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恐怖邮差 > 第七百八十九章:认输

第七百八十九章:认输

        看着胸前冒出的匕首,鲜血淋漓。



        鲁瑟尔的瞳孔收紧起来,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他从未想过会是这样的疼。



        “嘀嘀嘀……”



        刺耳的警铃声,瞬间飙过了红线。



        赵客目光带着热切的眼神,身影迅速遁入大夏鼎中。



        进入大夏鼎,赵客静静的等待着。



        水鹿和老树看赵客沉重的神色,不敢去打扰,静静站在赵客身后。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



        赵客眸光中不禁生出了困惑,片刻后,赵客摇摇头,心道:“果然是假的。”



        如果真的如鲁瑟尔说的那样,伊娃是反物质炸弹。



        那么为什么到现在,自己并未收到,来自邮册的提示,提示自己完成主线任务。



        除非,走进来的,并不是自己的假体。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黑斗》



        这张王牌,被分给了克里·拉斯,赵客最大的希望。



        就是克里·拉斯并未真正去正视过这张白银邮票的能力。



        但……



        想到这,赵客忍不住没好气的看了眼脚下。



        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屠夫之盒。



        似乎察觉到,赵客的目光,这个蠢货,居然还舔着脸向赵客张开嘴巴:“饿!”



        胸前一息,赵客没忍住,一脚将屠夫之盒踹飞八丈远。



        以上的可能里,赵客预想最大的,就是炸弹是假的。



        赵客仔细回忆着两人从见面开始,发生的每一个细节。



        从一开始,鲁瑟尔就在想尽一切办法自保,不得不说,他没有选择求饶,没有选择尖叫、反抗。



        而是用他平静的态度,为自己介绍了那个被称之为炸弹的伊娃。



        这时候,炸弹真的假的,已经无所谓了。



        因为鲁瑟尔平静的神态,已经令自己相信这个炸弹。



        紧接着,拼上可能激怒自己的风险。



        命令克里·拉斯不许走进神殿,以此来争取和自己谈判的资格。



        鬼惑术,应该是对他产生了影响。



        但影响其实很微弱,鲁瑟尔察觉到后,并没有挣扎,借坡下驴,以此来麻痹自己。



        暖房一行,应该是鲁瑟尔的一个机会。



        现在想来鲁瑟尔或许在一早就想好了,借助暖房短暂的走廊,向外界传达消息。



        至于方才打开玻璃柜时,赵客就已经预想到了,这家伙万一在伪装,趁着拿盔甲的时候,迅速躲进玻璃柜里。



        那么坚硬的玻璃柜,自己想要打破,只怕是难了。



        思索了前因后果。



        赵客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狡猾的就像是一只狐狸。



        自己之所以能够看出来,这家伙在伪装。



        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伪装的太差了。



        相反,是他伪装的太好了。



        赵客几次的生出了疑虑,但他都用实际行动解除了自己的猜疑。



        这么好的伪装,但鲁瑟尔怕是没想到。



        这样的伪装,赵客曾经在一个神经病的身上看到过。



        一个疯子,同样的是普通人,但却令自己都感到忌惮。



        如果不是自己遇到过,张子杨这个神经病。



        见识过,这个神经病的表演,怕是还真的会相信了鲁瑟尔。



        不过虽然没有被鲁瑟尔骗到,但结果却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美好。



        从邮册里,拿出替身娃娃。



        赵客深吸口气,心里做好最坏的打算,从大夏鼎走出去。



        眼前熟悉的大殿,令赵客脸上流露出果然的神色。



        炸弹没有爆炸,应该是……咦!



        赵客一回头,顿时愣了。



        不仅炸弹没炸,鲁瑟尔居然还活着。



        隔着玻璃罩,只见鲁瑟尔盘坐在里面,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



        胸口鲜血淋漓的伤口,已经被包扎了起来,看手法并不是很专业,但即便如此,赵客也不觉得这是鲁瑟尔自己给自己包扎的。



        虽然面色看上去有些苍白,可双眼盯着赵客,眸光中闪烁着像是灼热的精芒,像是期待着这一刻,已经很久了一样。



        似乎看出了赵客的困惑,只见鲁瑟尔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抱歉,让你失望了,我的心脏在右边。”



        作为心理博士。



        从一开始,自己张开双手,用手指点点自己左边心脏的位置,介绍启动炸弹的开关。



        就是在赵客的印象里做出一个很浓重的心理暗示。



        这个心理暗示,自然不会如电影中和小说中那样的神奇。



        但在人潜意识里,留下一个印象,如果对方想要引爆炸弹,至少会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对他的心脏出手。



        这就好像,人看到红色的按钮,总是想要按一下的感觉。



        不得不说,鲁瑟尔赌对了。



        赵客的毙命一刀,却是令他侥幸活了下来。



        端坐在地面上,鲁瑟尔的嘴角微微扬起了笑容,拿手向侧面一指。



        只见克里·拉斯已经坐在沙发上,翘起的二郎腿,在两条大腿交错间,将浑圆滚滚的臀部若隐若现的展现在赵客的面前。



        特别是微浅似深缝隙,总是留给人无限的假想。



        熟悉的微笑里,带着几分的调侃。



        好像是在看着赵客这次失算的笑话。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接下来的画面,却并没有如人预想的那样,剑拔弩张,甚至是不死不休。



        反而非常的和谐。



        “这么说,炸弹是真的喽!”



        赵客说着,整个人顿时就轻松了下来,拉过来一个板凳。



        大大咧咧的坐在上面,丝毫没有失败者的觉悟。



        更像是一场普通友谊赛过后,彼此对手坐在一起,大家聊聊天,相互吹一下对方的牛b。



        “当然是真的,我并没有向你说过一句假话。”



        对于赵客的询问,鲁瑟尔很大方的承认下来。



        确实,心脏的位置,虽然存在手势的误导,但鲁瑟尔的话全部都是真的。



        用真话来骗人,可比假话骗起人来,更要命。



        赵客点点头:“我认输。”



        替身娃娃被赵客拿在手上时,赵客其实已经认输了。



        棋差一招。



        无论是面前鲁瑟尔,还是自己的假体。



        两人都立在不败之地上,相信这个时候,老二应该也已经赶过来了吧。



        到时后,自己会更加的被动。



        逆风翻盘,也要看情况,眼下赵客承认,自己确实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翻盘。



        “当初,最该杀掉的,其实应该是你!”



        赵客将目光看向克里·拉斯,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他们很相似。



        不仅仅是外观和厨艺。



        更是有着一种特别的相似感。



        就如克里·拉斯或许在最初被赵客吸引到,是因为赵客身上《大地动脉》和她身上的自然能力产生了吸引。



        但真正令克里·拉斯对赵客产生好感的,而是两人惊人的相似感,以及两人内心独自承受的孤独,一样的深沉。



        就好比,两只红色的天鹅,在天鹅群中格格不入,唯一的伙伴,或许就是水面上的影子。



        但当看到第二只红色的天鹅时,那种彼此理解的感觉,即便不说,彼此也能默默的体会到。



        正是这种感觉。



        赵客选择了暂时不杀克里·拉斯。



        而克里·拉斯的则更直接的,想要将他留在自己的身边。



        “不!你现在一样可以杀死她。”



        鲁瑟尔看着两人触及的目光,那张平淡的神态下,反而带着一股吃人不吐骨头的阴损。



        比起皆大欢喜。



        鲁瑟尔更喜欢,相爱相杀的戏码。



        赵客并不知道,作为化学阉割后的鲁瑟尔,那张圣人一般的面孔下,最喜欢的,却是看着人间悲剧。



        没错,那种杀人防火,对鲁瑟尔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他更喜欢的,是生不如死,人心的折磨。



        对,就好像他曾经救助了一个苦苦追寻丢失的女儿十几年的中年人。



        为他安排了工作,甚至不留余力的为他寻找女儿。



        给了他人生中的希望。



        并且亲自做主,将一名侍女嫁给他,给他当老婆。



        哦,可惜的是,那名侍女的待遇并不好,他的丈夫有点心理变态,总是让她主动出轨,自己去捉奸。



        这件事后来被曝光后,他的丈夫立刻撇清了关系。



        这件事情,令鲁瑟尔惋惜了很久。



        所以亲自去见了那名侍女,在离开房间后不久,这名侍女就自杀了。



        很多人说,这名侍女,是对内心罪恶的忏悔。



        但只有鲁瑟尔记得,当自己告诉侍女,她眼中那个变、态的丈夫。



        居然就是苦寻他十多年的父亲时。



        侍女惊恐的神情,包含着太多太多,无法形容的情感。



        悔恨、羞愧、焦虑、紧张,等等等……



        这些负面情绪如同火山爆发一样。



        令那张精致的小脸,骤然扭曲在一起的画面。



        每次想起来,就令鲁瑟尔感到难以控制的兴奋。



        所以,他打算给赵客一个机会,一个能够杀死彼此的机会。



        想到彼此相爱相杀的最后画面,鲁瑟尔的脸上,展露出期待的神态。



  http://www.zwydw.com/book/5/5630/157935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