对于她这个体型来说。

        让她去搬一台构装体肯定不够,但带回魔导炉应当是勉强可行了。

        只是他有点担忧起来。

        妮妮在他心中就像是自己一手孕育长大的女儿一样,她才那么一丁点大,单纯天真,又欠缺保护自己能力,要送小丫头去那么危险的环境之中,去偷一件东西出来,总觉得是超出了小丫头的能力范围,而且还风险重重。

        塔塔轻轻点了一下头。

        “妮妮没有问题的,而作为新生的龙魂,她总有一天要成为骑士先生的帮手,骑士先生应当像看我一样,平等的看待她。”她轻声答道,平静的声音似在黑暗里回荡,但其实只有两人才能听到。倘若有人进入这片黑暗的地牢中,只不过会听到方鸻在自言自语而已。

        “事实上,作为自然龙魂,妮妮只会比我更加出色。龙魂的力量,骑士先生才只开发了一点点而已。”

        塔塔小姐的说法让方鸻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

        “不用对不起,”塔塔只是理智地分析道“龙骑士的世界距离骑士先生还太遥远了,这是不可避免的,但随着骑士先生的成长,这一切都是按部就班的事情,急于求成,并不可取。”

        “好吧。”方鸻点点头。

        或许是听到有人在谈论自己。

        一道光芒一闪,妮妮出现在了自己姐姐身边,她藏在塔塔柔弱的肩膀后面,卷着尾巴,睡眼惺忪的样子,正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地方。

        她好像天生喜欢黑暗的环境,这黑暗干燥的地牢,不但没让她不安,反而有些小高兴。

        然后她来到方鸻身边,爬上方鸻膝盖,奶声奶气地向方鸻撒娇“帕帕——”她有点小得意,摇头晃脑地向方鸻展示自己新学会的能力,

        张大嘴巴,并喷出了一道火苗来——那真是火苗,比火柴的火光还要微弱,在黑暗之中一闪即逝。

        但妮妮并不这么认为,稚气道“帕帕,妮妮,强。”

        纵使在困境之中,方鸻也忍不住被逗乐了。

        “是的,妮妮,很强。”

        可把我们的方妮妮小姐高兴坏了。

        方鸻看向一旁安静的塔塔,妖精小姐只向他点了点头。

        他这才回过头来,对妮妮道“妮妮。”

        小丫头抬起头来,明亮的金色眼珠子好奇地看着他。

        “现在需要你去帮忙做一件事情,妮妮可以做到吗?”

        妮妮眼中一亮。

        就仿佛得到了糖果的小姑娘一样,一脸小兴奋的样子,用力点了点头。

        “妮妮,可以帮上帕帕的忙呢。”

        这是方鸻有史以来第二次听到方妮妮完整地说出一句话来,上一次也是与自己有关,还是在蜘蛛森林之时,这可把他感动坏了,心中对自己家的小公主是既喜欢又怜惜。说真的,要不是眼下的环境,他真不希望这小丫头去冒险。

        方鸻只把自己的操控手套与信息水晶的样子,一起向后者描述了一下,小丫头听得似懂非懂的样子。但方鸻也不着急,因为塔塔小姐会陪着她一起去,要不是如此,他也不会放心。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东西究竟在什么地方,但塔塔小姐可以信任,他相信她一定会有办法,要是塔塔也没有办法了,那多半就是真拿不回来了。

        塔塔小姐总是可以按部就班,将一切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

        方鸻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无条件信任自己的龙魂小姐。

        妮妮悄无声息地从地牢栏杆之间走了出去,以她小小的体型,那栏杆就像是一道道耸立于空旷大厅中石柱一样,对她毫无任何阻碍。她走到外面,还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不远处黑暗之中有一只长耳灰鼠,正瞪着黑溜溜的眼睛看着这边,警惕着这只忽然出现的‘奇怪’的生物。

        妮妮张牙舞爪对它比划了一下,发出‘嗷’的声音,把那可怜的小东西吓得不轻,一蹬腿,一溜烟跑了个没影。

        方鸻看着这一幕,忍不住与塔塔对视了一眼。塔塔小姐轻轻向他点了一下头,然后像是一只幽灵一样,跟在妮妮后面飘了出去,方鸻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之中,也只能寄希望于塔塔小姐了。

        两人离开之后,方鸻也没闲着,他在黑暗之中摸索了一阵子,手上的镣铐叮叮当当作响——秘术士们似乎并未太过细致检查他身上的物什,只解除了武装,带走了信息化水晶与他的外套,但他在自己的衬衫口袋之中还是摸索到了一些物件。

        比如几里塞尔的银币,一只铅笔,怀表,几枚水晶,还有一串钥匙。但这些东西与当下都没什么作用,钥匙是他船长室的,钱币和水晶都派不上用场,他试着用铅笔打开手上镣铐的锁,但笔折断了锁也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又把怀表拆开,从里面取出弹簧片,长短针,但拨弄了一阵子,还是徒劳无功。他开锁的技巧太低了,换个高级夜莺说不定有点办法,可惜显然对方也很清楚,要他真是夜莺,身上决计不可能留下这些东西。

        方鸻叹了一口气,意识到自己不过是在白费力气之后,他放下手中的东西,静坐了片刻,听着外面低沉的风声。他有点口渴,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居然有些清甜,又胡乱吃了点面包,那面包又硬又涩,足让人怀疑秘术士们是不是苦修士。

        不过阿菲法送来的东西,至少让他恢复了点体力,思路清晰起来之后,心中也不再一团乱麻。

        他再想到了什么,再里里外外找了一遍自己身上的东西,从裤兜夹层的口袋之中找出一枚黑沉沉

        的水晶来。看到这水晶,方鸻不由大喜过望——这是一枚备用的通讯水晶,由于上一次通讯水晶受损的经历,让他吃一堑长一智,专门备下了这么一枚通讯水晶。

        没想到秘术士们竟然没带走它,这下这东西可算派上用场了。

        他马上打开通讯频道,但好友一栏近乎全暗,这让方鸻微微一怔。不过忽然听到外面的风声高亢起来,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三天之前尘暴将起之时,通讯就一度受到了严重的干扰,何况现在?

        贝因在坦斯尼尔北方,更靠近希尔薇德所说风暴的中心。

        但方鸻也不气馁,又打开社区,但社区一片空白,始终显示在载入状态。这下方鸻才心中一沉,没想到这场尘暴居然对通讯有这么大的影响,也难怪秘术士们对他的搜查止于表面,原来是有恃无恐。

        眼下唯一的通讯办法,恐怕只有魔法信使——

        魔法信使走以太界,应当不会太受物质界影响。

        但秘术士们也不笨,当然不会给他留下这个漏洞,早就把他身上的信使护符搜走了。

        才刚刚升起的希望又宣告破灭,方鸻一时间也有点无奈。

        他看着那始终在载入状态的社区,静听着墙外怒号的风声,地牢内一片漆黑——仿佛是一处安静的港湾,正处于狂风怒号的包夹之中,给人予一种外面正翻天覆地,而此处仍安静如初的感觉。

        无论何时何地,选召者们总是通过社区、通过高维通讯互相联系在一起,因此在再绝望、再孤立无援的情况下,选召者们总是会比原住民表现得镇定得多,临死之前至少也要发一段视频,大约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形。

        而此时此刻,方鸻心中却升起了一种巨大的孤寂感,他这才明白,社区与联络软件,在这个时代给予了人们多大的慰藉。

        空寂带来的焦躁感正在蔓延,黑暗之中时间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塔塔小姐与妮妮始终没有返回,心灵世界的联络也是一片空白,也不知是距离太远,还是同样受这场十年一遇的沙尘暴的影响。

        方鸻正逐渐有些不安起来,但忽然之间,他听到了一个有些特殊的声音——‘咚’一声轻响,从地牢黑暗的深处传来。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他一大跳。

        要在平日,这决计不足以让方鸻感到有什么不安的,但眼下一来手边没有任何工具与武器——操控手套不在身边,失去了控制灵活构装的能力,战斗工匠也不过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二来与外界完全失联之后,巨大的孤寂感同样加深了在这样环境之下的不安预感。

        因此他几乎是绷直了身体向那个方向看去,差点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但脚上传来的沉重感,才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可动范围似乎并不大。

        方鸻有些紧张地看着那边,但隔着几座监牢,他根本看不到那背后黑暗之中有着什么。只过了一会儿,他才听到一阵低沉的‘嗬嗬’声从那个方向传来,这声音在呼号的风声之中显得格外清晰,令人毛骨悚然。

        像是野兽在低声咆哮,又像是一个人在垂死哮喘。

        而更令他不安的是,自己先前竟然一直没有发现那里有东西,塔塔小姐似乎也忽略了这一点。

        方鸻终于忍不住心中不安,向那个方向低问了一声“谁在哪里?”

        他觉得真要是有一头怪物隐藏在暗处,自己至少死也得死个明白,但潜意识里,方鸻心中另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这是无稽之谈,秘术士们的要塞之中怎么会藏着一头可怖的怪物?

        但那个声音兀自响着,并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那声音持续了大约有几分钟时间,才渐渐低沉了下去,让黑暗之中又重归于沉寂。

        方鸻正感到事情变得有点诡异而不安,而正是此刻,心中一个温柔的声音忽

        然传来“骑士先生。”

        那是塔塔小姐的声音,只像是一道射入黑暗之中的光,像是一只温柔的、足以抚慰人心的手,让暗室之中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让方鸻心中大定,甚至近乎于激动了,他急忙用一种迫切的语气问道

        “塔塔小姐,你们回来了?”

        他甚至都忘了问,对方有没有达成目的,好像只要能回来,就足以令他心安了似的。

        片刻之后,他才看到黑暗之中亮起两团光芒,一团化为一只小小的妖精小姐,一团化为妮妮——而妮妮手上正举着一件东西,那正是他的魔导炉——几乎比小丫头大了一倍,使得后者举着魔导炉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滑稽可爱。

        塔塔小姐带着冥女士送他的操控手套。妮妮则邀功似地将魔导炉拿到他旁边来,用力将它竖起来,向下面一倒。

        当哐一声,一枚水晶从里面落了下来,正是他的信息化水晶。

        看到这些东西,方鸻心中一定,有些感激地看着塔塔“谢谢你们,塔塔小姐。”

        “妮妮帮的忙更大。”塔塔小姐只平静如初地答道。

        “妮妮帮的忙更大!”妮妮不高兴了,鼓着腮帮子,眼睛眨巴眨巴的,眼泪花已经在眼眶里面打转了。

        方鸻摸摸这小丫头的头,心中欣慰极了,有一种女儿长大了的感觉“妮妮,厉害了。”

        于是小丫头马上破涕为笑。

        方鸻把她们拿起来,一左一右放到自己肩膀上,其间塔塔又道“孤王之傲其实也在那个地方,但它太重了,加上魔导炉本身重量也不低,出于效率考虑,我让妮妮拿了这只手套。至于其他东西,姬塔小姐告诉我们,应当在城堡上层某间房间中。”

        “你们找到姬塔了?”

        塔塔轻轻点了一下头

        “姬塔小姐说,她会尽快来找你,骑士先生。”塔塔安静地答道“但我让她待在那里,因为这样对她、对于骑士先生来说骑士都更安稳一些。”

        方鸻脑海之中浮现出博物学者小姐有些紧张的样子,不由点了点头,毫无疑问,塔塔小姐的选择才是正确的,对方有些关心则乱了。

        秘术士们把她软禁起来,可不是为了给她更宽松的环境,想必那里的监控比这里更加严密。

        不过再严密的监控,似乎也防不住自己的龙魂小姐。

        方鸻这才明白过来塔塔小姐怎么找到自己的东西的,这还真是一个绝妙的办法,找一个活人比找一件东西容易多了,毕竟城堡的守卫总会谈论到新来的‘住客’,或者跟着城堡之中的仆人们,也总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线索。

        但没人会讨论,秘术士们最近又收缴了一些什么战利品,也不会谈起这些东西在什么地方。毕竟秘术士们又不是强盗,只有强盗才会无缘无故炫耀自己的战利品。

        方鸻不由再一次感叹,妖精小姐果然一如既往地可靠。

        不过对于没有带回孤王之傲,他也不并不在意,只要先离开这个地方,总能再想办法。

        他带起手套,并将信息化水晶重新佩戴在胸前,并在自己的‘女儿’与龙魂小姐的帮助之下,装备好了魔导炉。但他正要启动,黑暗之中却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我劝你最好别那么做,如果不想几分钟之后那些秘术士们蜂拥而至的话。”

        这个声音沧桑无比,仿佛是来自于一个经历过世间一切的老人,正用一种洞悉一切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方向,并与他们说出这句话来。

        方鸻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大吃一惊

        “谁?”

        那个沙哑的声音重重咳嗽了两声,然后才答道“小心一点,年轻人,一丝魔力的气息外露,也会引来那些鬣狗。”

        “鬣狗?”

        “嘿。”那个声

        音低沉地一笑,便不再言语。

        方鸻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虽然不知对方是真是假,但这个人应该是和自己一样被关在这个地方的,想必不会与‘揭示之眼’的秘术士们同流合污。

        他这时也意识到,刚才那诡异可怖的声音,或许正是此人发出来的——这让他心中一时间疑窦重重,这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被关押在这个地方?而且刚才为什么会忽然发出那样的声音?是生了什么重病么?

        他将手从魔导炉上放了下来,看向那个方向问道“能说说为什么么?或许我可以想办法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黑暗中一片沉寂。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方鸻都快要失去耐心之时,那边才传来幽幽的声音“其实关在这个地方不也挺好么,年轻人,你听听外面的声音,沙海之上的尘暴会摧毁一切,甚至掩埋文明。而这不过只是这个世界力量的冰山一角而已,一切终将毁灭,留在这里说不定还能见到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面……”

        “这里很安全。”

        方鸻听着这些胡言乱语,不由怀疑对方是不是脑子被关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这也让他对对方被关在这里多久产生了好奇“那阁下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不太清楚了。”

        “最早的三年,我每一天都会计算时间,并将每一天刻在墙壁上。但在接下来三年中,我也逐渐失去了耐心,那之后我就逐渐忘记了时间,也不知道现在究竟过了多久了。”

        方鸻微微一怔,按对方的说法,他在这里至少关押了六年以上。他不由怀疑起对方的身份,秘术士们为什么要把这么一个人一直关押在这个地方?

        而那人这时停了停,忽然开口道“或许你可以和我说说外面的变化,我可能会清楚过了多久。”

        “比如,拜恩之战应该已经结束了吧?”

        方鸻听了这句话,一时间不由呆立原地。

        这句话的意思是,对方是在拜恩之战时代就被关押进来的?

        那岂不是十多年前的事情?

        这个念头一经生出,便在他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虽然考林—伊休里安不是没有长期的徒刑——事实上王国的刑典很重,带有一些旧时代典型的特征,甚至动不动就会处以绞刑。但只有少数人会被关押在黑牢之中十数年之久,以这个时代地牢之中的环境,大多数人没多久就会死于疾病与感染。

        而眼前这个人,不由让方鸻想起了伊芙。

        ……

        。

  http://www.zwydw.com/book/4/4635/25071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