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超凡贵族 > 第580章 解除戒心

第580章 解除戒心

        索菲娅穿着端庄典雅的宫廷长裙,精湛的裁剪工艺将完美的身体曲线勾勒地淋漓尽致,紫色秀发挽成贵妇髻的样式,显露出天鹅般优雅颀长的洁白脖颈,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配以艳丽的紫发和紫水晶般的眼眸,糅合了清纯、妖媚、高贵的气质,形成一种独特的魅力。

        维克多见惯了绝色美貌高阶女骑士,也不得不承认索菲娅对他别具吸引力,他甚至怀疑紫眼血脉可能源自某支高等精灵。类似尼奥韦斯特的古代蛮族王室血脉,可以融入骑士的血脉,但不能像月精灵那样,与骑士血脉分庭抗礼,相互促进,却又泾渭分明。

        紫眼女骑士的血脉莫非是融合了传说故事里的湖中仙子,水妖精的血脉?

        维克多产生了猎奇的联想,忍不住多打量了索菲娅几眼。

        索菲娅看到维克多眼中的“惊艳”,心里不禁得意窃喜,挑了下紫色的细长柳眉,冷若冰霜地问道:“怎么?金眼伯爵看见我就不会说话了吗?还是殿下对奥斯维德女公爵说了太多的甜言蜜语,已经疲惫到不愿意搭理自己的合法妻子?”

        原来是嫉妒凯瑟琳怀了身孕,开始变得不讲道理了……这很正常,嫉妒凯瑟琳的人还包括西尔维娅、翠丝莉和吉莉安,当然也不会少了索菲娅……维克多恍然大悟,拍了拍娜塔莉娅的柔软白皙的手,“宝贝,去帮我准备沐浴热水。”

        娜塔莉娅察觉到索菲娅异样的状态,明白他们之间有私密话要谈。她非常乖巧地点点头,站起身,轻摆柳腰,向门外走去。临出门前,背对着维克多,隐秘地朝索菲娅使了个眼色,嘴唇无声地说道:

        “见好就收,别真的惹维克多生气。”

        索菲娅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走到维克多身边坐下,接替娜塔莉娅的工作,用特质的银刀,剔除烤鲑鱼的鱼刺,将处理好的鱼肉送进维克多的盘子里。

        维克多看着盘子里无骨的鱼肉,捉住索菲娅光洁圆润的手腕,放在唇边轻轻一吻,抬头问道:“亲爱的伯爵夫人,在你晋升白银骑士之后,有男人热烈地追求过你吗?”

        索菲娅楞了一下,旋即嫣然一笑,红唇轻启,暗吐芳香,“亲爱的殿下,你就是一块涂了蜂蜜的白面包,松软可口,碰香扑鼻,即便吃饱了也想拿起来闻闻。”

        高阶女骑士精神外放,同样的微笑,对心上人是眉目传情,在其他人的眼中则是不可亵渎的威严。除非得到高阶女骑士的青睐和暗示,否则没有人会热烈地追求她们。

        维克多没有精神外放的本领,西尔维娅也无法阻止高阶女骑士们向他频送秋波。事实上,诸国各大实力领主的代表有一半都是单身的白银女骑士,她们显然想一睹太阳精灵的风采。得悉凯瑟琳怀了兰德尔殿下的血脉,她们更不会在意西尔维娅的看法,至少兰德尔殿下现在有权选择自己的伴侣。

        别说,维克多没邀请索菲娅共舞,他根本就没有参加鸢堡的舞会,几位殿下和塔莫尔牧首在晚宴上只露了个面,便由摄政王陪同,离开了鸢堡的骑士大厅。

        “吃蜜糖白面包的人觉得愉快,被人吃掉的白面包……同样愉快,尤其是伯爵夫人这样的美人。”维克多伸出手指,轻抚索菲娅晶莹娇艳的红唇,暗指她才是蜜糖白面包,自己是吃面包的人。

        调戏了美貌的妻子,维克多收回手指,微笑说:“亲爱的,我们认识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像贵族夫妻那样聊过天。”

        他和索菲娅有夫妻之名,也亲密无间,但彼此之间似乎有一道无形的鸿沟,让他们无法像大多数贵族夫妇那样无话不谈。

        维克多认为问题出在索菲娅的身上,是她好强不服输的性格造成的。反正兰德尔殿下没有错,如果有错,那也是别人的错误,是环境的错误。他总会设法纠正错误,暂时的退让是为了改变环境,让自己继续正确下去。

        其实每个人都这样,先适应环境,在按照自己的意愿改造环境,区别在于手段和结果。

        无论如何,索菲娅对于维克多,对于人马丘陵,对于岗比斯都能发挥重要作用,如果任由她的性格继续别扭下去,双方的裂缝只会越来越大,最后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甚至发生激烈的冲突。

        维克多认为有必要和她深入交流一次。

        索菲娅的脸蛋升起两朵红晕,笑容明媚地点头道:“是的,我的丈夫,我们既是合法的夫妻,也是亲密的伴侣,应该像真正的贵族夫妻那样交谈。”

        “把娜塔莉娅送给我吧。”维克多注视索菲娅幽深的紫眸,摇头叹道:“娜塔莉娅跟着你,在黄金药剂的事情公开之前,她都不能使用黄金药剂。她的岁数不小了,我可以让她提前晋升资深女骑士……这是我能够为她做的事情。”

        “然后呢?娜塔莉娅晋升资深骑士,然后被你收藏在银月庄园,充当兰德尔殿下的花瓶?”索菲娅声音柔和但坚定地说道:“我了解娜塔莉娅,她并非我这样的野心勃勃,但也不甘束缚。她其实是个自由散漫的女骑士,兰德尔家族不会像我这样包容她的散漫,她加入兰德尔领,除了当你的花瓶,还能干什么?你封她为捕鲑鱼,烤鲑鱼的总管?”

        维克多苦笑道:“不用说得这么刻薄尖锐吧?”

        “亲爱的,你一时心软,未必是娜塔莉娅想要的生活。”索菲娅握着维克多的手,歪着脑袋笑道:“作为温布尔顿侯爵府的男主人,你只关心娜塔莉娅吗?我的手下还有另外7名骑士,和43名见习骑士,或许他们更愿意为金眼伯爵效力。”

        “我只关心娜塔莉娅。”维克多表示自己无意撬温布尔顿侯爵府的墙角,却见到索菲娅流露出失望的神色,而不是轻松,便狐疑地问道:“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索菲娅默默点头,举手解开发髻,让紫发垂落肩膀,重新扎了一个简约的马尾辫,开口说道:

        “我曾经在布利诺尔大教堂起过誓言,十五年后内,把温布尔顿商会还给鸢堡。我一直忙着把心腹和商会骨干抽离出来,组建黄金团。可黄金团毕竟假借城镇自由民商人的名义,侯爵府的骑士不能明着管理自由民商人的组织。他们中的一些人,我无法完全信任,这些骑士贵族还不知道黄金团的秘密。作为他们的主君,我得找个地方安置他们。”

        维克多沉吟片刻,握住索菲娅的纤手,笑道:“夫妻之间不应该让对方揣摩自己的意图。”

        雪白贝齿轻轻咬了一下红唇,索菲娅眼眸蕴笑地说道:“我的心腹骑士只有5位初阶骑士和32名见习骑士。另外3名骑士和11名见习骑士都是后加入温布尔顿侯爵府的,在教会通报你晋升为殿下之后……”

        温布尔顿商会始终有一项公共承诺,商会招揽的自由骑士为商会服务满五年,有权主动加入温布尔顿侯爵,成为侯爵的封臣。因为这项承诺,岗比斯王室和大领主通过温布尔顿商会持续吸收有潜力的自由骑士贵族,他们往往出身外部王国的某个小家族。挑剩下的都是一些年纪较大,没有潜力的野骑士。他们只要商会厮混五年,索菲娅就无权拒绝他们的效忠。这几年,尽管索菲娅不再轻易招揽自由骑士,温布尔顿商会还是有一些遗留下来的自由骑士。

        “我看不上他们,他们也看不上温布尔顿侯爵府,还抱着投效一个更好的主人的想法,没有提出要加入温布尔顿侯爵府。不过,他们做事还算兢兢业业,让我找不到借口驱逐他们。我的丈夫晋升为殿下,那十几个服务期满的骑士便向我提出了效忠。”

        索菲娅冷笑道:“我了解这些人的想法,他们知道我将放弃温布尔顿商会,认为我会转向领地开拓,他们不够资格效忠兰德尔殿下,效忠殿下的妻子也不是不错的选择。最让我生气的是,他们笃定我不能晋升殿下?如果我陨灭了,他们效忠的对象变成你和我的嗣或亲属,等同于效忠兰德尔殿下。”

        维克多失笑道:“他们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你还笑?”

        在丈夫的耳朵上轻轻咬了一口,索菲娅叹道:“我施以恩宠,收服他们不难,可我厌恶他们的油滑。我不准备用他们,但也不能白养着他们……他们什么事情都不用做,还能每月从侯爵府领取俸金。这太便宜他们了,而且成天无所事事的骑士贵族总会滋生出其他的想法,长期以往,他们会给温布尔顿侯爵府添麻烦……我想把他们打发到金水城,让他们远离奥古斯特王室的视线。我不信任他们,但他们的后代,我还是可以放在身边亲自抚育。”

        “嗯,软禁加流放,就像当初的小男爵。”维克多摸着自己的下巴,用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索菲娅知道他并无怨怼之心,但还是非常配合地捏住他的袖子,低声下气地哀求道:“亲爱的,都是我的错,我已经很后悔了,别在提以前的事情好吗?你说过,组建黄金团不能让诸国王室获悉,那些家伙在温布尔顿商会工作了五年以上,还是有些人脉的。他们留在王都是隐患,把他们送出布利诺尔城,我才能瞒过奥古斯特的耳目。”

        维克多沉默两秒,认真地说道:“亲爱的,你可以考虑一下参与南拓。”

        索菲娅定定地看着维克多暗金异色的双眸,幽幽叹息,坦露心迹道:“亲爱的,我最害怕你动摇我的骑士信念。”

        “好吧,我们聊点别的。”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果断转移话题,说道:“诸位王国的大领主派出使节,祝贺我成为岗比斯的守护者。这些天,西尔维娅替我接待他们,收了他们的礼物。按照礼节,我将设宴款待他们,你作为兰德尔伯爵夫人,是不是应该承担这项责任?”

        “.…..这。”索菲娅一时语塞,感到深深地为难。

        维克多暂时剥离了熊团和温布尔顿商会的联系,撒桑的铜戟城和多铎的德韦米克家族开始同索菲娅展开一定程度的合作,允许她的心腹以自由民商人的身份,在铜戟城和登石城的势力范围之内,投入大笔资金,承建公共运输系统。

        垄断诸王国边境领地的公共运输系统是黄金团排除其他自由民商队关键环节,当地的驻守神父担保公共马车的权益不受领主的掠夺。安琪公主和德韦米克侯爵向索菲娅做出了让步,但不代表他们没有办法破坏黄金团的公共运输网络。如果,他们看到索菲娅在侯爵府和兰德尔殿下招待宾客,是否怀疑她的中立立场不重要,有反悔的借口是肯定的。

        索菲娅眨了眨眼睛,诚恳又委屈地说道:“亲爱的,我们之间需要界限……如果撒桑帝国的领主,插手人马丘陵的公共运输网络,你会作何反应?”

        “界限……说得没错。”维克多点点头,脸上浮起赞赏的笑容,说道:“索菲娅,我很高兴你拥有自己的判断力……那你认为,我会害你吗?你认为,我会不顾你的想法吗?”

        不等索菲娅回答,他继续说道:“所谓自身的判断力不是为反对而反对。我曾经以为自己可以联合小领主,独掌黄金团。但西尔维娅让我明白,这是不可能的,在贸易利润和家族血脉面前,那些小领主只会先选择骑士血脉。黄金团想要发展壮大,必须联合诸王国的大领主。我认为西尔维娅的观点是正确的,所以我改变了黄金团的发展策略。”

        “岗比斯四大守护者分为王族后族两个阵营,如果我和西尔维娅,戈隆后罗兰都坚持各自的想法,那岂不是什么事情都决定不了?守护者们必须用自己的判断力来决定岗比斯王国的整体策略,而同为岗比斯的殿下是我们解决分歧,达成共识的基础……前提是信任,然后谁说得有道理就听谁的。”

        “我同意黄金团和人马丘陵需要界限,可我们夫妻之间的界限又怎么可能分得清清楚楚?”维克多目光灼灼地盯着索菲娅的眼睛,沉声问道:“你是我的妻子,任何人敢觊觎你,谋害你,我都不会放过他。你认为,我会害你吗?”

        维克多不再是一个无害的伴侣,不信任他,又怎能和他生育血脉高贵的继承人?

        索菲娅没有迟疑地点头道:“我相信你。”

        “那就不妨听听我的判断。”

        维克多舒展眉宇,说道:“除了你、我和西尔维娅,其他人都看不到黄金团的全貌。这就意味着,别人看到的,是我们想给他看到的。你刚刚不是问,撒桑领主插手人马丘陵的公共运输系统,我会作何反应吗?那你实在是小看一个家族,一个领地的同化能力。普通人在领主的视线下谋生,被同化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这才是铜戟城和登石城允许你投资公共马车的原因。他们不知道黄金团的整体策略,也不确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但他们绝对有自信,可以控制家族领地的局势。你的心腹管事在他们的视线下做事,翻不起任何浪花。”

        “熊团突袭德韦米克领,截杀霍拉伯爵的事情只有一例。暗中的力量出现在阳光下,它就不能对领主造成致命威胁。铜戟城和德韦米克家族要求你剥离温布尔顿的佣兵团,仅仅是在试探你的底限。所以,我要你置之不理,可你没有听我的。事实上,他们还没有尝到黄金团的甜头,等黄金药剂的秘密公开,你用鞭子赶他们走,他们都不会走。”

        黄金药剂的部分原材料生长周期较为缓慢,导致黄金药剂的数量有限,无法满足所有骑士的需求。它必然是极为珍稀的药物。岗比斯和博瑞联合这两个南方王国目前都在尽力储备亚瑞特出产的关键药材。按照岗比斯、博瑞和克莱门特教宗达成的约定,在药材储备完成之前,黄金药剂的秘密不能公开,否则岗比斯和博瑞,这两最边缘的南方王国不惜通过战争手段争取原材料的分配权。将来,无论黄金药剂的原材料如何分配,都少不了索菲娅的话语权,黄金团的合伙人当然要紧紧抱团。

        索菲娅点点头,赧然道:“我知道……我一直回避和你谈及这个话题……我担心你会控制我,我想把这些作为和你谈判的底牌。”

        “你终于承认在防备我。”维克多笑容温和地赞叹道:“你防备我是应当的,我们并非普通夫妻,我们是两个不同的领主。如果你不能坚持自我,又怎么能晋升黄金骑士?但你能够判断,我对你没有丝毫恶意,你的底牌也难以撼动……你有我的支持,有野蛮人的支持,黄金团非你莫属。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考虑更长远的问题。”

        “什么问题?”索菲娅好奇地问道。

        “亲爱的,黄金团居于暗处,你居于明处。黄金团居于明处,你退居幕后。名义上,它是个自由民商人组织,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你掌握着黄金团的权利,谁都无法揭穿,揭穿了也没用……索菲娅.温布尔顿依然是岗比斯的宫廷侯爵。作为布利诺尔五大王侯之一,你得考虑继承人的问题,还要考虑侯爵府的政治利益与黄金团的平衡问题。”

        听维克多说完,索菲娅陷入了沉思。边缘化的温布尔顿女侯爵可以组建黄金团,但任何王室参与黄金团,都会遭到其他王国的强力抵制。可是,她掌握了黄金团,安排好自己的继承人,就可以冲击黄金领域。然而,黄金骑士绝不会被边缘化,如此一来,索菲娅.温布尔顿殿下又该怎样面对鸢堡?掌控黄金团的侯爵府如何与岗比斯王室的政治利益取得平衡?

        “你建议是?”索菲娅无奈地撇了撇嘴,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向维克多求助。

        维克多笑道:“我曾经充当鸢堡与约克家族的缓冲,现在不行了……而温布尔顿侯爵府可以充当岗比斯王族、后族的缓冲。唯有如此,温布尔顿侯爵府才能在岗比斯帝国长久保持特殊地位,既不倒向后族,也不偏袒奥古斯特。”

        索菲娅眼睛一亮,鼻音柔腻地问道:“亲爱的,这是你给我们的孩子安排的位置?那我具体该做些什么?”

        维克多胸有成竹地说道:“去找摄政王,向鸢堡要一个小侍从,以我们俩的名义收养他,并给他侯爵府的第二顺位继承权。”

        第二继承人其实就是温布尔顿侯爵继承人的未婚伴侣。维克多没有选择约克家族,而是让奥古斯特作为侯爵府的联姻对象,从根源上解除了索菲娅对他的戒备之心。

        果然,索菲娅眉眼弯弯地说道:“嗯,我要和我的幕僚商量一下。”

        温布尔顿侯爵府曾经有过幕僚,但他们效忠老侯爵,早就被索菲娅赶到了侯爵府的采邑。维克多好笑地问道:“你有幕僚?让他们来拜见男主人。”

        索菲娅妩媚地横了丈夫一眼,红唇凑到他的耳边,呢喃道:“亲爱的,我的幕僚刚刚去给你准备热水了,过一会,你就可以见到她啦。”

        “没关系,我可以等。”维克多调笑了一句,转而说道:“你替月熊家族做担保,争取铁砖工艺的采购权……那240万金索尔,要尽快给我们啊。”

        “月熊家族向我保证,三个月之内把240万金索尔还给我。如果你现在要,我可以在一个月内,先凑出来给你。满意了吗?兰德尔殿下?”索菲娅娇嗔道。

        “三个月就三个月……你不用着急还钱。”

        维克多干笑两声,解释道:“这笔钱是双头龙商会的,按照兰德尔家族的股份,我也只能分到100万而已……尼姆家族、威灵顿家族和奥古斯特家族不用付钱,契布曼家族和乔舒亚家族已经各自支付了20  万金索尔……刚刚,路德维希公爵向西尔维娅缴清了60万金索尔;博瑞的安德烈、纳维尔的多莉.德凯泽伯爵、苏斯的布兰斯泰特伯爵都已经派骑士回去筹款了,唯独月熊伯爵的欠款,我只能找你这个担保人声索。”

        索菲娅点点头,疑惑地问道:“人马丘陵要这么多的金币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各家族会通过向人马丘陵出售涨价物资的方式,把这些钱再赚回去?”

        普通领主肯定不会用铁砖工艺换取金币,维克多却能用百万金币制造炼金生物,他笑眯眯地道:“你叫他们别涨价,否则粗糖、紫蔗酒和精铁都会涨价。”

        索菲娅噗嗤一笑,主动坐到维克多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说道:“如您所愿,我的殿下。”

        “我们不需要有什么界限,你以兰德尔伯爵夫人的身份,在侯爵府举办盛宴,款待我的贵宾。”

        “好的。”

        “明天,我要用你的城外庄园招待塔莫尔牧首和安德烈殿下,西尔维娅、罗兰和戈隆都会出席。你也和我一快去。”

        “好的……金眼伯爵还有什么吩咐吗?”

        “呃……没有了。”

        索菲娅绝美的面容在维克多的眼中放大,她眼波流转,红唇微张,气息如兰似麝,谆谆告诫道:

        “亲爱的金眼伯爵大人,夫妻不需要什么界限……”

  http://www.zwydw.com/book/9/9042/260182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