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宋缔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契丹的“识时务者”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契丹的“识时务者”

        蔡伯本想着自己出使契丹后,回到上京城之后便传来契丹议和的消息,这样一来功劳,名声可都是赚足了、

        虽不会有多少的提拔,但赏赐和青史留名是少不了的。

        他虽不希望在仕途上有什么更进一步,也不希望家中子嗣入朝为官,但毕竟能青史留名还是不错的,最少给蔡家这个大宋第一外戚留下点什么让别人敬畏。

        眼下希望破灭,蔡伯有些不爽利,但也在他的意料之中,若是契丹人轻易妥协,那也就不是契丹人了,最少朝堂之上的一国之君,契丹的女皇陛下不是这样的人。

        蔡伯获取朝堂之中的消息并不慢,只要有钱,总有人会替你办事,只是办事的好坏不一而已,但只要你找对了人,就能把事情办好。

        萧挞里的强势让蔡伯有些气馁,当然也在情理之中,若是换做别的人还是会这样选择,现在的契丹只有背水一战才有获胜的可能。

        契丹已经把东西收拾好,大宋已经给出了所有条件,甚至不需要契丹人内迁,在这种前提下,契丹人还是不愿接受,那便是说明了一切,自己若是再留在这里也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

        下定决心的蔡伯起身走出房门,招呼在院中伺候马匹的骑士准备鞍具。

        自己是该像契丹女皇正式请辞了,若是他毕世杰还有一点礼数的话,也该帮他离开,一国之相若是没有这点脑子也算是白当。

        但有时候偏偏就是有人来给你送上一些东西,当蔡伯准备出门的时候,门口的骑士来报,有人拜会。

        看了看帖子,上面没有姓名,只有四个字,“识时务者”。

        呵!

        蔡伯差点被逗乐,这人还真是直言不讳,果然是识时务者,顺便还把自己比作俊杰了!

        向门口的骑士使了个眼色,蔡伯便转身回到了房舍之中,很快,一个蔡伯从未见过的汉子被骑士带到了房舍之中,之所以说没见过,乃是因为契丹的朝臣蔡伯都见过。

        只不过眼前这个人从衣着到发饰,再到说话,完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汉人,但他却精通契丹语。

        一进门便是以契丹语打招呼,并且用契丹语自报家门,蔡伯自然也听得懂,可惜他却不会说契丹语,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很难学会的语言,官家说他的舌头不会蜷曲,所以说不清。

        这人是契丹朝臣的一个管家,至于是谁他没有明说,但却用茶水在桌上留下了一个徽记,蔡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契丹四大汉人家族中的刘家,只有他家的徽记用的是梨花。

        但蔡伯怎么也不能相信是刘家来找的自己,要知道这刘家几乎都是契丹的皇亲国戚,刘家的第一代乃是在辽朝大名鼎鼎的刘景,在辽景宗时,任礼部侍郎、尚书、宣政殿学士、南京副留守等要职。

        他的儿子刘慎行并不怎么出名,但却生了六个不得了的儿子,各个都是享誉契丹的人物。

        取名的方式也算是独特,刘一德、刘二玄、刘三嘏、刘四端、刘五常、刘六符。

        除刘一德早逝外,其余五个儿子均居高官要职,显赫一时。刘二玄历任守太傅、中书令等职,最后任上京留守,赐鲁国公,他是辽秦晋国妃萧氏的第三任丈夫。

        也是从他开始便把刘家变成了契丹的外戚之家,而在契丹的外戚可与大宋的外戚有着天差地别,乃是契丹皇族最为信任的人。

        而且随着契丹皇族的易主,萧家的女婿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刘三嘏、刘四端娶的都是辽国公主,为驸马都尉,刘四端曾经以卫尉少卿之职,出使过大宋贺官家生辰,刘五常曾经做过三司使、武定军节度使等官职。

        至于最后一个刘六符……此人是张俭的至交好友,又曾经身居高位,但最后却也算是因宋而亡,刘家为何会来找自己,难道是要像大宋归顺?

        见蔡伯带着疑虑的目光,来人笑道:“小人是刘家管事刘复,想必蔡正使应该知道刘家。”

        蔡伯微微点头,可随即苦笑道:“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刘家人找来,你们不会不知道刘六符因何而死吧?”

        刘复点头道:“这是自然,因效忠大辽而死,有何不可言?!不知蔡正使此言何意?”

        蔡伯瞬间便在心中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这人不简单,一句话便能把尴尬的事情变得如此理所当然,还能让自己产生好感以继续谈下去,没有成熟冷静的心智万万做不到。

        “果然是个妙人!面对家族的利益和存亡,牺牲一些东西也是必然,好!你且说说本家的意思,蔡伯在此洗耳恭听!”

        “痛快,蔡正使果然是个通情达理之人!那小人便有话直说了,我刘家乃契丹汉人之大族,不知我等归附之后可否保留这等现状?”

        蔡伯狐疑的望着刘复道:“此话何意?”

        “小人听闻大宋官家最厌世家大族,我这刘家便是世家,亦是大族,若是归附,岂不成为大宋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了吗?”

        听了刘复的话,蔡伯话让笑了笑:“可你们有的选吗?”

        刘复并未惊讶,也没有慌张,而是笑眯眯的说道:“当然没得选,但归义又先后,若我刘家归义,可为大宋带来怎样的好处?又有多少人会相随?蔡正使应该知晓。”

        这倒是实话,蔡伯玩味的看着刘复,此人深谙谈判之道,有拿有放,有进有退,端是知其利害。

        “刘家要的就是保全如今的地位和财富,但你可知道,入仕就别想了,科举与你刘家无缘。”

        刘复笑道:“为何?难道因为六郎之故?大宋皇帝无有容人之量呼?”

        蔡伯摇了摇头:“非也!陛下有言,寺踞千峰,十方同聚。家贼难防,令人惊怖!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你刘家原为汉人,却居于契丹之庙堂,如今契丹势弱,则寻大宋庇佑,以利而入,可信否?”

        刘复忽然笑了,微微点头道:“蔡正使说的是!如此只要刘家保全,万万不敢奢求其他!一切皆听宋家天子号令!”

        蔡伯笑着点了点头:“好,如此便请刘家一切照旧,万勿妄动,待我大宋天军攻城!待时乃驱刘家而出。”

        刘复终于变了脸色,但蔡伯却面露微笑,伸手送客,刘复也只能作罢,最少他明白蔡伯的态度,也知道大宋需要刘家。

  https://www.zwydw.com/book/11/11662/250734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