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扫明 > 第六百一十七章:诱敌深入

第六百一十七章:诱敌深入

        在刘文秀这样经验较为丰富的将领看来,齐军这阵型虽然摆的齐整,但真正打起来却是有些过于被动和笨重了,移动起来太过僵硬。

        比如对方是一个一个方阵组成,看似分分合合,架势十足,但却是中看不中用,以前大西的马队就是这么把官军溜的死去活来。

        时间一场,官军到最后都会自己丧失士气而崩溃。

        火器营前面只有十几个方阵,人数也就是一万多点,王争已经从中军调集了一个营的禁军支援,但仓促间肯定是来不及。

        刘文秀一支观察着对方从中军行动起来的兵马,直到现在,玄武营的禁军还没有到达场地,按这个度来看,还要一小段时间才能抵达。

        大西军就是要抓住这个空挡冲过去,就算用吓的,也要让齐军火器营无法流畅开炮,不然这么打下去,大西军自己就崩溃了。

        在十八寨马队统领王恒的眼里,天底下没有能谁面对大西马队的冲锋却面不改色,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就算对方开炮,吃亏的也肯定不会是自己。

        站在山峦上的齐军火器营主将任胡也见到这些贼寇是奔着自己来的,不等他说出什么,身边的副将异常紧张,说道:

        “主将,玄武营的队伍还没到,咱们是不是先后撤,前面这点人是抵挡不住贼兵的攻势的!”

        听到这话,任胡却摇摇头,嘿嘿乐道:

        “本来老子还犯愁军功到哪去拿,没成想,贼兵还真是颠颠把功给老子送来了,吩咐下去,叫弟兄们该干啥就干啥,不必惊慌!”

        说到这里,任胡冷哼道:

        “流贼果真还是流贼,打仗也不知道动动脑子,稍微一勾引就全盘压上,不想想自己后面的炮营怎么办?放宽心,就凭这些贼兵,一时半会还打不过来,只要咱们能坚持上一阵子,等到昭威将军带着玄武营赶来,他们想跑都跑不掉!”

        他这边喊完,副将立马明白这是诱敌深入之计,也没说的,立马将命令传达下去,列阵在火器营前面那十几个方阵的齐军也是稳定下来,为的将官大声喊道:

        “火器营不撤,那就是相信咱们,弟兄们,都给本将军打起十二分精神,杀他娘的,不要留手!”

        “杀他娘的!”

        大西军才冲出四十多步,火器营居然又轰隆隆的来了一次齐射,直接在大西军阵中留下十几趟血路,将他们刚刚集中起来的阵型再次打乱。

        “散开,都散开!”

        既然已经跑到这里了,再退后怕也是来不及了,几名大西军的军官听着后面兵士的哀嚎声,自己也是咬牙硬挺着下令。

        此刻他们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冲过去将这些火炮缴获过来自己用,对方的火器和前明官军比起来,简直太过可怕。

        可他们没想到,对方不仅火枪已经有了遂技术,就连火炮也比前明官军进步许多,不仅装填射度快了许多,每一门都加装了准星和照门。

        齐军的火炮就好像是长了眼睛,在炮手小旗的挥舞下,简直是指哪打哪,队形刚散开,还没来得及再次下令,又是轰隆隆的一轮齐射过来。

        齐军的火器营之所以一直往出打实心弹,就是因为开花弹的数量太少,不到最后关头不会用的,在任胡眼里,到了现在这个百步左右的距离,正是开花弹显威的大好机会。

        齐军几百门火炮共同怒吼,炮弹打到天空中一变十,十变百,就像是一阵密集的箭簇倾斜到大西军中。

        成群的大西军都在用肉眼可见的度倒下来,方才还是声势不错的队伍,一下子就弱下来许多。

        大西军本来想散开阵型躲避炮击,这种命令也是几个军官以前和官军作战时的经验,但却正好中了任胡的下怀。

        从未见过的开花弹突然在头顶炸开,造成更大伤亡的同时,也将原本就在分散的大西军阵线撕扯的支离破碎。

        到现在,大西军已经是尸横遍野,伤亡无计,军心涣散,但对面的齐军除了最开始的出动的骁骑之外,大部分军力甚至连动都没动。

        “大齐必胜!”

        “大齐必胜!”

        这个时候,位于火器营前面的十几个方阵一起动作,兵士们挺着手中斧枪,在各自军官的喝令下,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晕头转向的大西军压过去,顷刻间厮杀在一起。

        位于前阵的一名大西军军官由于一直经受到近距离的火炮攻击,就连耳朵都有些嗡鸣声,摇摇晃晃半天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却忽然听见一身喊杀声。

        猛然间抬起头,见到齐军的方阵居然已经杀到眼前,毫无准备就让斧枪集中,冲击了几十步的斧枪,带着巨大的惯性将他击倒,余势不减的带倒了后面几名大西军兵士。

        “挥斧!”

        听到这声喝令,一整排的齐军兵士手中斧枪朝身侧一晃,小斧带着寒光劈砍而去,仅凭大西军兵士单薄的盔甲根本无法防备,顿时被砍翻十几人。

        “散!”

        又是一声喝令,这个方阵的齐军兵士哗啦啦的散开,开始无差别攻击。

        前面两排重甲刀手拿着朴刀和重盾,穿着精制的“齐武甲”,在大西军兵士眼前就是一个个铁疙瘩。

        除非是几个人一拥而上,否则很少有大西军的兵士能对他们造成伤害,甚至有人是被几名齐武甲用盾牌活活压死的。

        齐武甲刀手后面是穿着全身罩甲的斧枪手,他们有的人直接将斧枪扔在地上,从腰间抽出佩刀,或是从背后拿出精钢虎枪,开始和大西军厮杀在一起。

        方才的命令只有一个字,但是在齐军中却包含了很多意思,阵型分开还是第一个,齐军方阵以整齐推进著称,但遇到个别情况的时候,也需要忽然分散给对手致命一击。

        一旦阵中的军官出这道命令,那就说明兵士们不必再组成僵硬的方阵,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无差别攻击,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对手击倒在地。

        很多人有些逐渐疯狂的意思,自己这边火炮打的越响,大西军惨叫越多,他们就越是兴奋,随着血腥味逐渐浓重起来,杀的更加起劲。

        无论基层军官,还是最底层的普通兵卒,没有任何人认为这场大齐战争打不赢,他们每击倒一个大西军贼兵,战后叙功的时候,自己和家人今后的生活就会好上一分。

        尽管这种做法使得齐军一个个方阵被迫分散,变得混乱无序,但在这种混战突袭中却异常有效,大西军被轮番轰炸,已经有些动摇,许多人甚至丧失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齐军兵士趁着对方这个弱势的间隙,好像喝多了在耍酒疯一样,是逢人就砍,见人就杀,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正是如此。

        火器营的主将任胡也是这样,站在红夷炮车上疯狂的挥舞着手中钢刀手舞足蹈,大喊大叫。

        他自己虽然没前进一步,但却不断为前面正在奋战的兵将加油打气,主将如此狂呼酣战,多多少少是起到些安定军心的效果。

  http://www.zwydw.com/book/5/5398/94154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