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道门法则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抹不去的红色(为柳初九盟主加更)

第二百一十三章 抹不去的红色(为柳初九盟主加更)

        陈天师不说话了,这两件法宝法器,接天碧叶馆中存有六片,他不清楚什么时候给的朱先见,但月府皇极鼎可只有一件,去年九月他回山门时,还见过这法宝好端端的放在藏宝楼中,也就是说,朱先见至少是去年九月才拿到手中。

        黎大隐比陈天师知道得更具体,他今年二月还见过此宝!当即忍不住道:“师祖,怎么能将如此重宝交给朱先见?哪怕他是师祖的记名弟子……”

        陈天师瞪着黎大隐喝道:“住嘴!怎么和老师说话的?”斥完黎大隐,重新看向邵元节,等待着邵元节的解释。

        邵元节没有解释,而是缓缓道:“你们都知道的,四十年前,为师赶赴陕边,在积石山与西方妖人大战了一场,诛除此妖,却也为其所伤……”

        陈天师露出无限景仰之色:“老师当年神威,为天下修士传诵至今,弟子至今感佩!”

        邵元节摇了摇头道:“这些话就不要说了,为师也不是为了让人感佩才去的,何况当年之德,如今尚有几人记得?”

        陈天师俯首:“真师堂记得!道门记得!连佛门也记得!千年之后,必将依然为天下万民记得!”

        邵元节摆了摆手:“那次受伤之后,为师就在苦寻复原之道,伤势恢复得差不多了,但气海却总难痊愈,非是受损,而是为因果纠缠,难以重铸。你也知道,合道圆满之后,需重铸气海,否则无法拜受天庭符诏。当年在积石山,成千上万的人在为师面前惨死,为师在其中牵扯的巨大因果,委实难以消解。焦元君当日也在积石山,她所受沾染远不及为师百一,却也因此用了整整二十年,才将那场大战的因果消完,为师又要用多少年?”

        陈天师和黎大隐重重叹了口气,不知该说什么好,当日那一战,邵元节的确胜了,但付出的代价也太过惨烈了些。

        邵元节续道:“真师堂穷天下之力搜集灵丹妙药,查阅道经典籍,却始终没有效果。其后张铁冠查到上古时的一条记载,说是有药名太岁灵芝,可消因果,却不知在何处,他以梅花易数卜算,却算不出来……嘿嘿,天下也有梅花易数算不出来事物?”

        陈天师道:“赵致然擅算,我一直想着请他算一算。只是听闻梅花易数折损寿元,他当年卜算川西北大旱便折寿三年,故此想再等一等,拿出更好的条件来……”

        邵元节摇头道:“不用算了,张铁冠若说算不出来,那灵芝太岁只可能在一个地方。”

        黎大隐问:“在何处?”

        邵元节和陈天师都没理他,二人沉默不语,急得黎大隐抓耳挠腮。

        过了良久邵元节才再次开口:“说了那么多,是想感谢善道你,那么多年辛苦奔波,鞍前马后,推动大局,方有了今日。为师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陈天师道:“这都是弟子当做的,老师何须言谢?眼看大局将定,过得几年,威德莲花盛开之时,老师重铸气海便有望了!”

        邵元节默不作声,陈天师又道:“只是如今还需请老师出山,朱先见占了太庙,以华表为质,要挟弟子,弟子无奈,这才回转山门。”

        邵元节问:“此事,你不要管了。”

        陈天师一怔:“他声称要毁去华表莲座,怎能不管?莫非九霄震天雷毁不去莲座?可弟子怕他自爆元婴……”

        邵元节摆了摆手,依旧不愿多说,只是道:“你不要管了。”

        陈天师颤声问:“这是为何?”

        邵元节不答,黎大隐也急了:“师祖,朱先见以毁去莲花要挟老师,索要玄坛宫方丈赵致然,赵致然是有大功于道门的,最长于增长信力,如何能交给他?去年初,真师堂议决,若要还天子威德,则须保证天下信力每年增长,否则将……”

        陈天师摆手制止黎大隐:“别说了!”向邵元节道:“我知老师不愿陷于因果纠葛,或许老师无法出手,那便由弟子想法子就是。朱先见想毁去华表莲座,弟子绝不答应,弟子向老师保证……”

        邵元节再次开口:“他毁不掉的。”

        陈天师叩首道:“有老师这句话,弟子便放心了,待弟子将朱先见拿至山门,交由老师处置。”

        说着陈天师礼毕起身,正要携黎大隐出去,邵元节道了声:“且慢!”

        师徒二人转过来静候邵元节吩咐,邵元节沉吟片刻,冲陈善道招手:“记得你入炼虚也有四十三年了……”

        陈天师回到邵元节身边道:“是,当时老师夸我其速甚快,惭愧得很,至今未有圆满之兆,待此间事了,弟子便静心潜修……”

        邵元节二指探出,搭上陈天师手腕,法力透入,直探气海……

        陈善道猛然身子一僵,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梅树下端坐的老师,缓缓倒了下去,被邵元节轻轻一带,凌空飞起,投入梅园东北角落的丹房中。

        黎大隐惊骇莫名,高叫:“师祖,你对我老师做了什么?”不管不顾,全力往丹房疾掠。却被邵元节从空中一把抓了下来。

        黎大隐是四十年前被收入三茅馆的,入门之后不久,邵元节便受了重伤,要么常年闭关,要么外出寻找疗伤机缘,他和邵元节见面极少,也从未得过邵元节指点,两人之间殊少接触。

        他是陈善道养育长大、言传身教的弟子,一生都在陈善道的呵护之下,与老师情若父子,此刻不知老师生死,也是急红了眼,当即破口大骂,同时祭出法器,想要摆脱师祖的掌控。

        邵元节皱眉,无名火起,伸手便想拍死黎大隐,但心中忽然一阵犹豫,还是轻叹了口气,同样封住他的气海,扔进丹房。

        将陈善道师徒禁制后,邵元节暗自吃惊,心道自己这股火气越来越难以压制,竟到了难以控制的地步了么?

        于是不言不语,继续闭目枯坐,约莫半个时辰,在东方旭日升起,第一缕阳光洒进梅园的那一刻,忽然掐诀!

        泛白的天空上,多了一层淡淡抹不去的红色。

        ps:真师堂今天决议,23:6票决加更。贫道服从。

  https://www.zwydw.com/book/16/16391/244479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