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放浪形骸歌 > 五十三 妖界云游记

五十三 妖界云游记

        约莫一个时辰之后,形骸情绪归于虚无,再无半点波澜,变回活尸模样,障眼法生效,成了不苟言笑的铁血汉子。他想起自己方才言行,微觉窘迫,但也不放在心上。

        白雪儿偷偷对烛九道:“你看,侯爷又变坏啦。”

        烛九笑道:“我倒觉得他这样也不错。”

        军中有探子跑回报曰:“黄耳族的白衣神庙外空无一人,小人不敢入内,但庙外景象无比惨烈,地上堆满了死人尸骨,立柱上挂满头颅,被血染得红亮亮的。我找到逃脱的百姓,说是白衣神庙中要祭拜一位白衣王,将在子夜时宰杀大量活人。”

        嫦风脸上惨白,道:“这....这该如何是好?”

        形骸道:“离子夜尚有多久?”

        嫦风施法一测,道:“还有三个时辰。”

        形骸点头道:“到了那时,庙中必然妖魔齐聚,咱们届时埋伏突袭,将他们一网打尽。”

        嫦风叹道:“青云侯爷,这些雪界妖魔凶残无比,一旦聚集,非我....妄自菲薄,咱们实非他们的对手。”

        形骸斥道:“士兵保家卫国,死而无憾,岂能未打仗却先想着如何活命?我一个外人尚且为尔等操劳奔波,尔等就只顾着在旁吹锣打鼓么?”

        嫦风暗自惭愧,道:“侯爷教训的是。”遂吩咐下去,命众将士准备出发,与妖魔拼命。

        白雪儿凑了过来,道:“英明神武、出类拔萃的侯爷,小女子我有话要问。”

        形骸白她一眼,道:“你就叫我侯爷。”

        白雪儿抱怨道:“英明神武,出类拔萃是你自个儿说的!”

        形骸道:“那时我神志不清。”

        白雪儿笑道:“那时的你还说你平常神志不清呢,到底谁说话作数啊?”

        形骸训道:“无礼小徒,不怕受罚么?”

        白雪儿做个鬼脸,道:“好啦,侯爷,我问你,你有把握胜过那个神荼恶鬼么?”

        形骸道:“若无把握,我怎会找过去?”

        白雪儿摊开左手,数道:“你说过这妖界妖魔分‘魑、魅、魍’三层,寻常的白袍妖魔是第一层魑妖,先前我与烛九姐姐对付的是第二层魅妖,那个白发恶鬼是第三层的魍妖么?”

        形骸道:“大抵不错,但似乎妖魔之中另有区分,像那只大雪猿远胜过第二层妖魔,却又远不及第三层的白发恶鬼。”

        白雪儿又道:“民间常说‘魑魅魍魉’,那魍已如此厉害,魉又该是何等可怖?”

        形骸道:“民间所言,众说纷纭,你也不必自己吓自己。”

        白雪儿放下心来,道:“难道并无魉妖这一说?”

        形骸叹道:“魉妖确实存在,且确实无可测算,威力无穷。”

        白雪儿忙道:“是啊,若那魉到了咱们凡间,咱们还有活路么?只盼那些妖魔适可而止,莫再胡乱行事啦。”

        形骸望向窗外,风愈发狂乱的吹,雪愈发无情的下,他道:“他们早已将魉招来了。”

        白雪儿吓得汗毛直竖,惨声道:“真的?侯爷,那可怎么办?那魉妖在哪儿?”

        形骸摇头道:“魉妖就在这大宅之外。”

        白雪儿“呀”地一声,赶忙躲在形骸身后,耳朵竖起,听着屋外的风吹草动,暗想:“咱们只怕全都活不成了。”

        形骸道:“你也不必太过害怕,魉妖虽比魍妖更为厉害,但它看不见你,或者说,根本懒得真正对你动手。”

        白雪儿又稍稍好转了些,嗔道:“侯爷,你把话说清楚了,那魉妖到底在不在外头?”

        形骸道:“魉是妖界国度的称呼,眼下在外的魉,就是白发恶鬼神荼主宰的雪界。这雪界本身是个无边无际,庞大至极的大妖魔,它自有意识,也是活生生的生灵,就仿佛咱们的自然一样。”

        白雪儿、嫦风、烛九等都听到此言,无不大感震惊。

        形骸又道:“咱们海法神道教中有书籍认为,咱们现在所处的世道比原先小了数十倍,之所以缩小,是因为当年灵阳仙与诸神击败了远古巨巫导致。为何驱逐巨巫会导致乾坤萎缩?那是因为巨巫的本质远超咱们的想象。”

        他指了指天,道:“书中推测:巨巫实则是天地的意志,是维系乾坤的生灵,这世道原先另有数十个地界,每一个皆与如今世界一般大小,那些地界皆有思维,又皆将灵魂汇聚到某一个巨巫身上,代表其心意,让这些巨巫为其统治这乾坤。所以灵阳仙击败了那些巨巫后,其余地界也就崩塌了,毁灭了,或被永久封存了。”

        白雪儿道:“啊,妖界!他们都到妖界去了!”

        形骸点头道:“不错,妖界。我并未去过妖界,但据传妖界分为许多国度,每一个国度都有一位魍妖主宰,这魍妖正是昔日被封印的巨巫,也是整个国度灵魂载体。”

        白雪儿敬畏无比,道:“若巨巫当真具有如此神通,当年灵阳仙是如何战胜...战胜巨巫的?”

        形骸沉吟许久,道:“因为那时的灵阳仙无比强大,也是深不可测,法力无穷,甚至可比肩上神。而且另有一些巨巫帮助了神灵、灵阳仙、月舞者,放逐了自己的兄弟。”

        白雪儿道:“那些巨巫呢?”

        形骸道:“没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白雪儿见他眼神躲闪,好奇心起,缠着他道:“侯爷,你定然知道,就告诉徒儿我嘛。”

        形骸瞧来有些疲倦,他道:“或许他们都死了。”

        白雪儿道:“怎么死的?”

        形骸道:“多半是蠢死的。”语气已颇为严厉,吓得白雪儿不敢再追究下去。

        烛九问道:“安答,若巨巫如此危险,为何不一劳永逸的将他们杀死,反而却封在妖界?”

        形骸神色变得庄严起来,他道:“因为诸神与灵阳仙猜测杀死巨巫并非上策,而那些背叛同胞的巨巫创造了一个无可违逆的誓约。落败的巨妖需发誓将永远臣服,居于妖界,与世隔绝,轻易不临凡间,也绝不违抗诸神与凡人。他们原本是诸神的主宰,现在却成了凡人的奴隶。只要练有道法、仙法,就能随意召唤、驱使、放逐他们。”

        白雪儿嚷道:“那可不对,他们违背誓言啦!那个神荼非但跑到地面上,而且害人无数。”

        形骸道:“神荼是被某个法力极强的道术士召至凡世间的,雪界也是如此,故而算不得违背誓言。而唯有天界的几位上神能够驱逐巨巫,偏偏那些上神未能留意到神荼临凡。”

        嫦风忙道:“是了,我们这山谷太过隐秘,上神察觉不到。”

        形骸道:“上神若有心思,怎能不知神荼降世?先前神荼杀死绝甲的时候,可是在山谷之外。”

        烛九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若咱们向上神祈祷,上神会出手么?”

        形骸有些沮丧,他道:“我也不知,书上所言仅限于此。若祈祷有用,绝甲便不会死在神荼手上。天庭之事,只怕唯有迷雾师最清楚。咱们目前只能靠咱们自己。”

        嫦风思索许久,眼睛一亮,道:“既然神荼是凡人所召,那就简单了,只要将那凡人杀死,是不是就能将神荼逐走?”

        白雪儿拍手喜道:“而那召魔的道术士多半就在白衣庙里头!”

        形骸否决道:“此举甚是凶险,不知那召唤者用的是何等契约。若是寻常契约,杀之可一劳永逸。若是生命契约,那道术士一死,神荼便可永远留在凡间,更继承了那道术士所有法力。后一种情形,我当年在声形岛上遇上过一回。”

        烛九道:“那唯有...唯有逼迫那道术士亲自将神荼逐走了。”

        形骸道:“不错,这确是最妥善的法子,但那道术士若宁死不屈,我等又并不精通迷魂之法,终究并非易事。”

        嫦风恨恨道:“那就用刑逼迫他臣服,此人投靠妖魔,背叛我阎安,无论又什么手段对付他都不为过。”

        众人议论许久,却不知那白衣庙中情形,无法详细谋划,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离子夜尚有一个时辰,众人趁夜色外出,轻手轻脚的赶路。地面积雪,行走起来甚是艰苦,但与即将来临的大战相比,却又算不了什么。

        形骸心想:“我来此山谷时候不长,那些妖魔未必知道有我这么个人。到了混战之时,我施展梦魇玄功,趁乱潜入,找到那剩余的一个练妖火叛党,若战况顺利,我可将此人妖火吸食大半,待他软弱时,再用植梦功夫令他糊涂紊乱。他神智不清,或许我就能让他将神荼逐回妖界。”

        但不对,不对!我要做的是杀了神荼,而非将他赶走!这巨巫违背了誓言,唯有令他一死!我不能放过这害人的罪魁祸首,就像我不会放过缘会一样。我此刻还活着,不正是为了此事么?

        形骸改变了主意:那就捉住那个黄耳族人,问出神荼的底细,他是如何召唤巨巫的?召唤之术可显现那巨巫弱点所在,或许对决战大有助益。

        然则大旗说那个黄耳族人法力非同小可,远胜侪辈,若还有其余魅妖相助,事情未必能一帆风顺。

        但没准是那大旗虚张声势呢?

        风吹得形骸心烦,雪令形骸意乱,风雪交错纷飞,他看见那白衣庙了。

        白衣庙甚是广阔高大,墙壁雪白,门中黑暗,但雪夜令其如幽灵般神秘,墓地般阴森,地上陈列的尸体,顺着冷风,涌入鼻中,更是格外刺鼻,令人心惊胆颤。

  http://www.zwydw.com/book/5/5081/126430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