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秣马南宋 > 第四百七十二 借东西

第四百七十二 借东西

        第四百七十二借东西

        阳泉被攻下后接下来便是攻打上党,上党地处险要易守难攻,若非为了不白忙一场吕文德绝不想带着吕文福攻打这里,不过由于之前已经犯了不少错,如今其实是在补过早无选择余地。

        人都是有荣誉感的,能征善战的武将更是如此。好不容易争得么这么一次洗刷耻辱的机会吕文福自然不会让其溜走。故而在大军离上党成还有足足一百五十里,他就已经偷偷派了一支三百人的部队进行突袭,以期能智取上党。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由于吕文福的突击队在突袭时没有注意行军路线,走了一条人所共知的山道,最终被元人守将发现全歼与一个小山谷之中。

        突袭虽然失败但是没人嘲笑吕文福,因为他终究有了进步不再是只会蛮干的莽夫,会用脑了,只不过是心思不够细密而已。

        既然奇袭失败那就按部就班的攻打,吕文福排兵布阵好后便指挥起攻城来。虽然没多少智慧但吕文福也是个征战沙场多年的宿将一般的攻城套路早就操练得炉火纯青,很快便给上党城内的元人守军很大的压力。

        几次都攻上城墙只是最后遗憾又被元人拼死给赶了下来。虽然上党摇摇欲坠但是吕文福疯狂攻打近一月,死伤近一万人却仍旧没有攻下来。

        此时众人心中都有了想法,因为其实吕文福早就是光杆司令,之所以还能有力量继续攻城完全是吕文德支持。而这些抽调来攻城的人马则是大军的预备队。

        十几万大军一天的粮草就是天文数字,再加上吕文福这样浪费兵力,监军王坚首先无法忍受跑到了吕文德那抗议去了。

        自知不占道理,吕文德又不敢得罪监军,故而只好托病不见。王坚为人耿直不吃这套,被吕文德拒绝一次后第二次便硬冲进吕文德帅帐兴师问罪。

        看着一脸惭愧的吕文德,王坚并未有丝毫怜悯,反而硬邦邦的问道:“吕大帅,这样的进攻你还打算维持多久?”

        若是旁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吕文德定然就是一马鞭下去,不过王坚这么问他这个不占理的统帅却不敢。只是避开王坚的目光,低着头不住的发出‘嗯’的声音。

        纠结了很久才艰难的说道:“再攻击半个月吧。”

        半个月?王坚闻言立刻怒目圆瞪,样子似乎想把吕文德生吞活剥。之前士气旺盛之时攻击上党一个月就死伤一万人。如今士气不足再攻击半个月岂不是可能再会死伤五六千士卒?若是这样,在一个小小的上党,一个半月就可能死伤一万五千人,这怎么可以?

        “吕大人真是好大气啊!”王坚怒极反笑道:“开口就是半月,一两万将士的死伤在你眼中看来不算什么。你当人命是草芥吗!”

        “那王大人觉得多久合适?”吕文德反问道。

        “五天!”王坚怒气冲冲的说道,那口气明显毫无商量的余地。

        “十天如何?”吕文德说道。

        “十天?不可以!”

        “王大人,你就通融通融十天。”吕文德说话都带了些乞求的口吻来。

        怎奈王坚死活不松口表示只给吕文福五天时间。吕文德也不是泥捏的,堂堂大军统帅都开口求人还无法办成事情当然被触了逆鳞。于是也不顾脸面和王坚争吵谩骂起来,直到石斌前来劝解二人才暂时停战。经过协商才让王坚稍稍妥协:再给吕文福十天时间和四千兵马,若是十天内还破不了城,之后的战斗不必参加直接回驻地。

        手中砝码不够容不吕文福浪费,攻击也就更加用脑,吕文德不想再丢脸干脆与吕文福一起指挥战斗。但连攻四日上党仍旧没被功破,城内守军依然拼死抵抗,这让吕家两兄弟心急如焚。都不禁后悔起之前在阳泉干的杀降蠢事来。

        到了第五日,吕文福已经完全颓废下来都不打算攻城,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没办法攻下上党,得不到这份功劳了。这日上灯时分,石斌正在帅帐中玩自己的随身短枪时,忽然听许风来报:吕文德来访。

        吕文德此时跑来不用想也知道为什么,是来寻求帮助的。但石斌却不想再伸援手,毕竟与他并不是铁杆哥们,其实还是有利益冲突的。何况帮多了他,陈岩几人肯定会有意见,会因此得罪陈岩他们。

        不过也不能将其完全拒之门外,只好命许风将吕文德请入帅帐,打算走一步看一步,来个以不变应万变。

        “石兄弟,你好。”吕文德艰难的从脸上挤出一点微笑说道。

        “吕大哥好,请问大帅这时候来我这所为何事?”石斌故作不知的说道。

        暗骂石斌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攻下上党保住仅有的一点脸面他也只好忍了,开口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对兄弟你来说只是小事一桩而已。”

        “吕大哥,你说的到底是什么,兄弟有些听不懂。”石斌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其实还是我那弟弟攻打上党的事情。”

        “吕大哥是指吕文福攻打上党不利的事情?”石斌明面问道。心中则想果然是为此而来,没揣什么好心思。“小弟记得之前王坚大人已经与你定下约定如今时间似乎不多了。”

        “是的,正是因为时间不多所以我才厚颜来找你。”吕文德尴尬的说道。

        “吕大哥是想”

        “我想请石兄弟帮我那不成器的兄弟攻下上党,当然,到时候少不了石兄弟的好处。河东安抚使大哥一定给你争取到手。”吕文德很严肃的许诺道。

        若在此之前石斌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不过如今吕文德与吕文福已经弄得军中怨气四起,石斌踌躇起来。为了一个不一定到手的河东安抚使是否值得这么做?

        何况之前已经商量好了攻击计划,吕家两兄弟若是攻击不利,之后是陈岩与李庭芝上,最后才是自己和王坚。若是此时答应了吕文德便是坏了规矩,军中统帅自食其言对其威信是极大的破坏。

        “吕大哥,这个忙我恐怕帮不得。要知道,我若是帮了就随意改动进攻计划。军中无戏言,我不能食言破坏规矩。”石斌很遗憾的说道。

        常年统兵当然知道石斌说的都是大实话并非故意与他过不去,吕文德心中不爽却没有记恨石斌,但是还是不甘得很。于是还是抱着最后一点希望询问石斌有没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补救。

        石斌也感觉到了吕文德的难受但更不想自己陷入这种麻烦之中,所以决定明哲保身不帮吕文德。只不过嘴上还是说如果能想出合适的办法他愿意伸出援手。

        在领兵打仗上吕文德或许不错,但是在用脑上却不怎么样,想了许久都没想出个大概方向来。石斌本就不打算帮忙自然也只是做做样子,当然也就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

        “石大人。”吕文德说道:“吕某打搅了。”从这句话石斌知道自己与吕文德的关系已经远了,他只把自己看成一个同僚了。

        “大帅,也许卑职有一法可行。”在石斌正要遗憾的道歉时许风忽然开口道。

        听到许风的话吕文德仿佛找到了救命的稻草,颓废的眼中立刻再次有了精神,很快的走到许风身旁问道:“许兄弟你有办法?没有骗我?”

        “吕大人,卑职是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是不一定有效,而且也要看看我家大人的意见。”

        经许风这么一说吕文德顿时泄了气,但比之前还是稍稍好些,总归不再那么颓废了。而石斌却心生暗气,狠狠的瞪了许风一眼怪他不知分寸擅自说话。

        给了石斌一个‘抱歉’的眼神但是许风继续说道:“吕大人,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借我家大人的旗帜去撑撑场面。”

        借石斌的旗帜撑撑场面?这算什么办法?他吕文德难道没旗帜?

        明白吕文德没有理解其中的深意,许风立刻解释道:“吕大人,您应该还记得之前攻打阳泉时你们对元人降兵做的事情吧?”

        这事吕文德如何能忘,他现在就正在为此事而后悔,当然惭愧的点了点头。

        “那些从阳泉逃出来的元人士卒肯定有不少进了上党,他们肯定认得吕大人的旗帜。也知道主动投降的元人没有被杀,那些被杀的都是被你们用谎言骗得放下武器后才丧命。”许风慢慢的说道,“我估计这也是他们打算拼死抵抗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在他们看来投降不投降都是死,不如多杀几个敌人成全勇士之名。”

        不得不承认许风说得有道理,杀降很可能就是导致元人宁可死战也不投降的原因。也的确只有在石斌手下演奏元人音乐时跑出来的元人没有被杀。

        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吕文德只好开口道:“石大人,你愿意按许风说的方法帮我吗?”

        借几面旗子倒是无所谓,不过许风都说到了奏乐,石斌干脆来了个痛快,表示愿意借给吕文德自己的旗帜和军乐队,不过有一点要求:攻下上党之后不可杀降。

        虽然有些厌恶许风这次擅自做主不经他的同意就说出这‘办法’,但是瞧吕文德一脸的笑容气也消得差不多。

        只不过还是给许风狠狠的瞪了几眼,且命他快去办此事,因为暂时他不想看见许风这家伙。

        见吕文德去向石斌求助居然只求回来几面旗子和一支军乐队,吕文福当场大怒,若不是记得之前石斌刚刚帮过自己,恐怕就会提刀上马找石斌拼命了。

        这种蠢事吕文德自然不能容吕文福去做,连劝带骂才算是将他的气平复下来。反正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故而气消之后吕文福立刻派人降下自己的旗帜举起石斌的旗帜,并奏起了元人的乐曲。

        与此同时,石斌则派许风告诉陈岩、李庭芝、汪立信和王坚,若是他们也需要这样的帮助,他石斌一定支持。这才算是平息了又一场小风波。

        如此白天攻城、晚上奏乐,元人的士气明显越来越低,若不是害怕投降被杀早已不想再战。

        到了第九天,吕文德感觉火候差不多,于是往城中射了数千支劝降信。并以石斌的名义保证不杀降。

        箭射入城不过半个时辰,城内守军便开城投降,但同时提出一个条件:上党只投降石斌的军队,只允许石斌的军队接受。

        这种场面让吕文德和吕文福非常尴尬,但见元人不似开玩笑,只好将石斌请来接受城池。为了让吕家兄弟放心,石斌则表示只接收城池,攻取城池的功劳还是吕文福的。    https://

        即使知道石斌有野心割地称王,但如今的吕文德和吕文福却不想管,因为他们也没资格管,其余几人更是如此只好任由石斌去了。结果上党也落入了石斌之手。

  https://www.zwydw.com/book/25/25112/291338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