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前任遍仙界 > 第745章

第745章

        敢在掌门话的时候插嘴,不是顾秋水又能是谁?



        掌门亦是肉长的心,    看到爱徒归来,    不仅不训斥他不告而入,    反而满面喜色:“秋水回来了。”



        “见过师尊。”顾秋水躬身见礼,随之不客气地,“我赞同素微的想法,杀两个门溶子治标不治本。拖得越久,病得越重,    再过些年,    指不定……呵。”



        掌门只收了这么一个资纵横的弟子,    要星星不给月亮,    本打算待他结婴后卸任首席之位,就将掌门之位过渡给他。



        谁想叛逆期这种事,该来的总会来,    无非早晚。顾秋水一结婴成功,二话不就跑去了柳洲,一待就是数百年。



        如今归来,    他哪会放弃良机,    当即便改口:“我年纪大了,折腾不动。你要是愿意接手,才这话不迟。”



        殷渺渺压住嘴角:“嗤。”



        “你幸灾乐祸个什么劲?”顾秋水冷笑,一口拒绝,    “我不干。”



        掌门气煞:“不干你就闭嘴。”



        殷渺渺这下真的乐了。她还以为就她一个把任无为气个半死,    没想到顾秋水也不甘示弱,    看掌门这样估计没少被这徒弟折腾。



        “我的是实话,干什么闭嘴?”顾秋水果然也非对师父唯唯诺诺的人,张口就道,“您老人家一把年纪,早些闭关冲击化神不好吗?”



        掌门怒道:“你以为我不想?可这些年异事频出,我也要静得下来。”完顿了下,对殷渺渺解释道,“并非不信任你,只是你毕竟年轻,各掌峰资历深厚,于门派多有贡献。”



        “我明白,多赖掌门护持。”殷渺渺忙道。



        掌门叹了口气,眉间浮上忧色:“秋水,素微,琅然道君也不知能再撑几年。尔等当知,宗门之所以为宗门,全赖化神啊。”



        七大门派和三大宗门间,固然有元婴人数地盘大和资源多寡的区别,但这些都是能靠积累逐步消除的。唯有化神修士,是境界上的直接碾压,堪称宗门的镇山太岁。



        若冲霄宗的琅然道君陨落,纵然不至于滑落至门派,在归元门和万水阁面前也挺不直腰杆了。



        这也是冲霄宗的尴尬之处。



        平心而论,前有顾秋水惊才绝艳,后有殷渺渺推陈出新,冲霄宗弟子的实力已隐隐为三大宗门之首。可偏偏最顶上的琅然道君快不行了,而归元门内斗严重,长阳道君却正是当打之年。



        “倘若琅然道君情形尚可,镇得住魑魅魍魉,我何至于此?”掌门无奈至极。



        他难道不知道疥癣之疾不除,来日当成心腹大患吗?他知道,只是没有办法。一旦殷渺渺掸压不住其他元婴的反噬,琅然道君又不能出面,冲霄宗危矣。



        殷渺渺好奇道:“敢问掌门,琅然道君的情况真的那么糟糕吗?”



        掌门点头,和她明个中原委。



        原来,琅然道君常年不在冲霄宗,是因为她要镇守离窍岛。



        离窍岛是十四洲四大凶地之一,与黄泉坠仙崖归墟齐名,是一处十分奇特的地方。那里时常出现空间分离的怪事,偶有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凶物出现,还会产生一种震荡波,被其影响便会魂魄离体,故名为“离窍”。



        假如无人在岛上镇守,这股震荡波便会弥漫开来,影响到整个东洲。



        冲霄宗作为东洲实际意义上的统治势力,有这个责任和义务维护东洲的安宁。因此自创立之日起,便定下了必须有人镇守离窍的规定。



        琅然道君本来就因为道侣之死,郁结于心,以至于沉疴难愈。又常年待在离窍岛这么个凶险之地,以琴音道法抗衡那股力量,早已不堪重负。



        故而数十年前,她传音于门派,要求送一弟子过来侍奉,名为教导,实则打算将此重担教到那人手郑



        而这个人,就是白逸深。



        殷渺渺听罢,好一会儿没话。离窍的古怪现象,由不得她不联想到自己仰望星空时,那股奇异的离体之感,且黄泉是阴阳交汇,离窍既与之齐名,不定另有奥妙。



        但现在不是这个的时候,她转念一想,又问:“万水阁的化神修士是谁?为何我也从未听。”



        掌门思索片时,道:“万水阁的化神多年不曾露面,可能已经陨落。不过他们与我们不同,无此隐忧。”



        “这是为何?”



        “万水阁有蛟龙真灵,凭借《游龙秘卷》可跃升至化神修为。”掌门简单解释了一句。



        殷渺渺了悟——游家有外挂了。她道:“掌门放心,我心中有数,断不会使门派动荡。”



        掌门沉吟不语。



        几百年看下来,他对殷渺渺的行事风格心中有数,无非是大棒加甜枣,损害一部分利益再补上一部分利益,令对她不满的人也下不定决心鱼死网破,遂温水煮青蛙,煮着煮着就错失良机了。



        “你想怎么做?”



        殷渺渺避而不答:“掌门等着就是,若情况不佳,再斡旋也不迟。”



        这是理由之一,另一方面的缘故是,她已经升任阁揆多年,曾经事无巨细回禀掌门和扶乙真君,是为表忠心和谦逊。现今不再适合这么做,必须取得属于阁揆的话语权和决断力,否则只会备受桎梏。



        且俗话得好,机事不密祸先行,这次要对各元婴下手,走漏风声可就不妙了。



        掌门不知领会与否,深深看她一眼,颔首道:“也好。”



        殷渺渺这才转头看向顾秋水:“大师兄怎么突然回来了?”



        “终于记起我了?”顾秋水勾起唇角,放出一个大雷,“据我猜测,魔帝应该死了。”懒人听书    .lanren9.



        殷渺渺眸光大亮:“万影魔君?”



        “八九不离十。”



        殷渺渺忍不住笑了:“助我也。”



        顾秋水挑起眉梢,提醒道:“未必是好事。一旦坐上魔帝之位,就不再是魔君的心思,许是也想开疆拓土,立不世之功呢。”



        “这我知道。”她梳理着思路,“此事不忙,攘外必先安内。大师兄,我白露峰上桃花正好,这两日想宴请各峰,可否赏脸一会?”



        顾秋水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



        白露峰的请帖下到了各个峰头,诸元婴都猜与神京有关,不管忙不忙,全都放下手头上的事,表明愿意赴约。



        宴席设在临池的水阁里,竹帘高卷,桃花流水近在眼前,幽美绮丽。



        客人们陆续到来。



        第一个到的是千箓峰的红砂真君。她是有名的女强人,作风强硬,谁犯到她头上就是自讨苦吃。对门下弟子严厉又爱护,门规森严,但绝不容许外人欺辱,故而很得千箓峰弟子的敬重。



        殷渺渺刚入门时,红砂真君的外貌犹如二十余岁的年轻女子。可数百年过去,如今的她看起来便是个中年美妇,仍是俊眉修眼,眉间的戾气却缓和了许多。



        她开门见山问:“听你悟出了一种符文,能勾连地感应,无须灵力亦可施展?”



        殷渺渺很谦逊:“机缘巧合,尚不成器。”



        红砂真君淡淡道:“你这还叫不成器,那我是没脸画符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太过谦逊只会让人瞧了你。”



        殷渺渺忍俊不禁。红砂真君这话并无恶意,反而心存提点:世人都是欺软怕硬的性子,自己底气不足,只会让人瞧了去,因此八分实力要显出十分,方才能叫旁人慎重以对。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她的性子就是十分成八分,谦虚谨慎。故而道:“实事求是罢了,符文并不完善,还须多加斟酌。”



        红砂真君瞥了她一眼,泰然落座:“改日切磋。”



        “那再好不过。”



        下一个是处处与人为善的圆丘真君。



        他笑眯眯地和殷渺渺颔首致礼,随意走到一处蒲团上坐下,拎起酒壶就喝了一大口,品了品,笑夸道:“好酒!是仙椿山庄的重翠仙酿吧。”



        “正是,既然前辈喜欢,我这里还有几坛。”殷渺渺扬手往窗外的树下一握,几坛酒水便隔空飞来,落至圆丘真君面前,“我不爱喝酒,当赠有缘人。”



        圆丘真君笑容满面。爱不爱喝酒不重要,殷渺渺这声“前辈”和这举动,却是十足的善意。



        接着是磨剑峰的砺锋真君。



        他面容方正,下颌人中蓄着短须,唇角紧抿,鬓边有些许白发,额间沟壑深深,看着就很不近人情。



        来了以后,他也不和人寒暄,不喜地环视四周片刻,闭目坐下了。



        众人皆知磨剑峰崇尚苦修,不喜奢华享受。白露峰虽不骄奢放逸,却无一不是温柔乡的做派,无怪乎砺锋真君面色不善。



        少顷,离火峰的火炎真君萃华峰的龙泉真君姗姗来迟。



        他们二人都和翠石峰一脉有些过节。尤其是龙泉真君,其孙死于朱蕊之手,如今朱蕊也死了,龃龉却未消散。



        殷渺渺环视在座的五个元婴,心里自有思量。



        展眼数百年过去,辟芷峰的秋兰真君和无策峰的不策真君陨落,两峰无元婴接任掌峰,虽有师承尚存,却已无资格位列此间。



        红砂真君的千箓峰龙泉真君的萃华峰圆丘真君的金石峰,三个掌峰的寿元尚可,问题在于无弟子结婴。不像磨剑峰,砺锋真君已露老态,白逸深却可接任其传承,平稳过渡。



        再看其他,元峰的掌门一脉有顾秋水不必提,翠石峰下,任无为结婴没多久,又刚进阶,她和云潋也结婴成功,一门三元婴,绝对算得上一股不的势力。



        整体来,老旧势力根基深厚,新兴势力年轻势大,算得上分庭抗礼。



        殷渺渺微笑了起来,举杯道:“多谢诸位前辈赏脸,晚辈荣幸至极。我敬大家一杯,请。”



        她一口饮尽杯中酒。



        好戏开锣。



        ※※※※※※※※※※※※※※※※※※※※



        冲霄宗掌门:徒弟都是债啊!



        归元门掌门:附议!



        任无为:呵呵



        *



        渺渺的改革三步走:金丹首席时期,改革门派内部;结婴升任阁揆后,整顿仙城;现在,她终于对各个股东下手了……

  https://www.zwydw.com/book/25/25242/321729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