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捡宝生涯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灵异凶案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灵异凶案

        “怎么了?”舒泽莫名有些紧张起来。

        孟子涛皱了皱眉头,说:“感觉今天晚上很可能要出事,不过你别担心,咱们应该不会有事。”

        舒泽问道:“那咱们怎么办?”

        孟子涛沉吟了片刻,说:“见机行事吧。”

        舒泽点了点头,说:“子涛,你觉得他们到了目的地后,会怎么处置咱们?”

        “到那个时候,可不是他们能决定的。”孟子涛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舒泽非常相信孟子涛,但黑火的人全是带着枪械的暴徒,他不担心安危显然不太可能。

        “放心好了,一切有我。”孟子涛拍了拍舒泽的肩膀。

        “啊!”突然间,外面传来一声带着惊恐的尖叫声。

        两个人连忙跑出帐篷,就看到不少人向叫声方向跑去。

        孟子涛和舒泽到了地方,眼睛的场景让他们大吃一惊,只见一具尸体躺在沙漠上,周围都是血迹。

        而且,更加恐怖的是,尸体的头颅居然不见了!

        孟子涛打量四周,现尸体周围只有一条向北方延伸的脚印,但并没有血迹在脚印蔓延,可能死者的头颅被装了容器或者袋子里,除此之外,就是一种非自然的力量了。

        孟子涛和舒泽都觉得这是人为因素,但一些向导却十分害怕,认为杀人者是魔鬼,跪在地上做起了祈祷。

        “你们俩,顺着脚印去看看。”施密特指了指旁边两位手下。

        两人虽然不太乐意,但还是照着做了,没一会他们就又回来了,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一问才知道,原来走了百米左右,脚印突然都不见了,而且还看不出有人为清扫的痕迹。于是乎,两个人或多或少都认为这是一种人类无法解释的现象,凶手很可能真的是魔鬼。

        一行人返回营地,孟子涛听到那些向导正在小声地议论着这件事情,还不时地做着祷告的动作。

        “子涛,你有没有认出死的人是谁?”舒泽开口道。

        “看服装,应该是那个小胡子。”

        孟子涛说的小胡子就是之前的接头人,这几天跟他们住一个帐篷,监视他们。这让孟子涛帮舒泽解毒都得小心翼翼,免得被他现。

        孟子涛和舒泽巴不得小胡子死了才好,但没想到他以这种方式被害,而且,为什么不杀别人,偏偏杀他,会不会让施密特怀疑他们是凶手。毕竟孟子涛的身手高是公认的。

        片刻后,施密特亲自过来,问他们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这样看似在怀疑他们是凶手,但孟子涛却知道,施密特只是做做样子,他并不认为孟子涛会出手杀害小胡子,而且也没有时间。

        第三天,大家继续出,由于昨天小胡子的死亡,让队伍的气氛有些压抑,一整天除了赶路之外,基本没几个人闲聊。

        然而,晚上宿营的时候,又生了一起离奇的凶杀案,施密特的手下去小解,等大家现这人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而且尸体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浑身血液都被什么东西吸走了,很像遇到了传说中的吸血鬼。

        更让许多人惊恐的是,尸体周围居然没有一个脚印!

        昨天的事情还能解释,今天的事情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神秘事件,引起了很大的骚乱,就算施密特的手下,少数几个也惶惶不可终日。不是他们胆小,如果打仗,他们死都不怕,但现在的事情出了正常范畴,他们都害怕死了之后连地狱都进不了。

        施密特为了安抚众人,使出了好大的劲,这才让众人安静下来。

        第四天晚上,总算没有生这么怪异的凶案了,然而,第五天早上又出事了,一个向导被害。

        这位向导跟两位同伴住一个帐篷,其他两人一晚上都没有听见任何动静,然而早上起来的时候,就现死者喉咙上开了一个口子,血流满地,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本来生的两件怪事,死的都不是同伴,这些向导还能坚持,但这回死了同伴,而且还是死于无声无息间,把向导们都吓坏了。施密特虽然给的钱多,但有钱也得有命花啊!

        孟子涛观察了死者的伤口,说:“凶手应该是位老杀手,下手很果断,一刀毙命!”

        “你们有没有看到谁接近这个帐篷?”施密特阴沉着脸问道,连续出了三个命案,一个比一个离奇。他并不相信鬼神之说,队伍里面肯定内奸,心里十分恼怒。

        大家都表示没有注意有人过来。

        于是,施密特又把目光转向和死者住在同一帐篷的两位向导,无声无息的死了人,两个人居然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而且连血腥味都没有闻到,那也太不正常了,除非他们被人下药了。

        两位向导都表示他们没有杀人,而且他们没有作案的动机,甚至其中他们和死者还有亲戚关系,关系都非常好,不可能会出手杀他。

        这一点,其他向导也都纷纷作证。

        又进了死胡同,施密特环顾四周,众人的神色都进入他的眼帘,他说道:“接下来,我希望不要再有人单独行动,哪怕方便,也得两个人一起!”

        施密特的手下对此并没有任何意见,而那些向导则左顾右盼,而后其中一人站了出来,表示他们不想做向导了,想要尽快回家,结束这段旅程。

        施密特怎么可能让他们如愿,直接让手下拿出枪,用武力手段逼迫他们。向导们一看对方手里有枪,一个个都灰头土脸,为了自己的小命,也只能同意了。

        接下来的行程,大家都走的心惊胆战,各种各样的事情层出不穷,队伍也连续减员,每一个都死的莫名其妙,异常恐怖。

        有几个向导实在受不了,带着东西想要逃走,这个时候施密特就展现出他冷酷的一面,手起刀落把逃跑的向导给杀了,还把他们的头颅都割了下来。

        孟子涛甚至觉得,小胡子有可能就是施密特杀的。

        之后,施密特又用死者的头颅做成了京观,还带着所有人在京观前走了一圈,有个胆小的向导,当场就吓尿了。

        施密特的所作所为,让孟子涛鄙夷之余,猜测他会不会是满清的贵族出身。

        不过,事情的展并不会以施密特的暴行为转移,该来的还是会来,不过这回来的可就不是灵异的杀人事件,而是自然世界的伟力,沙尘暴。

        孟子涛还是头一次遇到沙尘暴,只见西北方向老远的地方,有一道连天的沙墙,正在缓缓的向前滚动。由远而近,越来越黑。持续几分钟后,大风卷着黄沙就扑天盖地的倾泻过来,天色很快就变得越来越黄,不一会,就从白天进入夜间。

        队伍虽然得了提醒,但沙尘暴来的实在太快,更可怕的是周围都没有有用的岩体,只能随便找个地方,效果可想而知。

        狂风巨(沙)浪中,孟子涛眼睛都睁不开,拼命拉住了舒泽,这个时候失散,很可能没了半条命。本来他还想提醒一下舒泽,一张口,就有沙子灌进嘴里,吐都来不及。

        也不知道风沙刮了多久,总算停了下来,孟子涛注意到,自己和舒泽都埋在了沙子里,自己大半个身体都被埋了,舒泽只露出了一个脑袋。

        孟子涛对着舒泽大喊了好几声,舒泽才清醒过来,摇了摇头,回了一声。

        此刻,周围都没有人来帮忙,孟子涛也只能自力更生,好在他们所在的沙丘是刚刚形成的,再加上手还在外面,花了很大的劲,才从沙土里出来,紧接着,他打开一直拿着的手提箱,从里面拿出一把小铲子,把舒泽挖了出来。

        等舒泽被挖出来后,孟子涛才有空打量四周,整个队伍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吹的七零八落,向导和骆驼都不知去了哪里,行李也都埋在了沙堆里,不知道能剩下多少。如果没有水,就算孟子涛也活不下去。

        “子涛,接下来咱们怎么办?”舒泽喘着粗气,只看到周围零星几个施密特的手下:“施密特不会死在沙尘暴里了吧。”

        “这个不好说,不过死了也好。”

        孟子涛说道:“先别管他了,咱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尽可能的找水和食物。”

        面对眼前的茫茫沙漠,舒泽有些泄气:“都是沙子,你怎么找啊?”

        “这不有我吗?我这人运气一向非常好。”

        孟子涛拿起刚才那把铲子,开始在四周寻找,顺便解决了几个看上去不怀好意的武装分子。

        “找到了!”孟子涛找到了三个水壶,递给舒泽一个,自己选了一个打开,喝了起来。

        “你可真够厉害的。”

        舒泽也连忙打开水壶,痛饮了一番:“啊!真没想到水居然也有这么美味!”

        “不吃饭至少能活七天,不喝水你试试。”孟子涛笑着说:“不过你要悠着点,咱们现在已经深入沙漠,除非有人接咱们,否则也要花不少时间出去,这么点水可不够喝啊!”

        舒泽闻言连忙把水壶盖起来:“咱们的卫星定位系统还在不在?”

        孟子涛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一个小仪器:“我的还在,不过这玩意只有定位功能,希望他们能够尽快找到咱们吧。”

        “难道咱们在这里干等着吗?”舒泽问道。

        孟子涛说:“当然不,我有预感,咱们现在应该离目的地不远了,咱们先找找,实在找不到再说。不过,暂时我先给你解毒,之后咱们得找一些有用的物资。”

        孟子涛用针灸配合内力,给舒泽解毒,因为施密特的人已经被解决了,孟子涛不再小心翼翼,准备把舒泽体内残留的毒素都处理干净。

        “接下来我会给你放血,不用紧张。”

        孟子涛刺破了舒泽身上的几个穴位,放了几分钟的血,都是小伤口,血量其实并不多,而且放血之后的舒泽反而觉得神清气爽,当然,这只是毒素清除之后的幻觉。

        完成了治疗,孟子涛又在沙土里找到了一些被埋的食物和水,他们填饱了肚子,休息片刻,补充了体力,带上行李继续出。

        这一走,又走了一天,不过由于没有骆驼,两个人其实没有走多远。

        孟子涛计划了手上的物资,决定再找一天,如果实在找不到目的地,他就不准备再找了。

        “子涛,你看前面,是不是一只帽子,还是我的幻觉?”舒泽指着右前方的一个沙丘上。

        孟子涛从舒泽手里拿过望远镜,片刻后,他点头道:“确实是帽子,咱们过去瞧瞧。”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www.zwydw.com/book/7/7189/9415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