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诗与刀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生死

第三百六十九章 生死

        ?

        人类为何会互相残杀?

        也许是因为大自然觉得人类索取的太多,所以需要人类是反哺大自然,去养育更多的其他物种。

        黑夜里的狼群,四面八方来的鹰鹫,成群结队的豺狗……

        今年里草原的这些物种,少了争夺,多了食物,必然能养活更多的子孙后代。

        连带地里的草木,因为养料充足,也会越郁郁葱葱,那些以草木为食的小物种,也会繁衍出更多的子孙,连蛇都会有更充足的食物来源。

        草原里散落的游骑,一人几匹健马,到处寻找着敌人的方向。

        六万铁蹄,一路向北,等候着游骑带回来的情报。准备围猎那万余敌人,再给草原这些物种补充更多的食物。

        西北秦州,王元朗终于赶到了这里,站在土黄色的高墙之上,面向北方。

        北方的拓跋王也到了,驻马观看者秦州城,口中只问:“长安还有多远?”

        “回禀王上,此处七百里到长安。”

        拓跋野眼神往南,点点头:“准备攻城!”

        拓跋人的军队,好似比室韦人先进不少,这些大唐遗族,有着不一样的底蕴。简易的投石机,巨大的床弩,更还有简易的云梯车。

        兴许这些全都仰赖于拓跋地盘里的汉人,那些汉人,世世代代住在那里,从秦起,至强汉,到大唐,虽是汉人,却也是拓跋后魏之民。

        甚至拓跋人的军队之中,汉人也不在少数。

        拓跋野身边的那些军将,一个个精神奕奕,脸上挂着的都是无比的憧憬与向往。这一路而来,大城三座,小城与堡寨好几座,疾驰七八百里,没有遇上一点阻碍。胜利的喜悦都在这些人的脸上。

        已然有军将开口问道:“王上,攻入长安,王上当要登基称帝了。”

        “本王就等着这一日,拓跋一族的荣光,一定要在本王手中铸就!”拓跋野望向西南方的眼神之中,也皆是憧憬向往。

        “王上,登基之日,国号当用什么呢?魏吗?”

        拓跋野摆摆手,从马镫之上站起,开口:“唐,大唐!”

        “唐?唐好,大唐好,拓跋之唐,必然也如昔日大唐,到时候王上不仅是天下正主,更是天可汗!”

        天可汗,李世民的名号。大唐之盛,就在于此。不仅是中华正主,击败突厥之后,更是亚洲所有游牧民族的天可汗。

        “天可汗!”

        “天可汗!”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彻云霄。

        隆隆的鼓声,带着兵锋的锐利,让站在城头上的王元朗难以喘息。

        因为王元朗看着秦州城头上的这些士卒,实在有些失望,武备废弛如斯,强盛而衰,何其悲哀。

        大华近三百年天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武备再也不受人重视了,不仅是朝廷不重视,连带百姓也不重视。

        兴许就是从边境开始和平的时候,从拓跋人开始俯称臣的时候,从长城整修完毕的时候。居安思危就仅仅成了一个词汇。

        王元朗的屠刀,最先开始的竟然不是敌人,而是自己人。

        一个一个的军将被按在城头,在叫骂喝骂讨饶声中,人头落地。

        王元朗真正喊出那一句:“退者斩!”

        所有士卒的眼神都在城下还在滚动的头颅之上,恐惧、紧张、手足无措!

        甚至……甚至大声哭嚎。

        “哭者,斩!”王元朗再次大声呼喊。

        “喧哗者,斩!”

        “谈论者,斩!”

        也有许多汉子一脸的怒火,左右喝骂着:“你们这些没卵蛋的怂货,割了卵子当个娘们儿罢了。”

        “他娘的,哭哭啼啼,要死也用卵朝着天!”

        马蹄如同地震一般,箭矢早已如雨。

        大战已起!

        王元朗第一次拿起了自己的武器,一柄一人多高的青龙偃月刀,须皆白,竟然直直站在了垛口之上。

        站得比所有人都高,站得比所有人都前,站得比所有人都直。

        让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个须皆白的主帅王元朗是一条如何的汉子!

        王元朗,已然不知多少年没有亲临一线身先士卒了。

        此时,却是不得不为。

        “看,王大帅真真是条汉子!”

        “王大帅威武!”

        “王大帅无敌!”

        这才是王元朗希望达到的效果。

        王元朗还要站在垛口之上,如杀神降世,让所有人知道有王大帅在此,秦州城如何也不会叫人打破。

        巨大的石头打不落王大帅,如雨的箭矢打不落王大帅,那前仆后继的拓跋士卒,也不过是王大帅青龙偃月刀下的一条条冤魂。

        草原之上,围猎之战,已然正式开始。

        游骑们飞奔到遥粘蒙德身前,上气不接下气:“可汗,汉人骑兵没有往南来,而是往西去了。”

        遥粘蒙德皱着眉头问道:“往西?可查探清楚了?当真是往西去了?是不是疑兵之计?”

        “可汗,千真万确,小人头前也以为是疑兵之计,所有游骑不仅往东边去,更往北边也去了两百多里,南方更是撒开了两千多游骑,横贯六百里,几个方向没有一人来报敌踪。唯有西边,蹄印无数,沿路还有许多遗留之物,甲胄碎片,烹煮的羊骨,篝火灰烬,数之不尽。敌人必然我往西去了。”室韦人在草原里,追踪的手段必然高明。

        遥粘蒙德闻言好似自言自语:“往西,去拓跋?离间?拿命离间?”

        身旁一个壮硕的军将忽然问了一句:“可汗,会不会是拓跋人真的背信弃义?”

        遥粘蒙德摆摆手:“汉人必然要往南走,往西不过是迷惑我们,分两万人往西直追,其他人随我往西南方向去堵截。必然能堵住那徐文远,堵住此人,必要煮食其肉,挫骨扬灰。”

        徐杰是往西了,狂追而去的遥粘蒙德,也笃定了徐杰往西而去,因为这一路上,时不时看到尸横遍野在地,老弱妇孺的室韦人,睁大眼睛躺在血泊之中,脸上还留着死前的痛苦与惊恐。

        每次看到这般情景,遥粘蒙德便会更多一些愤怒,更用力催动着马蹄。

        奔逃的徐杰,时不时换一匹健马乘坐,本来缺少马匹的大华,本就只有万余匹真正的健马,并没有一人两马的配置,此时徐杰能有马匹轮换,也全是之前从室韦人后勤部落里抢来了,沿路碰上一些小部落又填补一些。

        即便如此,依旧不能让全军都有一人两马的配置。

        所以徐杰频频回头去看,因为徐杰知道,就算己方真有一人两马,也跑不过室韦人,因为室韦人甚至能有一人三马的配置。草原上打马,汉人也不是室韦人的对手。

        徐老八从后方远远追来,身边四匹马不断轮换,作为全军最主要的斥候,徐老八一人就有五匹马,确保他足够的度。

        大军依旧快往西行进,徐杰却脱离了大队,停马等候着奔来的徐老八。

        “杰儿,我等已与室韦斥候遭遇了,室韦大军怕是不远了。”徐老八一边狂饮水囊里的水,一边说道。

        徐杰皱着眉头问了一语:“八叔觉得室韦大军离我们还有多远?”

        徐老八想了想,答道:“斥候已经就在身后,大军怕是一二百里之内。”

        徐杰想了想,答道:“大军至少还在三百里之外。”

        “何以见得?”

        “因为他们此时还只是在找我们的方位,所以游骑斥候必然会放得极远。待得这些游骑回去了,室韦人的大军就会越来越近。”徐杰分析着。

        徐老八点点头:“杰儿说得有理,头前我也奇怪,室韦人就算行军度再快,也不会这么快追上我们。”

        徐杰摇摇头:“八叔,已经出乎我的预料了,起初室韦人离我们六七百里,在没有确定我们方位的时候,几日之内就追到只有三百里了。这是何等的神,我还是小看他们了。”

        徐老八连忙问了一语:“杰儿,我们离拓跋人的地盘还有多远?”

        徐杰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答道:“往正西而去,便是拓跋人的黑山军司,过了黑山军司,便是沙漠戈壁。按照我们的脚程,应该还有八百里路程。”

        “八百里?八百里,三四天?”徐老八再问。

        徐杰皱着眉头答道:“三四天太久,若是三四天,我们必然会被室韦人追上。”

        徐老八面色大急:“这该如何是好?”

        徐杰咬了咬牙,答道:“跑,把马往死里跑。”

        “杰儿,大华就这么点家底了,把马都跑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骑兵了!”徐老八老游骑出身,对马极有感情。更重要的是徐老八所言在理,大华没有真正的养马之地,就剩下最后这点家底了。

        倒也并非说大华就只有这点马,马匹还是有的,整个国家矮马劣马十来万匹之数应该不在话下,但是真正能充当战马与室韦人争锋的,那就真的只有这一万多匹了。矮马劣马,若是平叛或者是内战而言,倒是堪用,若是与室韦拓跋这种游牧民族作战,那就差之甚远了。

        徐杰依旧坚定:“此战胜了,还可再谈马匹之事,此战若是败了,多少马匹也是敌人的战利品。跑,就往死里跑,跑死一匹扔一匹。”

        徐老八叹了一口气,打马转身:“八叔再去后面查探。”

        徐杰点点头,转身打马去追大部队。

        西北秦州城,拓跋人的攻势凶猛无比,却再也没有头前那般势如破竹的态势。

        这座秦州城,与之前的城池并无多大区别,却是让拓跋人久攻不下。

        拓跋野似乎有些不快,指着远处城墙问道:“那个持大刀的老头是何人?”

        在场没有一人能认出那个在城头上手持大刀大杀四方的老头是何许人,唯有面面相觑。

        拓跋野再问一语:“华朝军将之中,除了徐文远,还有何人有此威势?”

        拓跋野这么问一句,像是提醒了众人什么,立马有人答道:“莫不是王元朗?”

        “王元朗?”拓跋野重复一句,又道:“看来真是王元朗,情报中不是说此人被徐文远派到大同去了吗?他岂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王上,莫不是徐文远早已知晓了咱们会大军突袭,所以假意派王元朗去大同,其实已然把王元朗派到了这里来?”

        “徐文远,哼哼,想来便是他了。好生了得,此人怕是本王平生之敌了。”拓跋野狞笑着,脑中浮现起了徐杰的模样。

        “王上,早知道如此,当初徐文远拒绝王上招揽之时,就应该在瓜州杀了这个徐文远。”

        拓跋野却并不后悔,笑道:“一个徐文远而已,再如何厉害,此时也不过是顾此失彼,顾得室韦人,就顾不得我拓跋。想要兼顾,岂能如他所愿?”

        “还是王上高明,此时华朝精锐都在室韦人拖在了大同,连带徐文远也在那大同,一个王元朗,岂能挡得住我拓跋兵锋?”

        拓跋野自得一笑,伸手再指:“且睁大眼睛,看本王斩杀王元朗!”

        说完拓跋野打马疾驰而去,剑已在手,目标就是那个垛口之上大杀四方的王元朗。

        所有人的目光皆随拓跋野而去,新任的拓跋王,就要在这一战中彻底奠定他在拓跋人中不可一世的威严。

        那剑光已来,不断左劈右砍的王元朗,忽然目光凛然直视,早已沾满鲜血的甲胄披风,无风也鼓荡而起。

        “王元朗,死来!”在空中疾驰的拓跋野,大声呼喊着,喊声似乎能让全场所有人听得清楚。这句话最重要的不是恐吓王元朗,而是提振己方士气。

        王元朗也答了一语:“本帅已然年迈,也到了该死的年纪。拓跋王年纪轻轻,若是死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王元朗的话语之中没有丝毫的锐气,好似娓娓道来,好似胸有成竹。

        青龙偃月刀翻身而起,老迈的王元朗已然站在了十几丈高的城楼顶端。

        拓跋王剑光一空,脚步一点城垛,也往城楼顶端飞跃而起。

        无数士卒,此刻好似都忘记了激烈的战斗一般,视线都往城楼顶端聚集而去。又在军将大声呼喊之中,战斗又继续了刚才的血腥。

  http://www.zwydw.com/book/5/5903/175232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