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明鹿鼎记 > 【0606 仁穆大王大妃的决断】

【0606 仁穆大王大妃的决断】

        却没有想到韦宝会转而从背后主使人身上做文章。

        肯定不是仁穆大王大妃,因为李元翼知道是李倧听从了具宏和申景搷等人的话,是李倧直接下的令。

        可是这种话,他不能随便说啊,谁知道对方是不是会抓住他的话柄,转而又去找主上的麻烦?

        不找仁穆大王大妃的麻烦,而是转而去找主上的麻烦,不是更加麻烦了吗?

        李元翼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怎么?领议政大人?你不肯说?”林文彪笑问道。

        “这件事情我不清楚,不过,太傅大人已经答应了殿下,不再追究刺杀的事情了,那都是一些人糊涂了。还有,太傅大人现在已经得到了黄海道和京畿道的治理权,还要做什么啊?”李元翼回避话题,直接攻向其他的方向。

        林文彪笑道:“领议政大人就是领议政大人,真会扯开话题。今天若是有人要杀你,你领议政大人会不去追究谁是幕后主使人吗?我们总裁虽然没有再追究两班大臣们,可不代表不想揪出幕后主使人啊。”

        “是大臣们自组织起来的,不关仁穆大王大妃娘娘的事,更不关殿下的事情,殿下从头到尾都不知情。”

        “不肯说?”林文彪笑了笑,然后道:“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们已经掌握了最直接的罪证!想必你已经看过我们印的报纸了。”

        “能不能给我看看那封书信?一定是伪造的。”李元翼道:“能否告诉我,那封书信是哪里得到的吗?”

        “是从洪霙和洪柱元府里面搜出来的!”林文彪道:“要看书信可以,让仁穆大王大妃自己来向我们总裁解释!否则,我们在仁川的几万驻军,今天夜里就会赶到汉城!到时候,可就不是堵住宫门这么简单了。”

        李元翼听了林文彪的威胁,暗暗心惊不已。

        “这封书信一定是伪造的,不给我看也没事。”李元翼挺直腰杆道:“太傅大人这样做,是直接破坏与朝鲜朝廷的友好!朝鲜有朝鲜的法度,随便捏造一个罪证就要交出仁穆大王大妃娘娘的话,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于法度不合。”

        “我敬你年长,没有打你!否则你一口一个捏造,一口一个伪造,我现在就可以取你人头!”林文彪收了笑容,冷冷道:“这封信已经经过至少十个以上的书画专家辨认,大家都说是真的,你凭什么说是伪造的?伪造这种书信有什么意义?”

        李元翼面对林文彪凌厉的目光,有些胆战心惊,却仍然保持了从容冷静,要是没有这份气魄,他当不上领议政。

        “告辞!”李元翼知道多说无益,肯定见不到韦宝了,只能先回王宫复命再说。

        林文彪没有说什么,依然冷冷的瞪视李元翼,显得很没有礼貌。

        充满了攻击性。

        李元翼回去的路上,和来的路上一样,并没有人看押他,他可以行动自由。

        本来李元翼想到军营去一趟,无奈汉城城内的军营,也被宝军派人看管了,大门外至少有上百人,他无法过去。

        李元翼遂打消了去军营的念头,径直回宫。

        去不去军营也不是很要紧,王宫还有驻扎禁卫军,若是与宝军交战,军营的兵马会立刻参战的,李元翼倒不担心这些,现在他得马上将韦宝已经调动了仁川驻军前来汉城的消息告诉李倧。

        李倧和一众两班大臣们在大殿焦急的等待。

        这次,李倧和反对韦宝的大臣们,并没有将中立派以及已经心向韦宝的两班大臣们隔开,而是全部都在大殿等候。

        因为这个时候,事关全局,事关整个朝鲜,再将中立派以及已经心向韦宝的两班大臣们隔开,意义不大了。

        若是决定战,这些人当场得杀光,若是决定向韦宝妥协,这些人就不能杀了。

        所以不需要避讳中立派以及已经心向韦宝的两班大臣。

        众人见李元翼回来,全都神情紧张的等着李元翼带回来的消息。

        李元翼行礼之后,李倧急躁的道:“直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傅大人弄出了一份仁穆大王大妃娘娘写给洪霙和洪柱元父子的信,信件上指派他们居中联络所有反对太傅大人的两班大臣,密谋刺杀太傅大人。”虽然已经是敌对关系,但李元翼老成持重,称呼韦宝的时候,依然用太傅大人这样的称呼。并没有对韦宝直呼其名。

        “简直荒唐!哪里有这种书信?他们伪造证据,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具宏气愤道。

        李元翼本来是将信将疑是否有这么一个东西,但是现在看具宏的态度,他可以肯定了,一定没有这封书信,一定是韦宝的人伪造的。

        其他反对韦宝和天地会的两班大臣们也纷纷表达不满,不过,没有人敢说粗口了。

        包括性情暴躁的申景搷也不敢说粗口,大家都对汉城现在的局势感到忧虑,都觉得,这次的事情过后,不管怎么解决的,这个汉城怕是没办法再安稳待下去了。

        李元翼拿出几份带回来的报纸:“我没有看到他们的书信,但是这个上面有刊印出来。天地会的技术的确很厉害,居然可以将书信复刻到报纸上,大家都看一看吧。”

        众人遂纷纷拿过报纸传阅。

        不少的两班大臣是老臣,曾经见过仁穆大王大妃的笔迹,大家都觉得这完全就是仁穆大王大妃自己写的,简直是神乎其技。

        本来他们都很相信具宏的话,认为没有这份书信的存在,但是现在他们都吃不准了。

        如果这封书信是伪造的,那手法也太高明了吧?以后还不想要什么罪证就能弄出什么罪证来啊?

        李倧也得到了一份报纸,细细的看,看的浑身冒汗,他自然也是很熟悉仁穆大王大妃笔迹的人。

        “你见到韦宝了吗?他究竟想怎么样?”李倧放下报纸问李元翼。

        “微臣没有见到太傅大人,只是见到了他身边的亲信管事。”李元翼回答道:“那人说,让我们立刻交出仁穆大王大妃娘娘,他们已经调动了仁川的大军数万人,正在前来汉城的路上,最迟今天夜里就能到达,若我们不交出仁穆大王大妃娘娘,对方极有可能动进攻!所以,务必请殿下尽早做出应对决策。”

        仁川其实只有两万多宝军,其中大部分还是警备司令部级别的人马,并不是宝军的正规军。

        但是朝鲜君臣上下,现在已经被宝军吓破了胆,而且仁川有港口,完全在宝军的控制之下,对方有没有增兵,他们根本不清楚,所以无法判断对方能来多少人。

        无法判断对手到底有多么的强大,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知道他们调多少兵马来吗?”李倧问道。

        李元翼道:“微臣不知道,不过听那人口气,以及根据韦宝军以往的人数判断,至少在一万人以上,对王室大军是极大的威胁。”

        听李元翼这么分析,大家都觉得很有道理。

        “韦宝军的战力虽然比不上女真人,但是很团结,我们是吃过亏的,殿下,还是尽早打出汉城去吧?”申景搷道。

        绝大多数大臣也都是这种看法,即便很多心向韦宝和天地会的两班大臣,也不希望朝鲜灭亡,不希望李倧被韦宝的军队杀掉。

        大家都纷纷劝说李倧早做打算,尽快出汉城,不要等到韦宝大军来了就迟了。

        李倧心烦意乱,这个时候哪里有什么主意?

        这时候,殿外的执事太监来报,说仁穆大王大妃求见。

        李倧正烦乱不已,皱眉道:“祖母这个时候来做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大王大妃娘娘应该是听说宫门被人堵住了,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李倧身边的内官太监轻声回应道。

        李倧也觉得是这样,点头道:“让祖母来吧。”

        随后,仁穆大王大妃进入大殿,所有的两班大臣一起向她行礼。“大王大妃娘娘。”

        仁穆大王大妃在朝鲜并没有多少威望,只是辈分摆在那里而已,当初在宣祖手里,她毫不得宠,后来光海君李珲上台之后,她又被长期监禁,几乎没有出过什么风头,民间甚至很多老百姓都不知道有仁穆大王大妃这么一号人。

        只有在朝鲜的上层社会,大家才知道仁穆大王大妃,若没有仁穆大王大妃肯,李倧想上台也是不行的,那样的话,将没有法理上的依托。

        仁穆大王大妃简单的与众臣见过礼,然后询问了具体的情况。

        李元翼将他知道的事情,详实的对仁穆大王大妃说了。

        仁穆大王大妃朗声道:“殿下,现在你要做好迎战准备!绝不能丢弃汉城!汉城是朝鲜的王城,丢弃了汉城,整个朝鲜的老百姓会怎么看?我这就出宫去见韦宝!他们不是要抓我吗?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这份书信做的再逼真,不是我写的就不是我写的,一定能找出破绽!如果他们杀了我,那就更好,整个朝鲜的老百姓都会认清楚韦宝的嘴脸,会同仇敌忾御敌!”

        一众两班大臣们听了仁穆大王大妃的话,无不惊诧,仁穆大王大妃要亲自出宫去见韦宝?这无异于自投罗网啊!他们很佩服仁穆大王大妃的勇敢。

        “娘娘,不必你亲自去。”具宏道。

        李元翼也道:“他们既然弄出这些事情来,就是存心诬赖,去辩解不通的,他们未必会杀娘娘,很有可能将娘娘长期关押。”

        仁穆大王大妃冷笑道:“那就让他们关押我吧!我在李珲手里被关押了十几年,不怕再被关押十几年!总之,所有倾向韦宝的两班大臣和老百姓都必须铲除!朝鲜是殿下的朝鲜,不是他明朝人的朝鲜!”

        听仁穆大王大妃这么说,所有中立派和倾向韦宝和天地会的两班大臣们都不乐意了。

        但并没有人站出来反驳仁穆大王大妃,因为这个时候站出来,无异于充当出头鸟,绝没有好下场的,他们甚至暗暗庆幸于幸好韦宝这个时候派出了军队,堵住了朝鲜王宫的,否则的话,恐怕他们这些人此时已经成为了刀下鬼了。

        忠于李倧的两班大臣们也很反感仁穆大王大妃这么刚勇的直接号施令,毕竟朝廷是殿下的朝廷,不是你仁穆大王大妃的朝廷!

        而且,与韦宝军硬拼,鱼死网破,对朝鲜有什么好处?

        他们都觉得仁穆大王大妃太偏激了,所以,忠于李倧的两班大臣也没有人应声。

        仁穆大王大妃说完,见没有人理会自己,很生气,质问李倧道:“殿下,你怎么看?快下令吧!”

        “下什么令?”李倧被弄得一头雾水,“祖母,事情还没有恶化到那一步,现在贸然与韦宝军开战不是时候。况且,对方也没有先动手,我们先动手,不是理亏吗?”

        “你怎么听不懂我说的话?我这就出宫去见韦宝!他们只要不放我回来,就是他们理亏!你们就可以借着解救我的名义动手!我不信,我被抓走了,汉城的老百姓还能无动于衷!?”仁穆大王大妃不耐烦道。

        众两班大臣暗忖,不是人家抓你走,是你自己要送上门去好吗?

        汉城的老百姓谁会管你的死活?换成殿下去还差不多。

        朝鲜的老百姓要是管你的死活,那当初你被光海君关押了十多年,怎么没有人为你说句话?

        大家都感觉跟仁穆大王大妃似乎有理说不清,感觉她被关押了十多年,性情变的很偏激,很难与之正常对话。

        不过,不少人也觉得如果仁穆大王大妃亲自去了韦宝那里,韦宝和天地会的确是找不到口实了,就算他们继续问罪于仁穆大王大妃,也不会再有借口对李倧难。

        两班大臣们是这么想的,李倧也是这么想的。

        “殿下,快说话!”仁穆大王大妃见大殿中静悄悄的,忍不住再次催促李倧。

        “既然祖母心意已决,就让几名两班重臣陪祖母去吧!我会做好与韦宝军决战的准备,绝不丢弃汉城!”李倧咬牙道。

        虽然是嫡亲的孙子,但是李倧与仁穆大王大妃并没有什么感情。

  http://www.zwydw.com/book/5/5366/222081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